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云淡水暖: 卫生局长拍桌子拍出来的几个岂有此理
(博讯2005年12月14日)
    作为社会公益事业核心之一的医疗行业,特别是公立医院,近年来还剩下多少社会主义的色彩,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些社会主义原则,在市场化取向的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中不断地被淡化,除去天生逐利的私营医院外,公立医院也已经在政府投入不足而和逐利浪潮的裹挟下成为靠商业模式盈利支持乃至发展的怪胎,在社会价值观金钱化的氛围中,医生也“被迫”成为金钱利益引诱下的“商人”,堂堂医院朝钱开,有病无钱别进来。各种各样的咄咄怪事在公立医院、私立医院、私人诊所不断上演,花样百出。
    
     比如震惊国人的哈医大二院1000万医药费事件;深圳一家医院病人死亡11天后仍然有“化验单”;上海一家民营医院把一个怀孕20天的女民工诊断为“先天性不孕”,收取3万多医药费(CCTV);汕头中心医院一个“著名肝病大夫”门诊开两张处方,一张必须到其指定的药店买“独一无二”的药,动辄4、5千元(CCTV)。公立的收钱心狠手辣,私营的也不遑多让,中低收入者、特别是民工们公立的不敢去,私立的去了要么被低劣的医术、要么被假药谋财害命。种种乱象,然还有君子贤达们人在告诫“原因是市场化不彻底”。 (博讯 boxun.com)

    
    可是,有一位退休女医生偏要很勇敢,但不免有些悲壮地挑战上至贤达显贵、下至医药同行的“彻底市场化”行为的“规矩”。据10月28日的新华网浙江频道报道《孤胆女医力战医疗暴利 自创民工医院濒临倒闭》,杭州市一家国营制鞋厂医务室的普通医生58岁的赵华琼退休后,趁房价高时卖掉自己的一套儿子准备结婚的住宅,抵押自己的住宅借贷,于2004年10月自费开办了被杭州当地的媒体称为“中国第一个民营民工医院”的“崇一医疗门诊部”。
    
    赵华琼把宗旨写在墙上“民工朋友们,你们为我们这个城市付出太多了,让我们也为您付出一点!你们的生活太艰苦了,一场疾病会使你们立即进入贫困线,让我们也为您奉献一点!”。赵华琼并非在搞商业“秀”,其收费真正地很“民工”,“在外地和杭州间开货车的司机王世国…赵华琼让护士给他换上新盐水,药费共8元。…此前去另一个离家近的医院,已经花掉了50元”、“别的地方卖10块钱的药这里只卖5块,…”,“赵华琼开药,…很多药就直接开成本价,要是看见病人是穿着很差的,甚至干脆就不收钱,白送了。”,有个民工在别的医院化验花了400多元,配了三天的药花了1800元,原因是洛美沙星、头孢噻喹舒巴坦纳等药,单价分别是110元和130元,而赵华琼只向民工收12元和18元,价格天壤之别,为什么可以低价,一般人恐怕立刻会想到药品的质量,但赵医生这里不是,“不收挂号费、诊疗费和一些常规检查的费用,就是药品价格也是能低就尽量低”。
    
    赵华琼的核心动机很“愤青”,就是痛恨医疗界的“黑色收费”,赵华琼对记者倾诉的是代表着良知、医德、人格的怒吼“中国医疗改革最关键该改什么?是改人,改医生!你去问问,现在有多少医生敢拍着胸脯说没收过回扣?现在又改得怎样了?”,以往都是拿“体制”说事儿,把医生作为“无辜”者之一,草民第一次看到医生拿自个儿和同行开刀问责“医改”的,不知道卫生部官员们作何感想。
    
    但赵华琼的处境看来是尴尬的,甚至是凄然的,因为“有些个体医生就是要整我,天天写举报信说我违规行医,还打匿名电话威胁我,为什么?我破坏了他们挣钱的游戏规则!而这个规则实际上是建立在对大多数病人的盘剥上的!”,所以记者说是“孤胆女医生”,这本来不足奇怪,大多数人要追逐暴利,盘剥病人,赵医生的不随波逐流,等于把医疗界的黑幕撕开了的一个裂口,露出了那些肮脏污秽的内容,更像是“抢夺”了一部分黑心人的饭碗中的“肉”。
    
    奇怪的是,当地的政府主管部门也对赵医生横生“妒意”,严加“盘查”,赵医生的“不是”当地卫生局却很细心地“看见”了,比如一个民工的孩子先天性心脏病开刀花费了5万元钱,无力在大医院续治,只好来低价的赵医生处要求挂盐水消消炎,赵医生因为没有设立儿科起初是拒绝的,但可怜民工就只好处理了。然“刚巧”区卫生局就来检查了,且“立即执行”,处以罚款。赵华琼哀求“这是民工的孩子,我不给他看,他回家就是等死。她请求卫生局给一次改正的机会,但结果1000元罚款还是交了,她也流下了门诊开业以来的唯一一次眼泪。”,简直欺人太甚,缺少人性,难道让那民工的小孩被感染病死卫生局的官员们才放手么。
    
