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博讯2006年6月09日)
     我叫张建良,今年48岁,家住江苏江阴花北村张家庄。去年因道路改造遭遇拆迁,此次拆迁江阴市政府和法院的行为令人发指,首先是市政府的国土资源局、建设局等五个部门以废止的文件为依据炮制出一份确权会商意见(实际就是政府部门的一份会议记要),拆迁公司就以这一份意见对农民的房产面积进行确认,农民原本合法的房产面积大部分缩水17%左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迟迟没有与拆迁公司达成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在这种情况下,本应秉公的法院竟不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此类案件的通知”插手此事,对我的房屋强制执行,甚至不惜抛弃司法部门应有的公信力,对我及家人施压威胁。5月19日,执法局张政局长开着法院的车,甚至出动了110,大张旗鼓来到我年仅21岁的女儿张丹的工作单位,变相施压,我女儿年岁尚轻,社会经验不足,见此阵势极其惊惧,此后女儿单位的同事也议论纷纷,误会不断,流言蛮语,使得我女儿精神大受打击,神志恍惚。
     此后还设计骗局,谎称与我协商于2006年5月23日将我骗至法院,假意与我谈判,在谈判过程中我接到同村人的电话告知我浩浩荡荡的警察部队已到我家开始强行拆迁,此时我提出回家,法院顾培值院长挥手让两名法警强行将我按倒在椅子上,其他人员离开会议室,此后,顾培值院长和执法局一位张姓局长轮番对我进行威胁,逼我在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上签字,我坐在椅子上只要稍有动弹,法警和保安就将我按住,顾培值作为一个法院院长甚至威胁要将我拘留,此间我被法院限制人身自由直到房屋被完全拆除。法院的公信何在?公平何在?公正何在?公理何在?江阴的魅力何在?
     在我们江阴,因拆迁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不止我一家,就在同一拆迁项目中,花北村有85户农民联名上诉建设局、国土资源局、澄江镇镇政府、规划局、房产管理局侵权。对此次拆迁事件受到了农民日报沈建华、中国改革茆同风等记者先后来过,他们也出面与政府交涉,在媒体面前,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答应会圆满解决,可记者一走,事情就不了了之。就在农民感觉媒体力量不足以引起政府重视之时,<<百姓>>杂志的黄总派出3名记者记者两次来调查采访,江阴市领导知道后,听说派政府官员进京打招呼等一系列小动作,结果被断然拒绝,<<百姓>>杂志的关注使农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 (博讯 boxun.com)

     在强行拆的那天,我被软禁在法院。我父母亲在家,遭到警察强行拖上警车,导致身上多处受伤。(附照片)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广东佛山四名护地农民代表被抓
  • 泸州火电厂非法侵占农民土地3000亩(不完整)
  • 福建莆田农民维权代表黄维忠近况(图)
  • 贵州威宁自治县新华村农民工杜应江的凄惨遭遇
  • 浙江台州失地农民申请《集会游行示威》被拒,致温岭市公安局《抗议书》
  • 中国政府卖农民耕地获利已逾万亿
  • 福建农民代表黄维忠被判三年监禁
  • 湖北省广水市库区:政府欲强拆渔具 农民求生存上访请愿(图)
  • 关于失地农民维权代表黄维忠被判有罪的声明(图)
  • 农民状告财政局后 媒体记者擅代原告“道歉”
  • 大陆五年内 两亿农民工变成城市人
  • 湖南常宁农民状告财政局后续:压力接踵而至
  • 高王凌与农民“反行为”调查
  • 北京农民工调查:一个工地有两成人吃剩饭
  • 杭州西湖区农民抗拒暴力拆迁请关注(图)
  • 黑龙江官员侵占土地 农民上访无果
  • 含泪的农民新民谣(图)
  • 昝爱宗:如此“劳工神圣”:北京工头让农民工吃剩菜
  • 再过几年,祖坟都要卖掉了—触目惊心的农民失地问题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今日中国没有农民/亚笛多星
  • 张祖桦:宪政民主救农民
  • 刘晓竹:把土地还给农民
  • 我所了解的农村与农民的生存境遇/贺伟华
  • 任诠:从农民起义的平均思想看中共灭亡的前兆
  • “农民和警察无冲突”酝酿着更大危险
  • 《只有宪法才能救农民》----从姓名异字谈起/庞忠甲
  • 一个农民攻打台湾的想法
  • 张耀杰:支持吴祚来:农民本来就该是地主!
  •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 刘宗正:与大陆农民谈民主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刘宗正:与大陆农民谈民主
  • 大痛无声:那么多中国农民为什么自己不说?
  • 农民进城,地主下乡
  • 农民工“满意”低工资的反向解读
  • 刘宗正:中国农民工的故事
  • 河南农民开豪华车回家 车能否证明农民生活幸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