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12月19日)
     这里是河南省原商丘地区行署西家属院,一楼(此楼建成13年,楼况非常好)住着38户,56位老人。他们大都年事已高,年龄最大的96岁,70多岁的人居多。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老年疾病为多数。虽然如此,他们和睦相处,相安无事,在这里安度晚年。自从2004年7月11日商丘市政府张副秘书长主持召开动员拆迁大会之后,这里的人各个人心惶惶,惊恐不安,度日如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了。原因是:他们召集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强行拆迁,不管老人的死活,对待老人毫无人性,老人们身心受到很大摧残。群众说:“这几个政府官员啥味都有,就是没有人味!丢尽了政府的脸面。”他们说假话,搞欺骗,搞恐吓,对老人们施压,断水停电,强行拆楼,不择手段。老人们真是苍凉度日。2005年7月17日老李向张副秘书长下跪,哀求他可怜可怜这些老人,老李哭着说:“张秘书长你也有父母老人,大热的天断我们的水,叫俺们天天拎着桶,拿着瓶到处找水吃,你与心何忍呀!”而张副秘书长对此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并说:“拆这里的楼房,谁也挡不住!”居住户拥有100 0/0产权,理应私有财产,怎属他们自拆自建?这是违法的,是侵权行为,他们为了拆楼后盖门面房获得高额利润,真是无法无天。
    
     2005年7月25日张副秘书长一声令下,说拆就拆。并说:“电线给他们剪断,停电了看他们走不走。”动工时楼下住着人,从楼顶砸,锤声震耳欲聋;撬起楼板用吊车吊,惊险场景历历在目。吓的老人们惊恐不安。动工后他们大肆破坏,不几日把一座好端端的楼破坏的面目全非,断垣残壁之状目不忍睹。他们在既得利益的驱使下,置楼下生命财产于不顾,大搞打、砸、偷! (博讯 boxun.com)

    
     打!他们领着一伙社会上的闲杂人员,身带凶器,在家属院内示威,趾高气扬的说:“谁来给谁打,胆敢阻止拆楼的打毁他!用铁锨拍死他。”还说:“都是些老头、老太太搁不住一拳打,要是年轻的非搁倒他几个不可。”并多次围攻、殴打、漫骂来劝阻拆房人员和老人,老人们那能经的起这样折腾。
    
    砸!对楼上的东西无所不包,无一幸免,所到之处响声震耳,如雷声,如地震,使你欲睡难眠,提心吊胆。下雨天没搬的住户房屋到处漏雨,不如牛棚。
    偷!采好点,无人就拿,见啥拿啥。不几日该家属院内摩托车被偷三辆,自行车被偷十五辆,洗衣机被偷两部,甚至连书籍、字画、米面、衣被、鞋袜,儿童尿垫也不放过,治安环境非常恶劣。
    
    动迁引起的矛盾经常不断,是影响这里的首要原因。这里的拆迁,其手段十分恶劣。他们多次动员社会上的黑恶势力,这些黑恶势力自称是“打架公司”、“骂人公司”。他们拆除楼梯,破坏门窗,剪去电线,卸走电表,破坏自来水管道:断水、断电。使被迁户无法生活,逼你搬家。他们雇的“恶人”每天每人发钱,还管午饭,有酒有肉,这真是有人哭有人笑呀!哭的人是因为自己的财产无法保护。他们还从社会上雇来约15—16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自称“骂架公司”的人,专门对楼内居住户进行围攻、漫骂、堵截、污蔑、恐吓。并扬言:“我们站在哪个地方,那就属于我的。”还说:“我们想咋就咋。”使你有家难回,进屋不敢出。她们还扬言:“很骂这些老东西,气死他们,反正气死人不偿命!”群众说:“他们是官黑勾结,官商勾结。”更有甚者,市政府官员田科长等人在这里制造冤案:8月19日,于老师给他妈看家,下午3点多钟时,看到一些没带安全帽,手拿大铁锤和其它工具的人,在楼上砸,楼下有一些老人在一层家门出出进进,这时从楼上不断有重物落下来,对砸楼的人说:“你们这样干是不行的,很危险!”砸楼的人说:“上面人叫砸的,我们怕啥!”于问:“上面人是谁?”他们答:“市政府!”于又说:“砸伤人怎么办?”他们答:“活该!”因于老师看不下去就吵了起来,这时来了十多个男女对他围攻、辱骂,对其人身恶性攻击。后来田科长叫来了公安人员,不但不制止“恶人”的野蛮行为,还亲自押运受害者于老师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市政府田科长用威胁、利诱等手段对于老师施压,逼于老师签《搬迁协议》说:“你不签《搬迁协议》就拘留你。”于说:“签不签协议与这事有啥关系?何况我也不是房主。”
    
    截止目前为止,已造成这里的老干部一死九伤,如:原畜牧局姜局长,因逼他一楼上二楼(拆房后再建房住二楼),心中犯了愁,在张副秘书长开动员会后的第二天,突发脑溢血死亡;抗日干部扬老因听到他们说不搬迁就动用警察,怕不搬迁抓他家人,夜里睡不着,恐惧中掉下床,摔断股骨,至今不能行走;离休老干部马老头因被吓而得了脑中风,几个月茶水难进,等等……。这些都是因为非法野蛮拆迁引发的,这样下去怎么办呀!
    
