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博讯2006年1月25日)
7旬教授错蒙冤狱申诉无门

    2006-1-23
     (博讯 boxun.com)
    温总理:
    
    您好!
    我是兰州大学退休教师李桂兰。我的丈夫谷祖纲是兰州大学地质系古生物专业退休教授,曾任兰州大学地质系系主任5年,也曾在学术和教育工作上有所建树。今年他就满70岁了,他曾是您夫人张蓓莉女士的大学老师。
    
    我们一家原本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三个儿子都有正当职业,勤勤恳恳。我和丈夫从兰大退休几年后于2001年迁居北京与儿子同住,全家人总算在北京团聚了,过得其乐融融。
    可是谁知道好景不长,竟会祸从天降。正当谷祖纲受日本国学院大学邀请,准备于2003年9月24日以学者身份赴日本学术访问时,2003年9月17日,甘肃省国家安全厅突然来人,强行将谷祖纲带走,并将他关押,隔离审讯了一个星期。一周后当谷祖纲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失魂落魄,神情恍惚,异常地恐惧(后经北京安定医院诊断为反应性精神障碍,并建议住院治疗)。反复追问之下,才知道他竟然被刑讯逼供,威逼利诱,每天睡眠仅2小时,噪音不断,连上厕所都有人监视。在恐吓和屈辱中被迫按照指定的内容写下了一份假供,且被劝说“写得越坏越好”。荒唐的是他们竟然计算出了20多年的“间谍经费”,人民币1.7万元,合每年不到800元。他们责令我丈夫在国庆节后上缴1.7万元,并出具具结悔过的认错书。这样莫须有的无端指控我们当然无法接受。
    10月初,我丈夫立即通过电话、传真和特快专递向安全厅强烈要求翻供,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说“翻供就是罪上加罪”。之后的一年里,我们不断地向党委、各级政府、各级人代会和其他相关机构反映、申诉,希望能及时结束这场子虚乌有的闹剧。然而所有的申诉都石沉大海,换来的仅仅是省安全厅人员的一句威胁“不要再做这些没名堂的事情,否则将采取最最严厉的手段!”
    2004年9月16日清晨,近10个大汉突然持械闯入我家,强行带走了我的丈夫,并关押至今已达495天,仍未得出一审结果。
    我的丈夫被捕后,我们被限制不得与他见面,不能打电话,并限制和他的通信(每月我们可去信2封,他来信1封)。去年7月起禁止通信,至此我们已经彻底失去和他的联系。到现在为止,近500天了。一生中有多少个500天呀,对我们这两个七旬老人而言,又剩下几个500天呢?
    
    实际上此事由来已久,1984年他公派留学回国不到2年,学校里就传闻说我的丈夫受到调查,为此他曾感到无尽的困惑和悲凉。1986年1月11日他在日记里写到“为9日XX告‘受监视’况而难过,究竟源自何处?等等,均令人不解,自以为是努力工作与干四化,谁知背后却在疑你是做什么活动。一片赤心换得如此,尚有何意义?一生中政治上如此遭际,还有什么意义?……诉说无门,实不尽的悲哀。”
    20多年来,我的丈夫一直被调查,他总是抱着配合政府工作的态度,耐心解答安全机关提出的所有问题。之所以如此,无非是问心无愧而已。谁知道这么多年,非但没有查清任何事实真相,反倒是非颠倒,指鹿为马,这样对待一个无辜的老人,究竟是为什么?
    
    我的丈夫一生为人耿直,对国家一片赤诚。正因如此早在北大读书时就受到左倾风潮的冲击而被错误地开除团籍。加上文革,挨整十几年,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然而这些分毫没有动摇他对国家的感情。80年5月23日留学期间,他在写给母亲黄文芝的信中写到“生活上我已经十分满意了,这些都是祖国和人民给我的,唯有努力学习,学到真才实学,用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上。”类似的内容在家信中多次出现。82年公派留学归国后,仍然积极入党,1984年12月10日,他在日记中写到“午后支部会议,讨论……入党事,激动感人,三十年的愿望终得实现,也是历史的必然。今后更应谦虚谨慎,为事业而献身。评价过高……”1986年1月6日日记写到“午后讨论转正,一致通过。是一生难忘的一天,只是开始。”
    
    500个痛苦的日日夜夜,我想不通,我的丈夫研究的是几百万年前的古生物,怎么会涉及到国家机密?他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国民党特务?我想不通,我的丈夫做了什么?一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生教书育人,也曾舍命挽救过落水的学生。几十年波折坎坷之后,依然一片赤诚,可换来的竟是身陷囹圄,被诬蔑为“国民党特务间谍”;我想不通,一个明知是冤假错案的案件,最终能够假戏真做,这对人民、对国家有何意义?甘肃安全厅的办案人员这样做究竟是什么居心?在民主、法制的今天,竟然天地不语,眼睁睁看着一个清白无辜的人被糟蹋折磨到如此下场;我想不通,调查了20多年,如果我的丈夫真的有问题,如果真的有确凿的证据,何必等到今天?又何必这样颠倒黑白地草草收场;我更想不通,文革几十年后,我和丈夫这两个古稀老人竟不得不重温噩梦。
    对我和我的家人而言,这些实在是天大的不幸和悲痛啊!对国家而言又是何等的悲哀和讽刺呀。我们在痛苦中等待了500天,我们也曾多次申诉,只盼能得到公正的结果,然而我们的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这就是为什么不得已写了这封公开信的原因。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深入调查此事,惩办有意制造冤假错案的人。并立刻恢复我丈夫的人身自由和名誉。
    
    又是一个春节到了,在这个家家团聚的日子,我和儿子们不能盼望和我年迈的丈夫共度佳节了。想到他稀疏的白发,苍老的脸孔和因岁月的重负而弯曲的脊背,我猜不出还能和他共渡几个春节,料不到今生是否还有团聚的日子。
    
    温总理,作为谷祖纲的妻子,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一个有5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一个72岁的老人,值此冤案将成之际,在绝望和极度的痛苦中抱着一线希望,盼您能在百忙中关注此事。在创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还我丈夫一个清白之身,还我们这个家一片宁静温馨的天空,让我和丈夫安静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历程。
    
    预祝新春愉快,阖家欢乐!
    
    李桂兰
    兰州大学退休教师
    [email protected]
    2006-1-23

(Modified on 2006/1/25)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