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6年8月08日)
    
    2、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同样的枉法
     由于我们对一审判决的强烈不满,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999年5月9日上午刘锦文(一中院行政庭长)法官,以和我谈话为名(我母亲、爱人、弟弟地场)说:“你们私有房屋,土地使用权早就被国家收回了,82年国家宣布了土地归国家所有,土地使用权补偿就不能补了”(如同鹦鹉学舌一样)。 (博讯 boxun.com)

    我说:“请您拿出国家收回土地使用权的法律依据,国家的《宪法》、《土地管理法》、《房地产管理法》中的哪条,哪款写明的,你拿出来,我看看,您是法官,是法律专家,今天您务必给我举出法律条文,解释清楚,否则我只能认为你在故意歪曲《宪法》。”
    刘锦文气哄哄地说:“你别抓住我这句话不放,我也是为你好,像你这种态度还怎么开庭,你这样谈法咱们就没法谈了。”
    5月24日法院开庭的日子里,我们坚决要求刘锦文法官回避审理此案,法庭上,我阐明其必须回避的理由时说:“刘审判长是执法人员不能替被告当‘说客’只能依法对一审案件的事实和法律进行审理,无权替被告进行司法解释,更无权替被告已经违法裁决的事实进行司法辩护”。我在5月12日上午九时,亲眼看见审判长刘锦文与被告西城房地局王少春,西城住宅开发公司拆迁办刘国平、秦晓军一起进行开庭之前的“沟通”在审理中还怎么能公正、公平!审判长早就丧失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早就丧失了“独立判案”原则,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甚至歪曲宪法,所以我坚决要求刘法官回避审理此案。刘锦文法官被迫回避审理此案。
    一中院被迫另组成了张存英为审判长,李正旺、梁菲、王瑞为审判员的合议庭,仍然对被告不出示原件质证,未变更土地关系就发证,房地局违反裁决程序,越权裁决,对裁决的事实、证据适用的法律、法规不审查,对北京的出台的细则砍掉“必须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不审查,对北京市违反土地划拨第四条“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用地‘变成’市人民政府批准的其他用地”不审查。开发商是否按“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之原则处理民事关系,不审查。仍然判定”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是对具体行政行煌合法性进行审查。西城房地局做为主管城市拆迁工作的政府职能部门有权对本辖区内的房屋拆迁纠纷作出裁决,……西城房地局裁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原审法院判决维持无不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16条第(一)项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这样的判决不顾事实违反法律顶风作案我们强烈抗议拒绝签字,并当庭和法院据理力争,法院叫法警冲进审判庭,将我驱逐出法庭。
    至此,我们的土地使用权,就像解放初期没收国民党反动派财产一样,被北京市政府没收了。我的官司只是千百场官司中的一个因为北京市有规定,只能内定支持行政,所以被拆迁人几千例官司无一例外的全是败诉。
    我茫然了,北京真存在着一个,没收公民财产的政府?你究竟是一个共产党的市政府,还是一个国民党的市政府?!你究竟是一个为广大公民谋利的市政府,还是少数利益集团保驾护航的市政府?!法律在他们手里形同玩物,想玩就玩,想扔就扔,北京开发商、市、区政府、法院联合起来,知法犯法、违法乱纪,任意践踏宪法的事实,就发生在离红墙30公里周围。市政府、房地局在光天化日下进行疯狂的掠夺性“拆迁”我们被掠夺一空,被迫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房屋又重新回到一无所有的万恶旧社会朝代,不屈的被侵权人在法律的天平面前失去了公正、公平、人人平等的地位,被权势者诬为“刁民”、“钉子户”、“土匪”、“野蛮人”此时的人民公仆、人民的法官、人民的警官、人民的检察官却成了强势利益集团的走卒,成了开发商雇佣军,公检法的公权利器成了权势者镇压被拆迁人的工具法律被强奸了,“人民公仆”的名誉被沾污了,神圣的《宪法》失去了它应有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光环。
    我的心在颤抖,我的双眼在流血!我不明白我一个无辜的被拆迁人一夜之间房地产被掠夺一空全家被西城法院拘留,二人被押进监狱,公理何在!宪法何在!人权何在!
    7、强制执行
    按判决书,维持原裁决之规定,苏海波一家必须在三日内交钥匙胡同3号院腾空,并将院内自建房自行拆除交给西城住宅建设开发公司,搬至开发商指定的西三旗建材西里,西城住宅建设开发公司为我们租住的房子(我们得自己掏租金)。这样,我家24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七间半房就彻底地被西城住宅开发公司一分不掏地霸占了,一、二审人民法院“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未对肖淑英、苏海波一家的合法权益造成侵害”。可我们失去了立命之本的家园,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食品店和家电修理铺,卡断了我全家生活来源。孩子在西城羊肉胡同上班,爱人在白塔寺药店上班,离西三旗四十里路还怎么上班?孩子在西城外语学校还怎么上学?他们还有一点人性吗?我们还有一点人权吗?
