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广州女博士赵诗哲裸死案的最新情况通报
(博讯2006年4月24日)
    谁让咱们不幸生在中国
    
     今天晚上,我和夫人专程去往诗哲父母、姑姑、姑父等人入住的招待所,看望了他们,并带着一位我博士时期同学的捐款给诗哲的父母。我那位好心的同学现生活工作在美国,听闻了诗哲的不幸遭遇,也非常难过,出于同情,她委托我将捐款亲自送到诗哲父母的手上。我本人也捐赠了一些,聊表悲痛惋惜之情。前两天,也有两位原工作在金匮教研室(诗哲生前所属教研室,也是诗哲香消玉殒之所),现旅居海外的女性老师,先后托人向诗哲父母捐赠了部分钱款。其他的教职员工,包括导师,没听说有捐赠表示的。此前,我除了悲痛于诗哲的惨死,也在为她默默祈祷,愿她的灵魂早日得到安宁。除此之外,我还一直在翘首等待广州公安当局,就有关赵诗哲被害案件侦破情况,应该向社会公众发布的及时消息,以及学校当局对诗哲亲人、师友及广大社会公众的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这是文明社会里一个负责任的行政机构,必须履行的基本职责。遗憾的是,我们等来的,却是不负责任的缄默,和一些流言蜚语的再度泛起。眼看诗哲的遗体后天就要火化,就要永远地离开这个令他留恋,又给她造成无法弥合的伤痛的尘世,我就再也不能沉默了。我一是想去看望安慰一下痛失爱女的诗哲的父母,另一方面,也想近距离亲身了解和感受一下这些天杳无音信的真实原因。在这个不正常的社会,在这个公民的知情权被任意剥夺的时刻,当作为社会公器的新闻媒体,因种种可知和未可知、上得了台面与上不了台面的原因,而缺位而失职的时候,总得要有正义感的民间力量来“越俎代庖”。 (博讯 boxun.com)
    
    诗哲父母看上去都是五十上下的中年人,用老老实实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他们的全部性格和外貌特征。见面之后,“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我不断在想,时间总会冲淡一切。离四月六日诗哲被害的日子已经有两个多星期,据说凶犯也已经被抓获了,导师也急忙表白说:“还了她一个清白了”,亦如鲁迅所说,“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而且我之前得到可靠消息,说诗哲的遗体后天就要被火化了,那真的可能是一切就会烟消云散了,周围的人还会一如既往地一刻不拉地歌舞升平。不过,在一段时间的唏嘘感叹之后,我开始向诗哲的父母亲人了解到一些情况,却大大出乎我原来的料想。鲁迅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对于一个年轻无辜生命的惨死,是人都会悲痛都会伤心,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学校方现在竟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校方通过保卫处和三元里校区管理办公室,不断传播各种小道消息,而且重点集中在“情杀”这一点上大做文章。比如散布消息说,杀人疑凶和诗哲以前相熟,甚至是在交朋友;还说,疑凶家里是做生意的,来自湖北省,很有钱,公安局也有人;又有人说,疑凶家里有精神病的家族史,云云。迄今,学校只有一位副校长,一次性地带着研究生处一位副处长和第一临床医学院办公室的一位副主任及几位工作人员,去到诗哲父母入住的地方,代表学校领导向诗哲父母表示慰问。关于诗哲遗体火化的时间,本来按公安局的要求,是要在上个星期就要火化,后来诗哲父母姑姑通过托人说好话,才允许推迟至四月二十五日即星期二上午火化。而且校方人员对诗哲父母说:告别仪式以你们为主,我们只是配合。另外涉及到经济赔偿的事,校方不是从珍惜生命的角度,而是竭尽所能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说她不是在正常上班时间为公家做事。
    
