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7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前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信访局、国务院。
    
    农业部信访接待室、国家纪检委信访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务总局、反贪局、信访处、
    
    黑龙江省信访办、纪检委、检察院、反贪局
    
    鸡西市信访办、农委、经营站
    
    鸡东县信访办、县政府、民政局、农委经营站
    
    平阳镇、镇委、政府、经管站
    
    
    
    我们是黑龙江省鸡东县平阳镇新城村的村民,今天我们全体村民再!再次!联名(联名单附后)向各位领导申诉、状告我们新城村的村干部,现任原前任骗选上来的村主任:向井发(前任支书、村长)、现任村会计:刘志贵和被免职的村会计:佟胜利等人利用职务之使,侵吞公款,贪污行贿,挪用侵吞退库税款,违犯国家土地分配政策,偷卖集体耕地等违法事实。坚决申诉,强烈要求各级政府及有关监察机关为民做主,惩治贪官,清出强抢农民血汗钱的腐败透顶乡村贪官这些害虫,严查深挖‘向井发’等乡村贪官,腐败分子的违法事实。其具体事实如下:
    
     一、我村从83年至98年,国家给退回的社会减免农业税共108,492元,其中落实到户的才有8,932.00元,其余80,259.00元可能也被贪污不知去向?村民反映多次,却被县、乡村三级腐败贪官上下串通勾结压制上访,使多次上访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
    
    二、我村从91年至98年,村机动地的土地承包费,经查核对,有65万元没入帐?83年至90年‘向井发’不让查钱都到那去了,一是都被那些贪官贪污了。由于我村腐败问题太严重,帐目混乱‘向井发’千方百计不让查帐。他一直疯狂破坏案子的审理工作(佟胜利贪污退税款案),打击村民告状,勾结乡、县有关部门、不让追查或做假证、破坏县检察院认真办案。
    
    三、我村人件至98年度村里机动地的农业税,经县有关领导核实(并同意给退),有181,070.00元是由村民替交的,村赔偿三组村民的土地赔偿费117,600.00元,为什么至今不给退回到户?
    
    四、原村长刘志贵,在任职期间,经手开360亩大荒地,包给村民耕种五年,承包费收入一分钱也没上帐,当年会计(徐凤双)让刘交出帐,刘说钱都空中飞了,村民强烈要求一定给查清。
    
    五、现任村主任:向井发,丧尽天良,横行霸道,自作主张,偷卖村民应分的土地约1,500多亩(一卖10年,即2001至2010年超前10年的钱他都花光了),村民自己承包土地每市亩80元,向井发卖一亩地只收27元,其暗中互相得好处吃小回扣,这样每亩地就损失53元,1年约1,500市亩就损失159,000.00元,这笔损失款必须由向井发这个败类负责,向井发强行卖地与败类分子勾结疯狂掠夺祸害多数村民是严重侵权和违法,村民们坚决命请各级领导做出明确答复,坚决严查严办。
    
    六、在97年中央下发16号文件(有文件做依据)《关于进一步稳定和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通知》其中第四条规定,目前留有机动地的地方,必须将机动地严格控制在耕地总面积的5%的限额之内超过的部分按公平合理的原则分包到户。我村共有耕地面11,265市亩,按文件规定留机动地的占耕地总面积5%,面积为564市亩,应给村民发包到户的耕地占耕地总面积95%,面积为:10,701亩,已发包到户的8,925亩占耕地总面积79%,还有1,776亩耕地至今没发包到户,占耕地总面积16%,按16号文件规定,这1,776亩耕地的使用权应属村民,我们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所以全体村民强烈要求,把应发包到户的土地必须发包到户。
    
