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8月08日)
    八、在被强制拘留的牢房里
    被拘留人苏海波、左飞,本院在执行肖淑英、苏海波诉西城房屋土地管理局及第三人北京市西城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拆迁纠纷一案中,查明,被执行人苏海波、左飞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书确定的义务,且阻碍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2条第1款第5、6项的规定决定如下:对苏海波、左飞拘留15日。…
     … (博讯 boxun.com)

    到此,北京市政府对我家完成了全部强制拆迁“法律程序”:(法律游戏)
    裁决—起诉—判决—上诉—判决—强制执行—拘留—终于抢到了西城区南小街钥匙胡同3号240㎡土地、7间半房产,可是在我和家人以及我的亲朋好友心中却深深地种下了“仇恨”种子感染了强烈义愤和不公。
    7月6日,我和儿子被戴上手铐由于不能按胡林要求写“妨碍公务”的“认罪书”,当晚被西城区法院以莫须有的“妨碍公务”罪送进清河“拘留所”当成“犯人”关押15天。
    
    从早至晚,我和儿子水米未进,警车将我们押进了清河拘留所已是晚上7点多钟,买上了号里专用“片鞋”(北京人穿的懒汉鞋)解掉了裤带,钥匙、鞋带、钱物之类的东西,全都用手捂着后脑勺蹲在地上等候着接收警察。
    我被分到18号监房,老大是位30岁左右留着黄色毛胡子瘦高个像个“俄罗斯”人,他常骂人,也爱用片鞋打人。常带拿“犯人”寻开心,十几平米的牢房,最多时挤20多个犯人,他和老二每人占一个床位,垫上四五条被子、褥子(这是号里总统套间待遇)其余的犯人只能对头、侧身才能挤下。
    “俄罗斯”瞄瞄我就说:“老头,今儿你值班!”我从晚上12点值班到夜里2点不许坐着、靠着要立正站着,监视犯人自杀,应对警官的检查,第二天“俄罗斯”还让我值班,从两点到四点,第三天,我还值班四点至六点,我问:“老大,我得值几天班?!”
    
    “什么!刚他妈时来就炸刺,还他妈没让你‘背监视’、‘冼澡’、喝啤酒,你倒来劲了!”
    第二天晚饭后,才大发话了“今儿你别值班了,让‘小不点’给你洗洗澡”‘小不点’
    
    “到”
    “伺候!”
    “是!”
    老大让我把衣裤统统脱掉,一丝不挂地蹲在厕所坑上‘小不点’一个约十四五岁满脸稚气的孩子用塑料桶到凉水管处接了满满一桶水拎过来,就照我头上“哗——”浇下来,
    我浑身一哆嗦立马从头冷到脚全身聚起了鸡皮疙瘩,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浑身打冷战,上牙不停地打着下牙!“哗——”第二桶,“哗——”第三桶,第四桶……每浇一桶,我浑身剧烈战栗一次,我没有怕,心里在只有恨,我恨候九义(西城住宅公司经理)、我恨王少青(西城房地局裁决人)、我恨胡怀林(西城法院执行庭庭长)、鄂小静(西城法院行政庭一审法官)、李立千(西城法院院长)、张存英(一中院行政庭长),我当时咬牙切齿只要能活着出去非把这些枉法裁判的腐败分子送上审判台……就这样,直到浇了26桶才听老大问:“多少了”
    “26”
    “给他凑整30”
    我又咬牙忍受了5、6分钟,这个澡总算洗完了。我从厕所出来根本站立不起来了。
    老大冷笑着对我说:“怎么样舒服吗……说呀!”
    “不舒服!”我横下一条心,就这第说了。
    “好啊,老头,你他妈真不识抬举这和待候你还他妈不识好孬。”
    “小不点”
    “是!”
    “给老头上啤酒”
    只见‘小不点’又拿起了号里的塑料饭盆到正来水管处接了满满一盆水送到我面前一声不吭。
    “还他妈不喝”,老大喊着“喝下去,点滴罚三!知道吗?!”
