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与《物权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交锋才刚开始
(博讯2006年3月24日)
    与《物权法》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交锋才刚开始
    
     由五十多个中国“法学家”倡议拟订的所谓《物权法》,由于遭到人大教授巩献田等有正义感的学术界进步知识分子的质疑,并上书中央高层,而未成为今年人大会议的审议提案。按西方人所说,就是被“罢议”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在这里首先要向巩献田教授、杨晓青等同志表示由衷的敬意。他们作为知识分子群体中优秀人物的代表,在这次揭露和批判“西法霸王们”破坏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妄图从理论上私有化中国的斗争中,表现了知识分子的真正本色。他们用知识和理论、胆识与气节捍卫了社会主义法理的庄严和神圣,捍卫了人民的劳动成果和利益,他们无愧于“人民法学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巩教授的一封质疑信件,受到了“西法霸王们”的集体围攻漫骂。我们在这里即不谈五十多个“法学家”围攻一个维护社会主义宪法的七十多岁的老教授,违反了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关于“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正确处理党内党外民主生活”的规章原则;也不提那些貌似聪明、高贵,披着“法学家”外衣的老爷们,在完善、建设和正逐步迈向法制化的社会主义中国,就一个理论问题侮辱漫骂一个年迈的大学教授——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而公然藐视法制、践踏宪法、侵犯人权,给反华势力授以口实话柄的愚蠢行经。我们关心的问题是,一个老教授,一封质疑信,何以引得一个“五十人的小集团”大动肝火呢?!
    
    前不久,有位国内法学界人士在上海对外国记者讲:“中国经济学家们提供的一些政策由于造成了贫富分化,正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公开质疑。而‘十一五’之后,社会资源将会重新分配,这下该看我们的了”。
    
    这也许就是答案吧:经济学的教师爷们出完馊主意,揣着银票下殿了;法学界的老爷们又升堂了,他们举着“正大光明”的牌子,就等着窦娥和张驴儿了。而巩教授的出场,正如法学家门所说,将“好事”给“搅黄”了。巩教授挡了他们“发财”的路,这无疑捅了蚂蜂窝,不被蛰咬才怪呢。
    
    本次人大未将《物权法》列为提案,这与巩教授、杨晓青等同志的具理力争,坚持原则的斗争是分不开的;是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分不开的。有同志就认为对《物权法》的斗争取得了胜利。这种高兴的心情大家都理解。但是,对《物权法》的斗争只是阶段性的胜利,还未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一点,我们必须要保持清醒的认识。
    
    
    
    3月12日,政协委员乔晓阳称:明年人大将审议《物权法》。这表明,《物权法》并没有被“放弃”,经“修改”后还要登堂立法。而这一年间,“法学家”们会将这部维护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利益的“法典”编撰的更“合理”、更“隐蔽”、更“虚伪”。给我们对它的揭露和批判增添更大的难度。他们可以用一年的时间添好伤口,再重新跳出来。那么“法学家”们“疗伤止痛”这一年的喘息时间是谁给的呢?在社会主义国家出现这样明目张胆与社会主义宪法公然对立和挑战的“法律”提案,本该被彻底废除。但却以“搁置”的方式保留下来。这不能不让人觉得蹊跷。我们知道,《物权法》之所以没有成为人大提案,实际上是没有得到高层首肯,被认为不“完善”,并提示了三点修改的要求。这不禁让我们想起在过去旧社会官匪一家常用的“诱供”手法,这和提示修改《物权法》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还有令人不解的是,刚“搁置”《物权法》,高层就责令有关部门修订《国有资产保护条例》。莫非是“善心发现”了,要胜造“七级浮屠”了?我们起初估计,这是要借“公”船渡“私”货,将《物权法》压缩后塞进《条例》用“障眼法”达到立法的目的。但3月12日,关于明年提交《物权法》的消息透露出来,大家才晓得:《条例》不过是给《物权法》开道铺路而已。试想,疯狂私分国有资产那段时间,为什么不立法?有眼看着贼一次次偷家里东西,而门不上锁的吗?现在国有资产被瓜分待尽,忽然想起要立法了,请问:属于劳动人民的国有资产还有多少?是问跨国公司要,还是问银行的洋掌柜要,或是问外逃的贪官们要?开这个《条例》的空头支票给谁看?恐怕真正需要保护的应该是将国有财产大量侵吞后早已划归私人名下的“私有财产”才对吧!这才是用《条例》的稻草拉《物权法》上岸的玄机吧!如若不信,大家来日可以问问“法学家”们,他们一定会一脸庄重的告诉你:就像非公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成分一样,《物权法》也是对《条例》的一个补充,这是完善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一种举措。剥削阶级讲鬼话就像讲人话一样动听,除非有人信他们!
    
