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以人为本”“尊重人权”在司法领域举步为艰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8月08日)
    

一个国家要实现善治,首先必须实现善政。政府的一举一动都极大影响着社会的治理状况,影响着全体公民的思想和行为,影响着社会的稳定与发展,我们的政府要不辱振兴中华的伟大使命,不要总是要求老百姓这样那样,自己首先应成为创新的表率,民主的表率和现代化的表率。 —俞可平—
     (博讯 boxun.com)

    “神圣”的宪法被庄重地雕刻在海淀法院大厅的石壁上,她象征着人们已经把宪法推崇到至高无尚的境地,是任何法律和规章都不能替代的。
    “尊重人权”被写入《宪法》“以人为本”,是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最受公民拥戴的政府工作准则,要善戴上访群众,重视做好人民群众来信来访工作,积极化解各种矛盾是中央政府三令五申的。
    可是人民法院若是做到也《宪法》位置同步尚差之甚远。
    
    我举几例加以说明:
    一、上访群众仍遭冷落:
    2004年4月5日星期一是海淀区人民法院执行庭长接待日,像医院挂号处一样,得早早去拿号,每星期只接见15人否则拿不到号就不能见到庭长。(来这里都是因为判决了,但却迟执行不了)
    我早上5点钟起来,顾不得洗脸吃饭早早奔到海淀法院安检大厅门外排队,我是第一名、第二名是从海淀区温泉镇来的一个老弟,第五名是从石景山区,依翠园来的70多岁的老夫妇俩。7点钟左右陆续20多人都聚集到法院“安检厅”门前请示约见执行庭长,为了防止秩序混乱,大家自发地写了15个号自觉排好队,没有拿上号的人自然十分着急,将近二个小时后,门开了,大家依次自觉有序进入“安检厅”法院在“升旗仪式”结束后,(约8:30)法警宣布:“今天执行庭长全部去‘开会’不招待!”
    大家傻眼了,二十多个人统统早早赶来并在门口罚了1—2小时站,好不容易盼到了开门,结果却是“不接待”大家不约而同发问:“你们为什么不通知一声!”法警说:“我们早通知了在法院接待厅里写着呢!”
    “你写在厅里我们能看到吗?“一阵怨怒的喧嚣之后,大家拥到了监察室,面对怨怒的上访者,监察室,王警官,被迫将上访者的名字、联系电话、记录在电脑上,并答应向有关部门反映……
    话说回来,如果法官们心里有群众,他们也亲自当当上访者也在门口罚几个小时站,他们也就不会不知道在“安检厅”大门上贴个纸条的意义有多大了。法官们毕竟不是上访者。“朱门酒肉臭,谁知冻死骨?”温总理说:“我做工为中国的总理,每念及我们还有3000万农民同胞没有解决温饱……我忧心如焚,寝食难安。”
    执照执法为民,从严治警的要求和建设法治政府的目标,海淀法院是否应当加强以人为本的自身建设?是否应当给挂号者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是否可以啬接待上访者的时间?是否能整顿警纪加大点执法的力度?
    
