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博讯2006年1月19日)
    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张学忠:
    省长张中伟:
     (博讯 boxun.com)

    
    
     我是自贡市失地、失房农民刘正有。从1993年至2005年,自贡失地、失房农民对自贡市委、市政府滥用职权、无法无天、暴征暴拆,掠夺集体和私有财产,动用警察镇压残害农民的官员及相关责任人依法民告官。自贡市征地腐败大案从开始到现在已经12年了,相关责任人从未有一位受到党纪国法追究和问责,还纷纷调到省和其它市晋升官职,仍然当大官。然而,冤民还是那么冤,无家可归,流落它乡,落入永远状告无门的境地。省人大会召开期间和全国人大会即将召开。
    我谨以中国公民、省民、市民、维权农民的身份再次向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发出血泪的控告:
    一、省、市官员上下级勾结,搜刮民财
    1、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于1992年未经国务院、省政府征地审批程序,打着国家建设旗号创立所谓“自贡汇东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开发区管委会)1993年正式挂牌。同时创办“自贡市汇东高新技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官办公司)法人代表由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担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扮演着既是官员也是商人的双重角色。开发区管委会只是市政府的一个派出部门,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市委、市政府官员为了捞钱,不顾国家相关法律、法规,1994年以自委府发(1994)04号文,以国家建设征地为名,授权开发区管委会“统一征地,统一划拨,统一拆迁,统一出让(转让),统一管理”五统一大权。严重违反国家《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严重违反国家建设部1992年5月13日发布的《建设部关于进一步明确城市房屋拆迁主管部门的通知》规定:为了保证房屋拆迁主管部门行政管理和执法公正性、客观性,保证房屋拆迁管理工作与房屋估价、房屋产权、住房政策协调,此项工作不能授权开发办或土地部门管理。为此,官员为了捞钱不顾国家法律、法规。同时,市、省级官员私人出资创办“官办股份公司”,市级官员为了该公司获取利益最大化,同居住在一个市,同是一座房屋,市政府官员同时使用两个拆迁补偿“红头文件”:一个是市政府(1993)75号岐视性文件,一个是市政府(1996)138号补偿文件。两个文件拆迁补偿价格相差7倍。市委、市政府官员把失地农民已经转为了城市居民的这部份市民不认为是城市居民和市民,对待失地、失房农转非人员强令执行市府发(1993)75号岐视性文件。市委、市政府以此非法歪理邪说为由,用土政策,对待失地、失房的这部份人员。市委、市政府要征农民土地,说:你们农民转为城镇居民了;拆迁房屋又说是农民。我们是农民,又无土地耕种。为此,市贪官污吏把我们搞成生长在自已的国家,自已也不知道自已的身份是农民还是市民或公民,被搞糊涂了,任由污官、贪官左右摇摆划定身份。在房屋拆迁补偿中,被迫接受 “低卖高买”的土政策,这样就被贪官侵吞补偿费1.7亿,倒卖土地获取暴利50亿。土地补偿费,至今不给失地农民一分钱。省、市“官办股份公司”就是51.7亿最大的黑洞。官员们年年分红。据说,每年按20%-15%分红。这种分红资金是对一般官员,省、市主要和主管官员分红资金还更多。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领导班子和开发区管委会主要与主管官员,每人分一套福利房屋。市级官员四室三厅二卫180平方米“市长大楼”,开发区管委会科级官员每人分福利房120平方米,装修极其豪化。按当地95年的商品房市场价格计算,每平方米1500元,180×1500=27万元,装修及家具估算10万元,共计:37万元。市级官员一人每月工资估算2000元,年收入2.4万元,官员们15年多不吃不喝才有37万元。凡是被调到省里当大官的官员,卖掉房子抱走票子。要彻底查清省、市官员“官办股份公司”捞钱黑幕及私分福利房“市长大楼”等等腐败贪官污吏问题,必须要由中纪委与省纪委和维权人士组成联合调查组给予彻查。否则,难以还官员清白,难以给百姓一个明白。详见2004年6月6日自贡市失地、失房农民联名向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纪委、监察部邮寄的《四川自贡4000名失地农民的控告信》。