    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修订《条例》,我们恰恰希望这部法律能真正保护人民经过艰苦奋斗,用鲜血和生命、劳动和汗水换来的社会主义事业丰硕的物质成果,捍卫属于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国有财产。人家不让我们参与《物权法》的修订,我们也从没指望通过修订《物权法》来为人民立法。那我们在继续组织力量深入揭露批判《物权法》的同时,应该将工作重点有针对性的投入和参与到修订《条例》中来,扩大、稳定我们的法律宣传阵地,形成“两法”对立的局面。即使他们将《物权法》抛出来,我们也能用《条例》这面照妖镜时时照照它,阎王的孩子办满月——让大家都识得它的鬼样子。我们由衷希望像巩教授、杨晓青等代表人民利益的法学工作者能够参与《条例》的修订工作,为人民修法。
    
    在这样一部有关人民利益的法律修订工作中,有几点原则性的东西是我们特别应该认清并坚持的:
    
    (1)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神圣不可动摇;社会主义国有资产是建设社会主义、推动和谐社会发展的坚实、强大的物质保障,不许受到任何危害。
    
    (2)社会主义国有资产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共同拥有,人民有权利和意志监督、保护社会主义国有资产。
    
    (3)一切社会主义国有资产的变动、分配、利用,都与劳动人民的利益息息相关,人民具有直接参与一切社会主义国有资产的变动、分配、利用的合法性,即法律地位。
    
    (4)严禁以分置、收购、转让、划拨等变相手段非法侵吞、瓜分属于全体人民的国有资产。人民拥有捍卫社会主义国有资产的一切正当权利和手段。
    
    (5)允许外资以互惠互利的方式参与国家投资建设,但严禁跨国资本通过非法、不正当的手段、方式并够、盘整社会主义国有及其同类性质的企业,严防国有资本流失。
    
    
    
    资产阶级没有退出历史舞台,他们是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的,他们在寻找一切机会和场合进行疯狂的反扑,这个历史规律我们是清楚的。但是,就目前看,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竟可以这样堂而惶之的出现这样一个代表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利益的法律;张维迎在北大要“革共产党的命”,要“反攻倒算”;教育部的王官员明目张胆的喊“没钱别上学”;卫生部的高部长声称:免费医疗是不可能的;商务部为“友邦利益”阻止“两税合并”,竟得到高层默许,造成在中国的大地上,重现“内外”两重天的悲哀;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的主持人面对青岛、重庆的国有企业被外资并够,竟发出“下一轮并够更精彩”的无耻的喝彩,一如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嘲讽的那个高喊“庆祝保定陷落”的祁家老二。
    
    关于以上现象是否请法学家们从法律角度回答几个问题:
    
    1、共产党和张维迎都主张革命,到底谁革命有罪,谁革命没罪?
    
    2、王官员如果在路上被一个手拿砖头没钱上学的孩子截住,被索要上学的钱财,那是孩子被判抢劫犯罪呢,还是判王官员纵容、教唆犯罪?
    
    (3)免费医疗是不可能的,就是说是不行的;那么不免费医疗是可能的,就是说是可行的,那不免费医疗为什么造成那么多人在家等死而不去医院,这是可行的吗?对这些等死的病人来说,高部长的讲话有没有犯罪动机?
    
    (4)、商务部是中国行政机构还是跨国集团和外商在华代理机构?他从事的行政权利是否超过了他的行政职能和法律范畴?
    
    (5)中央电视台主观上支持鼓励并够,但不限于行业,只支持并够。从法律角度说,中央电视台也支持自己被精彩的并够,同样,中央电视台也支持像天安门、故宫、广电局、大会堂等被并够,中央电视台上述动机构不构成犯罪?法学家们也许没时间解释这些问题,他们还得修改《物权法》呢。所以,包括《物权法》在内的上述一系列事态的发生发展,不能不认为是咄咄怪事,不能不发人深省:上层建筑集团,他们还是在维护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吗?替这样的反动意识形态张目,究竟是想干什么,他们又将走向何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物权法》是赤裸裸的剥削阶级的产物,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一株毒草。它代表着资产阶级反动的经济基础,而这样的经济基础势必使上层建筑走向更加腐朽和没落。而黑暗反动阶级的“前进”正是阻碍社会历史发展的“倒退”!不是吗?教育部、卫生部、商务部、电视台、专家精英们----,他们的言行毫无遮拦的表露了他们~以服务于资产阶级、服务于少数剥削阶级为根本出发点,置广大人民的利益于蔑视和不顾,公开站到与人民对立的一面,彻底撕下了“共产党员”的外衣。如果有人连这样的上层建筑腐烂、衰败的本质及其现实情况都不承认,那他实在是蠢猪。当然,不包括那些根本就不承认阶级、阶级存在、阶级斗争的家伙们,还是让他们睡吧,他们活着或死去,对人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资产阶级和他们所代表的剥削势力是不会轻易、自动的退出历史舞台的,他们养好伤还会以十倍、百倍的疯狂进行反扑,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和足够的思想准备。对《物权法》的斗争,我们今后会面临新的苦难和挑战。《物权法》之后,还会有更艰巨、更复杂的斗争,将会有更残酷、更凶险的考验。但我们坚信,只要知识分子不腐败,不彻底腐败,不烂透了,他们最终会重新走上与民众相结合的道路,这也正是中国的希望所在。我们高兴的看到,通过这次反对《物权法》的斗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开始觉悟了。特别是北大的师生们,他们身上又洋溢、焕发出“五四”时期,追求真理的光彩,他们和其他追求进步的知识分子必将重新回归到人民大众的队伍中来,自觉的与人民结合,而汇聚成为一只浩浩荡荡的历史洪流。在这道历史洪流前,任何想打着“立法”、“护法”的旗号进行反扑的貌似强大的反动旧势力,任何想借披着“爱民”的政治外衣欺世盗名而欲再次将人民踩在脚下的腐朽的剥削阶级,都将被无情的冲跨,等待他们的结局只能是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