    我接过饭盆,“咕咚……咕咚……”终于喝下了这盆“啤酒”为了怕那“点滴罚三”还特意把盆竖起来,控了又控才觉得万无一失地把盆交给了‘上不点’。
    “大哥,他喝完了!”小不点把盆控了控说。
    “再控,好好控!”
    小不点又不得不把碗竖起来,半天,终于有一滴水挂到碗边上,抖支着,就是不滴下来,一秒、二秒、三秒,老大站起,撞了小不点胳膊一下水滴终于落下来了!
    “哈,点滴罚三!”“哈,点滴罚三!”犯罪嫌疑人不约而同地起哄起来,接着,小不点也无可奈何地看我一眼,在大概表示同情吧,又给我打了第二盆、第三盆、第四盆,我从坐改蹲、改蹲为跪、最后不得不改为站、又是仰脖、又是挺肚、嗝一个又一个打着,实在撑得要命气也喘不上来了。……可老大带头起哄“喝!……人家杨子荣能喝作大碗你他妈最少也得八大碗!!喝……!”
    我一咬牙,喝端起盆狠狠地喝了几气,每喝一气我就憋足了劲,暗骂一名“贾庆林早晚有你被审的一天!”……我一连喝了七盆最后一口,水愣从鼻子里喷出来强烈地打关喷涕。
    终于老大说:“行了,喝够了吗,坐板吧!”
    所谓“坐板”就是双后抱膝端坐在地板上,反醒罪过。我肚里的“啤酒”是顶到嗓子眼,连蹲都蹲不下来,哪里还能坐?几个人愣是连压带捺把我压到地板,还没有坐下,“啤酒”从我嘴里喷出来,招来的又是一阵拳脚踢。我被罚用“板布”把地板擦干净,刚擦完我不得不喊“报告,老大我憋不住了,得上厕所”。
    “不行,十点以后才能上厕所这是他妈的监规”,你他妈刚才在厕所呆那么长时间不撒,出来就捣乱!“我只好强忍着,那才真叫度日如年哪!我憋呀憋,两手使劲按住阴部又熬了大概10分钟。
    “报告,老大,我实在憋不住了。”
    “你他妈别破坏监规,不行就往裤子上尿!尿呀!”
    “尿啊!尿啊!”一些人起着哄,拉着腔喊“尿啊,你他妈往裤子上尿啊……”
    这时我无论怎么也憋不住了。尿终于喷涌而出,从裤腿到地板,……“尿!老大,尿!”
    老大从铺位蹿过来,抄起“片鞋”照我头上狂抽两下,我头“嗡”的一下立刻眼冒金花躺倒在地,老大边踢边骂,“把尿添了”,“把尿添了……”,只听一阵乱叫,然后是一个大棉被突然从我头上蒙下来接着便是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我的脖颈不知被谁踢了一脚,三四椎错位,现在颈惟痛已缠身多年仍是无可奈何,十几天的拘留如同在我心中装了几颗仇恨的定时炸弹。
    “前面下岗,后面拆房,无居无食逼我悬梁”的日子终于来了,我家的“食品店”、“家电修理部”被强拆了,全家断了生活来源,女儿在西城羊肉胡同上班,路程太远被人家辞退了,为了活命,我们只好住进了海淀黄庄工地仓库,全家老少七口人挤在能望见天的工棚里,里面堆满工具材料、连个放床的地方都没有,地上又潮又湿,蚊蝇成堆,大杂院仓库周围住的全是外地的卖菜的,打工的,处处垃圾成堆,臭气熏天,蚊蝇成群。晚上电压太低日光灯都起动不了,60W灯泡如同鬼火一般,风扇根本转不起来,7月28日是北京最炎热的一天,播报温度是43℃,我母亲又气又急全身出满了一片片大红疙瘩,脸色惨白,突然手脚麻木言语不清,生命垂危,送进医院抢救,确诊为脑血栓,虽然生命保住了但从此偏瘫,半身不遂。给她造成终生残疾。从一九九九年起我们一直没停止过申诉。
    9、驳回申诉通知及我的申诉意见
    
    申诉驳回通知书(2002)一中行监字第466号
    肖淑英、苏海波:
    你二人因城市房屋拆迁纠纷行政裁决一案,对北京市西城人民法院第9号行政判决书和本院104号行政判决书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请。本院对该案进行了复查,认为:原判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西城区、住宅开发公司拆迁活动合法,西城区房地局作出的裁决合法并符合有关规定。原判维持该仲裁裁决处理正确,原判应予维持。
    2002年10月10日
    
    四年来,我的颈椎病时重时轻、右臂麻木、视物不清;老母已经瘫痪,我一家七口,要吃、要喝、要住、要上学、要看病。原来的电气修理部、食品店被强拆断了生活来源。靠什么吃,靠什么喝政府政府从没人过问一声,相反强制到‘西三旗’交不起房费不卖电字,催交暖气费、房费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拳头大的是爷爷,权力大的是真理,我就不相信偌大的一个北京、偌大的一个中国就没有讲理的地方!
