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来稿照登:难道共产党的天下就没有伸冤的地方吗?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24日)
    

上访三年被视为抹黑遭到打击报复
     (博讯 boxun.com)

    河南省确山县滚河乡代表二马村民联名上访的六位群众代表之一的禹大拴。反映乡村两级政府个别干部贪污,实行“抢、打、砸、”手段,乱收费,逼死人等问题。上访三年无结果却被乡政府指为抹黑,遭到打击报复。
    图:一群小学生在楼门前露天上课
    (文字说明)
    禹大拴为石滚河乡王楼村,小学生不能入室念而上访。教学楼的集资款不知去向,而建教学楼的老板得不到工钱锁住了教学楼的门。
    我是河南省确山县石滚河乡大庙村焦庄村的一位烈属,名子叫禹大拴。1999年11月27日,石滚河乡政府及河大庙村两级政府因我家欠乡集资款160元,强行拉走我家24袋稻谷,3袋小麦约3000斤。我的权益受到伤害时,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于12月10日到我县信访办反映问题。信访办让我回乡里解决,我只好回去了。过了春节后,我逐级的反映到市、省。省里开信让我回家解决,我一直得不到解决,而省里开的信函也越来越多。一位县里检察院的朋友告诉我,这样上访没用,并找了县里一位副检察长,在他的帮助下,设宴邀请了确山县当时 的信访王主任和县纪检会的官员。在酒店里我花去了几百元请他们吃喝,并随后又送了礼品。那些官员对我说:“你告得有理,乡里的干部‘抢、打、砸’太嚣张了,违法乱纪”。又过了一段时间,县里终于派了调查组到石滚河乡调查。乡里的几家被“抢、打、砸”的村民认为“青天”下来了。一阵欢天喜地。可谁也没料到调查组来到了石滚河乡只是和乡里的党委书记王建华、乡长仇建军在大吃大喝后就回县里了。
    因上访,控诉乡村两级政府干部放行暴力手段“抢、打、砸”违法违纪。而遭到乡政府的打击报复。当时停滞不前了我家的电,不给我家打房宅基地,并与2001年6月11日强行开走我家四轮车一台。我多次到乡里要我家的车,当时乡党委书记王建华对我说:“爱上哪告到哪告,我奉陪到底,不信兽医治了驴的病。”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逐级来到北京中央部门上访十多次,多次到国家信访局、公安部、高检、最高法、农业部、中纪委等接待部门。并公安部农业部都开了几封信函。我带着信函回到当地部门,石滚河乡政府对于中央信访部门开回‘让即时解决的问题信函不当一回事,硬顶着不办,还更对我空进行打击报复,并与2003年11月台票30日,指使邻居阎东阳放我家房宅上的5棵树。我当天就到乡政府、乡派出所报了案。当时乡政府包片干部副书记胡祖山接见我,他让我回去,说他马上给我去处理,我回家后等了十几天,仍不见给我立案处理。我一次又一次的报案,但乡里胡祖山一伙借此机会对我打击报复,故意不立案处理,使我多次的找遍了县、市、信访部门,但还是不给立案处理。我无奈再度上北京控告。上访之路不知有多长,路有多远,还要走多久,但为了我的佥权益,为了这些被乡政府施行暴力手段“抢、打、砸”的村民,我不会低头的,我就不相信,共产党的天下竟没有伸冤的地方。
    