    二、海淀法院执行难,值得引起领导重视
    4月5日,我已经是第四次来海淀法院要求见执行庭长了,每次来门前都是20多个人,有几个老熟脸了,大家在交谈中一致认为海淀法院执行难是尤其突出的。
    仅用我自己例子来说:
    我是2000年4月为被告知完成并验收空调工程的,合同约定被告应在验收后付清工程款,但被告称:“没钱,您别逼我跳楼!”,可是被告好车开着。注册资金1000万元,原来的歌厅以300万元/年租给承租人,但一万余元的工程款却拖了4年。去年4月18日海淀区人民法院(2003)海民初字第6170号调解书判令被告于5月31日前将人民币11074元付给原告,但被告仍不执行生效的调解书,并扬言“我就是把钱扔给法院,也不会让你拿走一分钱,随你上法院告去。”
    原告于2003年7月14日申请法院执行,并向法院提供了被执行人姓名,电话、帐号、地址。
    执行卷号(2003)海民执字4655号。执行法官:贾军厂
    2003年9月10日原告电话询问法官执行情况:答:“对方帐上没钱。”
    2003年9月11日我又向法院提供了被执行人、转给承租人的姓名、地址、电话。
    2003年12月4日已超过执行期限(执行期限:双方是单位的为6个月)我给海淀法院院长写了第一封信。(无音讯)
    2004年2月4日我给海淀法院院长写第二封信,仍无音讯。
    2004年2月4日我找到执行法官贾军厂。
    贾问:“你提供的承租人东方斯卡拉在哪儿?”(由此可见:从2003年9月到2004年2月贾军厂就没有到承租方处去过)
    我:“就在海淀体育馆院内”。
    贾:“你有捷豹之星(被执行人)和斯卡拉(被执行人的承租人)的承包协议吗?”
    我:“我怎么有他们的协议呢?”
    贾:“你不能提供承包协议证据,我怎么能执行?”
    2004年3月1日星期一我求见了海淀法院执行庭王庭长。
    王庭长仍然要求我拿出被执行人与承租人的承包协议,我认为这些人是强人所难。
    2004年3月1日中午我又向法院提供了被执行人出资额:人民币770万元
    出资比例:77%
    证件号:110105631215811
    名称变更后为:北京捷豹之星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变更日期:2003年10月23日
    2004年3月15日星期一庭长接待日,我又见到另一瘦高个庭长(据说可能姓沈)沈用用惑的目光看了看纪录的法官说:“这是怎么回事?连一万元都执行不了?”沈告诉我回去等一两天“你最好再找一下贾军厂。”
    2004年3月18日(星期四)我找到执行法官贾军厂。
    贾军厂说;“我找到刘京航了(被执行人)他还是说他没钱。原来那地方是承包给‘东方斯卡拉’了,对方只给了他150万元以后就一直没给他钱……。”
    2004年3月21日(星期一)
    我将以上这种不正常的情况信告周院长:4年了被执行人汽车开着满处跑,娱乐场地注册资金1000万元,租给别人年租金300万元/年,居然一万无也还不了原告,而且法官已经找到了被执行人,只听被执行人说:“没钱”就不执行。法官是被执行人的什么人?
    法官是“强行执行”还是与被执行人商量对策?法院是在执法还是在搞背后交易?
    这样一个简单的执行程序居然被人为的制造的这么复杂,交易背后的利益驱使不言自明这只能使公民对法院产生信任危机,对法律严肃性产生动摇,对依法治国产生怀疑。我们不禁要问那些拿着纳税人衣食、俸禄的法官。在你们面前纳税人痛苦争扎和苦苦诉求时居然会无动于衷吗?离着温总理:“衙斋卧听萧竹,疑是人间疾苦声”是不是差得太远了?
    执行庭连这么点事都办不了,还能指望执行庭干什么?
    所以尊重人权,以人为本,善待上访群众不能只是当作口号去空喊,而应当切实体现在法院的具体工作中。
    三、事例3王京生法官违背事实、违反法律、枉法判决
    我于99年11月在海淀区世纪城购二居室一套,购房合同第5条约定:由甲方(即:青远房地产公司)负责办理产权证。但办证时甲方却要求乙方每户交800元代理费。
    乙方认为原告违反合同并将其告上海淀区人民法院,经过二个多月的审理,法官王京生居然在(2003)海民初字第10749号判决书中称:
    青远公司委托第三方办理并无不妥,亦不构成违约,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原告负担。
    王京生法官违背“合同法”公开胡裁乱判,故意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压制原告,坦护被告,引起了小区所有购房当事人义愤并于
    2003年9月6日
    2003年10月5日
    2003年10月14日
    2003年10月18日
    2004年2月28日
    五次向海淀区人法院举报中心和院长进行举报,并向北京市公安申请游行,很显然王京生法官就是麻烦的制造者,他不是化解矛盾而是挑起矛盾,制造不稳定,我们坚决要求依照法官守则,将王京生清除出法官队伍。
    
