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安徽高宏亮“杀父焚尸”案谁在践踏法律?
(博讯2006年1月23日)
    案情回放:
     被害人高先宝,生前为安徽省无为县太平乡革古行政村党支部书记,有40年党龄。2004年5月10日晚9时许,在当地革古山南侧山坡脚下,发现其被人打伤后脱去衣服,并用烈性物质焚烧。身体90%的面积烧伤程度达到Ⅱ°—Ⅲ°,皮下脂肪裸露,小腿、左足炭化,骨骼外露。后被送至巢湖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2时40分死亡。法医鉴定,被害人高先宝系被烧死。此案列为2004年—2005年度安徽第三大案件。
     5月11日,案情迅速上报到省委、省政府,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时任安徽省委书记王太华还作出了重要批示,此案也成为安徽省公安厅挂牌督办案件,巢湖市公安局随即成立了由市刑侦支队、技侦支队和无为县公安局组成的“5.10”专案组。就是这个专案组,把一个惊动省、市、县三级党政领导的大案,最后办成了儿子“杀父焚尸”的闹剧。 (博讯 boxun.com)

     高宏亮,男,1978年6月出生,是被害人高先宝二儿子,合肥工业大学自修计算机专业毕业,准备考研。2004年5月15日,正当高宏亮在经受失去亲人的悲痛之际,他做梦也想不到,专案组将侦查的方向转向自己,并以配合专案组办案为名将其抓走,这一抓就是19个月。
     2005年3月5日,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不知道犯罪工具、不知道犯罪手段和犯罪过程、无法认定犯罪第一现场、无法排除其他人作案的情况下,仅凭被告人前后矛盾、与其他证人证言矛盾、与鉴定结论矛盾的在公安人员非法审讯中的有罪供述,出台了第一份荒谬的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高宏亮15年有期徒刑。高宏亮不服提起上诉后,2005年5月13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发回重审。2005年7月11日,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无视省高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裁定,出台了第二份荒谬的判决,竟然以原一审同样的事实和理由,判处高宏亮15年有期徒刑。高宏亮不服再次提起上诉,2005年11月14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详细阐述了高宏亮有罪供述是否真实、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性等本案存在的八大疑点难以排除,最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高宏亮犯罪不能成立,判决高宏亮无罪[(2005)皖刑终字第404号]。
     虽然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为高宏亮伸张了正义,但该案的发生也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问题,值得反思。
    
    一、谁在践踏法律?
     高宏亮写下了几十页近万字的申诉材料,详细记载了公安人员对其实施的刑讯逼供行为,笔者无法证实高宏亮申诉材料的真实性(这些申诉材料在如下网站里,其真实性由读者自己判断,http://www.wuhulvshi.com/news/list.asp?news_id=556)。高宏亮写道:“第二天四五点钟被几个气势汹汹的人驾到二楼一房间里,他们二话不说,把我的两只手分别铐在墙上的铁环上,手铐掐得很紧,两只手一会儿就紫了,发黑,过了会稍放松,然后再掐紧,铁环比较低,却要我靠墙站直,但是根本沾不直,于是瘦高个、矮胖子,年长的高个子,几个人轮番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踹我的腿,用皮鞋跟踹我的脚,甚至矮胖子用放在桌上的防暴棍在我的脚上猛敲,他们还任意用巴掌和拳头打我的脸.......”;“他们仍不停地打,说我不老实交代,持续了几个小时,我疼痛难忍不停地叫喊,折磨到后来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直到他们用水往我嘴里倒,我才清醒过来.....”;“那几天一到晚上自称是‘杀猪的’矮个子,和瘦高个子年长的象幽灵一样,不仅不停地对我的身体进行伤害,还恐吓:‘看你能坚持多长时间,这里的记录看你能不能打破,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受苦的还在后头,我们把你当猴子玩,慢慢玩’。还告诉我准备把我双手双脚捆起来用棍子穿起来悬空担起来,说这叫‘开飞机’,还要用牙刷在我的脚底刷......”;“还有一天晚上我被关着铐在铁笼子里,那个某某打不到我,就找来一根棍子捣我的下身,并说不好好交待,就把你每寸皮肤捣烂,并且招呼其它人:‘吃喝拉撒别管他,就让他在身上搞’。之后我被双手分开拉直紧紧铐在铁笼子上,弓着腰,站不直,蹲不下,象狗一样,就这样就是一夜......”但我想在没有足以令人信服的证据去证明高宏亮杀害了自己父亲的情况下,即使该案真的就是高宏亮所为,仅仅通过说服教育就能让一个智力正常的人说自己杀害了父亲,这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个人相信他。
     据高宏亮姐姐说,在重审期间,有人传话说,“案子是翻不了的,判15年也不长,在里面蹬上3、4年就可以出来了,如果不上诉,还可以选择监狱……”。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早在2005年11月14日就下达了终审判决,并委托巢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代为宣判。然直至一个月后的2005年12月15日,在高宏亮亲属的坚决要求下,才拿到了无罪判决书。期间高宏亮亲属多次,找到巢湖市中院,询问省高院的判决,但均以要向领导回报为由拒绝。无罪判决后,居然不立即宣判放人,硬拖到一个月后。
     在某些人的眼里,敢问法为何物?
    
