[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王建斌、孙改霞控告山西省长治市公、检、法
(博讯2006年8月22日)
控告书

    控告人:王建斌,33岁,汉族,山西省长治市人,现住长治市新街英雄路商场家属院。
     控告人:孙改霞,28岁,汉族,山西省长治市人,现住长治市新街英雄路商场家属院。 (博讯 boxun.com)

    被控告人:山西省长治市城区公、检、法三机关的个别领导及部分办案人员。
    控告事由:徇情枉法,徇情枉法,颠倒黑白,利用职权包庇犯罪,渎职。
    
    控告事实:
    一.长治市城区公安分局
     1999年7月18日,控告人与妻子孙改霞在康园小区正常摆摊营业时,被王保林等六名暴徒在光天下日下,无端施暴,用凶器砍伤多处,致血肉模糊,当场昏迷,现状残不忍赌,摊点被砸毁,钱款被抢劫.后经鉴定控告人刀伤十六处,至今不予鉴定。
    王保林等人本系小区一霸,经常吃拿卡要,寻衅兹事,聚众行凶,为非作歹,且素有前科。现在又在公共场合营业场所的光天下日下,明目张胆聚众持刀抢劫行凶,连伤二人致人致人重伤残疾,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影响极坏,激起民愤,带有明显的黑社会性质和公然藐视国法的犯意,已造成严重直接触犯刑律,理应受到惩罚。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身负打击犯罪,维护治安职责的我市城区公安分局个别说了算的领导和办案人员,面对如此凶恶歹徒和刑事犯罪。不仅不处理反而与其疏通,把严重的刑事罪,压力治安案件处理,任其逍遥法外,对其庇护有加,为其开脱罪责,面对重伤残疾在身受害人却是百般刁难、威胁恐吓多次,多次诱迫私了,并至今不预孙改霞作出鉴定,也正是他们包庇的行为使王保林等歹徒嚣张气焰有增无减,不仅至今不认罪连错也不认,并拒付任何医疗费,还大肆进行串供、编供,不断制造新的伪证威胁知情群众,拉关系走后门,行贿受贿非法活动。控告人带伤往返奔波进一年,现在反倒案子被越办越轻,罪犯被越办越少了,水被越搅越浑,医疗费被越追越无望,致被害人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说,控告人夫妻二人均系下岗职工,本以摆摊为生,现不仅无法谋生,靠借债垫付的万元医疗费,更使控告人债务高筑,雪上加霜。再因二人残疾和后遗症,将来的生活前途不堪设想。在此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控诉无门,现不得不向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上级有关领导提出控告如下。
    1、强行将刑事案件压为治安案,并诱迫控告人私了。
    本案已有重伤一人的后果,其案件性质一清二楚,本应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侦察,并对六名歹徒采取必要而有效的强制措施,以防其串供,这是公安的常识所了解的,也是法律所规定的,但被人利用职权,强行长期压在派出所,企图以治安案件一拖了之,并欺骗被告人说:“你的案件已经分局党委会研究决定,让在派出所按治安案件处理。”又过了几天说:“你们是互相斗殴,你也要承担责任,你告到那里也是我们处理,还不如私了,还能赔点钱。明明是他们放了人,却硬要被害人自己去把歹徒找回来。在案发已七个多月上级部门派人过问此事后。又有了新的说法,说受害人自己砍伤的,你愿去哪告就职去哪告等。企图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为罪犯开脱罪责。
    2、在涉案人数上越办越少,首恶不办,胁从不见。
    本案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行凶歹徒有几人,稍作公证调查,自然清楚。对这一点,既有控告人的明确指控,又有众多目击证人,连这样的基本事实,办案人都企图掩盖,难怪办案人员说,上面人家有人,上面说什么,下面照办。甚至在城区区委、区政府领导以及四大班子成员现场办公限期催办后仍阳奉阴违、步步为营,在拖无再拖、压无再压、保无再保的情况下,于案发近一年拘留了王保林一人。但对其他五名歹徒仍将排除在案外。任其逍遥法外,纵其串供伪证,纸里包火、一手遮天。为此控告人再次强烈要求检察机关对本案行使监督权,查清本案中首犯的罪行和从犯的地位和作用,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事实查明之日,就是徇情枉法、徇私枉法者暴露之日。
    3、弄虚作假、通风报信、毁灭证据、避重就轻。
    在办案过程中,办案人曾多次逼迫受害人按其要求改写报案材料和控告材料,并在日期上弄虚作假。案发后不及时对案情作必要调查,控告人出院后过了两月做出鉴定后,才装模作样的开始调查。本来,控告人向办案人员提供的证人线索,对外应该保密,但均被有人故意透露给王保林等人,至今使这些知情群众在事先或事后都受到了王保林等人威胁恐吓,甚至将控告人的原始相片等重要证据隐惹起来,谎格外丢失,同时在调查中,对开脱罪责有利的伪证,就多调查采信;对开脱罪责不利的实证,就少调查或不调查,并千方百计挑毛病,不相信不采纳,并且至今不给受害人之一的孙改霞作法医鉴定,意在减轻被告方的责任。凡此种种其做法直接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43条、44条、45条第三款的规定,构成了司法人员渎职罪。
    4、与犯罪嫌疑人串通一气,共谋伪证。
