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7355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博讯2006年3月01日)
    尊敬的卫生部高强部长、尊敬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
    近段时间来,以浙江省瑞安市人民医院为代表的部分医院举办药品批发公司一事引发争议并招致国内媒体激烈地批评,由于此事关系到医疗改革的方向性问题,已引起浙江省政府分管副省长的重视并作了力度很大的批示,但触犯了一个能量极大的强势利益集团,其结局可想而知,请您们二位即便不从医疗改革的大局出发,仅从怜悯那些因病致贫,生活在看病难,看病贵,重负之下的黎民百姓们着想,您们二位也不应该保持沉默,该出手时就出手。同时,为了便于广大网友了解事件真相,笔者转载某省日报等相关文章,以飨网友,望引起广大网友的关注。
     (博讯 boxun.com)

    (文章一)
    (某某省副省长批示):请省药监局认真研究这个问题,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弊多利少,且不符合医药分家的医改大方向民,更不利于形成竞争的医疗市场的局面,不利于医院的改革,希望尽快对问题有个明确态度。
    
    某某省日报内部参考
    
    个别医院开办药品批发公司引发争议
    ——是医改新尝试还是与医改方向背道而驰
    
    背景提示:切断药品和医疗行为的利益联系,实行“医药分家”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然而,今年台州却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地最大的医疗机构——台州医院率先在全省成立了药品批发公司。医疗所有药品均向这家公司采购。无独有偶,我省瑞安、金华、丽水的不少医院也纷纷提出开办药品批发公司的申请。
    
