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29日)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关于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非法占地及经济问题的举报信 (博讯 boxun.com)

    
    2004年9月,区建委将小格镇村一等菜田征占,建委在炒地皮,开发商在搞房地产预售业,在占地过程中,村委会与区建委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违法违纪,侵害农民利益,腐败现象突出,经济总问题严重,村集体资产流失超数亿元,土地未经审批陆续卖掉1700多亩,数亿元资金去向不明,具体问题举报如下:
     1、抢收、强占农民承包土地
    这次一等菜地上报未批,被区建委硬性强占,村委会私自与区建委到沈阳市土地拍卖行,将桂花街以东300多亩,以每平方米630元拍卖给开发商,每亩地合近43万元,并在12月17日将桂花街以西400多亩以每平方米800元拍卖给开发商,每亩地合53万元,并变为国有土地,村委会仅以7万元/亩(人均不足0.5亩)就卖给了区建委,不征求村民意见,村干部私自做主,这种隐情的背后是严重的经济腐败,这次征占土地面积,批准权限是国务院,在未经批准情况下,将村民房屋、电井、蔬菜大棚等所有保护地设施拆除,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裣费人均不足3万元,至今没有兑现,严重存在先占地后报批,少批多占,不批也占等现象。并且上报的理由与客观事实不符,欺骗国家审批部门。这次占地涉及600多户,1400多口人安置及劳保问题至今没有落实。为此,村民先后数十次往返省市区上访至今尚未解决(进京上访2次)。无奈之下,全体村民为了维护其合法权益,曾阻止开发商施工。派出所动用警力抓人,(村民张树兰、闫秀菊、刘淑兰被抓),建委雇用黑恶势力打人(村民焦某、曹某被打伤住院),并打恐吓电话谁不拆迁就打折谁的腿,并扬言谁不拆迁就砸谁(村民赵某家被砸),派出所及110拒不出警,并野蛮拆迁,半夜出动铲车砸死1人(晨光报曾经报道过)老百姓合理要求得不到解决。反之每天在提心吊胆度日。2005年7月8日副区长王黎宁在接访村民代表时说:“每亩给你们7万元,爱干不干,区里不挣钱,我们就不占了。”同年11月28日,在区信访局,又一次接访了5名村民代表,他说给你们按旱田人均年收入2000元计算的,这就不少了。
    一语道破,从村到区这些‘父母官’,没有人能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强占农民承包地本来不合法,其行为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法不依、不能依法行政。征地不批不等于了事,村民与村委会、区建委出现对立矛盾谁来化解?非法占地没有人罅;不给合理补偿没有人负责,失去土地以后的安置问题没有人来管。
    2、私自倒卖集体土地
    小格镇村从联盟村私自购土地180亩,以每亩3万元转卖给本村村民,并说该土地所有权是终身的,这种说法和做法违反了土地管理规定,买卖双方的村干部都是违法违纪行为(已出售80亩,剩余的100亩给赵庆芬个人经种)。
    3、弄虚作假,欺骗群众,帐目不清
    83年至今帐目从未公开过,村民要求清查帐目,村会计李杨言谁有权查我的帐目!村书记赵扬言,爱哪告哪千,各垤联合国也不怕。1997年春天,村委会以国家征占土地,实际是村委会用该地建旧物市场,设立摊床对外出租。8年来收入几百万元,村企业所有收入从来未向村民公开过,按村财务公开制度,每半年公布一次,从包产到户至今从来未公开过。严重违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完善村务公开和民主管理制度的意见》之规定精神,这次全村所有集体企业同时被征占,整个企业的固定资产均属集体所有,然而,村干部将两千多万元的补偿款分别转给承包者个人,村干部从中能有多少好处?为此,我们全体村民强烈要求上级政府和中纪委组成调查组,对我村财务进行全面审计,包括这次征地的资金使用情况,并将审计结果向村民公布。
    4、以群众的生命为代价,搞行贿受贿