    2、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在一市范围实行双重拆迁补偿标准,被征地农转非人员民怨四起,失房农民成群结队向市政府等部门反映强烈。但是,市委、市政府官员坚持搜刮民财维护“官办股份公司”利益最大化。为了平息民怨声音,市政府责成市房管局1999年向四川省建设委员会请示报告。现抄录省、市官员勾结证据全文:
    自贡市房地产管理局:
    你局自房局发(1999)9号文件《关于自贡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房屋拆迁如何执行法规政策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现答复如下:
    在征地过程中未及时按土地管理法规及相关的配套政策对农房进行拆迁安置,现拆迁房屋是否执行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问题,我委认为,国务院78号令《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条对城市房屋拆迁适用对象作了明确的界定,即“城市规划区内国有土地上,因城市建设需要拆迁房屋及其附属物”。你市高新区在征用集体土地中,未及时拆迁安置农房,现拆迁其房屋,应视为征地补偿整套工作的组成部分和延续,其拆迁补偿应按土地管理法规及相关配套政策执行,因此不适用《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此复
    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公章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七日
    《房地产管理法》明确规定:“从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才能搞房地产开发。”土地和房屋是两个物体关系也是两个法律关系:《房地产管理法》和《土地管理法》。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这份盖有四川省建设委员会公章的“红头文件”,依然是一份执法犯法的非法文件。各级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对这一铁的事实却置之不理,致使当地农民依法上访诉讼达12年之久,却一直不能进入法律程序。省建委作为主管房屋机关却故意歪曲法律、法规,只能证明省、市上下勾结, “官办股份公司”用非法手段欺诈失房农民私有财产,这就是证据之一。
    市政府(1993)75号文件、自高管发(1993)20号文件和自高管发(1993)27号文件这三份“红头文件”,从制定、出台、执行只用了39个工作日。川建委房发(1999)0125号批复文件,从市房管局提起申请,到省建委制定出台,只用了27个工作日。为了省委、人大、政府更加全面了解你们的部下是怎样的不作为与非法作为的情况,现抄录3份公函给予省委、人大、政府解读:
    2001年4月6日,国家建设部致函四川省人民政府:兹有刘正有来京上访反映集体房子被当地政府拆迁,几次来京上访,没得到解决。现返回地方,请你们接谈处理。
    9月13日, 建设部再次致函四川省建设厅:兹有刘正有来京上访反映拆迁问题,希你按有关法律法规处理,现返回地方,请你们接谈处理。
    2001年10月10日,四川省建设厅致函自贡市人民政府:兹有刘正有来我厅上访,现返回地方,希按有关法律法规处理。
    这3份公函足以证明各级行政机关不作为证据。
    二、省政府赴自贡调查和自贡公关灭火组
    1、自贡市征地腐败案,涉及高官之多,涉及资金51.7亿,涉及失地农民3万人,涉及上访上告人之众,涉及上访上告时间12年,涉及国内外专家、学者、媒体及各界人士长期关注,涉及向法院6次起诉、4次上诉、1次申诉,都遭法院拒绝受理。为此,该起官与官勾结欺诈失地,失房农民集体和私有财产腐败大案迄今无结果。依原常务副市长侍俊的说法:“农民太多了,政府赔不起。”请问:倒卖土地和侵吞拆迁补偿费的51.7亿,到哪里去了呢?市委书记和市长对这一提问拒绝答复。因此,长达12年之久,市级官员对被侵害人既不补偿也不赔偿,更不认错,只顾滥用职权,动用警察对上访上告人实行监控、暴打、拘传、拘留、逼死命案等镇压手段。失地、失房的受害人不管到哪一级行政和司法机关,都状告无门。市级官员明知状告无门,却故意支持鼓励你依法去告。我们从自贡告到成都,从成都告到北京。12年了,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的不作为,把我们当足球踢。我们对这种只拿纳税人的钱,不为纳税人办案的官吏彻底失望。