    
    台州批发商愤怒难抑 温州批发商联合阻击
    这家今年4月18日成立的批发公司名为“思泽”药品批发公司,公司员工全部由台州医院和台州医院路桥分院药剂科的人员组成。短短半年,“恩泽”已销售药品近亿元,销售量直逼台州医药批发公司前三强。
    “恩泽”的异军突起引起了台州市其他医药批发公司的强烈恐慌。
    11月10日,当记者电话打至台州最大的医药批发公司——台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时,被告知老总正在开会,会议的主题就是讨论如何应对“恩泽”带来的冲击。
    11月12日,记者来到台州医院所在的临海市,当在最大的医药批发公司(排名台州第三)负责人一提到恩泽,就愤怒不已:“我们公司2004年一共销售2亿多元药品,全部利润只有100万元,净利润不到0.5%,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台州医院还要来插上一脚,必然会严重影响流通市场的秩序,并阻碍医药分家的实施。”
    事实上,受医院自办药品批发公司影响的绝不仅仅只有台州一地。在台州医院成功申办了药品批发公司后,瑞安、金华、丽水 等地医院也纷纷向省药监局提出申请,要求举办医药批发公司。其中,瑞安市人民医院出资800万元、与杭州华东医药公司联合举办的医药批发公司更是引人注目,受到了温州市所有医药批发企业的强烈反对。
    9月5日,瑞安市医药公司向省药监局、省医药商业协会呈送了关于立即制止医院创办药品批发企业的报告;9月7日,作为后援,温州市医药商业协会会长朱永筱和该市14家医药批发企业老总连夜赶赴杭州,请求省药监局制止医院创办药品批发企业;与此同时,上百名瑞安市医药公司的员工前往瑞安市政府上访请愿。在这种情况下,我省其他医院申请举办医药批发公司一事暂时被搁置起来。
    到底是“医改新尝试”还是背离医改方向?
    面对巨大的争议,申请办药品批发公司和各医院仍然认为自己的审办有理由。
    金华中心医院院长韦翊认为,目前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尚无定论,法律并没有规定医院不能办医药公司,所以报批医药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妥。
    瑞安市人民医院院长张力成说,目前我国药品流通企业多达6000多家,一个药品从出厂到进医院可能要经过四五个流通环节,每过一道环节,药品费用都要往上涨一大截,如果由医院来办药品批发公司,就可以减少药品从厂家到患者之间过多的流通环节,从而降低药价,既有利于医院,也有利于患者,这样的医改新尝试为什么就不能做呢?
    台州医院负责人认为,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还可以规范医生用药,减少医生的犯罪机会。他说,现在医药代表手头都有一笔钱,专门用来与医生“沟通”。去年台州医院就发生过一起“大案”:27名医生在开“康迈欣”抗生素药时,收受了从数百元到近万元的药品回扣,结果11人被扣除6000元的年终奖金,个别人还受到处分。他说:“这种血淋淋的教训确实令人痛。不过,有了自己办的公司不会给自己的医生送回扣,这样既可以保护医生,也保护了患者的利益。”
    对于医院提出的这些理由,许多专家并不赞同。
    省医药商业协会会长赵博文认为,医院目前销售的药品占了全部药品销售总量的80%-85%,与传统医药公司相比,有着天然的垄断优势,医院办药品公司,是想通过自己的这种垄断地位,低价购药,然后再高价回售给医院,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它完全违背了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医药分家”的大方向、大趋势、不利于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据悉,自我省去年实施“顺加作价”的药品招标后,政府严格规定医院不再与医药企业进行第二次让利谈判,以避免招标流于形式。这就牢牢束缚住了医院的“手脚”。但有了药品批发公司后,医院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让公司去与企业谈判,然后再通过折扣购入药品,中间的差价,则被医院“名正言顺”地拿走。
    “这种行为实质上就是‘医药合谋’,就得难听点就是‘医药勾结’,合谋帮医院‘洗钱’。”赵博文说。
    除此之外,许多专家认为,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还违背了国家药品流通体制改革的初衷。
    目前,我国药品流通企业多达6000多家,加上挂靠在一些大企业名下的公司,共有17000多家,而美国才70多家,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仅仅只有10多家。面对我国药品批发企业数量过多、规模过小、成本过高、效率太低的情况,2001年国务院提出了包括医疗卫生体制、药品流通体制和医疗保障体制的三项制度改革,其中 药品流通体制改革的解决之道就是通过兼并、联合等方式来组建跨区域、跨行业,甚至跨国的大流通企业,提高运行效率,以降低成本。但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无疑与此背而驰,带来的后果就是小医药公司频频产生。
    面对两种观点的激烈交锋,一位老卫生工作者一语道出其中的原因:“说到底还是利益之争,医院还是想在医药销售有限的蛋糕里争得一杯羹。”
     改革要以否有益于老百姓作为判断标准
    对于台州医院申请办医药批发公司一事,记者采访了省有关部门和人士。
    记者从省药监局得知,省药监局已从9月末起暂停了对医院开办药品批发公司申请的审批。但是,在省药监局里,一位市场监督处负责人表示,目前国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禁止医院自办药品批发企业。根据国家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医院只要达到了相应条件,通过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论证,及时缴纳税收,药监局没有理由不批。
    记者又采访了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认为,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违背了医药分家的大原则,不宜推广。
    他说,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确实会给医院带来一些经济上的好处,但对老百姓来说,不会因为少了批发企业这一环节,药价就会降下来。
    省卫生厅计财处一位专家告诉记者:“有了药品批发公司后,今后回扣越多、利润越高的药品就更有可能进入了医院,患者使用高档药、贵药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
    一家省级大医院的院长认为,作为医院,重心应该是放在如何提高医疗技术和提升医德医风上,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夺本该由专业医药批发公司获得的利益上。这位院长认为,我省推行“顺加作价”就是为了控制医院在药品销售上的利润率,减轻群众负担,如果医院都效仿台州医院的做法,“顺加作价”这项改革就无法实施。
    专家们认为,并不是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规则去做的。就像医院办药品批发公司一事,虽然没有与哪项法律条文相抵触,但未必见得就是一件好事。我们判断一件事情该不该做,关键要看它是否有利于改革、有利于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
    目前,为了防止省内其他医院效仿台州医院等的做法,同时考虑到我省一年一度的药品招标工作即将开始,记者建议,对医院开办药品批发公司事宜尽快研究,出台对策。
    (文章二)
    