    1999年村氧气厂爆炸,当时死亡5人,村党支部书记赵庆恩为此出面,通过区公安分局局长,现任副区长头号守国个人关系,向上瞒报了3人,只报死亡2人,事故原因如何确认和上报的我们不清楚,赵庆恩为了报答闫局长‘隐情瞒报’之恩,将集体土地无偿的给闫局长1亩多地,闫局长用该地建了“亚泰汽车修配厂”,该厂正建在规划路上,一但动迁国家将损失数百万元,该厂现由局长的内弟代经营。赵的做法不仅违反了《土地法》,而且损害了集体和群众利益,用赠送土地换得安全事故的妥协处理。
    5、送礼送土地,双方都行利
    原沈阳市农用汽车制造厂李厂长,赵庆恩通过关系把爱人安排在该厂上班,为了得到李厂长的关照,赵私自把集体土地以1.5万元买入,实际既不是国家征地,也不是企业单位占地,是赵为其弟媳郝素珍个人购买,目的是这次征占地高价出售。村印刷厂几十间房屋,由郝租用,每年租金为两万元,结果郝租用了8年,应交村委会租金16万元,只交了一年的租金,其余的14万元哪去了?
    7、赵庆恩为其弟、妹敛财
    苏家屯建枫杨路市场时,赵把集体的电井房据为已有,后被区工商局动迁,偿还一套双居室楼房(60平方米左右)由赵的兄弟赵庆惠居住,这是侵吞集体财产贪污行为。赵的妹妹是建筑塑料厂工人,本不该有地,却分得了2.2亩土地,这是利用职权,违反土地政策为亲属谋利。村民赵炳信、高海权等人按人口分得的承包地村领导随意私自变更合同,转给自己亲属经种,仅此这两户就被村干部亲属拿走了50.5万元,村民四处说理讨不回公道。
    8、借征占土地之机,村干部大发横财
    这次征占地表苗补偿费和地上附着物兑现时。赵的外甥仅有0。6亩土地(青苗补偿费为6万元/亩),应得3。6万元,赵让动办马主任支付23万元,这是国家工作人员和村领导在实施职务犯罪和经济犯罪。
    9、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被截留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生产、生活资料,村委会不征求群众意见,低价出售村民的承包地,实际是出卖的全村群众利益。区建委克扣和截留占地款达数亿元,用此款搞城市改造,城区公路拓宽、公园绿化,这些都属公益事业,应由地方财政单独列资,不应占用农村征地款,农民的地被占了,这叫丢了地搭着钱。区建委为了挣钱,把老百姓推向社会,不管群众死活,何谈‘以人为本’,何谈‘构建和谐社会’?
    这次征地的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标准,表面上看是按政策给予补偿的,其实质不是。区建委与村委会把征地前三年的平均产值定为2000元/亩,我们是多年的小康村,人均收入超5000元以上,每亩产值可达6000元之多,这个补偿工数是人为捏造的与其实际产值相差太大。即使按《土地法》这两项补偿最高不得超过30倍计算,我们村民没享受到真正的政策补偿待遇。用王副区长的话说,每亩2000元按30年计算,才6万元,给你们7万元还多1万元呢?明明是一等菜田地,他硬按旱田给补偿。为此市、区土地部门的答复意见是“征地合法,补偿合理”。可想而知这些相关部门都在弄虚作假,对上欺骗国家,对下欺压百姓。征地合法为什么没有土地审批文件,补偿合理为什么每亩卖43万元,为什么只给农民补7万元?2003年就通告不让种地了,现已两年过去了,这两年村民没有收入,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盼着把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给发下来,也好做点生意养家糊口。眼下新年和春节快到了,全村村民的生活和安置问题什么时候给解决?怎么解决?过去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如今家家变成了困难户。
    综上所述,小格镇村在征地过程中显露出的诸多问题,在全国范围内也是比较典型的,村干部和参与征地的国家工作人员相互勾结,目无党纪国法,为所欲为,大吃大喝,游山玩水,新马泰旅游观光,大肆挥霍公款,整个工作没有透明度,在群众中影响极坏。
    为此,敬请党中央、国务院指令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为百姓做主,同时我们求助新闻媒体给予舆论监督。
    此致
    