    2002年,我在北京求助新闻媒体监督和关注自贡征地腐败案,各新闻媒体纷纷派记者来自贡,深入失地农民中去调查了解民情、民怨、民冤和生存情况等,并作出全面客观、公正的大量报道。其中有《中国改革杂志社》《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经济时报》《中国法制》《财经》《南方周末》《民主与法制时报》《政府与法制》《南风窗》《改革内参》《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等等,国内外主流媒体和上千家网站都给予监督报道和转载。2003年7月31日,市委宣传部部长邱德峰带领一行人坐飞机前往北京,带着盖有大红公章的《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对刘正有所反映问题的说明》到国家相关部委及新闻单位“公关、灭火”。2004年7月3日,市委副书记高先敏亲自指挥,再次派出由市委、市政府、市开发区管委会、市公安局、市中级法院、律师等组成赴京“公关、灭火、抓捕组”,随身带着盖有市政府和开发区管委会两枚大红公章的“公关、灭火”谎言材料,再次一面向国家相关部委和专家、学者、新闻单位撒谎,一面动用司法机关在北京抓捕上访维权人刘正有。为了让你们了解盖着市人民政府大红章撒谎害民事件的真象,现抄摘两段文字如下:
    自贡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自贡市高新开发区管委会《关于2003年央视“6.12”报道后有关情况的汇报》(简称:市府汇报)
    一、央视“6.12”报道后情况简述
    2003年6月12日晚中央电视台二套《经济半小时》报道了自贡市高新开发区“征用农民土地违规操作”的记者采访节目播出后,根据四川省领导的批示,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确定了“高度重视、加强领导;认真核实,展开调查;有错必纠,认真整改;准确解释,推进工作”的工作原则,组建了以市长、常务副市长、分管副市长及市级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协调领导小组,具体负责贯彻落实四川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指示和协调解决央视报道涉及的问题。
    同年6月15日,省政府派出了调查组,对高新开发区征地情况进行了调查,其结论为:对(自贡)高新开发区1992年以来征地补偿依据、补偿标准、以及补偿实施情况调查表明,高新开发区依法、按时、足额对被征地农民进行了补偿,但是在征地过程中,存在具体操作不规范、不仔细、未严格按法定程序运作,政策宣传解释工作不细致,拆迁安置后期工作不力,对周转过渡户关心不够,影响拆迁过渡户正常生活等问题。
    {四},认真组织清理集体资产,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已全部给予了解决或答复
     自1987年自贡职大修建开始至今,红旗乡已农转非24个生产组,各组群众都不同程度地反映出了集体资产方面的问题,要求清理、公布有关财务账目,了解集体资产的分配和结存情况。对群众反映出的集体资产清理的253个问题,先期解决或答复了231个;对于反映强烈的22个问题,也于去年年底前,全部给予了解决和答复。
     但是,目前仍有部分农转非居民对一些问题的解决或答复不满意,继续四处上访。为此,今年以来,为解决个别农转非居民群众重复信访的问题,管委会采取了专门措施,对群众反映的问题逐一登记、梳理,整理形成了征地赔偿、房屋拆迁赔偿、集体资产、安置房质量和其他5大类25个问题,并分解、落实到各牵头人,限期给予答复。辛勤的工作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理解和认可。
    以上市府汇报纯属故意编造的谎言,欺上瞒下。更荒唐的是省政府调查组根本没有深入失地、失房农民中去调查了解。只要有头脑的人都知道该结论纯属是避重就轻,对人民生命财产极不负责任的结论,只能做为省、市官员上下级勾结捞钱的证据,也做为贪官污吏为人民犯罪的证据写入历史史册内。省政府调查组的不作为和非法作为,造成自贡失地农民连续发生”6.20,6.23,6.24,7.4,4.20”五起群体抗争事件。失地,失房农民被警察抓捕共计100余人,被拘留24人,被暴打致伤40余人,致残10余人,还有被活活逼死的人命案。这一件件、一桩桩事件和命案,是省政府调查组的不作为与非法作为对人民的犯罪,已经记录在官员的“政绩”帐目内,钉上历史耻辱柱。这些狗官吏,终究会受到人民的审判。
    三、省委派驻自贡巡视期间,自贡吏官更加疯狂的镇压农民
    1、2005年6月6日,我在北京向国家领导人邮寄《中国农民的儿子再次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面对失地农民哭诉的眼泪我也流泪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简称:致国家公开信)该公开信发出后,9月5日四川省委派驻自贡市巡视组。自贡市委、市政府在省巡视组派驻自贡后,仍旧公然非法作为和不作为。详见《致四川省委驻自贡市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自贡官员在省委巡视期间竞敢违法行为和不作为的胆子从何方来?》(简称:省市公开信)该省市公开信,我于11月18日,送出后,市委、市政府官员立即恼羞成怒,责成市公安局组成专案调查组,对刘正有在全市范围展开调查、收集证据,想把我致于死地。