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3月30日)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佛山市公安局信件
    
    

仁之泉按:作为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三山港3500多个失地农民的维权代理人,我们抱着理性沟通、良性互动的善良愿望,给佛山市政府发出了这封公开信。但是泥牛入海,邮出去两个月也未见任何回音。今天,我们只好公开此信,希望广东国保网监处的朋友们帮个忙,把此信转给广东省和佛山市相关负责人,以此促进佛山市南海区平洲“三山违法土地预征案”的合法合理解决,而不必等到中共中央、国务院派工作组来调查官僚腐败违法问题时,在临时抱佛脚。
    
     黄龙云书记:
    
     梁绍棠市长:
    
     惊闻贵市南海区平洲“三山违法土地预征案”农民维权代表陈慧英女士于2005年12月1日被贵市南海区公安分局非法拘捕,并于2005年12月16 日被佛山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非法接受他人香港六合彩投注”的罪名决定劳动教养一年,我们极为震惊,并对贵市公安局这一变相打击报复维权代表的恶劣行径表示严正抗议和深度关切!
    
     应该承认,南海区平洲镇“三山管理区万亩土地预征案”中,预征土地高达18622亩,确实存在着大量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事实,失地农民的各项合法权益也理应得到依法维护(参见附后的《广东佛山南海土地预征案的法律辩驳书》)。但是,即使维权农民再怎样和平理性地以法维权,再怎样百般努力争取各级政府部门依法保障他们的应有合法权益,我们观察到的却是:地方当局不文明执法甚至违法犯法的各种行为,包括雇佣大量不能出示合法授权的黑社会人员来执行对农民的强行措施,甚至采取暴力行为强制推行当局单方面的决定,粗暴毁损农民地上农作物和附属生产设施,极大地伤害了农民的利益和政府的信誉。有关情况,海内外媒体都做过大量报道。
    
     忍无可忍的失地农民只能团结起来,集体依法维护他们的各项合法权益,抬着棺材拦截在强制征地添土现场,在四处违法抓捕维权农民和学者的恐怖高压下,在直升机低空梭巡警戒施威下,发起了《要求罢免佛山市南海区委书记刘海的佛山市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和《要求罢免佛山市南海区区长李怡伟的区长职务的动议》,取得了3500名以上南海公民的合法授权签名,并直接向佛山市有关部门递交和邮寄了上述有效签名罢免动议。
    
     正是在这样面临着官民直接暴力冲突的严峻形势下,仁之泉工作室的学者专家从依法实际解决农民的失地问题出发,秉持真诚负责的诚恳态度,有力劝说维权农民引而不发、理性克制,建议他们直接和政府相关部门通过对话协商的方式,温和理性地协商解决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但是,由于维权农民缺乏安全感,担心政府部门打击报复维权农民代表,所以他们反而请求仁之泉工作室代表失地农民和南海区政府进行对话协商。考虑到对抗冲突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甚至反而会给地方政府、失地农民和社会其他方面带来巨大的危害,所以仁之泉工作室只能勉力答应下来,并取得了3500名以上南海公民的有效合法授权代理书。
    
     但是,尽管仁之泉工作室工作人员多次以电话、传真的方式和南海区政府联系,真诚希望以对话协商的方式,协助解决“三山管理区万亩土地预征案”中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问题,并且为了表示最大的诚意,主动停止了在互联网和海内外媒体上对此失地农民维权事件的披露和报导,最终换来的,不过是石沉大海般冰冷的沉默,以及对当地维权农民代表陈慧英女士的劳教一年的变相迫害——仅仅因为,陈慧英女士接受了世界著名的华盛顿邮报记者的采访!
    
