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云南的一桩执政坑民的集资诈骗大案: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博讯2006年4月16日)
    这是一桩政府知情不禁,违法不究,延续八年之久的集资大案!
      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7955万元集资款基本无归。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桩经过了四年查处,结果却令广大受害者大失所望的案子。
      2005年6月9日,云南省政府处置工作组以宣传提纲的形式宣告:“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损失应由参与集资活动的人员自行承担,国家不能代偿”。并应用行政权力,强迫受害者接受。
      这样的处置,因背离“公正司法、一心为民”的指导方针和牺牲公平及正义的原则,故受害者不服,使此案了而未了,成为社会不安定的一大隐患。
      这场非法集资是怎样形成和蔓延开来,集资受害者究竟上了谁的当,受了谁的骗,损失该不该全由参与集资活动的人员自行承担?历史事实可作出回答。
      一、昆明地区离退休人员协会引狼入室
      1989年,在原省委副书记孙雨亭、高治国等一批省军级老领导的倡导下,组建了“昆明地区离退休人员协会”,下设有由各省级机关、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一万多人组成的几十个支、分会,协会的经费,每年由财政拨款。
      1993年协会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形成的全国商潮的推动下,先后组建了“宏运”、“遐海”和“瑞丰”三个公司,明确资金来源是面向会员筹集,并通过各分会多渠道进行宣传动员。协会虽然成立有监事会,对三个公司的经营活动进行监督,但监事会形同虚设,没有履行职责。
      协会任命的三个公司的法人代表杨树彪、朱志福、周瑞丰,实际是三个心怀叵测、蓄意敛财的骗子。他们以从事经营活动为幌子,以吸收新集资还到期款为手段,谋取钱财。1998年国务院247号令发布后,协会仍继续动员集资,使集资蔓延,最终酿成7955万集资款无法收回的局面。
      二、三千多离退休人员落入陷阱
      先后参与这场集资的离退休人员达3325人(户)其中有省军级18人,厅级71人,处级460人,高职科技人员260人(均未含以家属、子女名义集资者)。这样一大批受党多年教育培养、懂得要遵纪守法、并不弱智的人员落入陷阱。许多人把毕生积蓄的养老金投进三个公司,使晚年陷入无钱治病、购房、子女下岗也无力帮助的困境。这绝不是如某些人怪责他们的是出于“贪高利所致”,而是:
     基于对协会、特别是对那些德高望众的省军级老领导的信任,相信他们是在“为老同志谋福利”; 基于协会的宣告:集资利率按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民间借贷利率可不超过银行同期利率4倍”为合法;基于银行、工商、外贸、税务等部门对三个公司一路绿灯放行,又有协会监管,广大离退休老同志认为这是合法和可靠的。
     但这场集资,却最终被政府以“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为由,认定为“是一起非法集资案”。
     三、前几届政府的行政不作为,是酿成此案的重要原因
     1、知情不禁
     1993年~1994年,三个公司成立和“资金来源由面向协会会员筹集”,协会曾行文报省民政厅未见明示制止。1995年省民政厅虽下达了“不准社团集资,年底清退完毕”的20号文件。但既未公告、也未督促协会贯彻执行。
     2、违法不究
     1998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247号令,明令取缔非法集资。但政府有关部门不令行禁止。1999年3月接群众举报,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会同中国人民银行昆明中心支行对遐海公司进行查办,却由于协会出面阻挠,使银行不公告取缔,公安局将扣押的人放出,解封冻结的帐户和扣押的资金,使得遐海公司得以隐瞒被查实情,并于同年5月10日获取省外贸局第57号文批复:遐海公司在缅甸成立的“劲牌集团”属我省在缅甸独资企业。遐海公司以此为据,继续进行非法集资活动。1999年9月27日(属政府机关的)省老龄委还向各地州发出《关于征求老同志到“老干部安置中心”居住意见的函》,成为宏运公司拟建“云南老干部安置中心”为诱饵,进行集资诈骗的合法依据。由于政府有关部门的纵容、支持,使集资活动更加蔓延。自1999年至2000年两年期间,两个公司非法集资资金额3630万元,占集资总额的45%。
     3、民诉不理
     1999年以来,参与集资者发现受骗上当,在一再请求协会解决无果的情况下,纷纷向省市有关部门反映,请求法律援助,但法院以“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为由,不受理;公安以“非法集资经营,尚不构成刑事犯罪”不立案;银行以“定性为非法集资,但未能公告取缔”,表示无能为力。2000年6月银行写报告要求取缔三个公司,要求公安部门对杨树彪、朱志福实行监控,原省长李嘉廷竟然批示:“公安、工商、银行暂不介入此案”,至使杨、朱因此而迟迟未落入法网。2001年3月以原省委副书记孙雨亭为首的五位老领导,向李嘉廷专题报告,要求立案查处,也无结果,此案直到2001年6月朱总理批示后才立案查处。到这时,三个公司除遐海公司尚有数百万固定资产外,其它集资款已无踪影。
     历经四年的查处,除对三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分别判19年、10年、3年有期徒刑外,7000多万集资款流向何方,广大受害者毫不知情;涉案同伙并未受到追究;几届政府知情不禁、违法不究的行政不作为并未受到问责。集资所造成的损失,却要参与集资的人全部承担,这符合情理法理吗?
     省政府处置工作组把“宏运”、“遐海”和“瑞丰”公司非法集资处置工作宣传提纲,作为最终结论,并以此为据,对集资受害者的维权活动进行了种种限制,对受害者反映的意见充耳不闻,使他们由相信、依靠政府,转向对立。集资受害者绝大多数是老年弱势群体,纷纷要求新闻媒体为他们伸张正义,还老年人一个公道。
    
     一群集资受害者
                       2006年4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安徽太和特大集资案反思:6.4亿元打造一副手铐
  • 农民集资修铁路? 村干部挪用集体资金 (图)
  • 北京青年报赴港上市 计划集资1亿美元
  • 集资建豪宅的重庆梁平县交警大队领导被停职
  • 杨支柱:对孙大午非法集资案的法律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