    二、谁又在维护法律的尊严?
     当高宏亮的亲属第一次来到安徽深蓝律师事务所,找到谢长根律师就长跪不起,大喊冤枉。当谢律师接受委托并从公安了解案情后,发现该案存在许多重大疑点无法排除。谢长根律师虽已年近古稀,但为弄清案情,和邱仲良律师一道,16次会见被告人,走访了化工、塑料、医学等方面的专家,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先后撰写了近三万字的文字材料。在庭审中仗义执言,根据事实和法律为被告人做无罪辩护,俨然是一位法律尊严的捍卫者。
    在这里我还需要提到安徽省高院的三位公正的法官,他们是:审判长李峰、代理审判员张平、代理审判员汪若虹。
    我还要特别提到的是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汪侃、汪汇涛。正是这两位公正的检察员在庭审中发表了认定高宏亮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出庭意见。能发表这样的出庭意见是需要勇气的。
    
    三、谁来为高宏亮负责?
     高宏亮的外公因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在高宏亮被抓的当天就离开了人世;高宏亮的姐姐为了弟弟,也失去了原本不错的工作,高宏亮自己的损失就更大了,或许有人会说,高宏亮可以提起国家赔偿,这无疑是可以的。但是制造这一“杀父焚尸”案的人,就不该对高宏亮负责么?
    
    四、上访就是和党作对么?
     据高宏亮三叔讲,终审判决高宏亮无罪后,一乡干部跟他说:“不能上访,上访就是跟党作对”。上访就是和党作对么?
    
    五、是谁给媒体贴上了封条?
     自2005年11月14日至今,一个半月过去了,然至今没有一家媒体报道此事。回过头来看看,警方说“5.10”案2004年6月22日“告破”。2004年6月25日的《皖江晚报》、《巢湖日报》,2004年6月26日的《安徽市场报》等有十几家报纸电视予以报道。然而终审判决后至今一个半月过去了,为何没有一家报道,不禁要问:是谁给媒体贴上了封条?
    
    六、中国真正走向法治还有多远?
     湖北佘祥林“杀妻”案尚未平息,安徽高宏亮“杀父焚尸”案又粉墨登场。虽然佘祥林“杀妻”案被我国首部法治蓝皮书收录,虽然佘祥林“杀妻”案的办案民警潘余均在留下“我冤枉”三个血字后自杀,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已收回了死刑复核权。但冤案还在不断地制造中,不禁要问:中国真正走向法治还有多远?
    作者古风同志 来源:皖军同盟论坛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 下跪市长:法律面前岂能搞“一国两制”
  • 共产党的法律不能欺骗、愚弄国民!
  • 略韬:痛苦的回忆与对现实的愤怒---从十年前亲历的一桩血案看中国法律的极端荒谬
  • 人大代表超越法律谋求一己私利 霸道少妇横行小区皆因后台关系
  • 复旦博士稿费职务侵占案件的几个法律问题(图)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 mzxtd: 党中央国务院撤北京市长的事,有悖中国法律
  • 强夺民宅,如同强盗:在北京竟然会发生这样肆意践踏法律的事
  • 法律到哪里止步?──关于“撞了白撞”的法理思考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处女嫖娼案”的疑惑:法律不食人间烟火?
  • 对北京警方指控方舟教会"扰民"和违反中国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的法律答辩
  • 中国“灰色收入”数量“天晓得” 法律漏洞仍大
  • 法律也“管”不住春运涨价?
  • 87部法律法规元旦起实施 引咎辞职制度写入法律
  • 全部判死:16位律师为河南商水越狱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
  • 现在所有的国有企业股权转让都是违法的—一个法律工作者的声音
  • 中国将制定法律保护拆迁户利益
  • 李银河:婚外恋与法律
  • 《法律与生活》:山东临沂计生存在野蛮执法 当事人被限制自由
  • 《法律与生活》:山东临沂计生存在野蛮执法 当事人被限制自由
  • [推荐]以法律考量松花江水污染事件
  • 关于召开“血液安全、艾滋病法律人权研讨会”新闻发布会的通知
  • 黑龙江环保局称将用法律手段问责吉林石化
  • 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法庭内外/陈树庆
  • 对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整顿一年的法律分析
  • 张元欣律师: 对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整顿一年的法律分析
  • 东南大学法律系副主任叶树理教授的离奇遭遇
  • 安徽阜阳物价局长辞官:官场潜规则挑战法律
  • “陕北民营石油事件”法律行动继续进行
  • 进行一场“文字狱”和“言论自由”法律尺度的公开辩论/范立群
  • 法律管裤裆,管出了什么?
  • 建立法律秩序 创建共和社会/南峰
  • 牟传珩:《中华谈判法律应用全书》
  • 唐山荒山争议案:中国宪法、法律,你让国民相信你什么?/刘春杰
  • 陈树庆:赵昕被殴打案,突显法律平等保护的缺失
  • 陈树庆:法律职业资格证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 即将开庭
  • 节约型社会、法律和秦桧站了起来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中国法律对涉嫌殴打赵燕的美国警察会如何审判?/流星雨
  • 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
  • 法律不能为王斌余的死刑蒙羞—呼吁高法为王斌余减轻死刑判决
  • 中国法律对涉嫌殴打赵燕的美国警察会如何审判?/流星雨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站在法律的制高点上— 作者新著《人性与法律》序/乔新生
  • 李柏光:以法律名义进行的违法滥权行为--在林樟旺一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 “双规”政策违反了宪法和法律/杨江滋
  • 夏智来案:山东泗水县公檢法請遵守公安部新規定法律
  • 夏智来犯的是哪部法律?哪条哪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