    因篇幅所限,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就不多列举了,各位领导我们新城村从83年(体制改革开始)到2002年整20年没公布一次帐,目前村民反映最强烈的就是要求查清帐目,特别是99年至2002年,从99年以来村民多次上访但始终遭到各级腐败官僚们的破坏和压制,做假证等,使问题得不到解决。但村民始终没有绝望,自从‘十六大’召开以后我国已经会有个好领导机制,能给村民办点实事。当初在2000年向井发骗选当村主任,(向井发当选前向村民许愿,你们选我,我一定把帐查清,把小水库占地要回来),可他当选后,不但不给村民办事,反而吃里爬外,里挑外掘,实际上是给前任有经济问题和被告的村干部当保护伞,并暗中在村民干部之间制造矛盾,搞乱我们,使问题很难解决。比如,向村民反映的土地承包费的问题,过去副村长的吴成从83年承包三组165亩土地一直包到98年共16年,应交承包费超过10万元,可吴成只交几仟元,刘志贵经手开的大荒地累计面积1,800亩,应收承包费也得超过10万元,但帐上一分钱都没有,原会计佟胜利经他收一组土地承包费仅91年至98年就有20余万元没有上帐。这些问题向井发最先煸动他人查帐,可他当选后他不但不管,而且还暗中保护他们,通风报信制造混乱,出卖村民。各位领导,我们村村务帐目从来不公开村民选的理财小组,向井发硬是不用。更不讲民主,啥事都是向井发(村主任)说的算,比如土地就像他自己的,他说给谁种,谁就能种。一组在分地时,剩下一部分土地,被村民哄抢种了,向也不管村民非常气愤。向井发他乘机暗中挑拨,村子搞的黑暗极度混乱,百姓不断告状。更严重的是,向井发在2000年,把村办公室的房子给卖掉了。2001年又把三组生长近20年的防风林,也是唯一剩下的绿化林,也给卖掉了,这就严重造成了三组十余户人受水害,向井发在2001年又把应给村民发包的土地卖掉约1,500多亩,现在的新城村被向井发把所有财产卖光了,土地也以最低的价格卖没了,他从中勾结、个人捞好处,可是村里的外债仍然存在,(最近收回的校田地100余亩又被向井发给卖了)。由于向井发的胡作非为,给集体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给村民的生活、生产造成极度困难。今年估计我村将有约80%的农户靠抬款和贷款种地,有约80%以上的农户有外债,现在我村干群关系极度紧张。如果这些问题再得不到妥善解决,势必造成越访和群访,后果不堪设想。特别是十六大的召开,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向我们村这样的状况,再一个世纪也实现不了。只能越走越黑暗。
    
    最后,我们拼命高声疾呼,为了我们今后的生存,希望每位有人性、有同情心的领导救救我们吧?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
    
    二OO三年三月九日
    
    
    
    
    
    
    

黑龙江省上访人:张玉珍所书“控告状”
    
    
    

控告状
    
    
    
    控告人:张玉珍;女;51岁;汉族;信黑龙江省甘南县甘南镇西郊村二屯。
    
    
    
    被控告人:甘南县法院和甘南县公安局。
    
    
    
    被控告人:齐齐哈尔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控告事由:
    
    枉法裁判,非法拘留和教养控告人。
    
    
    
    控告要求:
    
     一、依法撤销(1999)甘民初字第1100号枉法判决;(1992)镇北民字第176号枉法判决。97年、98年、2004年非法拘留和劳动教养决定书。
    
    二、在电视谋体公开向控告人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赔偿冤狱损失,追究枉法判案的法官渎职责任,限期还我法律公道!
    
    
    
    事实与理由:
    
    我对枉法判决,非法拘留和劳动教养决定不服理由如下:
    
    因教养案件事实和证据都是假的!枉法教养决定书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同伙颠倒转折办假案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和名誉权,及上访的合法权益,我决定不服。
    
    1、95年甘南县法官丛文权毁灭原始证据,枉法裁判,我次对我打击报复,非法拘留和罚款,97年被执行庭王军打伤后非法拘留15天,没有任何合法手续。98年甘南县法院霸占我三间砖平房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将我非法拘留和罚款,法院副院长吴殿玲(和当事人翟*名以前都是长吉岗教师关系)打着共产党旗号的土匪、强盗带领20多人抄我家(附:连名证言)。
    
    2、89年5月28日王永卖给原告二间包砖平房,价格11020元,原告钱交齐后,王永搬完家后把房(产)照送到我家后,我发现房照没有过户,卖房人和房照不符,该房照仍是吕建国的,我找王永多次,王永都答应负责给办理房照过户手续。在这当中王永又搬家了,98年我好不容易在粮贸家居楼找到了他的岳母家,我问他岳母王永住哪儿?他岳母不告诉我,我就跟他岳母说:“你不告诉我,我就起诉他!跟他办退房。”王永岳母说:“你起诉退房我们就不承认,你给过房钱,因为你交房钱没要收据。”我无奈之下起诉到法院要求退房,苦南县法院是交易市场,不尊重事实依据,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他们是以自己手中的权利徇私舞弊,枉法判决(附:买卖房文书,房照,判决书各一份)。
    
