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杀人犯丁美兴重罪轻判,何故?》/尤小高 王小凤 (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4月09日)
    
    
《杀人犯丁美兴重罪轻判,何故?》/尤小高 王小凤

    2006狗年愚人节,曾庆红来台州视察"飞跃集团有限公司"前的部分冤民.
    

《杀人犯丁美兴重罪轻判,何故?》/尤小高 王小凤
    
    事实总是无情的见证人。四年之前的1997年6月2日晚上,丁荷菊通知丁美兴、陈挺勇、王彩花等人,带上高压电警棍、铁甲、匕首等凶器,气势汹汹地冲到尤利福家门前,容不得尤家分说,陈挺勇就用电警棍触击尤利福头部,直至进入昏迷。紧接着由丁美兴用匕首先在尤利福腹部捅了两刀;然后,往右大腿捅了一刀,并用刀刃向上剔断右股动脉;最后用匕首割断脚跟后攀经。而致使尤利福死亡。这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上畔域内从无有过的凶杀案的事实真相。
    
    可是,制造此案的杀人犯丁美兴却仅仅被处为“死缓”,我看,故意杀人的犯罪分子却不偿命,罚不当罪!这是何故?我们作为死难者尤利福的父母、妻儿可以休吗?
    
     先看看省高院于2000年11月30日作出的(2000)浙法刑终事第51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是怎么裁定的。
    
     丁美兴师出有名——无故杀害尤利福,纯属实实在在的刑事案,无丝毫夹杂着民事纠纷。在庭审中,村支党尤足满的证有何曾不是已作了最好的注释呢?!——所谓 “会”的问题,村干部早已作了解决而平息,与此案的发生毫无干系,可是,省高院《裁定书》却偏要冠之以“附带民事纠纷”、你看,“附带民事纠纷”寥寥数字,却隐藏着何等险恶的用心!其主旨无非是用“民事纠纷”掩盖“刑事”,以“民事纠纷”淡化 “故意杀人”,使案情复杂化,从而达到混淆视听、蛊惑人心,为杀人犯丁美兴重罪轻判制造理论依据的罪恶的目的。
    
     《裁定书》又说什么“对打”。杀人犯丁美兴等手执高压电警棍、匕首等凶器,突如其来,杀气腾腾。而尤利福却毫无戒意赤手空拳。再则,丁美兴等根本不容对方分说,先是陈挺勇用电警棍触击,后是丁美兴用匕首桶,一连捅了四刀,致使尤利福倒在血泊中。根本不存在什么“对打”之事。全村村民尤淑桂和上盘镇干部李保顺的证词不是早已作了注释吗?你看,不是“对打”,却被歪曲为“对打”,那些深谙法律的法官老爷们为了分得几元赃钱,却在钻法律的空子。因为“对打”与否,在对罪犯的量刑上就有质的区别。这样做的罪恶目的,无非就是要为杀人犯丁美兴重罪轻判作下理论铺垫。
    
     写到这些,自然联想到我记忆中的与此相关的一些重要的事儿——
    
     案发的第二天(1997年6月3日)晚上,临海市检察院批捕科长金兴突然来到我家,这位不速之客不知从何而来,开口就说“尤利福是扭打致死的” 当时,我就理直气壮地反诘:“案发的当初,你是否在场?你怎么知道是扭打致死的? ”迫使他哑口无言。也是这位批捕科长大人金兴指令金玲华在1997年6月13日《临海日报》上报道了此案,捏造“尤利福是在双方争议中扭打致死的”。
    
     你看,临海市检察院批捕科长金兴说的与浙江省高院《裁定书》讲的是何其的相似乃尔!显而易见,故意杀人的犯罪分子丁美兴能够留下活命,其根本缘因就在于金兴,还有他的同伙王岳富、王永才、李文正,在充当保护伞,起着任何人所起不到的作用,以丁美兴为枢纽,利用亲戚、朋友关系,他们互相勾结,密谋策划,左右联络,上下串通,狼狈为奸,伪造证据,扮演着一幕庇所杀人犯,重罪轻判的丑剧。
    