     受害人:禹大拴
     2004年4月1日
    
    注:禹大拴的联系电话:0396—7178251
    

申诉状
    
    申诉人:钮广山;男;60岁;汉族;市民;家住:淮滨县、城关镇运管所对面(租赁居住地)。
    申诉人对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拒不立案提起申诉。
    申诉请求:
    请求立案。
    事实与理由
    一、受害的基本事实
    淮滨县人民政府决定,由城市防洪疏散通道改造工程指挥部,淮滨县建设局、淮滨县土地管理局三家行使拆迁任务,2002年5月26日下房屋拆迁通知书淮城拆字通知书淮城字(2002)35号,5月27日没有达成拆迁协议、财产评估拆迁赔偿的情况下,有分管拆迁任务的政府副县长,组织县公安局警察和有关部门配合强行拆迁,拆了申诉人的四间房屋和电焊维修农机等设施,有证使用国有土地使用面积,被淮滨县人民政府高价出售给他人万金华,给申诉人造成吃无着落,靠政府低保。住无居处,靠租凭房屋。给申诉人造成16.5万元重大经济损失。
    二、申诉人被侵权以后
    强行拆迁后申诉人向县政府要求解决拆迁赔偿安置等事项,政府答复给申诉人8000块钱,也不给申诉人解决信宅面积,使申诉人不能接受,到2002年12月份申诉人逐级上访到国家信访局、建设部和地方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领导人指出叫我们走法律途径。于是2003年3月份黄明亮在中院立案,钮广山(申诉人)去立案,中院曾庭长说有非典,会计室一段时间再立案。崔朝云、刘同保、刘同进、熊作刚、唐素珍、阮成国和代理人王丹一行七人去信阳市中院立案,申诉人钮广山因交不起代理费、送礼费先去立脚点案,而中院产案庭不立案。8月份申诉人到市人大,市人大领导非常重视,让我写个申诉和材料一起转到中院,而中院说没有接到。另六户每户交2000元给代理人,1000元是代理费,1000元是立案送礼费,他们六户都立上了案(有中院管辖决定为凭),有的得到了解决,有的被驳回,接着段学锋拿5000元,钱永刚拿8000元,阮刚拿5000元,孙建军拿5000元,找北京市律师:宴林立案,宴林说:“代理费用不多少,关键是立案要送礼”。刘同保、刘同进每人拿4000元,熊作刚拿3500元,阮成国拿5000元给宴林宴林说保他们能打赢。
    三、申诉人的案件是诉讼时效超了,还是啥原因呢?
    申诉人被侵权的,找县政府处理未果,于2002年12月20日到建设部并给写信;2003年4月去建设部,4月24日建设部又写信;于2004年8月再去建设部13日又给写信。
    于2004年6月11日我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写信,要求信阳市人大常委会督促立案。信阳市人大把申诉人的诉状等材料转到信阳市中院,中院仍不立案。于2005年7月我去全国人大接待室,15日写信到河南省人大,于7月16日河南省人大接待室写信到信阳市人大。申诉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的规定:“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内。”申诉人认为诉讼时效没有过。同类案件当事人齐克东,2004年8月份去立案,在信阳宴请立案庭长王庭长3000元钱,事后,王庭长用电话通知齐克东到法院立案,2005年5月齐克东的案子就结束了,截止现在只有我一个孤寡无钱的人没有立案。
    四、申诉人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
    申诉人现年60岁,孤身一人,一生只挣行三间地皮和四间屋及一些维修农机的设施,按现价值拾多万块钱,被县政府这样折腾,是分文不值。住靠租凭房子,吃靠政府低保,贷款没有财产担保,银行不贷,难道说我这孤寡人就这样被冤死吗?我不死心,2005年5月16日我又到省人大写信说:钮广山反映,要求对淮滨县政府拆迁其房屋的行政行为提起诉讼,请督促立案。申诉人如怀宝贝,叫市‘人大’转中院立案,‘市人大’接访领导说:“不用再到我这来了,回去追中院就可以了。”2个星期过去,我追找王庭长(王富仁)追找了三天才找到,我问他我的人大写的信你接到没有:“他说不要提信,那信没用,你写个申诉还好一点。”我说我本身应该立案,他把门碰关上,把我关在了门外,我心灰意冷地腿无力地离开了中院。
    五、申诉人的案件属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为什么不立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一款八项规定:“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属法院受案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根据上面的规定,申诉人的案件属于法院受案范围,可又为什么不立案呢?没有钱送礼。
    综上所述,申诉人对县政府的行政行为不服,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应当立案,可坚持不给立案,申诉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三款规定:“受诉人民法院在7日内既不产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起诉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诉或者起诉。上一级人民法院认为符合受理条件的,应予受理,受理后可以移交或者指定下级人民法院审理,也可以自行审理。”据此,申诉人提出申诉,请求立案。
    此致
    