    我深情地望着这一生我养我的宅院,他是父辈们终生的积蓄换来的,他是我们全家安徽磁疗命之本,50多年了它呵护着我渡过愉快的童年,伴随着我十几年寒窗,送我走上独立的生活道路……我身心健康地在小院里成长十八年,1967年我满怀热情、满怀理想奔赴祖国边疆。当年,毛主席说:“三线一天建设不好,我就一天睡不好觉”我义无反顾,毅然奔赴四千里之外的青海投入紧张的三经建设,几十年如一日,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革命加拼命已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精神,为了革命,为祖国献了青春,献子孙,哥哥和弟弟统统当了人民解放军加入了保卫祖国的行列。为了福和人民我们忠贞不二随时准备为她而献身。然而北京市政府却动用公安、刑警、法院等国家机器,对付的是谁呢?对付的是曾经为报效祖国,保卫祖国、建设边疆的儿女,我们曾经为保卫祖国建设边疆流血流汗,可今天我们自己的家园,却被法院动用警察、警车、警铐、警棒浩劫一空并被无辜投入监狱,我们彻底心寒了,我不敢想念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北京市这样的胡作非为。我不敢相信我们的几百军队,钢铁长城,如果他们的家在拆迁中都像北京市政府一样都被抄了、抢了,他的妻子、儿女都无辜被铐进监狱,我们的钢铁长城还能是
    “钢铁长城”吗?
    我清楚的记得,每年入冬,也是市政府派街道办事处的王邵春主动到家里问寒问暖,问问冬天孩子有没有棉衣,家里有没有棉被,粮食够不够吃并主动给我家把粮票、补助款送上门来。
    我同样清楚的记得,我的两个妹妹得了肺炎住不起医院,又是市政府办事处,福绥境派出所民警,主动和医院联系,解决困难,换救了我妹妹垂危的生命。
    我最最清楚的记得每到雨季,大雨哗哗不停的时候,还是市政府派街道办事处的王邵春、民警老霍及时找上门来,像关心自己父母儿女一样望着我们漏了的房屋,塌了的山墙,帮助我们出主意,想办法,渡过难关。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我的一家。
    
    我热爱北京市政府,因为市政府的所作所为让我真心地从心眼里感激共产党,我也曾经立下过誓言,为了党的事业,我宁愿为党牺牲一切,奔赴青海几十年,我毫无怨言,可我弄不明白,今天的贾庆林市政府为什么和我小时候的彭真不一样了,居然把我们当成敌人了?!抢了我们的房子,抢了我们的地,弄得我们无家可归?!还要把我们抓起来,带上手铐,押上警车、投进监狱,照像机被抢走,胶片被抢走、曝光,我们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也居然被拳打脚踢。捺倒在地,我的十二岁小女儿也被
    押上警车,不服气地对西城法官说:“你们欺侮我们老百姓算什么能耐。你们有能耐去科索沃铐老美去!”
    警官喊:“不许胡说!”(这难道是胡说吗?)
    这难道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北京市人民政府?!
    这样的人民政府主席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协政协主席?!!拆迁的前一天我们还是“公民”,一拆迁我们立刻就成了“犯人”手铐、拘押、监狱,难道是对付公民的吗?当时,有5户被西城法院贴了“强制执行”公告,限令第二天八点以前搬到开发商指定的安置地点否则将强制执行,蓁几户被逼地奈,签字了,只剩下我们一个“钉子户”还扛着。
    1999年7月6日强制执行的日子到了。
    我们感支无伦是在日伪时期,还是国民时期都没有受到如此侵害。我家居然是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受到如此侵害这是我家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阴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天为我哭”,我家周围所有的墙上都用大红漆写满被称为“违法”的标语。
    “共产党八路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
    “国家保护公民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
    “土地使用权必须依法转让。”
    “遵守《宪法》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
    “西城住宅公司,西城房地局,西城法院必须立即停止侵权、纠正侵权。”
    “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还存在吗?!”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西城房地局违法裁决,西城法院枉法判决侵犯公民的财产权!”
