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博讯2006年2月27日)
    给总书记、委员长、总理的求助书
    
     总书记、委员长、总理: (博讯 boxun.com)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
    1995年1月20日上午,四川省会理县河口乡云山村10组组织村民出义务工——改土。村民李方荣迟到对罚款不服,与村干部发生拉扯。后被乡干部围打戴上手铐。其弟李昌荣见状前来询问,又被乡干部围打。其后,兄弟二人被责令回家准备罚款。约12时,兄弟二人在家中被公安非法拘捕后带到乡政府。下午3时,兄弟二人被带到治安室, 以屠夫乡长海国友为首的9名乡干部用警棍及拳脚轮番毒打兄弟俩两个多小时,直至这些毫无人性的干部精疲力尽为止。下午6时,兄弟二人被公安带到黎溪镇派出所拘留。21日下午6时,派出所认为李昌荣伤势严重,怕承担伤势拖延到无法收拾的地步的责任,要求家人交了罚款后,将二人释放。释放后,兄弟二人住进黎溪镇医院。24日转会理县人民医院。28日转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2月7日凌晨,李昌荣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年仅23岁。
    法医解剖结论:李昌荣因急性肾功能衰竭,伴左心衰竭死亡。李方荣重伤。
    屠夫乡长海国友及事件中的乡干部们执政不是为民,而是害民,他们完全忘记共产党人的执政宗旨。而这一乡干部合伙草菅人命事件,在共和国历史上是少有的奇闻!因此,当时黎溪有近万名农民联名并按下血手印,要求严惩屠杀李昌荣,惨无人道的凶手——屠夫乡长!4月12日,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机关报《人民权利力报》认为这一事件是全省的恶性事件。
    由于时任县委书记、县长以权压法,以言代法,执法机关层层滥执法,全省恶性事件转眼间化为乌有了。
    会理县公安局滥执法:他们随意拘捕农民,然后交给“土皇帝”们任意殴打,导致无辜者重伤和死亡,且前后非法拘禁无辜农民长达三十个小时。公安人员随意拘捕无辜农民后交给“土皇帝”,随意重伤及打死,而不要受任何法律制裁,国法何在?天理何在?
    会理县检察院滥执法:会理县人民检察院将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隐瞒起来,只定性为非法拘禁罪。凶手9人,也只起诉4人,更不要说直接责任人了。有(《会理县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会检(1995)刑起字第038号)为证。既然仅是非法拘禁罪,那么受害人为什么会死亡?检察官又怎样解释法医的解剖结论呢?置法医的解剖结论于何地?
    会理县法院滥执法:原诉讼法第14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普通刑事案件”。此事件是全省恶性事件,至少也应由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一审。会理县人民法院违反管辖审判程序,渎职枉法作出了一审判决,仅以非法拘禁罪判处4名罪犯10—4年徒刑。有(《会理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1995)会初字第45号)为证。
    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滥执法:凉山中院有错不纠,再次渎职枉法,对会理县人民法院的违法判决、无效判决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终审本案。有(《凉山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1995)凉刑终字第58号)为证。会理人民法院的判决,其法律效力为零,那么终审裁定维持什么样的判决呢?违法的判决、法律效力为零的判决?终审裁定的法律依据又在何处,其法律效力又在何处?
    凉山州检察院滥执法:他们对“土皇帝”们的犯罪事实、执法机关的违法事实、受害人的苦苦哀求于不顾,彻底不作为!
    更让人气愤的是,不仅在定性起诉阶段作假,渎职枉法,审判阶段又作假,渎职枉法,就连在执法阶段也作假,渎职枉法。请看下列事实:
    姓名 职务 判处期限 执行期限 实际释放时间
    海国友 乡长 10年 2005年2月23日 1998年10月
    王继军 党委书记 5年 2000年6月13日 1996年底
    李树祥 副乡长 4年 1999年6月13日 1997年11月
    代长明 治安员 8年 2003年2月23日 1999年8月
    且罪犯在关押期间,还可以上山打牦牛!这是典型的“前门进,后门出”。
    事实告诉国人:在凉山,乡长就可以肆意剥夺农民的生存权了,打死农民也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执法者是可以任意执法的!国法已成为一纸空文了!
    十一年来,受害人不服,10次到北京上访、申诉、要求再审,都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最后又被踢到凉山。他们用欺上瞒下的手段将本案捂之。我们现在是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申。对此,我不得不向总书记、委员长、总理求助:恳求你们保护农民的生存权,维护国法的权威和统一,依法惩治会理县的共产党败类和“土皇帝”!
    此致
    
    敬礼
    
    未被共产党败类、“土皇帝”打死、苟且偷生者——李方荣求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