因为我阻挡着这些贪官污吏的“权路、财路”,把我这棵官吏的眼中钉排除掉,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大胆的捞钱、捞权。否则,我要坚定自己的维权宗旨:依法、文明、理性、监督,4句话8个字;维权主题:与腐败斗其乐无穷,与贪官斗其乐无穷。为此,自贡市官吏对我刘正有恨得要死。自贡市公安局警察和汇东公安分局警察全力出动,全心全意为贪官污吏服务,也是为了讨好主子欢心,死死保住那个饭碗。警察先生不分白天黑夜,强行撞入农民家里威协、恐吓、审问、拘传等等手段,对付约30名老实巴交的农民和农妇。一时间汇东开发区内和荣县都处在白色恐怖中,人人生活在恐惧里。有的农妇被警察拘传、威协、恐吓后,几天几夜吃不下睡不好,给我打电话都在哭诉。官员为了黑整我一个人,残害几十人和几十个家庭不得安宁。为了不能让警察残害更多无辜农民,我在12月23日向自贡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唐坚邮寄《致中共自贡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一封公开信》(简称:市委公开信)详见附件。我向唐坚书记发出呼吁:“一把手”立即停止残害失地农民!有事找我,行吗?但是,自贡市“一把手”并不指示自已的“克格勃”住手,反而变本加厉残害失地、失房农民。甚至“克格勃”先生在新年元旦节仍在残害老实巴交的无辜农民。其中,失地、失房农妇毛秀兰在12月30日晚上约10点30分,在自己家中被两辆警车及5至6名便衣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强行被抓入警车押送到红旗乡政府内。数名便衣警察对她进行威胁、恐吓,审问一个通宵。毛秀兰因离婚和儿子居住在一起,自已房屋被推土机铲如平地,迄今既不解决也不给一个说法,反而一次又一次的被警察抓捕暴打、拘留。这次,在被警察强行审问威逼的情况下,毛在31日约8点30分被警察逼迫无奈,竟一时想不开,从乡政府楼上厕所内打开窗门欲跳楼自杀,被数名便衣警察死死拉住。楼下行路人大喊有人要跳楼。毛被便衣强行拉下后,再次撞墙寻自杀,再次被便衣死死拉住。便衣将把毛秀兰强行押上警车,押到汇东公安分局再次强行审问。约11点30分,毛秀兰被白果社区居委会做担保候审,才被放出汇东公安分局。毛在向我哭诉时,都还有恐惧感和全身的疼痛感,身心都遭受了摧残和伤害!
    2006年1月1日至3日,便衣警察强行撞入失地农民黄玉芳、周瑞芬{80岁}胡群瑶、陈玉先、佘淑清、林芳蓉、钟星群等人家里进行威协、恐吓。便衣警察强行审问:你是怎么认识刘正有的?“4.20”在市人大广场组识农民示威,是不是刘正有幕后指示的?如果不说出老实话就拘留!有的农妇被恐吓受不了,当着便衣警察哭骂说:你们公安认为是刘正有在指示的就去抓他嘛,何必威协我们呢?你们是公安难道不懂法吗?难道没有公道吗?便衣警察先生的良知、良心有所发觉说:我们确是也不想来,因为我们吃到这碗饭,是市政府要我们来找你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其中, 9月9日曾和我一起拜见省委驻自贡巡视组负责人的钟星群维权女士,在11月13日被3名便衣警察强行撞入家中,态度极其恶劣的审问,像审犯人一样,还被威胁到“必须回答,如不说出和刘正有有关,后果自负!”钟星群说:“我犯了什么罪,当官的黑着良心不管老百姓死活,把村民的土地强抢去了,把村民推进万丈深渊无法生活。政府不管,还派公安来骚扰我们家人,私设公堂,用极其恶毒的手段来对付村民,进行镇压和骚扰,便衣警察认为村民有用的才记录,强行要我们签字和按手印。” 1月1日, 钟星群准备带外孙女(3岁)元旦节到街上玩,刚走到半路上就被几名便衣警察拦住,出示一份自贡市公安局汇东分局自公汇传通字(2005)127号《传唤通知书》╠╠
    钟星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现传唤你于2005年12月22日14时到汇东公安分局接受讯问。
    日期:2005年12月21日公章。
    钟星群一看是一份过期《传唤通知书》,提出质疑。便衣警察不听,强行将钟星群及3岁的外孙女押上警车,到汇东公安分局审问。
    四、自贡市官员越腐越贪越晋升官职
    综上所控诉,自贡市党、政官员从2000年至2004年,先后被四川省委组织部精心培养重视的著名腐败贪官名录记载有:
    原中共市委书记王东洲,现任四川省政府秘书长;
    原中共市委副书记、市长刘佑林,现任中共四川省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
    原中共副书记、市长罗林书,现任四川省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
    原中共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侍俊,现任广元市市长。
    现任中共自贡市市委书记唐坚等人。
