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博讯特稿:官员眼热害得我倾家荡产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4月26日)
     初夏的夜晚时晴时雨时夹风,白天的气候变换风向难定,就好象当今的社会向坏里走向。大城市的夜生活灯红酒绿,盘杯交错的气氛中隐藏着喜怒无常心怀各异的人士。有为洽谈生意举杯潜词的,有为借酒消愁无力举杯浪费酒水的哀伤汉子和须眉,更有使用无汗钱的花花一族,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自用喜怒哀乐拼揍起一个虚浮嘈杂的城市。
    
     每晚坐落在酒吧边角的三条汉子,在喝啤酒时统一不用酒杯,在闪烁的雷射灯影下仰颈直吹(广东人称:吹喇叭),这三条汉子每晚三十瓶半斤装的喝完结帐走人,既不附和舞曲的高潮也不喧哗怪叫。纯属啤酒客。 (博讯 boxun.com)

    
     今晚有几个工厂的厂庆租用了这个酒吧,包房和大厅拥挤的水泄不通,音响的声调比往日提高了高十度,气氛热烈非凡。记者走到大厅巡视一圈寻找座位,正准备退出酒吧放弃寻找采访对象,这三条汉子其中一位站起来拍拍记者的肩膀:生!其它座位全满了,只有我这台还有空位,不介意的坐下来。
    
     记者万分感激:不介意不介意我做人好随便,不嫌打扰的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
     汉子:我多时见你到这里与人聊天,好少见你喝酒或者跳舞,你是干圣行的阿生?
     记者:爬格子的。汉子:哦作家或者记者?记者点点头坐下。
     三个汉子情不自禁地拉近座位为记者挪宽位置。
     记者:先生你们呢是干啥工作的?刚放下酒瓶的向记者介绍:我姓李、他姓杜、高个子姓黄
     我地的工作都是搞农产品贩运的,东莞是落脚点。
     记者:你们都是东莞人?李生:就我是他们都是广州大朗的。
     记者把眼光转向黄生:那边的经济发展如何?黄生和杜生似乎同时用力放下酒瓶,杜生用力吞下含在口腔的啤酒:咳!别提了,我地都是倾家荡产之人啦,管他经济发展如何,落难之人只有望天开眼喽。杜生说完和黄生似乎泄了气的皮球,只管大口大口地灌酒。
    
     李生将头伸到记者耳边喷着酒气告诉记者:前两年他们向朋友借了几百万在乡下的山窝边盖了栋大型仓库,准备搞鲜农产品出口,谁知当官的眼热以违章建筑为借口强行将已经封顶的仓库拆毁了,连同自己投资的千多万元化了水,他们的太太已经气得痴了线。为了生存他们现在暂且贩运农产品度日。
    
     黄生和杜生在我们聊的时候一气喝光了一瓶啤酒,还频频伸到记者面前劝喝。待李生离开记者的耳边,记者木衲地望着黄生,黄生好象知道李生帮他诉苦,竟然流出眼泪摇头哭泣起来,将空酒瓶猛力摔在桌子上,啤酒瓶被摔的粉碎,玻璃碎溅满四周。身躯八尺的黄生哇一声尖叫起来:我操他妈的当今腐败政府的狗官祖宗十八代!这些狗官不得好死!哇——黄生尖叫过后气顶攻心昏厥瘫下,坐在黄生对面的杜生猛一抱起黄生,李生与记者似乎同时急噪地起身伸手帮杜生扶起黄生,将他安置在座位上,记者用手指紧压黄生的人中,几分钟后黄生的呼吸慢慢能自主但还是急促。
    
     李生招呼女招待将玻璃碎扫走,建议杜生先搀扶黄生回去休息,几个人一同将黄生搀扶到酒吧门口招徕出租轿车送黄生和杜生先回去。李生招呼记者转回大厅继续交谈。好令人心结的一幕!
    
     记者后记:据租住广州城乡结合部农村的老乡说:前几年,广州近郊发起了一起拆毁违章建筑的魔风,将已经建好的或者已经封顶的临建仓库厂房以及私人住宅拆毁,这些建筑一般经过村级官员同意建设的,也是村官怂恿投资者大胆建设的,在建设阶段无声无息比较顺利,房子建好后突然来个摧毁违章建筑风暴!黄生听从了村长的劝谏,七借八凑从朋友处借来千多万,在本村的一处山窝地上建起了万多平方的冷藏仓储,当建筑房子封顶的第四天,突然区政府牵头城管带队请来民工如临大敌抵临,不由分说将黄生的所有建筑摧毁,当晚黄生的妻子跳楼自杀被人救下免于一死,但到底还是疯了。
    
     据参加拆毁行动的老乡说:当官的违章建筑在拆毁违章建筑魔风行动中丝毫无损,没有官层关系的一般投资人士的临建反为被以违章建筑强行摧毁!
    
     2006.4.26 _(博讯记者:兵兵)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