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日前,沈阳市和平区中华路“白领大厦”门前,一位农民工举着一块大牌子,上书“急卖判决书653万元急卖550万元”。
    
      价值653万元的判决书急卖550万元,这真是“挥泪跳楼大甩卖”!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2002年至2003年间,受雇于沈阳华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分公司的农民工们,亲手把这栋楼盖到了五层,但开发商二辽宁远吉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一直未给付数百万元的房屋工程款。王茂旗等20多名同乡农民工平均每人被欠了近两万元的工资。2003年,农民工们为讨要被拖欠的工资无奈之下两次爬上40多米高的塔吊,以死相逼。2005年4月,沈阳中法一审依法判决远吉公司付给华强公司650余万元工程款。但半年多之后,华强公司仍未收到这笔钱。不得已之下,农民工只能选择了“卖判决”的办法。
    
      对于此事,人们议论纷纷。雪山认为,其实农民工心里一定非常清楚:法院的“判决书”在法院都无法变成现金,那这白纸黑字的“判决书”,在社会上也是根本卖不出去的;之所以这样做,只是被逼无奈才出此略有“作秀”嫌疑之举,目的只是想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引起更多的人注意,进而能使“有关人员”过问、督促法院“执行”,最终把钱执行到农民工手中。
    
      遗憾的是,面对寒风凛冽中举着牌子冻得瑟瑟发抖的讨要工钱的农民工,我们的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却在“中国法学会网站”上,围绕着“法院判决书能否买卖?买卖行为是否合法?”问题进行着“学术争鸣”。
    
      一边是等米下锅的农民兄弟,一边是专家学者的纸上谈兵……冷漠!无尽的冷漠!这难道就是当今社会提倡的人文关怀下的为民办事机制吗?说句不好听的话,等他们把“法院判决书能否买卖?买卖行为是否合法?”的“理论问题”研究清楚了,再去指导实践工作,那那些饥寒交迫的农民工,恐怕造就被饿死了。
    
      我们不是讲“特事特办”吗?我们不是讲“吃饭第一”吗?雪山认为,当务之急,请先暂缓搞什么“法院判决书能否买卖?买卖行为是否合法?”的远水解不了近渴的“学术研究”!而要把精力用在想办法如何通过强制执行手段,帮助农民工讨要回已经判决生效了的被拖欠了的工钱——这也是对法律尊严的根本维护!
    作者:雪山草地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

    农民工王茂旗手持“急卖判决书”牌子,孤零零地等待买主前来搭话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太长高速工程被指欠款数千万 农民工工资几百万
  • 拖欠农民工工资53万 包工头绝望跳楼而亡(图)
  • 广西171位农民工成功追回大毒枭刘招华拖欠工资
  • "过劳死"由知识分子向农民工蔓延
  • 农民工投诉福州媒体记者造假
  • 魏巍:也谈农民工问题(图)(图)
  • 职业病让农民工“命丧打工路”
  • 哈尔滨两名农民工讨薪不成自焚 1人死1人重伤
  • 高尚的死囚:死囚最后愿望-关注农民工
  • 专家: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 108人体检25人确诊 矽肺病侵蚀农民工生命健康(图)
  • 从农民工讨薪看我国的法治
  • 西安农民工因讨要拖欠工资遭殴打
  • 80万血汗钱被欠一年 农民工开发布会讨薪(图)
  • 北京6名农民工爬上塔吊讨薪(图)
  • 新疆一砖厂50农民工集体失踪
  • 农民工:上午排铅毒下午回厂吃铅粉
  • 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
  • 农民工被欠薪千亿 追讨需3千亿成本
  • 不喊农民工“棒棒”喊啥?
  • 重庆市长农民工的“征名启事”让人心酸/赵磊
  • 棒棒歧视:“农民工”仅有改名是不够的/徐晓
  • 林泉: 谁来保障农民和农民工的生存权?---王斌余一案有感
  • 农民工王斌余杀人案 成媒体讨论热门话题
  • 冷万宝:是谁在制造农民工讨薪的悲剧
  • 受伤害的为何总是“农民工” (图)
  • 由王斌余讨薪杀人案窥中国农民工讨薪维权的坚难性
  • 历史会记住这个卑微的杀人犯——农民工王斌余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农民工杀人为何如此多人同情?
  • 杨银波: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 中国农民工的公民权利报告
  • 访谈杨银波:脚踏实地,努力帮助农民工
  • 赵达功: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