    赵医生对记者愤而言之:“他们看到我一个碗摆在桌子上也要罚款。为什么?他们以为我赚了大钱没孝敬他们,他们以为我办民工医院是做秀。我问他们,怎么别的很多医院有违规操作你不去罚,他说我没看到!”,草民从中闻到了一股味道,就是“孝敬”,“孝敬”什么?不言自明,“孝敬”谁,也不言自明,“别的很多医院有违规操作…他说我没看到”是不是跟“孝敬”有关系,想来也不言自明。但草民认为,赵医生算是又撕开了另外一件外衣,就是“监管”的外衣,而“监管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果然,在新华网浙江频道12月13日的报道《杭州民工医院又掀风波 卫生局长斥其严重违规》中,“龙颜大怒”了,据报道,这位局长直言:“赵华琼已经影响到我卫生系统为民执政和依法办事的形象。”,什么“为民执政和依法办事的形象”呢,还是因为低价为民工处理伤病的问题,一个民工的孩子被狗咬伤了,自己拿来狂犬疫苗请求赵医生帮忙注射,赵医生免费打针,还“考虑到民工没有条件保存,便留下来保存在自己冰柜里。”,这下又“刚巧”被卫生局“发现”了,所以局长大人振振有词“‘这疫苗从哪里来的?’杨专成用力拍着自己面前的办公桌说,‘这是违法的!安徽那个疫苗是通天大案哪!’”,但民工这个群体的行为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如果他们不心痛可能相当于一家人一天的伙食费的一针10元的注射费,何必来找赵医生呢。草民看来主因还是赵医生第一次接受采访触动了局长的敏感心结。
    
    局长拍了桌子,赵医生就更其艰难,满足民工的需求,“违法”,不满足民工的需求,“违心”,有时候只好冒险了,比如记者就亲眼目睹了一个被烫伤的民工女孩,大医院要交1万多元押金,交不出就只好拖着,到赵医生这里,赵医生不忍心推出去,“违法”治疗,只花费了200元痊愈。
    
    但局长这么一拍桌子,倒是拍出来几个“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一,按说,为民工提供廉价、免费的医疗服务,是你卫生局应该力行的职责和义务,赵医生说“这么多穷人不敢进好医院看病,我一个退了休的老婆子,却要孤身一人站出来帮他们治疗”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岂有此理二,卫生局不作为的民工医疗困难问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退休医生几乎是孤军奋战地在“大战风车”,卫生局如果“无财力”协助,起码帮忙完善、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不是应该的呢,却三天两头去骚扰找茬儿,令人寒心。
    
    岂有此理三,据报道,“杭州市放开了医疗市场,开诊所有‘不讲数量、不讲距离’等‘四不原则’”,看来已经是很充分地“市场化”了,也建立了完全自由的“竞争体制”了,但为什么绝大部分公立、私营医院的收费还是如此离谱呢,有的甚至高于赵医生的收费百倍,“充分市场化”能不能解决高医疗费的问题,已经昭然若揭了。
    
    岂有此理四,从赵医生一句“他们以为我赚了大钱没孝敬他们”的“气话”,草民仿佛隐约看到了一根黑色的、官、医、药商的利益食物链,这医疗费还降低得下来么?
    
    岂有此理五,常说“医者父母心”、“妙手回春”、“悬壶济世”云云,可是,赵医生的一句“现在有多少医生敢拍着胸脯说没收过回扣”,令人无话可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新医改”问问卫生部:怎么还是个“卖”字?/云淡水暖
  • “战略家”东北“改制”:振兴东北还是掏空东北/云淡水暖
  • 你的腿咋那么贵?北京副处级月车补超过农民年收入/云淡水暖
  • 国有资产喂肥了多少严介和?/云淡水暖
  • 医生患了“黑心病”谁给治?/云淡水暖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云淡水暖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云淡水暖
  • “资本劳动者”万岁/云淡水暖
  • 从付晓琴等死看“以人为本”和“以谁为本” /云淡水暖
  • 重大规划之前为什么有人喊“不会杀富济贫” /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错了为什么不能改?”
  •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云淡水暖
  • “共同富裕”已成泡沫? /云淡水暖
  • “主流”们又挨一记响亮的耳光!—评一个惊天大案的揭露/云淡水暖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龙永图·传奇·那个时代/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收买”中央办公厅“下海”的经济学家才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