    四、事例4西城区法院,北京市一中院违背侵权事实枉法判决
    我家于民国35年购得西直门内钥匙胡同3号房屋七间半土地3分6厘,有解放初期彭真市长、张友渔、吴晗副市长签发的土地房屋所有权证,有文化大革命后期落实政策后北京市人民政府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
    98年6月拆迁,北京市房地局居然把我家房屋,土地使用权无偿划拨给西城住宅开发公司,没有依法律程序,变更财产关系,就由西城房地局西裁字(99)第5号“裁决书”裁决我家“必须在三日内将西城区钥匙胡同3号腾空,并将院内自建房自行拆除,交给申请人”,被申请人一家搬至西三旗建村西里去租住西住宅公司为我家“合理安置”的房子。这是十分明显的房地局侵权。裁决书只依照砍掉“必须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的北京市拆迁细则,不依照宪法和法律任意划拨公民的土地财产。我们起诉至西城区人民
    法院。法院却判我们败诉(1999)西行初字第9号行政判决书称“本院认为,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未对肖淑英、苏海波一家合法权益造成侵害。”
    维持被告广州市3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作出的西房地裁字(1999)第5号城市房屋拆迁裁决书。法院适用的法律、法规只有《细则》只依《细则》,《细则》与《宪法和法律相抵触,也必须服从《细则》,“西城法院”应当改成开发商的《细则院》。
    我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999)一中行终字第104号行政判决书称:西城房地局裁决书“认定的基本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原审法院判决维持无不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令依据仍然是《细则》和内定“支持行政”的京高法发106号文件。接着是申请人“申请”强制执行。
    75岁的肖淑英被骗上“救护车”把她一个人像破烂家俱一样扔到西三旗,我和全家5口人,最小的孩子只有12岁,统统被捺倒在地带上手铐,押上警车。相机被抢坏,胶卷被曝光,全家被押到西城法院拘禁一天,我和儿子由于拒绝写“妨碍公务”认罪书,被以莫须有“被执行人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书确定的义务且阻碍法院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被送进清河拘留所关押15天。
    我已于1999年10月18日、2000年4月4日、2001年6月12日三次申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
    民法院,申诉三年后终于在2002年10月10日得到(2002)一中行监字第46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我申诉到人民检察院
    在2002年2月25日得到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不予受理通知书”6年了,官想了,但民不了“树欲静而风不止”侵权的事实具在,草民何罪之有?“细则院”只凭《细则》和内定的106号文件判决拆迁纠纷,永远是违背《宪法》的,我们将抵制到底,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草民维权胜利日,定是贪官断头时。
    长期以来,某些人在空喊着“稳定压倒一切”他们却藐视对公民权力的尊重。公民的财产权、择居权甚至连和开发商平等协商的权力都被法院和北京市政府剥夺并且长期得不到解决,成年累月奔走呼号得不到回应,特别象征着神圣的司法机关,如果变成了强势利益集团的工具,象征着人类正义化身的法官,如果变成了强势利益集团的走卒,这已经是公民最大的不幸!也是对《宪法》最无情的嘲弄!
    我渴求司法公正,善待公民,我渴求市政府以人为本,尊重人权。但必须纠正侵权严厉惩办那些无视公民合法权益的官僚主义者让公民充分享受到做人的尊严这是社会稳定的唯一办法。
    我相信我们的市区政府,我们的市区法院如果真正做到“乐民之乐者”其结果必然是“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其结果必然是“民亦忧其忧”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复舟”“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没有灭亡在希特勒千百万军队的疯狂进攻中,却灭亡在千百万老百姓心目中。这些教训不值得我们引起警惕吗?我坚信那些无视人权,蔑视《宪法》骑在公民脖子上拉拉尿的人终究会被公民掀翻在地,得到他们应的的下场。
    
    
     共和国公民:苏海波
     2004年4月16日
    
    联系人电话:88444612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淀区打工子弟学校全部被勒令关闭
  • 北京记者在海淀法院被法院人员殴打有内情
  • 海淀区法院刑事判决书对蔡卓华一家判以重刑罚金
  • 海淀区检察院两次向海淀区法院申请蔡卓华案延期审理
  • 北京海淀要建新大学城超200平方公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