     更有甚者,2006年1月13日,仁之泉工作室法律顾问杨在新律师在接受陈慧英女士的家属法律授权委托后,亲赴广东准备为陈慧英女士进行法律援助工作。万万没有想到,仁之泉工作室的杨在新律师在山东省济南市帮助法轮功学员刘如平律师代理被劳动教养的行政处罚行政诉讼立案后,刚于当天下午四点半飞到广州市白云机场,就被早就守侯在那里的佛山市公安局便衣强行带走,当晚被带到佛山一豪华宾馆,以村民检举杨在新律师涉嫌诈骗为由,强行对杨律师搜身,做询问笔录,拍录象,并再三威胁警告,不允许仁之泉工作室任何工作人员再到广东帮助失地农民。到十四日凌晨一点半钟,又强行用警车送杨律师回广西与广东的交界收费站,就把杨律师扔在该收费站后开车扬长而去(该车车牌号:粤JM9103),而杨律师不得不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黑漆漆的高速公路上走了好几公里,才走到广西合浦县的山口镇。
    
     我们不禁要质问佛山市地方当局:难道我们国家“以宪治国”、“建设法治政府”的政治纲领佛山地方当局就可以置之不理吗?难道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妥善解决三最问题”的再三指示你们就当作“耳边风”了?难道张德江先生亡羊补牢的“三句硬话”你们当做“政治秀”了吗?难道你们真是以为 “暴力加谎言”就可以压制住失地农民的以法维权吗?难道你们疯狂阻止仁之泉学者专家温和理性的法律援助,就是想制造又一个震惊世界的“汕尾血案”?!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此,我们正告佛山市地方当局,不要再以失地农民为敌,不要再以人民为敌,更不要再以温和理性地协助农民和地方当局依法妥善解决官民冲突的仁之泉等民间非政府机构为敌!否则,由此造成的一切爆炸性悲剧后果,都只能由你们来承担!!
    
     我们再一次重申以下要求:
    
    
    
     1.佛山市政府应该通过理性的、合法的、对话的渠道来和农民进行正式地沟通,举行南海地区农民征地问题的听证会来解决农民征地的问题,让任何农民都有资格聆听或参与对自己息息相关的政府事务。如果双方同意,仁之泉工作室依然愿意从中周旋,协助官民双方开辟一条对话协商解决冲突的新出路!
    
    
    
     2.佛山市南海区政府必须出示该征地的合法批文和手续。即使是在1992年,国家也已经有相关的法律和政策要求保护农民的耕地。国务院即使在当时也从来没有允许过随意地、大规模地占用农民的土地。三山地区的土地涉及一万亩左右,如果有合法的手续,应该将该手续张贴在公众场合,应该在互联网上公布。
    
     3.立即无罪释放维权代表陈慧英女士,停止对维权和上访农民的追踪、追捕和迫害行为。宪法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国家信访条例中也明确规定: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
    
    
    
     4. 必须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权。任何公民,都有权利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通过互联网或者其它渠道来传播消息,反映民意,或者寻求帮助,包括对政府的非法行为进行披露。
    
    
    
     5. 即便佛山市政府不奖励仁之泉工作室工作人员,最起码也必须立即停止近半年来对仁之泉工作室工作人员的威胁迫害,认真领会我国各级领导对本工作室赵昕受暴事件积极解决的法治涵意。我们绝对无意破坏所谓“佛山南海的安定团结局面”,恰恰相反,我们只是不希望再发生“定州血案”、“汕尾血案”等等暴力悲剧,只是温和理性地主动协助佛山市官民之间进行协商对话,一起真正致力于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的建构。
    
    
    
