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541名学生放弃高考,扇了谁的耳光?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4月24日)
    
    
     每年一度的高考正以倒计时速向高三学生冲来,而重庆涪陵一些高三教室里却已人去屋空,541名学生自愿放弃高考而选择打工或辍学。541名学生家庭大多贫困,生存状况令人心酸,放弃高考成为他们不得不面临的无奈而现实的选择。 (博讯 boxun.com)

    在这一个被“智者”和“精英”们称为“知识经济”的社会,541名学生却“逆流而下”放弃高考,扇了谁的耳光?
    它扇了贫富不均的耳光。中国经过27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注目的的成就。但随着社会结构的转型和富裕阶层的出现,中国的贫富之间的差距在不断扩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为0.45,占总人口20%的最贫困人口在收入或消费中所占的份额只有4.7%,占总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份额则高达50%。 当城市享受优良的道路交通、教育信息、医疗卫生时,农村却在为上学难、行路难、就医难、吃水难而发愁;当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增速成为世界第一时,还有2610万贫困人口挣扎在饥饿的死亡线上。在前些年,就有人呼吁:农民真苦、农业真难、农村真危险!而今这一现状又有多大改观?!
    它扇了教育不公的耳光。据资料显示:全国高校生均学费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000-1200元;再加上基本生活费开支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在万元以上,4年大学需要4万多元。按照我国现行人均年收入637-882元人民币的贫困标准,有几个农民还能养得起大学生?更不用说教育资源的不合理配置:城市里的择校热,地区间的高考移民,农村学校入不敷出,示范学校设施豪华……在我国广大城乡之间,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博弈随处可见,学生和家长在其中扮演的只是无辜和无奈的角色,这有意无意中也加重了受教育者家庭的负担。
    它扇了社会良知的耳光。中国20%的富人占用了全社会50%的财富,可又有多少自觉不自觉把慈善的目光投向贫困农村的读书郎?!贫困生助学贷款,因其烦琐的手续,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真诚,又使多少贫困生望而却步?!
    救救农村!救救农村的孩子!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西小学爆炸突现中国教育悲惨的困境--触目惊心的资料大披露
  • 李鹏捐款稿费300万 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
  • 剥开中国教育乱收费的“皮”
  • 中国教育部发出留学预警
  • 百姓杂志:中国教育批判
  • 中国教育失败?- 北大“反美”mm的美国幸福生活(图)
  • 义务教育原该免费 170个国家只有中国教育收费
  • 张保庆:中国教育没解决育人问题
  • 百姓杂志:中国教育之江湖习气
  • 中国教育部再发留学预警 通报三所问题学校
  • 中国教育十大谎言
  • 英国大学校长谈中国教育(图)
  • 摇摇欲坠的基础教育——当代中国教育调查(上篇)
  • 中国教育部封BBS引发抗议风浪
  • 浦东干部学院的成立和中国教育的倒掉
  • 中国教育是城乡差距的最显著差距
  • 农村:中国教育的盐碱地(图)
  • 西安翻译学院虚假宣传惹怒中国教育部
  • 中国教育一费制:10年刮家长2000亿
  • 诺贝尔奖获得者蒙代尔谈中国教育
  •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林牧
  • 中国教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中国教育成举国之痛:16年龙种变跳蚤
  • “范进”怎么考上“公务员”(兼论中国教育)(图)
  • 余杰:无教育,毋宁死——当今中国教育不公的严峻现实
  • 中国教育成举国之痛:16年龙种变跳蚤(图)
  • 当前中国教育的功利性(图)
  • 著名教授怒批中国教育
  • 任不寐:中国教育的精神高度
  • 2004中国教育不平等状况蓝皮书
  • 胡星斗:讨伐中国教育制度
  • 余杰:中国教育成为死亡机器
  • 《生命禅院》雪峰: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支持《炮轰中国教育》
  • 《生命禅院》雪峰:中国教育缺少的两个基本内容
  • 中国教育,祸患无穷的腐败!
  • 不成才也不成器——中国教育的困惑
  • 孙丰:共产党怎么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 余世存:谁来为中国教育的豆腐渣工程买单
  • 老叶:就中国教育投入问题同孔泉先生商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