    早上八点多,西城福绥境派出所的十来名警察先来了,接着西城法院的十几名法官,执法队也来了,他们调来了囚车、警车、铲车、搬运车、拆迁办的、住宅公司的、房地局的、民工等百八十号人浩浩荡荡、威风凛凛,车水马龙,警笛轰鸣,把钥匙胡同3号围了个里3层外3层(只为对付一户上有70多岁老人,下有12岁小孩的被搬迁居民)。负责强迁的西城法院执行庭的胡怀林庭长,让我交“强制执行费”。
    我说:“我的土地使用权补偿费呢?城镇拆迁费呢?”胡怀林让我在强制执行书上签字。
    我说:“法院强制公告上没有法院院长签字是无效的。”(注:最人民法院《贯彻意见》94(4)规定:“强制被执行人迁出房屋退出土地,采取这种执行措施前,由院长签发公告。”)
    胡怀林说:“无效也得执行。我们是执行庭,让我枪毙人错了也得执行,有什么话你去找审判庭。”
    对这样的法官,我们无可奈何。
    为了防止,胡怀林以妨碍公务“找碴”我的家人全部退出院外任法院组织人随便去搬,在钥匙胡同3号大门前每人佳一个牌子合影留念。
    我牌子上写着:“前面下岗,后面拆房,无衣无食,逼我悬梁!”
    老母牌上写着:“我要看病!”
    爱人牌上写着:“我要上班!”
    孩子牌上写着:“我要上学!”
    大女儿牌上写着:“党永远和人民鱼水情深!”
    胡怀林让我们把牌子摘掉,我说:“宪法上没这个规定。”
    胡怀林让我马上跟他们一起去西三旗我说:“去哪儿,是我们公民的自由!我们就是挂这牌去中央告你们!!!”
    由于他们做贼心虚,胡怀林先把我75岁老母架到“救护车”上骗走,然后大呼一声“抓”!法警们就像一群恶狼向我们扑来把我们捺倒在地,反剪双手,戴上手铐,塞进车,我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得到的仍然是拳打脚踢。接着我的爱人,三个孩子统统被带上手铐塞进警车,拘押到西城区人民法院,非法扣押到晚上6点多。当时一个在场的外地民工气愤地说:“北京怎么乱来,还有王法没有?”结果连这个民工也一起被抓起来。
    他们用救护车把我75岁母亲一个人像那些破烂家具一样扔到了西三旗,不管死活。
    晚上6点多胡怀林先是个别谈话逼着我们每人写一份“认罪书”让每个人写上“妨碍公务”我12岁小女儿说:“我不写”,“不写就给你记入档案,送学校把你开除。”
    儿子说:“你们抢了我们的房子、土地,有罪的是你们,我们把照片拍下来留证据,你们凭什么抡走相机、曝光胶片,还不是作贼心虚吗?”(当时,执行庭进行了现场录像,胡怀林还对我说:“李院长在法院看了现场录像,非常生气,是他李立千让我抓你们,拘留你们的。”)
    我说:“该认罪的应当是法院、房地局、我们有什么罪!”
    胡说:“那就拘你们送拘留所!”
    接着:我和儿子接到“拘留决定书” (1999)西执字第9号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百姓》揭露暴行期间 江阴再次野蛮拆迁
  • 黄琦:拆迁欲火熊熊燃烧 110民警:你们每人准备一把菜刀(图)
  • 正义战胜邪恶 江阴市野蛮拆迁内幕调查
  • 荆州市拆迁房屋雇凶伤人
  • 快讯:《百姓》终于刊发江阴野蛮拆迁事件调查
  • 暴力拆迁[欧洲风情] 胡温批示一钱不值[系列图片](图)
  • 四川将耗资4.3亿元拆迁峨眉山金顶电视塔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市政府下“强制拆迁令”(图)
  • 冷万宝:强制拆迁一旦实施,我将处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状态
  • 北京11家拆迁户深夜遭人砸窗
  • 桂林橡胶厂“铜鼓山花园”拆迁:实施行政强制拆迁听证会的会议纪要(图)
  • 冷万宝:居民拥有的《宪法》赋予的权利在野蛮及暴力拆迁中遭践踏
  • 冷万宝:一个欺人太甚的拆迁方案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 强行拆迁受阻(图)
  • 组图: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户告急!!(图)
  • 中国拆迁家庭面临就业压力
  • 南方日报内参:广州市官州国际生物岛征地拆迁违法调查(图)
  • 杭州西湖区农民抗拒暴力拆迁请关注(图)
  • 百姓杂志:孟子故里拆迁疑问
  • 进京抗议开发商欺诈拆迁户声明/冷万宝
  • 南京拆迁:为什么要把中央行政主管机关告上法庭!艰难的维权(系列一)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郭永丰:中国拆迁,野蛮粗暴,强盗不如
  • 质疑桂林橡胶厂住宅区的拆迁是否合法
  • 北大“疯狂”拆迁 清代园林当旧平房想拆就拆?
  • 强制拆迁,中国获“世界大奖” (图)
  •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 江苏荣:香港五十万大游行、推动民主、声援上海被拆迁户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 谈谈在广州小谷围艺术村拆迁事件中的政府行为与责任
  • 丁林先生谈美国的拆迁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南方周末专稿:致敬!2003中国传媒 --孙志刚、SARS、拆迁惨案列致敬前三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