     6.佛山市南海失地农民发起的《要求罢免佛山市南海区委书记刘海的佛山市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和《要求罢免佛山市南海区区长李怡伟的区长职务的动议》是合法有效的,佛山市政府必须尽快依法回复公民的合法罢免动议。公民有权利对公务人员和人大代表进行选举和反向的选举--也就是罢免,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这是任何文明的国家都认可的,也是国际人权公约所保障的一项权利。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联合国人权宣言第七条),事实上,法律面前,公民和政府部门也是平等的。对于公民的基本权利,任何政府都不得单靠暴力后盾做支撑来随意剥夺公民的基本权利。在这个案件的过程中,佛山市和南海区政府依靠行政暴力执法野蛮征地、填土在先,又对替农民呼吁的维权人士的非法扣留、劳教在后。这些行为首先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法》以及行政机关必须和行政机关的公正、公开执法的有关法律和规定,其次,违背了中国已经签署并于2003年正式加入的《国际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违背了中国已经签署并表示同意其原则的《政治与公民权利国际公约》,违背了中国是成员之一的《国际保护人权卫士宣言》。这些做法不仅无益于促进当地的和谐、稳定,反而更加容易激起农民的愤怒,而进一步引起不安定。此外,当地政府的做法也使中国在力图实现保护人权的诺言上又丢了一分,从而使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面前蒙羞。
    
     我们希望贵政府认真面对有关问题,对行政行为和执法过程中的不当和违法行为进行独立调查,立即释放维权农民代表,并给予执法人员和行政官员应有的国家文明执法培训,对受到伤害的农民予以合理补偿,进而通过协商和合法的手段完善解决征地问题,确保失地农民的基本人权和财产权得到保障。
    
     此信抄报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一份,特此敦告,盼复为荷!
    
     赵昕(签发)
    
     仁之泉发布稿
    
     联系电话:13001116454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06年1月15日 成都
    
     附:广东佛山南海土地预征案的法律辩驳书
    
    
    
     佛山南海区凤鸣镇三山管理区预征土地一案,由于双方的对视,造成了严重的冲突,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根据有关人士递送的材料,发表如下法律意见:
    
     1、南海区(当时为南海镇)将凤鸣镇三山管理区纳入县城规划的行为是否合法。
    
    
    
     根据当时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8年)第十条的规定“各级人民政府编制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地方人民政府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经上级人民政府批准执行。”南海区的城市规划必须取得其上级人民政府,即佛山市人民政府的批准。根基现有的资料,我们没有看到相关批准性文件,所以规划是否合理有待论证,并且不论县城规划是否合法,对于土地征用的问题是否为法定性无必然联系。
    
    
    
     2、关于1992年凤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中“预征”的法律性质。
    
     土地预征是政府及其相关的职能部门,根据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建设的需要,与集体土地所有者签订征地补偿协议,支付一定比例的补偿费用的行为。土地预征不是批准征用,国家建设需要用地时。仍然需要按法定的程序批准后,方可使用土地。
    
     其最初有据可查的法律性文件是《广东省征地管理规定》(粤府<1993>94号)第十三条的规定“为有利于建设规划的实施和合理利用土地资源,市、县人民政府可对经依法批准的开发区和城镇建设规划区内的农村集体土地实行预征,提前实施规划利用控制。市、县预征土地,应按征地审批权限逐级上报审批并向省国土厅备案,经预征的土地,在建设需要使用时,按国家和省有关国家建设用地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审批权限和程序报批。在土地投入开发建设前,属农用土地的,应继续用于农业。”
    
     那么,当时那南海区与三山管理区签订的这么大批的土地预征协议是否有法律依据是不存在的。即使是根据《广东省征地管理规定》(粤府<1993>94号)的规定,“市、县预征土地,应按征地审批权限逐级上报审批并向省国土厅备案”。征地权限的规定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88年)》第二十五条规定 国家建设征用耕地一千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千亩以上的,由国务院批准。征用省、自治区行政区域内的土地,由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征用耕地三亩以下,其他土地十亩以下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批准;省辖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批准权限,由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
    
