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陕西汉中市城固县惨案:黑帮错杀无辜,警察无作为
(博讯2006年3月11日)
     2005年11月2日晚,在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发生一起惨案,可如今案情的进展却实在令人失望。遇难者姐姐在一论坛留下了自己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和QQ号码后写道:“希望大家能帮助我。我不敢留下我的手机号码,否则,那帮黑社会的会把我赶尽杀绝啊。希望大家谅解我。虽然我坚强,但毕竟我是一个弱女子。谢谢大家。”以下是本人收到遇难者姐姐所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内容。
    
     人间惨案   (博讯 boxun.com)

      
      张凯下了晚自习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那天晚上是妈妈生日,在电话里他饱含深情地为妈妈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回到家后,张凯如往日一样倒头就睡。突然,尖锐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夜晚的沉寂,一个名叫李超的人打来电话,请求张凯无论如何也要帮他一个忙。素来重情重义的张凯二话没说,赶紧骑着自行车就去赴约了。当他和李超还有李超约来的其他3个人刚一见面,手无寸铁的他们就被从暗处冲出来的手执东洋大刀和9节鞭以及其他钝器的18个人团团围住。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不明真相的张凯愣住了,那18个手执武器的家伙不分青红皂白,一顿乱砍,精明的李超却趁乱逃跑了。
    
      一眨眼的功夫,张凯瘦弱的身躯就被砍了38刀.小小的头部被东洋大刀砍了6个刀口直砍到脑浆,下巴被深深捅了一刀,胳膊上6刀,手腕被砍断,左腰侧的一刀把人拦腰砍断,白花花的肠子已经全部流出体外、、、、、、背部已没有完整的肌肤,全是刀痕,腿部深深窟窿一个挨着一个、、、、、、
      灭绝人性的凶手们在结束了这场血战后,看着张凯那张血肉模糊的脸时,忿忿地说:“杀错人了!他不是李超” !
    
      这件惨无人道的事情发生在2005年11月2日晚,9点30分。这一天,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因为死者张凯就是我的亲弟弟。弟弟一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又是3代单传,父亲2000年癌症去世,家里所有希望,所有的寄托,所有的企盼都是为了他,可是现在,我亲爱的弟弟,却就如此的走了,走的如此的残忍、、、、、、
    
      喜欢音乐,喜欢唱歌的弟弟,一直深受人们的喜爱。他的善良和爱心是老人们都交口称赞的,他温和的微笑也像和煦的阳光一样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他的孝心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此刻现在却成了我母亲最大的悲痛和忧伤。从此再也没有那欢快地叫“妈妈”的声音了,再也没有那摸摸妈妈的头发,‘妈妈,你头上又长了白头发’的话语了、、、、、、真的没有想到,那一首生日快乐歌,竟然成了他为妈妈送上的最后一次生日祝福。
    
      2005年11月2日零点58分,我和妈妈接到城固县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说,我的弟弟张凯现处生命危险之中,急需抢救。我们接到电话,日夜兼程往家赶. 第二天早晨,见到弟弟时,他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看着那毫无生气的面庞和满身疮夷的躯体,我与母亲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公安局的告诉我们:当天晚上120说没有急救车,无奈公安局才给城固县城关医院打电话找熟人,城关医院才派出车。在抢救中,城关医院血库中没有血, 医院只是一味的等待救援的血,两个多小时后在县医院那里才找到血,然而,等待得太久了,在11月3日凌晨5点多,差2天就过生日的弟弟终因失血过多而离开了我们。
    
      这样的恶性致命事件在陕西省汉中市小小的城固县城已经是第13起了. 在大力提倡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惨案仍然接二连三地在县城中间发生。
      身为一个弱女子,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也不知道该如何承受这起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所带给我的心灵创伤。但不管怎样,作为我---死者的姐姐,依然要忍住悲痛,把事情公布于众,告知您,我,他和天下所有人。
    
      附注: 李超在第二天就被派出所放走,他和派出所的一位队长是亲戚,
    
      现在又有8个凶手被取保候审
    
      面对众多的凶犯,剩下我和孤单的妈妈,谁会帮助我们?谁会为我们主张正义?当我去请求帮朋友们帮我含冤而死的弟弟讨个公道的时候,朋友们往往会这样说:“我们是去帮助你们母女二人呢?还是去得罪其他18家人呢?我们以后还怎么去做生意?以后还怎么在这个世上混?”请问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此时,我想起了一部枪杀大案纪实片《12.1枪杀大案》,该剧以纪实手法再现了1997年发生在西安市一起持枪连环杀人案的侦破过程。韩磊唱的主题歌《捉鬼计》又萦绕在我的耳边:
    
       “……  …… 鸡鸣狗盗倒(那个)仗势欺良 草菅人命(那个)辱没上苍 随在光天化日下撒野 谁来降妖作怪 骨碎筋连(那个)体恤荒野 五谷杂粮身(那个)除暴霸王胆 谁在光天化日下撒野 看我来降妖捉怪 什么人浪荡在大街上 混世魔王 我将你降住在公堂上 公堂上 … 谁在光天化日下撒野看我来降妖捉怪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
      我只希望人间自有公道,还我弟弟一个说法。
         
       悲痛欲绝的姐姐 _(博讯记者:怪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