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是谁盗窃了青春!/江世洪
(博讯2006年7月19日)
    江世洪二十年工龄历经五次审理被合肥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两年 ,当我接触了解到江世洪悲惨经历时候,我心中一阵阵酸楚,不是滋味.我决定帮助他进行找回盗窃的青春,我在此呼吁大家帮助他!
    
     尊敬的有正义感的人们您们好! (博讯 boxun.com)

    
     本人江世洪,男,合肥市人,住在合肥市合作化南路31号邮政小区平房2栋。我因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违法判决二十年工龄被认为成两年工龄蒙受了巨大冤枉和损失,陷入困境,特向尊敬的领导和正义感的人们求援!
    事情是这样的:我于1984年进入合肥市邮政局发行科工作,一直未中断(于1997年签过劳动合同,单位拒绝提供),并于1998年元月被局里评为一星级服务员和文明职工。2000年4月,根据安徽省邮政局皖邮[2000年]178号文件,原属合肥市邮政局的邮政枢纽各单位整体规划新成立的合肥邮区中心局。我与所在的发行科整体划入合肥邮区中心局,工作地址和工作岗位未变,仍从事报刊分发工作,并于2001年12月经考试合格获得信息产业部颁发的《报刊分发员初级证书》。2002年初我多次向单位提出签定劳动合同,一直遭到推诿,后又发现单位也未按劳动法的要求为我办理社会保险,于是我多次向有关部门和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监察处反映。2002年5月16日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监察处派员与我一起去合肥邮区中心局要求签定劳动合同及补办社会保险,当时单位领导只是口头承诺将研究解决。满心喜悦的我以为这下可以解决了,岂料,合肥邮区中心局在其主管部门的协调下,与未获得《职业介绍许可证》的合肥市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合谋,为了逃避劳动法规定的义务签定了一份《劳务协议书》(开庭提供,当时未知),合肥邮区中心局于2002年8月7日公布题头为《报刊局劳务工办理养老保险情况人员名单》的通知。要求我于8—9日12—13日到邮区中心局办公大楼签合同,签了就能办社会保险,并注明“逾期不去,责任自负”。领导当时对我说,“你不是想签合同补办社保吗?签了就办”。我为了补办社保,同时恐惧失去工作,在未经平等协商的情况下,在合肥邮区中心局的欺骗下,于未获得《职业介绍许可证》的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劳务市场部签订合同。其后,我的工作情形一切未变,一直是合肥邮区中心局职工,并由合肥邮区中心局发放工资,我未与合肥市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及其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劳务市场部发生任何关系。劳务市场部也未分配任何劳动任务,也未支付工资和办社会保险。在合肥邮区中心局的欺诈和胁迫下签订的合同本人不服。于是我便向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监察处和有关部门多次举报,我的投诉在合肥邮区中心局多次阻止下,我于2003年元月向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仲裁处提起仲裁,要求保护合法权益。2003年3月11日开庭审理,审理结果 尚未出来,但合肥邮区中心局已获知对其不利。为躲避法律并报复本人,于第二日通知我一个人到局里开竞争上岗会。当时会上规定理论考试占20%分,实际操作占20%分,综合评分(领导评分)占60%分。当时我就想到:这意味着即使理论考试和实际操作满分,领导评分不给分也是不及格;但我想领导不会做的太过分的,况且作为工作了近二十年的老报刊分发员是不可能不及格的。但事实打破了我的幻想,他们竟低劣至此到不顾事实,就给我一个不及格(实际操作第一名,理论考试也可以)。4月5日,局领导带着保安到我的工作岗位通知我考试不及格并将我强行从工作岗位上驱逐出单位。就这样我含着眼泪离开了奉献了近二十年青春年华的工作岗位。
     2003年8月26日我终于等到了劳动仲裁书。劳仲裁字[2003]93号仲裁书依法确认:申诉人江世洪从1984年与合肥市邮政局形成事实劳动关系,从未间断。2000年,因所在的发行科整体移交给被诉人,其劳动关系也随之转入被诉人单位。因此,申诉人同原单位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由被诉人继承;另确认申诉人与合肥市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劳务市场部签定的劳务工合同无效,申诉人与合肥邮区中心局形成事实劳动关系应受到法律保护等等。并裁决:一 被诉人于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与江世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通过劳动合同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二 被诉人于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到合肥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按规定为江世洪补办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各项社会保险手续,补交相关费用。
