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辽宁省盘绵市双台子区“郑凯故意杀人案”调查始未: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8月03日)
    公安部明令:“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或者其它非法手段收集证据,以违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不能伏为定罪的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强调:“存疑不起诉”。
     然而辽宁省盘锦市公安分、司法部门,竟然置明令的法规与国法于不顾,枉法审理与裁决“郑凯故意杀人案”。 (博讯 boxun.com)

    盘绵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搞刑讯逼供,不仅对“犯罪嫌疑人”郑凯大打出手,而且还把以非法手段收集的证据作为定罪证据呈送呈报检察院。
    一度执法如山的盘锦市检察院,阅卷后,因证据不足曾两次退卷,并下气力查明了刑警大队刑讯逼供的事实。最后,市检察院勉强“通过”了原封不动的案卷,递至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
    市中院又因证据不足和非法逼供取证将案卷两次退回检察院。但,后来在一没补充任何证据,二没惩处刑讯逼供人,案卷原封不动的情况下,竟以“推断”式对“犯罪疑嫌人”郑凯定为故意杀人罪,头版郑凯死缓。更为不能理解的是上诉人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也维持了原判。
    
    老妇张玉兰七载上访青丝变白发,痴心不改
    辽宁司法玩弄“魔方”以权压法何时雾开云散?
    
    ——辽宁省盘锦市双台子区“郑凯故意杀人案”调查始末
    
    近日辽宁省盘锦市移动公司退休女工张玉兰来到本刊,声泪俱下地诉说她的次子郑凯1998年9月无辜被判死缓至今未得平反,及七个春秋讨公道的经过,记者带着疑团奔赴发案地——盘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调查,面对历历在目的原始卷宗及公安、司法部门枉法办案事实,深感不安。
    试问,一审再审,一错再错,冤假错案何时得以平反?一诉再诉,一访再访,司法公正尚需等到哪一天?
    
    案件回放:情人节酿造夫妇“惨剧”,一人身亡、一人入狱。
    
    1997年2月14日晚,盘锦市邮电局施工队工人郑凯正在双台子区中兴大厦舞厅与其相识已久的佟燕跳舞。郑凯的妻子李文红闻讯赶到,李碍于面子在舞厅勉强跳了两曲后,便将郑凯带回家中。李文红醋意未消,两人便发生争吵,争吵片刻,两人就各居一室怄气。晚8时许,突然楼下有人喊叫:“李文红跳楼啦!”。郑凯闻讯下楼积极抢救,送至医院两小时后,李气绝身亡。次日郑凯被拘入狱。
    双台子区刑警大队大队长杨云孝(因另案刑讯逼供嫌疑人被捕服刑)及其同伙,为了按照他们既定的“郑凯先将其爱人李某扼昏,然后再抛至楼下,故意杀人”的设想疯狂审讯,8次过堂8次动刑(对郑凯毒后遍体鳞伤、手指盖脱落等惨状,检察机关已立案查证均记录在卷)后两次因挺刑不过,郑凯按“公安机关人员”要求承认了“犯罪事实”。
    
    盘锦市检察院置曾被二次退卷认定的“用刑讯逼供收集的证据不做定罪依据”和“存疑不起诉”规定于不顾,竟然以“推断”提起公诉。
    盘锦市中级人民法院则堂而皇之的以逼供材料做为定罪量刑依据,1998年9月14日,以郑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郑凯不明白为什么定他为“故意杀人罪”,他奋力疾呼,至今已有二千五百多个日夜日夜。
    
    迷雾重重,疑点重重,冤假错案,一目了然
    李文红,轻生念头由来已久死者李文红生前系盘锦市石油化工厂化验员。1990年12月,因撞所致,左眼球破裂失明,单位将其辞退。李文红下岗待业在家,身心一度遭受打击,性格变得很偏激。据潭建珍、王洪文证言:96年8月李文红使劲敲开潭家门,刚说几句话后,就倒在地上了,随后潭喊人抢救。抢救过来后,潭建珍与李文红闲唠时,李文红只是说了一句话:“我服
    毒自杀,我不想活了,活着没意思”;据王静证言:96年春节过后,李文红到王静的小饭店吃饭,李文红一边喝酒一边哭。王静见其神态不清就过去劝,李文红不但不听劝还一直喊叫:“活着太累,活着没意思,不想活了。”结果第二天早晨王就听说那李文红跳楼自杀了;另据王胜利、郑宏的证言:就在李文红死的那天晚上,李文红打电话找王胜利,王害怕引起误会,便叫上郑宏一起去李文红家。刚进门看见李文红坐在地上连哭带嚎的唱卡拉OK,王胜利劝阻并拨下卡拉OK插头,李文红就不唱了,呆了一会突然疯喊“我不想活了”就跳上床拉开窗户,上了窗台,一条腿已迈出窗外,手扒窗框,身子往外探,郑宏一把将李文红拉了下来。接着王胜利答应陪着去找郑凯。
    所有的证实材料都显示着一个事实,事发当晚及以往李文红都有轻生念头,多次自杀,均被外人制止,尤其是事发当晚李喝了一个口杯酒,更是神志不清。并且据郑凯的同事及邻居反映,夫妻俩感情很好,从未吵过架,并且郑凯工资一直交于她,两个人也没什么矛盾。
    “郑凯的故意杀人动机”在这些证言材料面前似乎已经站不住脚了。
    