    可恶的是,领头办事的非政府人员李氏兄弟说:“谁不让拆,就跟他咧(拼打的意思)!”还说:“你们尽管向上告好了,告到中央,告到胡`锦.涛那里我们也不怕!我们不管合法不合法,有没有手续,只管扒(楼),就是你们告赢了,反正楼也没有了,看谁咋着俺。”这不是仗势欺人是什么。真是太嚣张啦!这些事枚不胜举,经常发生,老人们还能活吗!!!
    
    他们发的拆迁公告中说:商丘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是这个项目的拆迁人。是违犯了国办<2004>46号、予政办<2004>67号和商政办<2004>61号文件的明文规定,他们是非法的。他们没有《拆迁计划》;没有《建设用地批文》;没有《建设用地许可证》和《国有土地批文》。没有拆迁补偿金;没有《拆迁安置方案》,仅以市政府办公室作为“拆迁法人”,发布公告,这有效吗?受法律保护吗?
    
    另外,他们没有告诉被拆迁人,就把被拆迁人所拥有的100 0/0产权的房屋卖给拆楼的包工头(非法施工单位)。这纯属于侵权,是违法。李氏兄弟说:“这里的拆迁工程,我们已经给政府300万了,我们不想干了,钱要不回来,所以非扒不行。”
    
    被拆户为什么不签“协议书”。所谓“协议书”是经双方协商,共同拟定的,而政府办公室拿来的“协议书”是他们几个人私自拟定的,没和任何一个被拆迁户协商,是一方之作。协议上盖的章是无效的,这些章的情况是:
    
    1.商丘市人民政府办公室行政科的章,这个科室三年前就取消了。
    
    2.商丘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的章,签经济协议是无效的。
    
    3.商丘市大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凯四街西家属院旧城改造指挥部的章,这是一个临时机构。
    
    以上三枚印章都是无效印章,他们为了达到非法拆迁之目的说:“只要你们签协议,你们想盖哪个章都行,都盖上也行。”他们所拟“协议书”上没有法人,没有法人代表,实属无效协议书,不受任何法律保护(律师也这样说),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企图偷漏国家税收。去年张副秘书长在被迁户会上说:“家属院的拆迁是政府行为,是自拆自建。”他们为了掩人耳目,这里所进行的一切都是暗箱操作,没有一点透明度。不挂牌、不公示、不公开投标,所谓“自拆自建”其目的是想偷国家上百万元的税。
    
    国务院和有关政府部门三令五申禁止非法野蛮拆迁,而这里正在非法野蛮拆迁的事谁来管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上海市虹口区华昌路拆迁基地即将发生第二起强迁命案!
  • 上海60拆迁户向联合国请愿被逮捕(图)
  • 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 石家庄二化区拆迁维权斗争最新事态(图)
  • 石家庄雇佣黑社会暴力拆迁,二化区居民准备自卫还击(图)
  • 上海拆迁户进京悼紫阳被判刑3年
  • 山西省长治市王建兵揭露非法拆迁内幕
  • 陕西咸阳:强制拆迁出命案
  • 北京超市拒绝拆迁遭炸弹爆炸(图)
  • 甘肃113名农民告政府强行拆迁 索赔2500万
  • 上海拆迁户示威抗议,周五去接释放居民又四人被捕(图)
  • 有房产证居民遭遇野蛮拆迁露宿街头(图)
  • 最高法院:不得受理拆迁案件-以后政府官员说了算?
  • 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卷入拆迁纠纷(下) (图)
  • 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卷入拆迁纠纷(上) (图)
  • 干部自爆拆迁黑幕 暴力威胁索好处费(图)
  • 中国暴力拆迁恶化 北京不能漠视问题
  • 重庆暴力拆迁放火烧住户,17人伤
  • 重庆雇佣匪徒袭击拆迁户!惨惨惨!(图)
  • 强制拆迁,中国获“世界大奖” (图)
  •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 江苏荣:香港五十万大游行、推动民主、声援上海被拆迁户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 谈谈在广州小谷围艺术村拆迁事件中的政府行为与责任
  • 丁林先生谈美国的拆迁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南方周末专稿:致敬!2003中国传媒 --孙志刚、SARS、拆迁惨案列致敬前三位
  • 朱胜国:房屋拆迁为何难以公平交易?
  • 比严冬更让百姓寒心的拆迁
  • 拆迁:化私为公与化公为私
  • 北京强迫拆迁:一个纳税人致北京市国土局谢经荣信
  • 谁关心拆迁户死活?- 秦胜
  • 拆迁问题引爆中国大陆社会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