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贾凤珍: 一封蒙冤带血泪的控告状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16日)

一封蒙冤带血泪的控告状
    
     中央领导: (博讯 boxun.com)

    
    我叫贾凤珍,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四的残疾女子,家住辽宁省台安县安镇一街道振兴委一组。为了生存,1992年我做生意批发雪糕,让当地流氓打了,经医院鉴定为脑震荡,后到法院打官司,判我胜诉。直到2002年6月15日我没拿到一分医疗费。我到法院要求执行钱,钱没要到,让梁彦山法官一天打了我两次,共计五次挨打。为了讨回公道,我来到北京上访。谁知鞍山劫访人员狠如豺狼,谁知雪上加霜、冤上加冤、难上加难啊(一切都有原件证据)。
    
    事实与经过:
    2004年2月2日,我到了中央纪委办理填表手续,突然有五个男子说是劫访的,让我们跟他回去,我们没有跟他们走,当我们走到北京第五中学时,他们把我们两人上访受害人员强行抬到了他们的车上,然后拉到了驻京办事处去翔宾馆,狠如豺狼不知人性的东西让我们两个在车上等到天黑,又把我们倒到了另一个面包车上(车牌照为:辽H15870),一开始抓我们的车是辽西O牌子的车,是公安局的车,后来把我们两个倒到他们雇来的面包车上,这辆面包车把我们上访受害人员拉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大山沟里。我问他们
    :“想把我们拉到何方?”他们说:“把你们接回家去,给你办案。”我看方向不对,于是我又问:“这不是向家开去的方向。”他说没有错。车又开了一段时间,果然把我推了下去。我一看四面都是山,于是我就哭了起来。因为当时正刮着5~6级大风,吓得我浑身发抖,泣不成声,我回家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我是一个残疾的弱女子。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这辆车又返回推下我的地方,从我身边猛开过去,我把他们的车给认了出来,因为我记下他们的牌照。后来又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和我被抓的上访的受害人也走了回来,我俩一见面就抱头痛哭,我说:“哭也不是办法,哭死他们那些没有良心的东西也不会心疼咱们的。”我又说:“咱们还是往回走吧。”走了很长一时间,过来了一辆返京的车,我们把他的车拦住了,央求车主带我们一段路吧,我们把受害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那个车主答应了。然后我们不上了车,把我们带到北京市房山区,他就走了,未向我们要一点好处。我问他的姓名和地址,他说:“不用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说:“天底下还是好人多,当时不过来一个好心人,当时刮着5~6级大风,又饥又饿,还有房山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把我们送到旅馆,要是没有车工和派出所、电话亭等好心人帮忙,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几位好心人。”
    我自小深信共产党,爱着我们的国家,这件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都是公安人员,为什么有天壤之别,为什么把我们拉到大山沟里,又把我们推下去,企图置我们于死地,是否受雇于人。我一个蒙冤受屈的残疾弱女子,来到中央,讨顺公道,他们那些没有良心的东西加害于我,良心何在?
    谁家没有兄弟姐妹,谁家没有儿女啊,如果你们遇到我这种事情,你们又该怎么办啊?请问你们的良心何在?人心何在?我们纳税养着那些不办案人员反过来加害蒙冤受屈的人们,让我们心寒啊!!
    根据上述事实,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5条之规定:犯了诬陷伤害罪,犯了397条规定,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罪。
    请求中央领导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给予批示,我相信中央有清官,相信正义的共产党,想念中央能伸出正义之手的共产党,帮帮我,救救我,是梁彦山加害于我,是他怕我来北京上访,台安县法院院长有包庇的责任,几次把我从北京接回去,不解决,造成我身心极大的伤害,腐败分子不清除,他们会更加猖狂的陷害他人。我们的国家是法制国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铲除腐败,还我一个公道!!
    此致
    控告人:贾凤珍
    联系电话:13801215462
    台安电话:0412—4828770
    
    二OO四年二月三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耀善: 控告状
  • 访族族长的血与泪的申诉与控告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