     一九九一年七月三十日广东省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修正的《广东省土地管理实施办法》第十三条对此作了详细的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严格执行年度土地利用计划,非农业使用耕地要控制在年度非农业建设使用耕地控制指标内。征用土地或划拨、出让土地使用权以及农业用地改为非农业用地的审批权限:县级人民政府批准耕地(含水田、菜地、旱地、园地、鱼塘。下同)三亩以下,其他土地十亩以下。但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城市规划区内土地除外。省辖市人民政府批准耕地五十亩以下,其他土地一百亩以下。广州市、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准耕地五百亩以下,其他土地一千亩以下。
    
     经济特区范围内的耕地一千亩以下,其他土地二千亩以下,由所在地的市人民政府批准。
    
    
    
     经国务院批准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范围内的耕地一百亩以下,其他土地二百亩以下,由所在地的市人民政府批准。各级人民政府批准各类土地总和,每宗不得超过上述各款中“其他土地”的最高限额。超过以上限额的,按审批权限报上一级人民政府审核、批准。”
    
    
    
     由此可见:法律、法规对于土地征用的权限的规定是非常严格的,对于预征参照征用的审批权限,那么1992年所签订的“凤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中“预征”的“凤鸣镇三山管理区现有土地总面积12.42平方公里(包河涌水面),折合18622亩”这么大一批土地是只有国务院才有权审批的。且根据广东省国土厅粤地政[1997]139号《关于南海市早期统征三山港区土地作仓储、商住用地的批复》中关于同意其统征(预征)补办手续的批复中,可以得知,南海区在预征土地是没有办理相关的手续。然其批复的法律效力也有待认证。因为批复同意补办手续的土地面积和1992年南海区与三山管理区签订的协议中规定的土地面积有较大出入。
    
     广东省征地管理规定(粤府<1993>94号)第十条同时也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严格执行国家和省的有关法律、法规、建立集体讨论、民主决策、政府领导成员专人负责的征地审批制度,不得多头审批。各级人民政府征用土地的审批权限,按《广东省土地管理实施办法》第十三条规定执行,不得越权批地,不得擅自将审批权下放给下一级人民政府及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包括开发区管委会)。”
    
     3、1998年 “关于调整征用土地和留用地的协议”是否合法。
    
    
    
     广东省办公厅于1995年6月28日发文,明文规定不得搞土地预征,(见《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停止土地预征的通知》〈1995年6月28日粤府办〔1995〕68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1995年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意见》(中发〔1995〕6号)已明确提出,今后不准搞土地预征。省人民政府意见,全省各地今后一律不得再搞预征土地。对已经预征的土地,未按国家和省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办理建设用地批准手续的,按如下办法处理:
    
     一、凡未填(挖)土的,一律不得填(挖)土和投入建设,继续由农民耕种;已经填(挖)土尚未有建设项目的,应组织复耕,不得撂荒闲置。
    
     二、已经签订预征土地协议并付了部分补偿费的,应按协议商定的期限、数额予以兑现;暂无能力支付尚欠的补偿费的,应取得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同意延期支付或按欠支部分的比例退还土地。
    
     三、签了协议而未付补偿款的,应尽快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协商,取消协议。
    
    
    
     四、各市、县人民政府应组织有关部门对当地预征土地情况进行一次检查,并在今年内作出处理。各市人民政府对预征土地的检查和处理情况于年底前向省人民政府作一书面报告。省国土厅要加强对此项工作的检查监督。
    
    
    
     但当时还在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88年)》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的仍然规定:“国家建设征用耕地一千亩以上,其他土地二千亩以上的,由国务院批准。”
    
    
    
     “一个建设项目需要使用的土地,应当根据总体设计一次申请批准,不得化整为零。分期建设的项目,应当分期征地,不得先征待用。”据此可知,南海区的预征土地行为是违反土地管理法规定的,由于其违反“土地管理法”的强制性规定,所以其与三山管理区在1992年所签订的“凤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预征是无效的。由于协议的无效,该土地的所有权没有发生改变,其所有权仍由三山管理区集体所有。
    
     4、关于以后土地再行征用是适用法律的问题。
    
    
    