     合肥邮区中心局不服该裁定向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起诉,瑶海区人民法院审理,竟在合肥邮区中心局的影响下不顾事实与法律的尊严几乎完全支持了合肥邮区中心局的诉请。
     本人不服上诉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结果该判决被撤消发回重审。
     经重审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于2004年12月22日依法作出[2004]瑶民一初字第647号裁定书,驳回原告合肥邮区中心局要求确认其没有义务为被告江世洪办理自2002年9月至今的社会保险,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承担一定比例的费用的要求(该裁定已生效)。并依法作出[2004]瑶民一初字第647号判决书,大致如劳动仲裁书。我认为这样就基本维护了劳动者的权益。
    合肥邮区中心局不服[2004]瑶民一初字第647号判决,上诉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期间主审法官要求调解。应要求我说六万元可以接受,主审法官说要去掉住房公积金二万元和社会保险,因此二项不在法规调解范围内,四万元差不多。但合肥邮区中心局的律师只被授二万元调解,就四万元须向合肥邮区中心局领导汇报,才能决定。但谁料之后主审法官多次打电话告知我合肥 邮区中心局只同意二万五千元调解,并于2005年6月13日将我叫到法院给我看已盖章的判决书,说如不接受二万五千元的调解将下判决书,我将一无所得。我认为历经四年维权花费巨大,同时合肥邮区中心局至今没有帮我办理补交社会保险,况且调解书又不注明社保金不再其内,到时又将扯皮,故不同意该调解,后主审法官说你的社会保险不在我们法院调解范围内,你有已生效的裁定书去向劳动行政部门予加以解决,你嫌2万5千元太少我再叫邮区中心局加钱,加多少钱再通知你。当时主审法官拿走了判决书(当时合肥市正在大接访)。2005年6月28日主审法官又打电话告知我合肥邮区中心局在二万五千元的基础上加一千元,包括社会保险在内,被我拒绝。
     2005年7月11日我拿到[2005]合民一终字第209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不仅推翻了瑶海区人民法院依法重审后的判决而且也否定了自己在原审理中所作的基本认定。
     我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犹如被人对头打了一闷棍。我不明白,现在是法制社会,司法为民的人民法院竟不保护工人的权利,我竟得到这样一份不公正的判决。我坚信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坚信共产党的领导,坚信法律是公正的,不惧压力,付出了失去工作,支付律师费,甚至母亲因此事忧伤过度过早的辞世的代价,二十年工龄竟然被合肥中院认为成2年工龄,所得竟为110元。申诉人认为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合民一终字第209号民事判决书是在错误认定事实基础上的错误判决,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
     1、该民事判决书在第七页归纳出三点争议事实后,称“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认定的其他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据此确认原审判决即[2004]瑶民一初字第647号判决书)认定申诉人与被申诉人的事实劳动关系自1984年至2002年8月12日一直存继的事实,应当在二审判决书中同样得到认定。然而,该民事判决书却在第八页认为“江世洪自2000年8月才与合肥邮区中心局形成事实劳动关系”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2、合民一终字第209号判决认定双方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已于2002年8月12日终止。申诉人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认定。
    该判决所作认定的证据是合肥邮区中心局出具的《报刊局劳务工办理养老保险情况人员名单》和江世洪于2003年10月20日庭审陈述。对第一份证据,申诉人认为申诉人一方向法院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法院不予采纳,而只采纳当事人一方片面证据,该判决书认为这份证据证明合肥邮区中心局明确要求江世洪与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市场部签订劳动合同。但要求签订合同跟合肥邮区 中心局书面终止与江世洪事实劳动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该判决混淆了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到今天之止,合肥邮区中心局也未书面告知江世洪解除与其劳动关系。