    他们依照以上四份非法坑农的“红头文件”,极力推行“农村居民按农民拆迁政策,城市居民按城市拆迁政策”的双重拆迁补偿安置标准,把失房农民依法应得拆迁补偿2亿多元,被这4个非法”红头文件”克扣补偿费1.7亿,失房农民实际才得3000多万元。凡是抵制这四个“红头文件”的农民,都被权势利益集团随意动用法院和警察强制执行,上百名依法维权的当地农民遭受监控、暴打、关押、拘留以至于被活活逼死。非法倒卖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1.5万亩,获取暴利共计51.7亿。征地腐败大案的相关责任人王东洲,刘佑林、罗林书、侍俊、唐坚等人,一面信誓旦旦廉洁奉公,一面却靠着贪赃枉法晋升官职。
    我们强烈要求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纪委、四川省委、省人大、省政府和维权人士组成联合调查组,重点依法认真负责的调查自贡市征地腐败大案,依法严惩腐败,为民伸张正义,尽快向失地,失房被权势侵害的人给予补偿和赔偿。
    此致
    
    
    中国公民、省民、市民、维权控诉人:刘正有
    2006年1月18日于自贡出租屋
    联系电话:0813一8791056
    
    
    
    
    注:同时呈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纪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红军遗孀给成都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
  • 第一届北京同性恋文化节公开信
  • 东海一枭: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 著名异议人士发表公开信谴责12.6汕尾惨案
  • 2005年年度中国十大“公开信 ”
  • 呼吁全国人大查办番禺地方官员释放杨茂东等人的公开信(最新签名名单)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呼吁全国人大查办番禺地方官员释放杨茂东等人的公开信
  • 刘正有:致四川省委驻自贡市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 致四川省委驻自贡市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
  • 东海一枭: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 陈光诚的公开信(2005-11-18)
  • 华南基督教会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图)
  • 高智晟公开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
  • 杭州企业退休人员致市委书记公开信
  • 姚立法就太石村事件,致番禺区民政局的公开信
  • 为郭飞雄先生的安全致骆蔚峰区长的一封公开信
  • 高智晟、楚望台公开信最新签名及被关押名单
  • 高智晟、楚望台公开信最新签名(9月18日)
  • 原铭:致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
  • 给中国驻日本国大使馆大使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高智晟致胡温公开信--必须立即停止野蛮行径
  • 左大培: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 徐沛: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兼谢各方网友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高智晟成为基督徒,并再致胡温的公开信(图)
  • 给《时代》周刊编辑的一封公开信/任不寐
  • 牟传珩: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致中共新一代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牟传珩给青岛市长、书记的公开信
  • 博讯读者刘亚洲致广大网友公开信
  • 野心家的野心大暴露——再评刘亚洲的公开信/黎阳
  • 黎阳:野心家的野心大暴露—再评刘亚洲的公开信
  • 流波谈刘亚洲致网友的公开信
  • 就张汝泉、张正耀两人被定以“诽谤罪”致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的公开信之2-闲聊政改
  • 左大培为保卫言论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 左大培、杨帆、韩德强就阻止国有资产流失、搞好国有企业致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