     土地预征不是批准征用,国家建设需要用地时。仍然需要按法定的程序批准后,方可使用土地。并且此时应该依据征用当时的法律、法规来执行,而不能仅仅根据以前签订的预征土地的合同和当时的法律来给与补偿。因此,在今日南海区征用土地的行为应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于2004年8月28日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履行相关的手续、对农民进行合理的补偿后再行开发。
    
     5、关于近日发生的冲突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88年)》第十三条和2004年8月28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决定》第二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
    
     南海区人民政府与2005年5月31日对该土地所做强行填土,破坏土地上的农作物的行为违反上述法律规定,希望南海区政府能够及时纠正这种行为,依法行政。
    
     (2)《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04年修订)》第七十八条规定:“无权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不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批准用地的,或者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批准占用、征收土地的,其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使用的土地应当收回,有关当事人拒不归还的,以非法占用土地论处。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3)《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88年)》第四十八条也规定“无权批准征用、使用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超越批准权限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批准文件无效,对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单位主管人员或者个人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机关给予行政处分;收受贿赂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非法批准占用的土地按照非法占用土地处理。”
    
     (4)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国发[2004]28号的规定,不管是预征还是征地行为都要遵守如下规定(整理的稿详查该决定):
    
     第一、严格依照法定权限审批土地,第二、严格执行占用耕地补偿制度。第三、严格依法查处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第四、从严从紧控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总量和速度第五、严格保护基本农田。第六、完善征地补偿和安置制度第七、完善征地补偿办法第八、妥善安置被征地农民第九、健全征地程序第十、加强对征地实施过程监管第十一、严禁闲置土地。 
    
    
    
     (5)根据《国务院批转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部分地方政府越权批地情况报告的通知》(1990年1月10日国发〔1990〕8号)各地越权审批土地的违法行为相当严重,依法应当严厉查处。
    
    
    
     6、关于补偿款的问题
    
    
    
     基于上述的分析,我认为1992年“凤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以及1998年相关几方签订的“关于调整征用土地和留用地的协议”本身性质就是违法的,所以其中规定的关于补偿的条款及数目是否合法,在此不发表意见。
    
     “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实保护耕地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全面规划,严格管理,保护、开发土地资源,制止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作为土地管理的基本原则,在历次的土地管理法,及其修订稿和实施细则中都有明确的规定,我认为南海区政府的做法却恰恰是在规避有关法律的规定,无视了农民的合法权利和法律的基本精神。
    
     三山管理区的村民对待此纠纷不应采取过激的行动,应该通过法律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对南海区政府提起行政诉讼,确认1992年所签订的“凤鸣镇三山管理区划为城区预征土地原则协议”及其以后所签订的协议是无效的。
    
     7、本案并没有经过司法机关的裁判且行政机关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力
    
    
    
     本案的“预征”土的纠纷,就是土地的所有权及使用权是否已经转移的法律问题,也就是土地所有权及使用权的纠纷问题,应当经过行政机关或者司法机关的裁决才能发生法律效力,只有依据发生效力的法律文书才能强制执行,也只有人民法院才能具有强制执行的权力,其他行政机关只有部分裁决权,法律并没有斌予其强制执行的权力。
    
     综上所述,广东佛山市南海区政府的有关部门认为其征地合法之说是无稽之谈,是蒙骗村民之举,其本身已经严重违法却还挂法律的名誉利用公权力,纠集社会暴力对农民进行打压,其本身就是越权行为及侵权行为,依法必须停止及赔偿申诉人的相关经济损失,但政府部门却蛮不讲理讲法,采取霸道行径,动用人民斌于其的公权力,不作为人民服务的勾当,反而侵害人民的利益,是明目张胆的流氓及暴徒行为。
    
     作者:仁之泉工作室法律顾问 2005年8月17日于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国会议员致大陆人权机构仁之泉工作室信
  • 太石村进展:仁之泉对郭飞雄失踪表示强烈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