    申诉人:钮广山
     二OO五年八月二十日
    

申诉状一篇
    
    申诉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司法科学技术研究所于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二日鉴定结论我马相存)第四腰椎压缩性骨折及第5腰椎椎体后缘陈旧性骨折的申诉,对其陈旧性骨折的申诉如下:
    我原在1980年参加工作(单位鹤壁市矿务局水泥厂)以来无旷工,其中在1990年三八妇女节获一等奖一次,1992年三八妇女节一等奖一次。
    1993年三八妇女节二等奖一次, 都昌在厂装卸车间获得的荣誉,我一直在厂重体力岗位上工作。
    1994年11月6日招邻居窦桂英及其姐夫吴照云妇儿吴卫红、窦桂英妹夫李和平等亲朋好友20余人,于1994年11月6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因纠纷招其毒打。引发了于1994年至今这场得不到正确宣判和维护公民权益的官司。
    如上述不实请调查核实,能够证明(对我毒打的现场证人有邻居靳衡富夫妇,王枝淑,刘加超等邻居为我作证)。工作时间如有不实有工资台账和计工表为证。
    恳请上级领导尽快调查,取证,还我公证。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维护法律尊严,使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害。为人民群众支起一片法制时空。
    此致
    
    申诉人:马相存(笔名马明芳)
    2003年12月17日
    
    

下面是一篇民事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刘建霞;女;1952年9月23日出生;民族:汉;住吉利区吉利村七组。
    被上诉人:张银生;组长;
    上诉人不服吉利区法院(2004)吉民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起上诉。
    请求事项:
    1、请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撤消吉利区法院的判决;
    2、依法驳回吉利七组的起诉;
    3、责令被上诉人立即赔偿我经济损失10,7900万元;
    4、诉讼费由吉利七组承担。
    事实和理由:
    重审的过程表明,审判长对于法庭审理的主持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不公正的;具体表现如下:
    一是本案不归纳争议焦点是不正常的。
    该案于2004年3月4日;3月9日;6月25日经过了三次庭审,但始终没有归纳争议焦点,因而使本案从一开始就陷入到无序的审理之中。我认为这是一审法庭故意制造混乱,以有利混水摸鱼。这种行为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998)第14号文第8条第5款关于“审判长归纳本案争议焦点或者法庭调查重点,并征求当事人意见”和第17条关于“审判人员应当引导当事人围绕争议焦点进行辩论”的规定。
    二是一审法院认为合同的性质与本案事实认定、处理依据和处理结果无任何关系,不能使人信服。本案审理的是合同纠纷,吉利七组是按合同起诉的,我是按合同反诉的,合同的性质和条款牵扯到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为什么与本案无关???这充分说明了审判长是在故意回避这个问题,故意为本案引偏,这种行为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1月1日发布的法(2001)161号通知第25款第2款关于“争议焦点要明确”和第4款“对案件争议的焦点可采取多种论证方法”的规定,一审法院却以与本案无关了事,怎能让我服判息诉。
    三是一审法院不采纳省警苑司法鉴定(2003-5)2号《笔迹检验鉴定书》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对于这份《鉴定结论》,根据《证据规则》第28条的规定,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才能推翻。首先要有足够的证据反驳;其次要申请重新鉴定;第三重新鉴定推翻了这个鉴定。可一审法院在一个条件都没有的情况下,否定了这个鉴定结论。这种行为违犯了《民事诉讼法》第67条关于“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人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的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的规定。
    四是一审法院在吉利七组拒不提供账薄的情况下,支持其已交16.4万元的主张是违法的。交款到底是16万还是16.4万元直接涉及到合同是否变更问题,涉及以单方面出具证明真伪问题,也是本案的重中之重。审判长曾先后三次以口头和局面形式通知吉利七组举证,证明刘建霞已交16.4万元的主张,在6月25日最后一次庭审时,审判长还说:“本庭认为视吉利七组没有向法庭提供证据材料材料”证明已交16.4万元的主张。可是一审法院却在判决书中认定吉利七组已交16.4万元的主张成立。这种行为违犯了《证据规则》第76条关于“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的规定。
    五是一审法院对我向法庭提供的夸厂几册视而不见是错误的。在3月4日第一次开庭时,我向法庭递交过砖厂账册一本共32页,对方还进行了质证。无论法院对这本32页的账册怎么认定都可以,但绝不能说“刘建霞除自身陈述处,没有证据证明其确实交16000元的承包金”,这种行为既违犯了《证据规则》第79条关于“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的规定,又违犯了《法官法》第7条第2款关于“审判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的规定。
    六是一审法院认为我的反诉缺乏明确的计算标准和依据,也没有证明其损失的客观存在纯粹是假话。在6月4日的庭审时,我向法庭提供的第二组证据和第三级证据全部是证明我的反诉主张,为什么说我没有证据呢?“干半年交半年”是双方签订合同共同认定的事实,这不算证据吗?一审法院还主我承认在97年交40000元,哪有这方面的记录,这种把此说成彼的行为违犯了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审判监督工作座谈会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第25条第2款关于判决书“主要证据要列明”“主要证据一般应当编列序号分项列述”的规定。
    七是一审法院让我补交反诉费是违法的行为。我的反诉请求是10.7900元,按照《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第5条第4款,应按2%交纳,也就是应交2158元,我在原一审时已交3580元,可是在6月25日的庭审时审判长还让我补交。当我向法庭宣读《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补充规定第5条第3款关于“依照审判监督再审的案件,免交案件受理费”的条款后,他们说:“你念的司法解释不适用吉利法院,因为吉利区条件好、收入好,所以要多收”。
    八是一审法院收费不开票的行为是违法的。我在庭审时出具了《鉴定结论》,吉利七组否认,那么申请重新鉴定的应是吉利七组,可一审法院逼着让我申请鉴定,并且逼着硬收3000元,还不开发票。这种行为违犯了《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第33条关于“各级人民法院收费要使用法定的统一收据”的规定。
    九是一审法院明火执仗的袒护吉利七组是不正常的。双方当事人合同履行期限为96年1月15日至2000年12月31日止。可是一审法院却硬将此合同的履行期限改为96年1月15日至1999年12月31日。明显地把合同履行期限缩短一年,这种行为违犯了《法官职业职业基本准则》第11条关于“法官审理案件应当保持中立”的规定。
    十是一审法院的判决自相茅盾。一审法院即承认96年元月15日的合同是有效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那么又说该合同的附条件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明显的抑一方压一方的行为违犯了《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9条关于“法官在审判活动中,应当避免主观偏见、滥用职权和忽视法律等情形的发生”的规定。
    十一是一审法官的行为不能不使我产生合理的怀疑。试举一例:在一审时正式开庭三次,协商鉴定两次,公开审判一次,在这六次活动中,都是合议庭和我方先到场,每次都是审判长用手机呼吉利七组,他们才来,一等就是半个小时。这种行为违犯了《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和10条关于“法官在审判活动中,应当平等对待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规定。
    综合上述,我认为(2004)吉民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言之无理,论之无据,逻辑混乱。当无法推翻我的观点时,他们用与本案无关一笔代过,当想推翻我的观点时,竟控造事实。通过在吉利的两次审判,使我对吉利法院彻底失望了,这次再次提起上诉,我多么希望像享受阳光一样享受一审的司法公正,多么渴望像沐浴春风一样沐浴二审的正义之气,这一切都只能依靠这最后的屏障了。
    此致
    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刘建霞
    2004年7月26日
    附:1、(2004)吉民重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一份;
    2、《鉴定委托合同》一份;
    3、《司法鉴定委托材料收领单》一份;
    4、吴朝晖所打《收到条》一份。
    

