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博讯2005年12月06日)
    正义侠
    
     尊敬的记者先生: (博讯 boxun.com)

    
    现向贵社反映一起腐败分子内外勾结、连环诈骗港商上亿元资产的恶性事件。本案发生后,地方司法机构有案不立,立案不办,反而向我勒索钱财;两级法院枉法裁判,执行人员更是勾结评估机构大肆侵吞我公司资产!十多年来,我四处申冤,多方奔走,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得已向贵社富有良知的记者反映情况,希望舆论监督有关部门能依法彻查本案,早日追回被犯罪分子侵吞的资产,切实保护我等港澳台商在大陆的合法权益!
    
    一、 腐败分子相互勾结,连环诈骗港商资产
    
    1992年,我经营的香港太兴营造有限公司与四川省双流县中兴区建筑工程公司合资成立了中外合资四川太兴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由我任公司的董事长、法人代表。1992年初,在双流县委、县政府的安排下,我与西南航空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征用地合同,约定征用土地246亩,用于房地产开发。当时,因中外合资公司还未成立,原中兴区区长、时任双流县副书记、西南航空港开发区主任唐荣新(现因另罪已被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院)和原双流县县长金仕成(现已被免职双规)要求我先支付300万元,作为征地定金。为此我以香港太兴营造有限公司名义在双流县中国银行开了一个临时帐户,向中国银行贷款300万元,并将此款由中行汇给了西南航空港管委会。但管委会收到钱后,却没有将该钱交给双流县国土局作为土地款,也未进入开发区用于购买土地的财务帐号,甚至到今天也没有给香港太兴营造有限公司开具此款的财务发票。此后,唐荣新把我公司的征地款专用收据提供给罗绍才,作为中方公司给开发区的土地凭据;继而唐荣新与罗绍才签署了一个中方出资300万元的协议后,唐荣新于1992年6月23日又开具了一张280万元的假收据。
    1992年7月16日,唐荣新把我香港太兴营造公司购买土地款300万元的专用收据作为中方公司投资的资产交给工商局验资。向我港方公司谎称中方公司已按合同交足了征地资金580万元。从而导致土地证等手续一直迟迟办不下来,直到1999年,在我方的追查下,开发区管委会才说出实情:合资方一分钱未出,管委会的收款收据是假的!并在1998年管委会把公司246亩土地其中的120亩土地出卖他人,在1999年才逼我向管委会写退地报告。
    
    二、 公司人员伪造文书,合谋骗取银行贷款
    
    1995年3月30日,原太兴公司职员谢利芳伪造了一份委托书,自称是太兴公司的总经理(见附件)受公司委托办理借款事务。而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办事处就凭这份委托书的复印件,与谢利芳签订了三份借款合同,分别借款150万元、375万元和225万元。为此,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办事处不仅违法批准了巨额借款更是违规将款汇到谢利芳私自开的一个活期帐户上。后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调查,该帐户中款项的去向为:"中国光大信托投资公司成都代表处称,该公司与太兴公司无经济往来,确曾收到过太兴公司划入的两笔咨询费收入计791600元。但因经办人已自杀具体情况无法说明"(见附件)。据了解,中国光大信托投资公司成都代表处与违规借款方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代表处长期以来有资金拆借往来,是业务伙伴,上述两笔达791600元的咨询费完全是巧立名目,收取的巨额回扣!而"其他收款单位有的人去楼空,有的已注销银行帐户"(见附件)的说法,这明显是虚假立项,抽逃资金!
    谢利芳在向光华办诈骗的同时,又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私自用我太兴公司的11幢别墅和1辆奔驰轿车在成都市兴隆典当行典当了500万元;并通过光华办担保,将这500万采用反复存取的方式,再向成都市某农业银行骗取了6500万元贷款。
    
