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农工党湖南常委龚英甫无辜被捕 投书政协人大求救
(博讯2006年1月19日)
    我名龚英甫,今年51岁,是湖南省政协委员,农工民主党湖南省委常委,可是我已被无辜关押16个月了。
    事件的起因是湖南省华湘进出口集团公司为了向湖南省雄军技术成套有限公司(全资国有外贸企业。我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追索十年前(1995年,已过追索期八年)的三角债,经过策划,该公司向上级搞假举报,蒙蔽领导,骗取领导批示,将民事债务运作成刑事案件,再由公安介入,代其追债的违法案件。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办案人员为了能立案,公然做假,他们用雄军技术成套公司的业务员于1995年在代销汽车业务中收到过河北某汽贸公司开具的四张普通汽车专用发票(注意:不是增值税票。而且我当时没有经手,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利用上级主管和我本人分不清这类发票的特征,对我,对上级诈称雄军公司“虚开了增值税发票”,而我作为雄军公司法定代表人应承担领导责任为由,以“虚开增值税票”罪嫌,于2004年9月10日将我刑拘,进而逮捕,后又加上“合同诈骗罪”。
     (博讯 boxun.com)

    在案件侦讯过程中,办案人员为了将无罪定为有罪,达到为华湘公司追债的目的,不惜罗织、构陷、威胁、栽赃,尽管如此,仍然难达定罪以追债的目的,到2005年4、5月,办案干警几次向我提出“了难”,即逼我同意由雄军公司与华湘公司签订恢复此债权债务的“还债协议”。后我和我的律师与华湘公司的周、覃两位代表在长沙市看守所内商量拟写好了“还债合同”,华湘公司并已将合同打印盖章,法定代表人杜某签字,我也签了字,只因我提出,应先释放我,雄军公司再盖章,对方不同意,然后,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在这种侦讯基础上罗织而成的长检刑诉(2005)25号《起诉书》,当然是基本失实的,如在“合同诈骗”指控中,《起诉书》硬要将两家国营企业十年前因商务活动形成的民事债务指控为我个人的“合同诈骗”,其指控罗织构陷,牵强附会,基本观点主观臆断;对“虚开增值税票”的指控更是张冠李戴,栽赃陷害,连基本证据(增值税票)在法院开庭时,都被偷换成河北与天津两家企业之间的增值税票,根本与我和雄军公司无关,也没有在侦讯中向我出示、讯问、调查过,此事在庭审中曾使公诉人非常尴尬。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于2005年8月15日和9月9日两次开庭审理了案件,案件并不复杂,控辩双方阐明的事实、观点和提供的证据一目了然,已完全证明:依法我是无罪的,《起诉书》的两项指控根本不成立!法庭已查明全部事实,早已可以宣判我无罪。
    
    但是,在法院审理闭庭后,举报方的策划、经办人员和参予此案侦讯、起诉的办案人员因陷得太深,投入太多,不甘心面对用刑事案件方式既定不了罪,又追不到债的现实,还要逃避错案、枉法的责任,因此,他们一直在上下活动,极力迫使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无罪的我判有罪,实在判不了罪就拖延不判,还对外放风说是案情复杂(案情其实并不复杂,法庭已全部查清)。这种干扰,致使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迟迟没有宣判。《刑诉法》168条明文规定,一审法院最长应当在受理案件后75天内宣判!而长沙市中院从受理之日(2005年7月26日)至今已160天,已严重超期,令人疑窦大生。
    
    上述事实清楚表明:我遭受的这起案件是一件典型的政法机关办案人员滥用职权,绚私枉法,构陷迫害的政治事件,它严重破坏了长沙市政法机关的公正形象,非常有损于湖南的司法环境!
    
    我作为一名省政协委员,民主党派的省委常委,被一些人使钱、使力将我无辜关押16个月,而案件从举报、立案、侦讯、抓人到起诉,一路枉法违法,过关斩将,将假案冤案直做到法院开庭,这些策划、经办和办案人员的能量多么可怕,多么令人不可思议!我真为在长沙发生这类现象感到痛心!
    
    这16个月,我作为债务人质被关押,法院开庭审理后,为了防止今年“两会两节”期间此事件内幕外泄,影响某些人的“乌纱帽”,法院判决迟迟不下,尽管我患有的遗传性高血压病严重恶化(最高达到230/130mm),也不批准保外就医。想方设法捂住!
    
    因此,特恳请各位领导、各位委员,各们代表为我呼吁、申诉,使我能早出囹圄,并请有关领导部门严肃查处此事件中的污陷、枉法者,为改善湖南的司法环境作出努力!
    
    
    龚英甫呈 2006年元月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冤!冤!冤!湖南弱女子赵小琴致信 为夫讨公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