    如果说:我们的房屋土地被侵权霸占是一种悲哀,那第北京市的市区房地局、法院、检察院颠倒是非、官官相护无视宪法才是最大的悲哀,最大的困境。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政府为非作歹的侵权者保驾护航把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实事求是的作风统统用唯利是图的腐败和铜臭所代替这是虚弱还是强大?
    北京市在危改拆迁中的侵权和腐败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自知我一个人的努力是“以卵击石”但我宁愿以这粉身碎秀的决心冲击这腐朽的暗流!
    《宪法》既然规定了“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么人民不禁要
    问贾市长国家土地资源,老百姓的城镇拆迁费,土地使用权补偿款1380个亿哪去了?
    99年2月12日北京市《万人举报信》提到的1380个亿流向何方?2003年10月15日,国务院办的《中国经济时报》又把北京市土地批租中的黑洞公诸于世!起码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当对举报信进行调查,并进行说明,即使万人举报完全是错误的,经济时报曝光也是错的,也应对人民做出应有的交待!贾市长,你敢站出说一声吗?
    《万人举报信》举报4年多了你们都不闻不问,妄想瞒天过海,这是对《宪法》的亵渎、对人民的犯罪。
    “举报人曾问过一些房地产开发企业中最了解内幕的人,你们这样造假帐,就不怕有人举报、税务、审计部门来查帐吗?”答:“这是公开的秘密,我们早用钱把路铺平了,他们不会来查,检察院也不会立案侦察,法院也不会立案审理,谁不这样搞,在北京就别想搞房地产开发,政府也不会批给你地。”
    没“市长学法”。北京市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辉煌腐败。
    正是由于市长学法才引发了房地局侵权,引发了开发商、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的权力结合,违法批租土地,侵吞国有土地出让金,侵吞城镇拆迁费,侵吞公民土地使用权。才出现了“人吃人”的圈地炒地运动,政府利用权力疯狂的制造大量寻私空间鲸吞了公私财产。
    如92年—94年北京市土地批租280余幅总面积14—15平方公里,同期香港政府土地收益300亿元/平方公里;而北京市政府土地收益1.7亿元
    北京市政府土地收益与香港政府土地收益的比率为1/200,为什么如此悬殊呢?巨大的黑洞究竟是怎么回事?!请看下面实例据99年8月24日《人民日报》报道:北京市某开发公司:按每户40万元从投资商手里拿到300户居民的拆迁安置费1.2亿元。
    开发商没买房也没建记而从南郊某单位“借用”,房屋进行安置。安置房产权属该单位,居民需按月缴纳房租。开发商则按三年的房租一次付给该单位100万元。另外其他费用加起来平均每户约2万元,300户用600万元,实用700万元开发商盈利1.13亿元,这巨大盈利的1.13亿元占投资额的94.17%都是什么钱呢?第一,是应当交给国家的“国有土地出让金”因立项“危改”被房地局无偿“划拨”给开发商了。第二、应该给被拆迁人的城镇拆迁费。第三、私人土地使用权补偿费。经测算达到每户30万—4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几乎都成了开发商的盈利,要把这些“盈利”装进腰包,必须造假帐,把这些盈利摊入土地成本被拆迁户明明只拿到2万元假协议书写上30万元,这样摊到300户上,1.2亿的投资就“平帐”了,然后再私分这1.13亿元的利润,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不贪白不贪。如北京市华远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任志强的年薪帐面是700万元/年,这是明的,暗的呢?