    诗哲父母姑姑姑父两次去找学校党委书记,党委书记先是说,对孩子的不幸遇难感到很揪心,而且说自己的儿子也在读大学。至于说到经济赔偿,学校说了,因为学校没有责任,所以不予任何赔偿,只是从人道的角度出发,适当补偿一点来回的路费和住宿费,大概不会超过八万元。诗哲父母亲人当场拒绝这样的补偿,说你们这样做太没有人道了。说急了,书记说,我们一不怕媒体,二不怕打官司。种种迹象显示,现在学校与公安局都是统一口径,不对外界也不对媒体透露任何有关赵诗哲被害一案的任何情况,而且还对学校和一附院的教职工专门开会传达了上面的指示,他们好一手遮天,上下其手,暗箱操作,维护“稳定”。广州公安当局迄今没有就有关诗哲被害一案的任何情况,通报给诗哲的父母。他们只能含着眼泪强忍悲痛日复一日的等在招待所,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望着诗哲的遗像,终日以泪洗面,伤心欲绝。最后不得不同意,定于后天为女儿举行丧葬,好让她早日入土为安。入土为安啊!大家都安心了,安全了!在这种局面下,连诗哲生前的导师,也不敢见诗哲父母了。导师也只是象征性的去看望过一次,后来诗哲父亲再打电话给她导师,他就再也不肯出来了。人性再一次显示出它阴暗的一面。
    
    诗哲父母还提到,他们曾经想到过通过国内媒体的力量,比如说央视的新闻调查、今日说法之类,来为他们伸张正义。可是,在这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国度,哪里听得到老百姓喊冤叫屈的声音。
    如果是这样,诗哲亲人通过法律手段,来多少为诗哲讨回一些公道,恐怕就不可避免了。
    
     另外,有关凶手被抓获的事,诗哲的父母亲人也全然不知,一切均在公安局的掌控之中,外间任何人都只能是盲人摸象般地瞎猜瞎想。时不时会有一些道消息有意无意地被传了出来。有人说凶手姓熊,以前经常到中医药大学踢足球,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还有人说被害人与凶手相互认识,是个什么警校毕业的,没找到工作,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都没有得到确认。不过,公安局宣称的从凶手熊某住处起获的诗哲生前使用的手机、MP3等物品,确实经过和诗哲最亲近的人的辨认,确系诗哲生前所用物品。还有传言说,杀人疑凶是在使用抢夺去的诗哲生前的手机卡打电话时,被刑侦人员锁定目标,才发现线索的。总之,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想一想,这种情形,在中国也是普遍现象。在咱们这个伟大的国度,在这个夜郎国的任何一方土地上,只要发生了一点点事情,他们首先是封锁消息,然后是想尽一切办法封口,再就是尽快把责任撇干净,而从来没有看到有谁出来承担责任。大兴安岭火灾是这样,广西南丹矿难也是这样;克拉玛依油田烧死那么多活蹦乱跳的孩子是这样,萨斯期间,那们多冤死的生命还是这样。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莫不如此。宝贵的生命得不到起码的尊重,真相或许永远得不到揭露。或许,这也就是那么多悲剧,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发生的原因所在吧。套用大名鼎鼎的何祚庥院士的名言来说:“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是啊诗哲,谁让咱们不幸生在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6/4/2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州女博士生离奇裸死教学楼 身上被火烧(图)
  • 女博士生裸死续:现场惊现铁锤和避孕套
  • 广州女博士裸死追踪:估计是情杀(图)
  • 广州女博士裸死案告破 疑犯行窃杀人灭口
  • 广州中医药大学女博士 离奇裸死九大疑点
  • 广州女博士裸死案扑朔迷离
  • 黄静裸死案续:黄母随身携带案件资料火车站被盗
  • 女播音员裸死副市长床上续:亲属索赔54万(图)
  •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续:六次死亡鉴定结果各异
  • 湖南女老师裸死案续:男友称很疼她不可能强奸她 (图)
  • 黄静裸死案一审未宣判 死因仍无定论
  •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开审 男友被控强奸中止罪 (图)
  • 黄静裸死案开庭 按被告要求不公开审理
  • 湖南湘潭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续:一位母亲的执着(一)
  • 黄静裸死第5次尸检:男友特殊性行为触发其死亡
  •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续:欠冷藏费遗体将被火化
  • CCTV《社会记录》: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追踪(上)(图)
  • 黄静案:天下奇闻--年轻女教师裸死,身体被摧残,有精液遗留,警察说是“正常死亡”
  • 湘潭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后续:谁该对心脏被毁事件负责 (图)
  • 湘潭裸死女教师黄静案开庭推迟 遗体解剖后器官丢失(图)
  • 湖南岳阳公安分局法制办主任、老党员与女子裸死浴室
  • 楚天舒: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