    公安局刑讯逼供,法院按非法证据枉法定刑
    
    2月15日,事发第二天,双台子区办案人员就把郑凯带到了刑警大队。晚上6时许,刑警队杨云孝、赵恩凯、王江等十余人对郑凯进行了提审,郑凯拒绝承认杀人,他们就用衣服和手巾把郑凯脑袋和眼睛蒙上,对其实施了非人的殴打,一直打到16日凌晨4点。
    16日下午3点至晚上11点,他们又提审郑凯逼其承认“故意杀人”。但郑凯矢口否认,据理力争,他们就喊着“不承认不行”,随后又用电棒、钢丝鞭、塑料管又对其进行殴打……
    16日晚上十点左右,刑讯升级,竟然先用铁钳子把郑凯手指甲和脚趾甲一点点的拔掉,郑凯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后来又殴打了几次,郑凯均没有承认,接着刑警队把郑凯送到北宁市看守所,同押的一个老者告诫:“弄不好打死你也是白死!不如承认了,到时候再翻供。”郑凯听到“明人”指点,在第七次、第八次遭到严刑拷打时,郑凯“认了”。
    刑讯逼供的非法证据竟被刑警队当作破获“故意杀人案”的功绩,定罪量刑的证据,以示大功告成,便将案卷送达盘锦市检察院。
    盘锦市检察院在收到案卷时,曾两次退卷。其理由是“刑讯逼供取得的非法证据不能作定罪依据”和“存疑不起诉”。并且1997年3月19日市检察院做的“郑凯活体检验记录”证明郑凯遭受严重刑讯。
    就是在这个“模糊案卷”和“非法刑讯逼出的口供”原封不动往返于公安局与检察院之间两次后,市检察院竟不再过问其中非法事项,给予立案提起公诉。随后,案卷弟交法院时,又在法院和检察院之间退交两次。
    (1998)盘刑初字第26号判决书宣判:被告人郑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及其家属不服判决,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8)辽刑一终字第419号判决书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从刑讯逼供到市检察院两次退回案卷要求补充侦察,从案卷原封不动的转来转去,到最后的“推断”立案公诉判刑。不禁让记者震惊,同样的案卷,同样的非法采证,从退回到宣判,昭示着一个由量变到质变,将一个无辜的人推向了“死亡的深渊”,而应遭严惩刑讯逼供的刑警大队却成了破案的模范。
    同时,记者在采访时又惊悉,从王胜利到佟燕都因不肯做“伪证”,遭到过刑警大队的严刑逼供,而不得不在刑警队事先准备好的“伪证”上按上手印。
    
    关键证据神秘失踪、案情扑朔迷离
    
     案发第二天,郑凯回到家后,发现刑警队和李文红的家人都在他家。事发当夜,李文红娘家人就在郑凯家过夜,刑警队进行现场堪查时,李文红姐跟着翻东西,并翻出了李文红的日记本,迅速撕下一张,郑凯责问为什么撕?紧接着李文红姐姐撕毁了那张纸,另外两张被刑警拿走了,内容没有让任何郑家人看。盘锦市中院的李恒志打了一个收条,说是收到盘锦市公安局‘刑技科’1997年2月15日从郑家提取的“契约”两份,还有日记一张。而在郑的律师申请查看这个“关键证据”时,法院说“这不是定罪的证据,给毁掉了”。郑的律师告诉记者:“既然不能作为证据,他们取走干什么?哪怕不是,这也是个人的物品,需要家属来领,况且很有可能是李文红的‘遗书’这是定罪的关键啊!”
    李文红姐姐的迅速撕碎,市法院的毁灭日记,无疑显明案件还有一个“关键证据”,然而却神秘“蒸发”了,致使李文红的“可能遗书”消失了,给郑凯故意杀人又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事发后据郑凯当时6岁的女儿回忆,她清楚记得妈妈把她送回到姥姥家,并嘱咐姥姥以后照顾好孩子,并把存折和首饰都放在姥姥家,显而易见,李文红自杀的准备早已做好了。
    关键证据——“遗书”的失踪和毁灭,无疑成了案件的最大疑点。
    现在已经懂事的孩子常常喊着“是妈妈自己跳的楼,为什么爸爸要坐牢?”。郑凯故意杀害李文红一说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冰冻尸体七年不化,老妇上访七载不休!
    