    控告人在长期追办此案无效的情况下,只好向检察机关反映,申请法律监督,检察机关过问时,公安机关的答复是双方斗殴,证人证明不清楚,并无其他说法。谁知在检察机关过问了两月以后,即本案发生七个多月以后,公安机关又有了新的说法,说有人证明是控告人自己砍伤的,对于这个在此时突然冒出来的“证人”其说法是否可采纳,办案人员应当很清楚。奇怪的是他们却深信不疑,并以此为借口拖延。按说检察机关过问详情,在办案内部来讲应属保密,为什么不过问,没有这一伪证,一过问就出来一个新的证据,以前完全没有的伪证呢?没有公安机关的通风报信,能有这一伪证吗?这一切恰恰说明了这是他们都知道一手不能遮天后为掩盖事实真相,为王保林等歹徒开脱罪责。一招不行又换一招的掩耳盗铃、黔驴技穷的表现,甚至在区委领导限期催办后,仍采取拘一保五的方法,继续为其他歹徒开脱罪责。
    5、有贪赃卖法、恂情枉法之重大嫌疑。
    在当今“三讲”活动中,大讲依法治国的形势下,在惩治腐败,大力整动执法队伍的今天。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对王保林等一伙清清楚楚的不法之徒,为什么仍有人敢于顶风包庇、胆大妄为呢?对此,王保林自己一语道破天机。王保林不止一次向多人扬言,告了快一年了怎么样,老子在长治市政府、公、检、法、人大有人,还不是一般的人,要钱没有。既见其气焰之嚣张,又见其不打自招,这也难怪控告人多次要求先赔偿部分医疗费,办案人员就先一口回绝,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
    以上事实,控告人有部分证据和破案线索,如有诬告愿负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王保林等人无视国法,藐视刑法律,明目张胆致人重伤,应当受到严惩。长治市城区公安分局个别当权者及部分办案人员恂私枉法,为王保林开脱罪责、不择手段、以身试法,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到追述的行为。并有贪赃卖法,收受贿赂之嫌疑,已触犯了我国《刑法》399条第一款,并可能触犯了第385条之规定,分别构成了徇私枉法罪和受贿罪,实属司法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应当受到法律的追究,以维护司法队伍形象,保障依法治国纲领的实现,维护公民合法权益。
    二、长治市城区检察院
    在检察院半年多的审查起诉阶段,案卷被三送三退,故意拖延,已属违法。
    在本案被移送审查起诉后,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三次退回补充侦查,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38条和140条的有关规定,在补充侦查次数上和审限上均已违法。
    首先,本案在长治市城区公安分局,被某些说了算的个别领导拖延了近一年,受害人在城区检察院奔波了一年告城区分局,城区检察院应该都知道本案涉及到某些有权有势的领导干部,以上种种理由,城区检察院拒不行使自行侦查权,并欺骗被害人。
    依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40条有关规定,城区检察机关有权自行侦查,本人曾多次申请自行侦查,并按办案人员的要求提供了相关主要证据线索,办案人员也口头表示要予以调查,但事后均以种种借口推诿拖延说没有时间,反而将有关案情和本人提供的证据线索透漏出去,使相关证人再次受到王保林同伙的威胁。同时在案卷中偷换并增加了对歹徒有利的若干伪证,并告诉我,根据新的证明,你的伤是自己砍的,也经检委会讨论过了,你妻子的伤去法院再鉴定。事实上根本没有就此事开过什么检委会,最终也未做任何调查。并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糊里糊涂提起了公诉,而且剥夺了被害人提请附带民事诉讼及对赔偿方面有任何具体要求征求受害人意见。因此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37条第四项之规定,办案人员已明知违反了法律的明文规定,剥夺了法律赋予被害人的附带民事认述的权利,其行为也是违法的,最后竟以互殴、自伤结案。
    为减轻被告人的罪责,至今仍不给受害人孙改霞作出法医鉴定。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中,诱迫我给其报销车票叁佰元(300元)。
    三、长治市城区法院
    在城区法院审查阶段的几个月里,于2001年元月15日,我被突然传至城区法院,城区法院的刑事庭庭长说:“你的案子时间拖的够长了”。随后拿了一张纸告诉我,让我在上面签个字,按个手印,准备给你开庭,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签了字,按了手印,他突然就拿出了以王保林名义提起的刑事自诉状,并通知我星期一开庭,本人当场提出了尚有涉案歹徒未查明,我妻子的伤至今未作鉴定,我的赔偿要求怎么办?但这位庭长气势汹汹的说:“城区公安分局,城区检察院应该做鉴定,这不属于城区法院管,现在是的是自诉案,你是被告,没有权利提起这些问题”,并被轰出了办公室。
    更加令人不解的事情发生了,对公诉案件尚未审理,身负重伤的控告人被通知了在押公诉案件的被告人,即王保林的自诉案件的被告人,并且两天后就要开庭审判(除去公休日)。对此,控告人不禁要问,在押的被告人在公诉案件未审理时,能否作为自诉人将被害人的自卫行为作为刑事案件来进行所谓“自诉”,并经人民法院审查同意呢?