刘建霞所书申诉状一篇
    
    申诉状
    
    申诉人:刘建霞;又名:刘青;女;1952年9月23日出生;汉族;住址:洛阳市吉利区乡吉利村七组;村民。
    被申诉人:洛阳市吉利区吉利乡吉利村七组负责人:张守深,组长。
    
    申诉人因与被申诉人砖厂承包纠纷一案,不服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洛民洛字第1689《民事判决书》特提出申诉。
    
    申诉请求:
    1、 撤销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洛民洛字第1689号《民事判决书》。
    2、 驳回吉利七组对我的起诉,判令被申诉人承担迟延履行违约责任。
    3、 责令吉利七组赔偿申诉人的一切经济损失及利息。
    
    事实和理由:
    一、 一审、二审程序违法,曲解事实。
     1、本案的案由是《承包合同纠纷》,关于申诉人是否违约,双方是谁违约,申诉人合同是否到期,管理权、使用权应归于谁,应承包合同为基础,在一审吉利区法院,没有审查合同,二审洛阳中院又没有审查,两级人民法院并未给予明确认定。
    2、申诉人反诉请求:要求法院认定我们双方签订的合同是一个附解除条件合同,而原审吉利区法院却认为合同性质与本案事实认定、处理依据和处理结果无任何关系是错误的,本案审理的是合同纠纷,吉利七组是按合同起诉的,我是按合同反诉的,合同是我们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同的性质和条款牵涉到双方权利和义务。《承包合同》第四条“合同承包期满乙方想继续承包,在招标同等条件下原承包户优先。”《承包合同》第六条“违约不交款者由代表监督,公证处监证不准承包。”
    人以上两个条款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附解除条件的合同。根据《合同法》第45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解除合同自条件成就生效。”吉利七组终止申诉人的承包合同时,条件必须成就。如果承包期满,必须具备招标投标这个解除条件。如果不交承包金,必须具有公证处监证这个解除条件,否则是不能解除的。但一、二审认为申诉人双方签订的合同不是附解除条件的合同,他们把合同第六条解释为承包期内,合同上根本没有合同承包期内的这句话,违背了事实,因此,认定事实错误。
    二、一审、二审法院有采用《笔记检验鉴定书》是错误的。
    《民事诉讼法》第67条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正证明的法律行为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因为 个鉴定书是法定鉴定结论。要想不采用,根据《证据规则》第28条“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才能推翻。首先要有足够的证据反驳;其次要申请重新鉴定,第三重新鉴定推翻 个鉴定。”可一、二审法院在一个条件都没有的情况下,否定了这个鉴定结论。
    三、一、二审法院支持被申请人的我已交16.4万元的主张是错误的。
    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本案为被申请人主张我已交16.4万元,但在长达五年的每次庭审中,根本没有这方面的证据,而原审法院还支持了七组的主张,在发回原审再审的庭审调查中,我们申请法院调取七组证明我已交16.4万元的证据账本,依法都没有调出来。但法院还是支持了七组的主张,难道七组他们不该举证吗?一个生产小组没有账本吗?
    四、一、二审法院认为被申请人起诉时合同承包期满是错误的。
    1、被申诉人起诉我是在2001年元月八日,我们的承包合同是元月15日期满,这个铁的事实能改变吗?
    2、在根据《合同法》第44条规定,合同已合法成立并于当日生效。申诉人提前将一年的承包合同金如数交清,然而被申诉人1996年的5月18日给我签了一个补充协议,至今合同上承认我的砖厂现有的设备没有进行实际交付,直至1997年4月4日才将砖厂的印章交付。致使合同生效后一年零三个多月里申诉人无法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行使合同权利。因此,申诉人的实际承包期应为三年零八个月。按这个事实七组应该起诉我吗?在根据合同的性质,又是一个附解除的合同来讲:条件不具备时,双方都不能终止合同,七组应该起诉申诉人吗?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判决程序违法,违反举证原则,对抗民事诉讼法67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特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请求省高院撤销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提卷再审,以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利。
    此致
     申诉人:刘建霞
    2005年四月
    