    医院办药未之七宗罪
    这是政府管理部门迅速反应市场经济现象的一个可圈可点的案例:2006年1月4日,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业界的强烈反应和省政府的批示,出台了今年以来的第1号通知,暂缓审批医院投资开办药品批发企业!这一通知,至少让浙江省内的医药工商企业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但此通知毕竟只是对医院办药批的“暂缓”,而非禁止。换句话说,只是刹车,还未熄火。在此微妙时期,人们有必要给予高度的关注,展开充分的讨论。
    我为医院办药批虚拟了“七宗罪”,愿与关注此事的人士商榷。
    罪之一:是对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方向的反动。近年来,社会公众对现医疗体制的弊端已是深恶痛绝,却又无可奈何。几年前就提出了医改的方向之一是实施医药分离,让公立医院的医疗行为回到福利领域、公共领域上来。但医疗卫生系统作为强势的利益集团,却在市场经济体系扭曲的制度环境中趋向进一步的强势,不但垄断着医疗资源,还要垄断药品流通资源。这是对医改方向的扭曲。中国已经经历了二十六、七年的社会转型,当改革进入到社会更深层次的阶段的时候,触及到庞大而又强势的既得利益集团,触及到社会公共资源改革时,却变得举步维艰,中国社会的变革的确面临着改革半途而废的风险。辛亥革命宪政改革的不彻底,导致上演过张勋复辟和袁安凯称帝的闹剧。如果说,张、袁是对历史进步的反动,那么,把医院办药批定为是对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大方向的反动恐怕并不为过。
    罪之二: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公用企业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不得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以排挤其他经营者的公平竞争。”医院办药批,无疑将会限定医院购买其经营者的商品,也会限定患者对处方的处置权。医疗行业不是已经有这样的现象了吗?处方用密码,或者用电脑网络直接从其药房出药。这已经在事实上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了,再办个药批,将有可能使其不正当竞争合法化。
    罪之三:涉嫌行业垄断。很难想象,在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与《公司法》同等重要的反垄断法竟十年难产。有报道说“《反垄断法》”基本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立法进程正在加快。”希望这不是新一年的又一旧奢望。据说,反垄断法要遏制的垄断行为中包括“经济力量过度集中和行政垄断”。显然,医院办药批,无疑将使医疗单位的经济力量进一步集中,同时医疗系统本身带有一定的行政色彩,无疑也将进一步强化其“行政垄断”能力。医院办药批,从产业链上看,是向其上游集中整合,其实,医院还可以再向下游进一步整合,比如办个殡仪馆,来个真正的垄断一条龙,如何?
    罪之四:将彻底诀别医疗行业的社会公信力。如今医患关系之紧张连政府都承认已经到了冰点,没有哪个患者不怀疑,自己手上的这张处方里有多少是医生的回扣;没有哪个患者不怀疑,手上的这张处方有几样是对自己的病是真正有用的。在现行的医疗体制下,500万的高价死亡绝非咄咄怪事。不知已经有多久了,人们似乎已经淡忘了医护人员曾经被称之为白衣天使,就像今天没有哪个家长的学生将教师称之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一样。只有2003年的非典危机才让人们短暂地记忆起医护人员曾经的崇高称谓,然而,这份梦一样美好的记忆竟然短得让人们来不及细细回味,便被现实的医患关系再一次无情地击碎了:民工疼死在医院的走廊里,民工被其家属无奈地中断治疗送往火葬场……假如今天的医院再办药批,在技术垄断上再加上药品供应链的垄断,医疗行业本该所具有的、天然的社会公信力将会被医疗卫生系统彻底地度诀别。
    罪之五:“看病难、看病贵”将成为中国最丑陋的特色之一。垄断的必然结果是服务质次价高,社会资源被扭曲集中。任由垄断、强势的利益集团把持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只能是吴敬琏所说的“恶的市场经济”,这样的制度安排,甚至不及乌托邦的计划经济。当“看病难、看病贵”成为民怨日增,令政府也头痛的社会顽疾的时候,医院办药批的进一步垄断无疑将使其成为中国最丑陋的特色之一。
    罪之六,医疗卫生从业者将会成为职业风险最高的人君。医患关系的紧张,不时曝出病患家属对医院、对医护人员采用极端手段泄愤的行为,不时听说有医生护士被打伤,甚至有医院要配备保镖。如此社会关系的紧张度,已经让医疗卫生从业者成为职业风险最高的人群之一。假设医院再次强化垄断,将会把这一紧张关系推向极致。
    罪之七:是对构建和谐社会的反动。和谐社会,是治国者的政治理想,更是社会公众对其生存环境的期望,然而,综合所列,医院办药批将可能带来的社会后果无疑会让我们得出是对构建和谐社会的反动的终极判断。
    最后,我不能不说,医院办药批,罪不在医院本身,而在于医疗卫生体制的现存的制度安排。不从制度上根本变革,就走不出医改失败的怪圈。医院办药批发,只是对病态体制的一个恶作剧,更是一个严厉的警告,所以,只是刹车是不够的,仅仅是熄火是不够的,社会公众需要的是医改调整车头,重新上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