    三、 公安人员有案不立,放纵犯罪嫌疑人
    
    对于谢利芳参与的这两起合谋诈骗金融巨款案,我公司曾多次向双流县、成都市两级公安局报案。但双流县与成都市公安局均无理拒不立案。1999年1月,成都市公安局工矿科陈云典科长主动给我联系,给我安排律师,并通过律师告诉我,只要我交付20万元办案费和律师费,就把两案立案侦查,并马上去抓犯罪嫌疑人谢利芳。我迫不得已向省委统战部有关领导求助,东拼西凑筹借了10万元现金付给了他们。然而谢利芳被抓获后,公安局陈云典科长告诉我,案子已报到成都市检察院批捕处,批捕处长不好沟通,批捕不了就只有放人。后来,我经向市检察院批捕处杨全通处长核实,才知公安局根本就没有把案件送到检察院批捕;在谢利芳被关押的一个月里,市公安局与光华办和谢利芳已达成交易:由光华办出钱,就放走了谢利芳。
    1999年,虽经双流县公安局重新立案,但是双流县公安局在找到谢利芳后,并没有将其拘拿归案,而是告诉我说:因本案涉及金额巨大,已移交给成都市公安局查办。对此,成都市公安局二处却长期欺骗我说立不了案。直到2004年9月,我又到成都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后,该局才出具了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明确告知:"我局经审查认为成都市公安局二处已立案侦查"。我知道后大吃一惊,又立即找到成都市公安局二处了解情况,才知道早在2000年成都市公安局二处已立案,而且市检察院也已经对谢利芳批捕。但事实上,谢利芳一直在家中并未外逃,而成都市公安局二处却在长达4年的时间内纵容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至今!按照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既然对本案涉及的犯罪行为进行侦查,就应当通知法院按照刑事先决的原则,依法裁定中止对民事案件的审理,经通过刑事诉讼程序查明事实后,再依法解决相关的经济纠纷。因而正是由于成都市公安局二处不履行法定职务的不法行为直接导致法院错审、错判,从而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为此我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依法追究成都市公安局二处承办警察的渎职责任。
    
    四、 两级法院枉法判决,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
    
    与此同时,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办事处以抵押借款为由起诉我太兴公司,未料想,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明知本案涉嫌经济犯罪,却不移送公安机关对予以侦查。更是不顾犯罪嫌疑人之间恶意串通、损害我公司财产的事实,竟作出了(1998)川经一终字第51号、9号《民事判决书》,错误判决由我太兴公司承担全部"抵押贷款",而对犯罪嫌疑人和直接责任人却概不追究。为此,我太兴公司不服判决,要求申诉再审,但省高院却始终不予申诉立案,致使犯罪嫌疑人一直逍遥法外。
    
    五、 不法法官滥用职权擅自变更执行主体
    
    2000年2月2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1999)成执字第782、775号公告,明确说明执行申请人是"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办事处"。但是,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谭军等人却居然于2003年3月17日和2003年4月21日作出两份民事裁定书,擅自将申请执行的申请人变更为"成都华联商厦股份公司"。
    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书中,明确说明了该执行活动是依据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9年5月18日、1999年6月3日作出的(1998)川经一科字第51号、9号民事判决书,而这两份判决中根本没有"成都华联商厦股份公司"。之后,如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光华办事处依法撤销,应当成立清算小组清理光华办所有的债权债务。然后,由法院依相关程序依法变更执行主体,并通告我公司。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将任何有效的法律文书送达我公司,却仅仅凭谭军手写了一个裁定,就将亿万资产轻率地执行给成都华联商厦股份公司。此举是严重的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
    那么,谭军等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方便、有理地侵吞我公司资产。根据现行法律规定,被执行的标的应当公开拍卖,然后将所得款项清偿执行申请人,余款再返还被执行人。但谭军等人却勾结评估机构,低价评估我公司财产后,再将被执行的土地直接转给成都华联商厦股份公司。从而通过如此卑鄙的手段,达到霸占我公司价值数亿元土地的目的。
    