首先合肥市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和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及其劳务市场部未获得《职业介绍许可证》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它无权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其次,申诉人此时已是合肥邮区中心局职工,双方虽未鉴定书面劳动合同,但责任在合肥邮区中心局。申诉人与合肥邮区中心局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应受法律保护。合肥邮区中心局要想把申诉人的劳动关系变为劳务关系,必须首先依法解除或终止同申诉人的劳动关系。申诉人也只有在合肥邮区中心局依法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后才能同新的用人单位重新建立劳动关系,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怎能讲双方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已于2002年8月12日终止?(2002年8月后的工资于过去一样仍然由合肥邮区中心局发放)。至于第二份证据合肥中院第209号民事判决书引用我在原审法院于2003年10月20日组织庭审中的陈述,系书记员错误记录所致该记录有多处文字错误及表述不清之处,当时庭审已到下班时间在书记员要求我快签名,她要回去有事,我疏于校正,其并非事实,(2002年安徽省劳动监察和我一同去合肥邮区中心局要求签订合同补办社会保险,而不是到合肥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劳动服务公司办公室的门朝哪开。怎么可能和劳动监察部门的人去邮政劳动服务公司。现在有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监察处出具的证明足以推翻,且该原审民事判决书在2004年4月被合肥中院同一合议庭撤消。申诉人认为合肥中院第209号判决以我的所谓的原审“陈述”来判决我败诉,让我怎能心服。该判决所作认定的两份证据都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所谓双方已终止事实劳动关系的认定也是不能成立的。
    目前,我手上有一份生效的裁定书和一份错误的二审民事判决书。依据生效的裁定书,我于1984年起,在合肥市邮政局工作,后随发行科整体从合肥市邮政局划转至合肥邮区中心局继续从事原岗位工作。此节事实由工商登记资料等佐证。其中,合肥市邮政局向工商机关出具的证明,清楚的证明了申诉人所在的邮政枢纽各单位“划归新成立的合肥邮区中心局,其合地办字(93)第118号土地同时划归合肥邮区中心局。”该份文件是合肥邮区中心局进行设立登记时自行向工商机关提供的,其真实性不可否认。既然申诉人劳动关系及所在工作单位被合肥邮区中心局整体接受,因而仲裁书和一审判决书中有关申诉人同原单位合肥市邮政局之间的权力和义务关系由合肥邮区中心局继承的判决是完全正确的。可是因受到合民一终字第209号判决书的影响社会保险也无法执行(劳 动部门和法院皆不执行),20年工龄被合肥中院认为成2年工龄而判决所得竟为110元。
     在合肥中院认定事实中,对被申诉人采取欺诈和胁迫的手段,使申诉人签订的合同竟予以确认。而申诉人向法院提供了多人的证人、证言及《报刊局劳务工办理养老保险情况人员名单》等证据,足以证明其所签的劳动合同是受胁迫、欺诈所致。2002年初申诉人多次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被申诉人故意规避法律规定,恶意摆脱自己应承担的义务,于2002年8月通知申诉人等到被申诉人办公大楼签订劳动合同并办理所谓的养老保险时声明,若申诉人“逾期不去,责任自负”。这个“责任”不言自明,自然是失去工作和得不到养老保险的后果。申诉人除了失去工作和生活保障之外,还会有什么能够胁迫申诉人的呢?对一个为被申诉人工作近二十年,奉献了全部青春年华又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和私有财产积累的普通职工来说,这种宪法所保护的劳动权就是申诉人及其家属的生存权,其具有财产权、生命权和健康权的全部内涵,故被申诉人“预期不去,责任自负”的声明完全符合《民法通则》贯彻意见第69条对胁迫的界定。至于欺诈,光看《报刊局劳务工办理养老保险情况人员名单》证据名称就可知其以办理养老保险进行诱骗当事人签订所谓劳动合同,这不是欺诈是什么?况且合肥市邮政局劳动服务公司及其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劳务市场部未获得《职业介绍许可证》没有劳务中介资格(我始终未和邮政劳服公司接触过,该合同也并未达到实际履行)。被申诉人和申诉人事实劳动关系至今没有解除和终止。因此,合肥中院第209号判决对该事实所作的认定是完全错误的。另最关键是,我于2006年5月和6月份又依法收到如下法律证据(后附详件):
     1、于2006年5月29日合肥市工商局依法向我出具了“查无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劳务市场部”。
     2、于2006年6月9日合肥市工商局依法向我出具了“经查:合肥市邮政局劳服公司,该企业未在我局备案”。