    附件:
    1、 村代表名单
    2、 上访记录
    3、 征地前3年人均收入情况
    4、 征用土地协议书(注:未经村民同意的假协议)
    5、 改造通告
    6、 小康村照片
    7、 村民联名名单。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小格镇村全体村民控告
    2005年12月24日
    
    
    苏家屯信访局局长:王德利,电话:02489816010
     手机:13898171588
    还有金宝台村2000多亩土地也被区政府以租代征的方式建成金宝花园住宅,村民至今也没得到妥善安置,据体情况请咨询该村村民。联系电话:02489195958;联系人:杨淑
    琴。
    苏家屯小(卜?)村几千亩菜地农田也被征占,村民也没没得到妥善安置;他们电话:
    02489152051联系人:吴广山。
    还有施家屯村几千亩村民也没得到妥善安置。联系人:*玉凯 电话缺失。
    *号处,因字迹模糊无法辩认,以星号代替。
    
    另一封举报信:
    
    举报
    
    以沈阳市、苏家屯区副区长王利宁为首下属城市建设局,小格镇村村委会成员‘动迁办’目无国法、人无党性,没有按党的政策办事,党中央再三指示一定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让农民富起耿奔小康生活。2005年春天区政府指使‘动迁办’在我们一等土地上乱圈强占我们菜地685亩,当时他们拿不出任何批件,我们村民不同意就去阻拦,他们就动用派出所抓我们村民并收保证金2000元。因为我们是菜地而他们区政府却按农田补偿我们生活费用我们菜地每亩年均收入5千至8千元左右,而他们只按2000元收入给予赔偿,我们村人多地少每人平均只有六分地,区政府每人每年只合一千多元给我们,只给30倍的补偿钱,我们每人只能得3万多元,政府就想一了了之,因为我们失去了土地今后生活得不到保证,我们多次去找王利宁讲辩(论),而王利宁却高声说“就给你们那些钱!爱干不干(讲话地点:临湖街道办事处)我有们没有贪你们的钱,拿那些钱去搞区建设啦,搞绿化啦,修公路、建学校啦,爱去哪里告,就去哪里告!”即使区里搞成绩也不能拿我们村民的钱去搞呀!这样一来我们村民生活不但提高不了,反而降低了生活水平,作为一名区长应该为我们农民着想不能光顾搞成绩不管我们老百姓死活!党中央一
    贯指示要关爱百姓,呵护农民。他们这是什么做法?不就是法西斯的做法吗?我们多次去找市政府,政府推辞,迟迟不给解决。
    政府还雇用黑杀手把我们村民曹家村民打伤两人,两人住进医院。政府还派遣黑社会人员打恐吓电话:“如果不走就把你们如何如何”。
    我们村委会成立以来就没开过村民大会也没有村民代表,自从开放以来我们村多次被建设部门占用数百亩土地,甚至过千亩也从没开过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被占用的土地赔偿不知去向!到现在村帐薄上却没有钱。
    村委会这次把685亩菜地出卖给区政府也没给村民开过大会,他们自作主张低价买给区政府,村委会和区政府在市土地拍卖会上以每亩43万元至53万元的价格卖给开发商,村委会成员和区有关人员从中得到好处,村委会书记曾扬言:爱去哪里告就到哪里告!告到联合国都不怕!
    我们村办企业“容器检验厂及液化气站”被动迁,但,赔偿资金去向不明!我们企业厂房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区政府,而政府赔偿不知去向哪里,也不知那些‘动迁人员’从中拿了多少好处?2006年2月又被留守人员私分了320多万元。我们多次去找村干部和街道办事处理论,他们也没给解决问题,已过几个月过去啦!有关单位也没拿出处理意见,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恳请新闻单位协助,把我们这里的情况向全世界报道,发挥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为农民利益争一分权利。
    
    期盼
    联系人:吴金星、丁素芝;电话:02489808809。
     解贵野 手机:13478389587。
    
    笔者了解到的情况远比村民们所说到的情况严重得多,苏家屯区政府几年来在当地12个村,征用的村民土地高达两万多亩,转手以50万元/亩~60万元/亩的价格出卖给开发商,用作开发商品房——住宅用地。而政府“补偿”给村民的所谓“补偿款”仅有7万元/亩。出卖土地所得与“支付给村民”款项之间的巨大差额全被省、市、区、村政府官员贪污、挪用。涉案金额高达100多亿元人民币。而且,许多村民至今并没有拿到政府应诺的“补偿款”,许多村民处于极度的贫困之中。当地村民多次向执政党中央反映这些
    情况,希望最高领导人能重视这一问题,进而纠正腐败政府官员违法执政、违法批租土地、侵害村民权益的行政举措,但,村民维护自身权益的活动并未引起执政党中央的重视,至今问题仍未解决。贪污腐败官员依旧“高官得坐,骏马得骑”,而村民则在死亡线上挣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卓小勤致中纪委的举报信
  • 关于杭州人人集团有限公司违反劳动法律、法规的举报信
  • 举报信:天津市宝坻区私屠乱宰禁止不了问题何在?
  • 又一惊天大案:来自广西的一封公开署名举报信
  • 沈阳市2万离休干部控告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等人的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