下面是代理本案的律师所写的一篇《代理词》
    
    代理词
    审判长、合议庭:
    我受刘建暇同志委托,担任代理人参加诉讼,开庭审理前,我认真阅读了本案的全部卷宗;走访了《法制日报》社河南记者站;又带着刘建霞的期望走进了庄严的审判庭,通过庭审调查,使我对本案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我认为:刘建霞已经履行了合同规定的16万元及全部义务;吉利村七组不该撕毁合同,否认新协议;刘建霞因吉利七组违约造成的损失应该得到赔偿。只有这样,才能够维护市场交易秩序和法律的尊严。下面,我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给予高度重视。
    一、刘建霞认真地履行了交款义务
    1982年吉利七组成立了砖厂。先后有5家承包,其中包括张银生一家承包的七年,但都是砖厂烟不断,组时砂见钱。群众意见很大。因此,在96年开始投标,张汴京以每年44000元中标,但他中标后反诲。在此情况下,时任小组长的单复兴找到未中标的刘建霞让其承包。并于1996年元月15日签订了《砖厂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正赶上春节将止,群众急着想分钱,因此在单复兴的请求下,刘建霞予交了30000元承包金,由于吉利七组迟迟不输机器、设备和财产的移交,刘建霞不想再承包,要求退回所交款,在这种情况下,单复兴96年2月18日为刘建霞出示了一张证明,对元月15日的合同进行了变更,言明:砖厂承包合同,暂按96年4万元执行,97年以后每年叁万元。
    这份变更了的合同、仍然按照他们双方过去的惯例。即:吉利七组保存正件,刘建霞留下一个复印件。根据《合同法》第10条关于:“当事人订立合同,有局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的规定,这种形式对刘建霞来说,是他当时真实意思的表示,可从法律角度来衡量,确实存在着潜在危险。
    合同变更后的1996年5月18日,吉利七组将机器设备等进行了移交,刘建霞开始砖厂生产筹备事宜。就这样,刘建霞在没有生产的情况下,96年分四次交给组里4万元,生产以后,又三次交给组里4万元,不但提前将97年度承包金交完,还多交了10000元;98年又分三次交了30000元;99年又四次交了50000元。从而完成了2000年度以前的全部16万元交款任务。这种不规则的交款方式是吉利七组造成的,并且从未祟过任何手续。
    在今天的法庭上,我当庭呈现了刘建霞承包砖厂期间的《现金流水帐》,这本帐册详细记载了刘建霞分十四次交款16万元的情况,可是,吉利七组的代理人却说:“这是她自己记得的帐,不能做为证据使用”。但他并没有其它证据推翻这本帐。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998)14号文第23条关于“一方当事人提出的证据,对方当事人举不出相反证据反驳的,可以综合全案情况对该证据予以认定”的规定,刘建霞上交16万元的事实应当予以确认。
    我也注意到,吉利七组极力否认刘建霞的主张,从诉讼开始一直到今天的庭审,都主张刘建霞交款16.4万元。他们的本意不知道是什么,只能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来放弃推定了。但根据财务制度和事物发展的规律,吉利七组虽然没有收据,但应该有帐本,这些他们在法庭上应当提供、也必须提供,但为什么不提供呢?这的确是一个谜,谜底是什么呢?从单复兴出庭作证时脸冒虚汗、惊慌失措,语无伦次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以后事实与本案无关,暂不分析,我想群众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对本案来讲,根据《证据规则》第76条关于:“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供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的规定,吉利七组应承担16.4万元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二、 吉利七组野蛮地撕毁了“承包合同”
    在今天的法庭上,我列举了吉利七组连续违约的事实,请合议庭缜查,可以这么讲:假如没有新协议,假如刘建霞在承包期间不交一分钱,吉利七级能中止合同、阻止承包吗?不能!为什么?因为有合同的约定。
    《承包合同》第四条:“合同承包期满乙方想继续承包,在投标是等条件下原承包者优先。”
    《承包合同》第六条:“违约不交款者由代表监督、公证处鉴证不准承包。”