     3、于2006年5月份合肥市中院好心的王法官处于对我一案的关心和同情,向我出具了一份合肥市中院以此为驳回我一案再审的“内部依据”,此证据竟然是安徽省邮政局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函告的有关我一案的审理意见。(日期为2005年4月14日)
     4、于2006年5月18日合肥市中级法院向我做出了驳回再审的决定。
    5、于2005年12月23日省人大内务司函告我,我一案已转至省法院依法 处理决定。但省法院至今未依法直接再审理我一案,却把我一案又转至合肥市中级法院,所以才出现了2006年5月18日合肥市中级法院在未开庭,在依“安徽省邮政局写给合肥中院的函文”的做法和理由下,却向我做出了驳回我一案再审的决定。
     现在,劳动者讨不到公正的判决,公正在那里?劳动者的权利谁来保护?当我默默无闻在邮政事业工作二十年奉献了全部的青春年华,而没有社会保险,作为一个现代邮政企业,应当具备的社会责任感和良知都哪去了?合肥邮区中心局肆意践踏劳动者的合法权利。而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竟不按《劳动法》的规定来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利,判决我两手空空地回到社会上,我将以何为生呢?(无社会保险和经济补偿)如果本人是农民,回到农村还有地可耕,是可以维持温饱的。现在,合肥中院的违法判决造成我重大冤屈和损失把我推向绝境。我和子女的生活和学习完全失去了保障,目前我的生存状况,是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造成我妻离子散,母亲因此事忧伤过度过早的去世。我不明白,现在是法制社会依照《劳动法》我应回到工作岗位上流汗。可是合肥中院的违法判决让我的眼泪在飞。
     综上所述,(2005)合民一终字第209号民事判决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均有错误。由于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6)合民一监字第25号通知书驳回申诉人的再审申请。申诉人万般无奈之下特请求尊敬的有正义感的人们在工作百忙中对我的上述不公正判决能够给予关心和过问,对尽快立案的执法机关能够给予批示和监督,以还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普通百姓之公正,公平合法权益。再次请求尊敬的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为民做主,避免冤案再次发生,还民一个公道。因为最底层的劳动者的权利受到尊重,才是一个社会保持稳定和谐的前提!
    
     渴望尊敬的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和帮助的劳动者:
     江世洪 手机号:13856994586
    
    2006.7.14 _(博讯记者:田中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泗洪县半城镇的渔民:快点救救我们吧!
  • 检举湖南省洪江市违法行为/易富贤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郴州洪灾损失惨重 政府救灾不力
  • “碧利斯”肆虐成灾 南方各地投入抗洪救灾
  • 广东乐昌遭遇特大洪灾
  • 湖南资兴暴发山洪已造成36人死亡70多人失踪
  • 内蒙古准格尔旗山洪灌入矿井 12人被困井下
  • 黑龙江伊春北部山洪暴发4000多人紧急转移
  • 北京香山地区突降暴雨引发山洪!
  • 云南昭通市再次遭受洪涝灾害 16人死亡
  • 湖南隆回县特大山洪灾害25人死亡,2人失踪(图)
  • 新疆相继发生洪水和泥石流灾害 二十人遇难(图)
  • 劉賓雁夫人朱洪回北京定居
  • 四川暴雨洪灾死亡及失踪人数增至16人
  • 米洪武: 会见郭起真手记
  • 湖南洪灾已有18人死亡(图)
  • 政法大學儒學院 前文化部長任院長
  • 靠山吃山:吃出的福建建瓯洪灾
  • 福建反贪官员赵必铭被洪水冲走:案情疑点重重
  • 广西暴雨引发山洪 7.5万人紧急转移
  • 福建南平反贪副局长赵必铭被洪水冲走
  • 杨涛:開發商何以猛如虎?追究地方政府官員責任
  • 与洪宽谈谈希哲的“反共”与“拥共”/王希哲
  • 黑龙江沙兰洪灾:尸骨寒了好过关!/眉批派
  • 百姓杂志:假话发生学/刘洪波
  • 李洪宽终于出现,能否到博讯来给大家拜个年?
  • 洪晃:我劝父亲不要回忆《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停稿
  • 语不惊人死不休—评何祚庥的歪理/甘梽洪
  • 东海一枭: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 刘洪彬:一张“中国人权”的支票-给王艾的一封信
  • 郭国汀:愿王洪民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 谢选骏:《洪范》论稿——天人合一的国家论纲
  • 傅国涌:李敖自称“可能是王洪文”
  • 沛洪:李敖眼中的中国共产党
  • 关注矿工--由默哀所想到的……/甘梽洪
  • 对比98年中国大洪水和这次的新奥尔良洪灾看中美媒体的表演
  • 张英洪:共产党自身也要有章法
  • “腐败定论”要比腐败更可怕/练洪洋
  • 百姓杂志:内奸思维/刘洪波
  • 如何看待“超级女声”的流行/潘洪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