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草根:哭墙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7月27日)
    草根更多文章请看草根专栏
    首发
     (博讯 boxun.com)

    
    如果你想自杀,请到天安门广场自杀,用你的死给五星红旗再加上三滴鲜血。
    
    如果你想痛哭,请到天安门广场去,用你的泪水给广场添几分苦涩。
    
    一群冤民伸冤无望,看到五星红旗就心酸,忍不住掉眼泪了!嚎啕了!「啥也没干,也没说什么话,也没做什么事,结果就被公安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后来当地的人就强行的把我们接回去,公安局说是我们在天安门广场犯了法了,在天安门广场煽动群众闹事,那是国家重要地带,影响不好,所以就20个人关了24个小时,5个人拘留15天。」
    
    掉眼泪叫做煽动闹事,不错,早有先例。孟姜女一声嚎啕,把长城哭到一大片。赵紫阳到广场对学生掉几滴眼泪,转眼就软禁。天安门这个地方,历来是流血的地方,岂容你流泪。
    
    温家宝也哭,在电视台哭,那不一样,那叫党性。我去年还写过一篇文章纪念温家宝的眼泪,题目就叫《眼泪的党性》,中心思想是:总理的眼泪,是有党性的,党需要他流几滴,就流几滴。最近矿难照样满地都是,跟狗皮癣似的此起彼伏,关于矿难的报道也满街都是,共和国的墙壁上有多少梅毒淋病办证的广告,中国就有多少矿难,可惜党不需要总理流眼泪了,或者说党需要总理不流眼泪,在党性面前,人性的眼泪就缩回去,使我想起一位流鼻涕的小学同学,他的鼻涕总是收缩自如,想进就进,想出就出,酷似温家宝的眼泪。
    
    网络作家老灯的名作《九评中国》里提到:老灯翻墙勾引崔莺莺,被老夫人撞上,说你老灯要娶崔莺莺,聘礼里得有温家宝的眼泪整半桶。现在温家宝不哭了,哭的人被抓起来了,眼泪断了货源,老灯的一段浪漫爱情眼看着要进入坟墓。建议老灯买半桶鳄鱼的眼泪,看能不能蒙过老夫人。老夫人大概不懂什么党性,看不出鳄鱼眼泪缺少党性,多半可以冒充温家宝的眼泪。
    
    再说说天安门的眼泪。咱当年也在天安门掉过眼泪,那是六四凌晨,那眼泪流得辛酸。按照天安门广场不许哭的法律,咱当然犯法了。还好,法律没有规定天安门前不能流血,更没有规定不能杀人。
    
    那些在天安门前因为哭而被抓捕拘留的访民是可怜的,他们居然看到五星红旗而大动感情。无产阶级没有祖国,这个道理他们始终不懂。这世上的政治家大多喜欢把国家民族之类的东西神圣化,国旗国徽之类的玩意儿也跟着神圣起来。政治巫术其实就那么回事,巫婆在纸上画一个符,这纸就有了特殊作用。这个国旗就是政治巫术中的巫符,那是拿鲜血染的,不是巫婆拿月经涂的。
    
    对我而言,这个旗帜早已经血淋淋,小学时我们就知道:五星红旗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那些烈士里,就有一个是我好友的爷爷。我看到五星红旗就会想到他爷爷被国民党杀害的情景。他爷爷的照片在革命烈士纪念馆,跟我的好友相貌酷似,曾使我梦见我的好友被铡刀切下脑袋,血喷出来,被国旗吸饱,一拧,就滴下来。
    
    在唐山有一哭墙,花800到1000元人民币,可以把死者的名字刻在上面,那是供人哭的。中国还有什么地方比天安门更适合痛哭呢,看那红红的城墙,不知道是烈士的鲜血染红,还是杜鹃啼血染红 。
    
    要红就红个痛快。把毛主席的头像染红,应该符合共和国的建国原则,可是那三个家伙被判了刑。中国不是日本,在日本,你可以在靖国神社写上“该死”而被判“损坏公物”,在这里就不是损坏公物罪,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
    
    现在的天安门广场不许哭,而以前曾经有过不许笑的日子。记得毛主席死掉的时候,警报声响,然后默哀,街上的行人都要停下脚步,低头装出悲痛的表情。为一个跟我们无亲无故的独裁者的死如丧考妣,真他妈的好玩。乡下人家死了人雇人哭丧,那是给钱的,那是职业性的哭丧。
    
    我们的眼泪不像温家宝的眼泪那么廉价,我们的眼泪没有党性只有人性。眼泪为自己而流,决不出卖。
    
    我们已经越来越怯懦,只有眼泪是最勇敢的,现在他们连这点可怜的勇敢都不允许我们保留。等到党时刻控制我们眼泪的时候,草民啊,你只能在梦中流泪了。
    
    眼泪,眼泪,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眼泪。
    
    什么时候能在天安门前建一垛墙,让人们可以把自己的冤屈刻在上面,可以把屈死者的名字刻在上面,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个够?墙下面得有一个池子接着,太多的眼泪啊!那池子里会有鱼游来游去,喝我们的泪水,渐渐地被泪中的毒素毒死,变成毛主席一样的腌尸。
    
    7月27日,2006年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CCM草根组织类别组代表和列席代表团关于5 月份选举更具广泛代表性的意见声明
  • 全国草根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观察手记
  • 草根组织代表和列席代表选举产生——草根组织选举通告(2)
  • 全国草根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议在北京召开
  • 关于召开全国草根非政府组织全球基金研讨协商会的通知
  • 草根组织选举中的不规范之处
  • 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从草根官员到阶下囚
  • 连战访北京,草根要民主
  • 草根:悼念一级网络评论员郑丘缓
  • 草根:狗日的神圣
  • 草根:教导钟南山怎样做秀
  • 草根:钟南山——牺牲自己,启蒙大众
  • 草根:通俗的政治教条胜过真理1000倍——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成功
  • 小龙虾吃尸体——反日愤青又一次无耻造谣!/草根
  • 草根:药渣
  • 草根:我遇到的几个“无家可归者”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草根:一个外围混混的遭遇,——我的1989
  • 故事瞎编: 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统一台湾现场直播/草根
  •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 草根:论坛的民主
  • 草根:棍棒教育是传统文化中最值得发扬光大的
  • 草根:儒教是一条豢养的狗
  • 草根:《同一首歌》与巴甫洛夫的狗
  • 草根:从赠送台湾的大熊猫想到陈景润
  • 草根:怀念萨达姆
  • 草根:纪念许万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