    2001年3月10日,城区人民法院又通知我要开庭,刑事庭长胡云芳说,你把王保林的自诉状交回来,你也不要去城区政府乱告了,我当时明确答复,拒绝交出。身为长治市城区人民法院刑事庭庭长的胡云芳拍桌立起,口出脏话,你个傻屌,你不交出自诉状,你就等着吧,你愿意去哪儿告你就去吧。
    2001年3月15日,城区法院又通知我去一下。刑事庭长胡云芳对我说,经研究决定给你退检察院补充侦查,你不要乱告了,对你不好,回去等通知吧。从1999年12月到2002年,受害人找了几百回,找有关部门,终无结果。
    控告人对法院办案人员的述作法,提出以下几点质疑和看法:
    1、在押的公诉案件被告人,能不能就同一案件,把被害人作为刑事年历诉的被告人立案审理,这恐怕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之案例,倒确实是开了为被告人减轻罪责之先例,可见其为了不可告人之目的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为什么办案人员要顶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风,如此胆大妄为呢?
    2、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71条明文规定,只有犯罪事实清楚,有足够证据的案件才能开庭审判,照此规定,既然法院已决定开庭,自然是事实清楚,证据足够了,却为何在上级领导对此案批示后又不敢开庭了呢?本案已在公安、检察两机关拖了近两年。由此可见,针对被害人的所谓“自诉案”既是强行立案,又是非法开庭,又可见其为罪犯开脱罪责,已到了不惜执法违法,以身试法的程度了。
    3、为什么至今仍不对被害人反复要求的对孙改霞之伤作出法医鉴定呢?本案中被故意排除在外的其他歹徒就这样逍遥法远外了吗?
    现在,这样一起案子就是这样被我们执法人员无限期也不作任何调查工作的拖着,尚不知道要拖到何时才能有个结果呢?大概办案人员又在异想天开的为歹徒着想了,等拖过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风头,犯罪分子就可以从轻发落,办案人员也就能够对得起装在口袋里的贿赂了。更加令人不解和气愤的事发生了,2001年11月1日,控告人接到检察院的通知叫控告人去一下,说你的案子也判了,对方判了一年。控告人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法院到底是怎么判的。公、检、法的某些腐败分子,欺上瞒下、知法犯法,官官相护,难道就没有天理了,没有公理了,难道法律是给老百姓订的吗?长治市的清官到哪里去了,难道就是没有吗?控告人从1999年8月带着伤残至2001年11月,该找的部门都找了,材料写了一份又一份,难道在长治市不着革命老区传统的地方,就是没有清官了吗?在此,就伤害案本身本人提出理由如下:
    1、王保林等歹徒晨我的营业摊点上将我及妻子砍伤的,犯意明显;
    2、这六名歹徒本是均系劳教、收容释放人员及其他有劣迹人员,而被害的正是在营业中的我夫妻二人,谁是受害者,是黑白分明永难混淆的;
    3、本案发徨在光天化日之下,围观目击者甚多,事实并不难查清;
    4、本案中所出现的几名“伪证人”均系王保林同伙的亲朋,且出现的时间均是在本案发生半年多和一年后,其串供伪证之意图十分明显,也正是办案人员长期放任歹徒逍遥法外,任其串供伪证,订立攻守同盟之结果;
    5、不给被害人孙改霞作法医鉴定,丝毫也不能减轻歹徒之罪责。根据以上理由及相关证据,我有理由认为承办此案的办案人员在严打专项斗争中顶风护恶,且不择手段、机关算尽,实属混进司法队伍中的腐败分子,被害的我对这些办案人员的公正性,已彻底绝望。
    为此,我强烈要求:
    1、严惩王保林等一伙歹徒并从重从快的执法党中央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基本要求,维护法律之尊严。
    2、立案查处混入司法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利用职权恂私枉法,顶风护黑、执法违法的恶劣行为,以维护执法队伍之纯洁。
    3、尽快先行赔偿被害人的医疗费等损失,以解被害人燃眉之急。为什么长治的治安状况一直欠佳,从本巡查处理过程中,并不难找到一些答案。在此,控告人的控告已非本案意义,而是事关城区司法机关队伍的大问题,是事关我市整个治安状况和执法环境的大事情。为此,控告人强烈要求上级部门和有关领导予以足够重视和慎重处理,还控告人一个公道,还长治一个青天。
    此致
    控告人:王建斌 孙改霞
    二OO三年八月十八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