     难怪《裁定书》又说什么“丁美兴投案自首”。其实际根本不是这样的事。 1997年6月2日晚上,罪犯丁美兴杀死尤利福后,仓惶而逃,到了临海白塔处,被夜间巡逻的公安人员抓获归案。你看,丁美兴“被抓获归案”说成“投案自首”,岂不是欺人之谈!其罪恶目的同样是为丁美兴的重罪轻判作好充分的舆论准备。而且又说“王岳富、王永才、李文正三人出庭作证”——“送杀人犯丁美兴投案自首”。我看他们就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法自圆其说!你看,王永才身为临海市府官员(系丁美兴母舅);王岳富身为台州中院审判员(系丁美兴父亲至交朋友);李文正原为上畔法庭庭长,现为临海市法院法官(系丁美兴表姐夫)。他们只处一地,均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丁美兴的“投案首首”,他们怎么能够知道?他们三人又是怎么如此巧合走在一起呢?岂不是发入深思!难怪庭审中,当我(尤小高)再次耳闻“尤利福扭打致死 ”时,竭力驳斥他们失实,而法院却不准我多讲,反而让被告看着预先准备好的讲稿滔滔不绝对陈述,反而让杀人犯的母亲王彩花出庭作证。你看,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也难怪杀人犯用的高压电警棍、铁甲、警帽是由王岳富提供的。这一点,在庭审中的杀人犯丁美兴早已作了供认。因为王岳富身为台州中院审判员,方才有此类警械。至于省高校《裁定书》却未曾只字提及此事,我可以断言:是因为他们惟恐牵涉到王岳富这位中院审判员大人,难道不得官官相护吗?!
    
     金兴、王永才、王岳富等一伙为杀人犯丁美兴能够这般如此地卖力,究竟是什么力量在驱使着他们的呢?我看除了亲戚朋友这种关系的情意之外,而更主要的是他们收受了杀人犯之母王彩花50万元的贿金。捐一些村民反映,王彩花曾扬言“宁可花50万元送给王学富,于是进行集资,以解决贿钱不足部分的燃眉之急。(其朋友诸如陈页明、小老王、王剑文、陈孝华、金正来、王金刚、永乐儿、林保儿凑钱)”。故陈挺勇敢手持高压电警棍,头戴警帽,假冒自己是公安局人,完全是依仗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学富、李文军等人的官场势力胆大妄为、晴天白日冲进我家故意杀人。
    
     够了,再毋需多加一笔,金兴,王永才,王岳富、李文正一伙知法犯法,执法犯法。他们明里掌握着公检法大权,而暗中却干着为所欲为,生杀予夺,权钱交易,贪赃枉法之勾当。他们这一伙是我们党、政府队伍里的蛀虫、败类。我们请求上一级领导要重视此案,一查到底,严惩不贷!否则,何以平民之愤?请给激怒了的整个上盘镇村民一个满意的交代!请求对此案作重新审理判决!
    
     谨呈
    
    上诉人:尤小高 王小凤 电话:86-576-5778334
    
    临海市上盘镇西洋坝村 二OO六年四月六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琦的上诉状(一)
  • 「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儿被枪杀上诉无门(图)
  •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 重庆法院驳回异议人士许万平上诉
  • 网易独家:陕北石油纠纷追踪: 一审判3年冯秉先上诉
  • 湖北高院驳回异议人士彭明上诉
  • 蔡卓华一案,胡锦云提出上诉
  • 蔡卓华等三人被迫弃诉;胡锦云提出上诉
  • 彭明被判无期徒刑 是否上诉?
  • 把官司进行到底:林樟法等人提起上诉
  • 短讯:民不与官斗,林樟旺决定不上诉
  • 最新动态:陕北民营投资者再次进京上诉
  • 陕北民营石油事件最新动态:民营投资者再次进京上诉
  • 郑贻春将上诉 高智晟律师法律援助
  • 新疆石河子市女副部长贪污受贿上诉案开庭
  • 举报“下跪副市长” 李玉春上诉未获轻判
  • 师涛不服被以国家安全罪名判刑10年上诉,披露被捕黑幕
  • 师涛提出上诉,呼吁大家予以救援(图)
  • 山西记者师涛被判重刑家人将上诉
  • 师涛被判10年 家人将继续上诉(图)
  • 上诉无门的东北人
  •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郭少坤
  •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罪上诉案辩护词纲要
  •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 陈泱潮:恳切呼吁帮助清水君上诉案律师费用
  • 安田:连战应该上诉吗?
  • 安田:连战应该上诉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