    3、2004年9月15日,法院给我立的自来水安装费纠纷,申诉案,9月23日法院在北京给我骗回来坐牢,法院逼迫白纯方撤回申诉,法院滥用职权,枉法办案(附:民事裁定书、白纯方证言)。
    
    4、98年当地“第二轮分配承包地”,西郊村二屯屯长马全红及各级政府以权谋私,以权压法,弄虚作假,制造茅盾,陷害百姓,欺上瞒下,歪曲事实,相互勾结,问题该落实的不落实,故意托而不办。6年里我每年少种6亩地,我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无论找谁都没有地给我补,可到现在个体办砖厂却把土地买走了,甘南县农业委员会承认有做假现象,但就是不管,卖地没人管,村党支部继续卖,连村民的路都给卖了。(附:原西郊村书记的证言,西郊村村民都能证明张玉珍六年每年少种6亩地,占用大地面积285.6㎡,孙明义和梅胜林证言,甘南县农业委员会文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五十四条第四款第五十七条规定我起诉到法院,法院就枉法裁定: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甘南县执法部门和各级政府不作为,尽管他们对我打击报复,我还是坚持“邪不压正”,是真假不了,是假真不了的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我要讨回公道,我状告无门,被逼无奈走访进京。状告了他们不作为,我的十年冤案2004年第一个案子终于还我清白,因时间牵扯法院给造成的损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八条规定,2004年9月19日我去北京上访,公安局和法院指使“白纯方”联合对付我,利用威胁、欺骗手段陷害我(附:白纯方证言两份),我在遭受不白之冤后又遭到了他们对我的打击报复:2004年9月22日法院副院长熊继学和甘南镇纪检书记朱景环在北京利用欺骗手段把我骗回甘南县,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将我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法院滥用职权,不履行法院办理的委托手续。法院给存折可不给密码,法院把存折内的钱盗窃一空(附附通知书,王兆远证言,授权委托书,白纯方证言),甘南县执法部门和各级政府歪曲事实,执法犯法。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真无理取闹的,缺乏道德的,扰乱公共秩序的,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影响的,混进共产党内部的腐败分子,逍遥法外,不但不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反而栽赃陷害于我,把我这守法公民骗来坐牢,10月28日公安局长去看守所让我写保证书“不再去北京告状就放我回家。”公安局长还说:放不放你就是我一句话,当时我就跟公安局长说:“写保证书可以,问题不能不给我解决吧!”公安局长说:你出去到该解决解决问题的地方去解决问题,解决不合理你告(谁)都没毛病。要逐级告,从9月23日到11月25日,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我去找县委书记(说理),公安局长就带领警察把我抓到公安局,我问公安局长:去找县委书记是不是逐级上访?为什么不让我找?公安局长说:哪也不行,你找就不行!这位局长还破口大骂:“你打‘赔偿’,赔你妈的逼!这回给你赔到底,把他送走!”就这样把我送到了“劳教所”,为了保护腐败分子的乌纱帽,公安局不要党纪国法,违法乱纪,出而反而,不履行他们对我的承诺,不择手段的对我加重打击报复,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遵守法定程序将我非法 ‘教养’一年(附:劳动教养决定书)。闭我上访之路、闭我反腐败之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四条、第二十八条(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八条、第三十八条、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二条第一、二、三款、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控告人依法提出‘控告请求 ’,请求中央领导依法撤销枉法判决、非法拘留和劳动教养决定书。维护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我要求事实求是还我一个法律公道。
    
    特此
    
    附:2004年11月25日公安局把我送到劳动教养所时给我的“劳动教养决定书”。
    
    
    
     控告人:张玉珍
    
     2005年9月23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联合国报告员吁中国停止劳动教养
  • 协助警方破案反被劳动教养 要求赔偿187万
  • 海外华人团体支持废除中国劳动教养制度
  • 马亚莲诉上海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不服劳动教养决定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 严正学: 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开信
  • 鲁北:劳动教养还要"试行"多久
  • 鲁北:劳动教养还要"试行"多久
  • 劳动教养:从毛泽东的专政工具到程维高的犯罪工具
  • 从张斌之死看劳动教养制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