    从以上两个条款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附解除条件的合同。根据《合同法》第45条关于:“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之规定,吉利七组终止与刘建霞的承包合同时,条件必须成就。如果承包期满,必须具有招标投标这个解除条件,如果不交承包金,必须具有公主处鉴证这个解除条件,否则,是不能解除,更不能无端阻拦承包人经营。
    可是吉利七组对这些条款置若罔闻,不顾上级领导的干预,不顾大多数村民的反对,不顾有没有这个权力,杀气腾腾地向脆弱女子支撑的稚嫩企业袭来,请看他们的自白。
    2001年元月8日《起诉状》第2页从上数第3行称:“被告不顾原告的反对和阻拦。”
    2000年元月9日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书》从上数第9行称:“吉利七组农民都在日夜看着被申请人承包的砖厂。”
    针对这种情况,我在法庭上质问吉利七组的代理人:他们口口声声地讲刘建霞违约、你们没有违约,请问你们在阻拦刘建霞以前招标了吗?鉴证了吗?他们嘴含冰块倒不出水。因为人怕没理,狗怕没势。俗话说的好:贼不打三年自招,可吉利七组不到二年,却把自己违约的事实全部交待了。他们把砖厂遭蹋得不成样子,真是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
    到底谁违约?吉利七组该不该起诉?这血写的事实不就很清楚的摆在大家面前了吗?因此请求人民法院根据《民诉意见》第139条关于:“立案后发现不符合受理条件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坚决地驳回吉利七组的起诉,这是刘建霞申请再审的第一项要求,也是本案发展的必然。
    三、《鉴定结论》奠定了再审的基础
    为了讨回公道,为了恢复事实的本来面目,在单复兴拒不承认96年2月18日这种协议形式的情况下,刘建霞将1996年2月18日署名单福兴的《证明》、2001年元月27日署名单复兴的《证明》和1997年4月4日承接人刘建霞、移交人为单福兴的《行政管理手续移交表》委托河南省警苑痕迹司法鉴定所鉴定。他们做出了(2003—5)2号《笔迹检验鉴定书》结论为:三份材料上的笔迹均为同一人所写。这份鉴定戳穿了单复兴的谎言,拨开了本案的谜雾,为人民法院纠正原审错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注意到单复兴的证据在本案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原审时单复兴一次也没有出庭,只补了一个证言。为了核实单复兴写出这份《证明》的真实性,刘建霞在开庭审理前申请让单复兴出庭作证。这种申请对方证人出庭为自己作证的方式要诉讼实践中实在是一种大胆创举。今日庭审的16时23分,我开始向单复兴发问:
    冯:你们组有几个砖厂?
    单:就这一个。
    冯:96年2月18日是不是刘建霞在承包砖厂?
    单:是。
    好了,因为吉利七组就这一个砖厂,那么可以证明,单复兴这个协议只能写给刘建霞,不会写给任何人,也右证明单复兴“没有写给乙方少交或不交款的签字”的证言完全是假的,这也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三不曾偷”的寓言在今天的重演吧?
    有了鉴定结论,虽然刘建霞无法提供2月18日证明的正本,不必要了;有了鉴定结论,虽然单复兴拒不提供2月18日证明正本,不需要了。根据《证据规则》第77条第1款关于:“鉴定结论的证明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的规定和《民诉意见》第67条关于:“经过法定程序公正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的规定,这份《鉴定结论》应当采信。96年2月18日的《证明》应当采信。
    四、 成功的调查也是法盲的丑日
    在今天的庭审中,吉利七组的代理人色历内荏、丑态百出,归纳起来有两点:一是他们想否认第一份合同是一份附解除条件的合同已经不行;二是他们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不想承认变更后的合同形式已经枉然。同时,我也注意到在今天庭审中合议庭成员表现出的认真负责的办案态度和法官品质,尤其是不单复兴还是拒不承认2月18日证明是他写的情况下,责令他当场留下笔迹,这不为合议庭下决心采信用这个《鉴定结论》和96年2月18日的《证明》进一步下了决心。
    可是吉利七组面对着国家公正机关出示的《鉴定结论》乱了方寸,一会重谈复印件不能采信的老调,为死去的两份判决招魂;一会说这是单复兴写给前任承包人的,为失慌的心态压惊;一会儿又说这个复印件是两张复印纸拼凑的,为自己的举证增加责任;一会又说是单方面不能委托鉴订,在法庭上制造了新的笑柄。下面让我们再共同回忆一下吧:
    复印件不能采信吗?一般情况下是不能采信的,但特殊情况下是可以采信的。因为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个案件都有他的特殊性。本案中,这个复印件实际上是当时订立合同的一种形式,是双方真实意思的体现。口头合同形式还应当受法律保护,这种形式为什么不能保护呢?况且刘建霞也按这个复印件履行了16万元的交款义务,根据《合同法》第37条关于:“当事人已履行了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的规定,96年2月18日的复印件是不可置疑的,因此,请求人民法院根据《证据规则》64条关于:“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的规定确认这份证明的效力。
    单复兴这份证明是写给前任承包人的吗?不是。从96年元月15日以后,刘建霞就开始了砖厂的承包。并且吉利七组就这一个砖厂,别人不承包,还和别人签什么协议,发什么通知?这和吉利七组代理人讲的“这张条有拼凑嫌疑”的论调不又打起仗来了吗?
    单方面不能委托鉴定吗?能!2001年11月29日河南省第2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5次会议通过的《河南省司法鉴定管理条例》第23条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所以,我们委托警苑痕迹司法鉴定所进行曲鉴定有法可依,只要对方在法定日期内不提出重新鉴定,这份鉴定就必须采信。至于吉利七组代理人提出的64年最高院司法解释,因为他没有提出司法解释文件号、内容,就更不值行浪费时间反驳了。
    96年2月18日的协议没有群众代表签字就没有效力吗?有!因为《合同法》第49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以被理人名义订立的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本条是讲表见代理行为,实际上是对合同交易安全的一种保护,无论代理人的权限是什么,只要相对人认可这种行为,这种行为就应当得到确认。况且,吉利七组的《起诉状》、《财产保全申请书》、《行政手续移交表》不都是组长一个人签字吗?对内对外不都一样吗?
    够了!够了!一出龌龊戏,满嘴荒唐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
    五、 吉利七组应当怎样赔偿
    从以上分析吉利七组的行为,大家可看出:96年元15日签订第一份合同的是他们;96年2月18日变更合同的也是他们;从2000年元月9日开始撕毁他们承认的第一份合同、日夜看守被申请人承包砖厂的还是他们。根据《合同法》第113条关于:“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的规定,吉利七组应从以下几方面赔偿。
    一是赔偿迟延移交机器设备造成的损失2万元。1996年刘建霞已交承包金4万元,吉利七组在96年5月18日才将机器设备移交(以移交表为证)刘建霞直到96年7月才正式生产。根据《承包合同》(第二页从下数第7行)第四条关于:“干半年、交半年、实交全年、再退半年”的约定,吉利七组必须退还2万元。
    二是赔偿阻拦吃土的买土款8900元。因为吉利七组拦截堵路,日夜看守不让吃土,使刘建霞因买土付出了8900元(以康窑村收款条和刘建霞的帐本为证)这是直接损失,必须赔偿。
    三是赔偿因吉利七组干扰闹事,造成两次停工20天的损失64000元。以《机砖生产合同》为依据,合同约定工人全年必须做砖1200万块,按10个月计算,每天4万块,每块砖0.08元,每天损失3200元,两次停工20天为64000元。
    四是赔偿因吉利七组错误采取财产保全造成的损失5045元。因吉利七组错误申请财产保全,使法院查封了10081顶砖,当时砖的价格是16元。现在砖的价格是11元,差价5元,假如现在让出售,10081顶砖就少卖了50405元。
    五是赔偿2000年应退的15000元。刘建霞已提前交了2000年的承包金。《承包合同》第4条约定:“合同承包期满,乙方相继续承包,在投标同等条件下原承包者优先”。《承包合同》第6条约定:“违约不交款者,由代表监督、公证处鉴证不准承包。”这种约定是吉利七组承认的,可他们在没有招标、投标,没有鉴证的情况下,从元月9日开始派人日夜看守,(以财产保全申请书和起诉状为证)干扰了刘建霞的正常经营,根据《承包合同》第四条:“干半年、交半年、实交全年、再退半年”的规定。刘建霞已交了30000元,但考虑到断断续续生产的实际情况,刘建霞只主张退回1.5万元。
    几项加起,即
    20000+8900+64000+50405+15000=158305元
    六代理的原则和意见
    1、 依法驳回吉利七组的起诉
    2、 责令吉利七组赔偿刘建霞经济损失158305元及利息
    3、 让吉利七组承担一切诉讼费用
    谢谢
    
