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博讯2006年2月27日)
     广东省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总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似乎广东在中国是一个很进步的地方。但是,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在光明的背后,还有着黑暗的一面。
    
     本人作为一个劳资合同纠纷案的原告人,以及另外一个劳资合同纠纷案的原告代理人,亲身经历了广东司法的黑暗。这两个案子的被告都是同一用人单位——广东顺德德胜电厂有限公司(注:该公司是假合资,真国企,严重亏损,现在已转为私人企业)。由于拖时已多年,原告人都是国家技术干部,案子均涉及大额的工资、经济补偿金和赔偿金,非同一般。 (博讯 boxun.com)

    
     一个案由(1号案)是被告采取欺骗的手法,将协议解除合同变换成自动离职处理,以避免支付经济补偿金; 在没有任何的合法协议,也没有按规定办理任何的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却“经协商一致”解除了劳动合同。另一个案由(2号案)是被告混淆国家固定职工与合同制职工的概念,视劳动合同为一张废纸,强制合同制职工待岗,以避免因裁员而支付经济补偿金,严重违约侵权。
    
     这两个案子都经过了顺德法院的一审和佛山中级法院的二审和再审。1号案的判决是无任何纸面协议的“协议解除合同”合法(注:劳动法第十九条规定必须要有纸面协议,原告人持有仍然合法有效、经劳动部门鉴证的劳动合同)。2号案在经过简易审判程序改为普通审判程序,两次开庭后,得到的判决是 “不予受理”,因为被告是“国有企业”,无视劳动合同的存在。
    
     由此可以想象,一对夫妻吵架,说要离婚, 但并没有去办手续,也没有财产分割,而后一家法院听说了这事,就判定该夫妻已经离婚,并且财产不再分割,谁占着属谁,至于结婚证,那就各自揣着。听来滑稽,这家法院在干啥?——除了棒打鸳鸯,就是神经病!
    
     还可以想象,一个人要找驴推磨,在推完磨后,这个人却硬要指驴为马,说是马推的磨,不是他的本意,不给驴劳务费。听来又滑稽,这人又在干啥?——除了白痴,就是恶霸!
    
     鉴于两级法院明显枉法判案,审案人员有意制造错案,两个案子的原告人均不服判决,按照司法程序于2004年11月11向广东省高级法院递交了再审申请书。但是,广东省高级法院当时不给收取申请书的回执,过后至今没有给出任何的答复,早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期限。原告人(代理人)于2005年9月7日到广东高院面见案子的承办法官邹思年,递交了这两个案子的代理人(联系人)变更通知书(注:两个案子的原告人现在都已移居海外),并询问为何至今没有答复。邹思年法官支支吾吾,不能回答。很明显,广东高院是在违法压案,是在保护司法腐败。
    
     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已多次公开强调,启动案子再审程序的权利在当事人手上。肖杨院长更是强调即便不再审,也要给予答复解释。《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的;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四)人民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人民法院对不符合前款规定的申请,予以驳回。
    
     广东高院似乎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院,他们置国家法律和上级机关的指示于不顾,既不再审案子,也不作任何的解释或驳回,似乎只是一个废纸篓!但是,这个废纸篓却不是一般的废纸篓,它有着保护司法腐败的功能,它在损害着公民的权益。
    
     一个国家,按照法律程序,却不能纠错,还不如一个DVD,这还是一个国家吗?没有规矩则不成方圆。“口”既无,“玉”还能保吗?
    
     最后要问,一个住着神经病、白痴和恶霸的寺院,再加上又瞎又聋又哑的残疾人看院子,这个寺院还能为人们祈福吗?它还会受到人们的喜欢吗?正义之神何在???
    
    附:案子的编号如下:
    1.(2003)佛中法民一终字第1576号。
    2.(2003)顺法民一初字第03048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