    郑凯的母亲张玉兰在郑凯被冤入狱后一直申冤,由于处处存在疑点,老太太背着一兜子材料,加入到上访者的行列,并发誓:“走遍天涯海角,哪怕还有一滴血,也要讨回公道”。
    最初的张玉兰,只是在省内上访,直到有个省高院的接待员告诉她:“错就错了,法院哪能打自己耳光,上边不管。”她如梦初醒,并由此开始“转战”北京。
    7年中,张玉兰往返北京20余趟。记者问手里拿着若干张最高人民法院开给基层法院介绍信的张玉兰:“一次次上访,对你反映的事情有什么帮助吗?”张玉兰告诉记者,也不能说一点作用不起,上访几年,辽宁的司法部门表面重视实为搪塞,将她的上访案像踢足球一样被踢来踢去。值得庆幸的是“郑凯故意杀人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关注下已列入全国800件冤、错案的审理解决之中,她坚信一定会云开雾散。
    为了表达为儿子清白洗冤的决心,张玉兰一直力争保存着李文红的尸体,法医的鉴定与医院院方的相悖结论给张玉兰一个决心,让尸体上的痕迹说明一切问题。七年上访的张玉兰已经满头白发,她期待着有一天,案件能被立案复查,重新验尸,还冤狱里的儿子一个清白。
    张玉兰说:“我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法律的威严下,黑的总归是黑的,白的总归是白的,一切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编后语:
    从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刑讯逼供,非人的折磨,到检察院两次退卷后又利用退回的原卷立案公诉乃至法院判刑……这一幕幕在记者的心头震颤的流过,国家在三令五申加强司法公正,倡导着司法为民的时候,他们这群执法者却在扮演着一个丑恶至极的形象。正是有了这些人,国家才更加不得安宁,老百姓有冤才欲诉无门啊!
    而与之成比的是,已经是从青丝变白发的张玉兰老人,从盘锦到沈阳、北京,这种誓死雪冤的日子活的是多么艰难,但是她依然没有忘记为自己儿子的冤屈讨回一个公道!因为她坚信,法律是公正的!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调查解决,还冤狱里的郑凯一个地地道道的清白。
    
    申诉人:张玉兰
    2005年8月15日
    
    联系电话:(0427)3833845。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刑讯逼供,致人死命,天理何在,人权何有
  • 年轻姑娘遭刑讯逼供 谁是“处女嫖娼案”幕后凶手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江苏惊曝“处女卖淫案”
  • 对刑讯逼供者也要“严打”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杜培武案: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还谈什么无罪推定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杜培武案:警察遭警察刑讯逼供 违心认罪险被冤杀
  • 山西割舌事件后续:警察刑讯逼供被判刑
  • 中国定刑讯逼供标准
  • 因刑讯逼供而殉道者江宗秀家属录像采访曝光(图)
  • 在押犯突然死亡“刑讯逼供”再引关注
  •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图)
  • 涉嫌刑讯逼供致人死亡 河南一公安局副局长被捕
  • 谢培银案—是刑讯逼供致死,还是跳楼自杀?(图)
  • 刑讯逼供致死 警方重金与家属私了
  • 唐山7民警刑讯逼供酿惊天冤狱(图)
  • 3民警刑讯逼供致人猝死
  • 云南三名警察“刑讯逼供”一审被判刑18个月
  • 老人被关铁笼刑讯逼供
  • 唐山7民警对犯罪嫌疑人使用肉刑刑讯逼供案宣判
  • 河北唐山民警灌辣椒水抹芥末油 刑讯逼供被判刑
  • 最高检:刑讯逼供为今年侦查监督工作重中之重
  • 胡佳获释 被警方刑讯逼供六天(图)
  • 云南一农民遭刑讯逼供致残含冤被羁296天
  • 佘祥林案四大悬疑 警方否认刑讯逼供(图)
  • 嫌疑犯审讯中坠楼身亡 警方涉刑讯逼供
  • 河北7名警官刑讯逼供致受害人被判死缓案
  • 刑讯逼供到何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