    刘建霞委托代理人:冯兵智
    二OO三年七月十七日
    附:证据目录一份,证据14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买断工龄的工商银行银行员工申诉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福建省永春县金城管理区畲族数百名职工申诉书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申诉状——为孙志刚和为他背上故意伤害致死罪名的全体被告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来稿照登: 多人申诉状
  • 国际法律机构代表病重龚圣亮牧师向联合国提交申诉
  •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置疑太石村选举结果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最新签名)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
  • “违宪审查第一案”二审判决书和申诉状/陈树庆
  • 李大同递交申诉书 争取《冰点》复刊(图)
  • 中国第一假间谍案:申诉状
  • “公民维权网”代理据称受到酷刑者程发根向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提交的申诉(图)
  • 福建莆田市农民失地严重、依法申诉没有结果
  • 公民维权就中国逮捕师涛案向联合国申诉
  • 师涛母亲向联合国人权机构提出申诉
  • 为中国公民师涛向联合国“(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申诉请愿(图)
  • 江西乐平案:刑讯逼供受害者程发根的血泪申诉(图)
  •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给喻华峰的“不予受理申诉通知书”
  • 杨子立刑事申诉状
  • 榆林市委的“佘祥林”刘斌的申诉
  • “双规”案例实录—之三:陈越飞申诉案
  • 申诉与控告(杨版)
  • 当今社会还有王法吗?鉴定结论责任认定错误的申诉
  • 法国来的紧急电话——给中央写紧急申诉信
  • 杜导斌刑事申诉书
  • 高一飞:请给民众申诉的权利
  • 林牧:严正的申诉
  • 鞍山钢铁工人张广利申诉书
  • 21世纪中国思想治罪经典案——牟传珩政治冤狱再申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