    六、勾结宏伟评估公司,恶意压低评估价格
    
    为了掠夺我公司财产,谭军等人与四川宏伟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勾结,通过其所的川宏评报(2002)第三者103号资产评估报告书,故意将公司的土地面积大打折扣,压低评估价格。
    这里我们从评估报告可以看到,该宗土地面积为65741.78㎡,可评估报告结论却仅反映出16956㎡土地使用权和17280㎡房地产的价值,从而使其中48785.78㎡的土地面积不翼而飞。我公司在该宗地内修建的街道有宽达15米,长达1000多米的代征地和华侨街的配套设施,但评估报告没有给予记载……
    从此评估结论看,土地使用权的单价为305元/平方米,即203334.35元/亩。而我公司早在1995年将该宗地委托双流县地籍事务所进行地价评估时,其1995年第21号地价评估书的结论就为252246.83元/亩。根据成都市政府的指导价,评估时的土地价值40万元/亩。没想到,如此评估价格反而会低于7年前!真是不可思议。
    此外,我公司还投入2000余万元。该宗土地上建成了房屋,但在评估结论中,土地与房屋的总价加在一起才值1922万元……由此可见,执行人员与评估机构合谋侵吞我公司财产的险恶用心!
    更为恶劣的是,谭军在侵吞我公司的巨额资产后还不能满足其贪婪的要求,竟然又在以上1922万元又以"太兴公司已收房款"为名扣掉585万元,而事实上我公司根本没有收到房款,谭军就指定购房者直接将房款交付成都华联商厦,并且收款后也不给我公司任何收据。这样一来,在该款被其侵吞后,谭军又故意将我公司被执行金额减少,不足以全额还款为由,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执行我的其它资产。
    
    七、打着执行的牌子,非法侵犯港商人权
    
    甚至,谭军等人非法将我公司公章和所有政府批文原件抢走,致使我公司无法参加工商年检和任何经营活动;为了侵吞我公司财产,谭军等人对我进行残酷的人身迫害,在没有法律文书的情况下3次查抄我住成都的家,并把我公司与本案无关的资产全部进行查封。2次将我非法拘留。
    我是一个民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是爱国港商。当我拿出政协委员证,声明我是省政协委员,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时,他们竟抢走我的委员证就地撕毁,非法将我关进拘留所……等到放我出来时,我公司的上亿财产不仅全被划归谭军等人他人所有,反而还并陷害我倒欠债500余万元!
    由于地方司法机关的腐败行为和官僚作风,使我的冤案遭到重重阻力,久拖不决,经济损失越来越大。2004年1月9日,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亲自向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同志转送了一份信函,详细地反映了我在成都市双流县西南航空经济开发区投资遭受非法侵害的情况。接到我的信后,张学忠书记对我反映的情况高度重视,立即批示:"光成同志,请你听唐先生的意见,督促有关方面出面依法办事。"不久,学忠书记的批示由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转送到了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但有关机构的个别官员为了掩盖本案的种种枉法行径,竟胆大妄为地,一手遮天,又将本案给压了下来。
    1992年邓小平先生南巡讲话后,我满怀对祖国西部大开发的一腔热忱,在成都投资上亿元港币搞开发建设,但我没有想到竟然遭到上述政府官员、公司和司法腐败分子内外勾结的连环诈骗,使我投诉无门,陷入绝境!
    我是香港中华民族友好协会会长,每当我在港台及海外的朋友问及我的近况时,无不震惊万分!这些不法分子的所作所为严重破坏了西部的投资环境,而且给我党、我国、四川省的招商引资带来难以挽回的负面影响!
    为此,我希望贵社能高度重视我反映的问题,依法舆论履行监督,督促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彻查本案,以维护港商在大陆的合法权益和法律的尊严!
    (以上所反映的情况完全属实,本人愿意负法律责任!)
    此致
    
    
    香港中华民族友好协会会长
    四川省政协港澳委员 唐大润 _(博讯记者:正义侠)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