    “坐落于北京市西直门立交桥西南角的‘西城区人民法院’办公大楼就是华远房地公司无偿建设的“(没有权钱交易哪有无偿建设?)
    西城区法院副院长李立千亲自出任北京市金融街建设开发公司城区公司任经理,并亲自指挥拆迁,范京明,肖萍、胡平安匀在该公司任职,金融街建设开发公司每年付给法院30万元并数套住宅。未参与此处拆迁的经济庭长杨平胜法官说:“法院派出金融街建设开发公司参与拆迁的法官们,在94年年底分红时每人可以得到一辆夏利车的钱(约8—9万元)”。
    跟着开发商一起送“裁决”书的警察也可以被“安置”一套两居室。
    西城区纪委××处长虽未参与拆迁,但在折迁范围内也多被“安置”一套三居室(北沙滩、双家堡)
    98年—99年强制拆迁期间,我曾三次去西城住宅公司找侯九义总经理,每次都被西城区政府驻开发公司的崔代表挡驾,西城区政府官员居然成了开发商的“看门狗”自古“无利不早起”……腐败必从中来。
    开发商用国家“划拨”土地来的钱和老百姓的土地使用权补偿费和城镇拆迁费、自己捞大头再用这些钱贿赂政府官员,公安、司法人员,再造假帐,把钱洗走。所以北京市的每座大楼,每条大道都是生灵的鲜血加上官员的腐败凝聚而成的。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百姓》揭露暴行期间 江阴再次野蛮拆迁
  • 黄琦:拆迁欲火熊熊燃烧 110民警:你们每人准备一把菜刀(图)
  • 正义战胜邪恶 江阴市野蛮拆迁内幕调查
  • 荆州市拆迁房屋雇凶伤人
  • 快讯:《百姓》终于刊发江阴野蛮拆迁事件调查
  • 暴力拆迁[欧洲风情] 胡温批示一钱不值[系列图片](图)
  • 四川将耗资4.3亿元拆迁峨眉山金顶电视塔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市政府下“强制拆迁令”(图)
  • 冷万宝: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处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状态
  • 北京11家拆迁户深夜遭人砸窗
  • 桂林橡胶厂“铜鼓山花园”拆迁:实施行政强制拆迁听证会的会议纪要(图)
  • 冷万宝:居民拥有的《宪法》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 冷万宝: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 强行拆迁受阻(图)
  • 组图: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户告急!!(图)
  • 中国拆迁家庭面临就业压力
  • 南方日报内参:广州市官州国际生物岛征地拆迁违法调查(图)
  • 杭州西湖区农民抗拒暴力拆迁请关注(图)
  • 百姓杂志:孟子故里拆迁疑问
  •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 南京拆迁: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艰难的维权(系列一)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郭永丰:中国拆迁,野蛮粗暴,强盗不如
  • 质疑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是否合法
  • 北大“疯狂”拆迁 清代园林当旧平房想拆就拆?
  • 强制拆迁,中国获“世界大奖” (图)
  •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 江苏荣:香港五十万大游行、推动民主、声援上海被拆迁户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 谈谈在广州小谷围艺术村拆迁事件中的政府行为与责任
  • 丁林先生谈美国的拆迁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南方周末专稿:致敬!2003中国传媒 --孙志刚、SARS、拆迁惨案列致敬前三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