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博讯2005年11月30日)
    象我这等年龄的人,对于文革和其前中共对中国人民所造成的沉痛伤
    害确实没有多少感性的认识。每当我看到一些文章描述中国人民在这
     个时段如何被中共任意屠杀和蹂躏时,我总不由自主地会想:事情真 (博讯 boxun.com)

    是这样的吗?是不是作者夸大了事实?当我认识这两位风烛残年的老
    人后,他们一生的血泪史终于让我第1次有了对中共以往罪行的感性
    认识。更让我义愤填膺的是:中共对他们的伤害还在继续。他们的冤
    情的解决,我没有一丝的乐观理由:很难想象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能够
    有个结果。
    
    李斌,1930年生,四川理县人,1958年被马尔康法院以反革命偷税漏
    税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马法刑〔58〕字第19号刑事判决)。从李斌
    本人的讲述,佐以〔86〕马法复字第89号刑事判决书,可以知道事情
    的经过。当中共搞公私合营时,他在马尔康有1家不错的茶馆。地方
    政府在他的反对之下强迫把他的茶馆公私合营了。他非常不满,并出
    口骂了当地政府的官员。于是,公安局把他逮捕。他的茶馆无中生有
    地被搞成了是由几个人共同出资的。法院把这个茶馆判给国家所有,
    并认定他有偷税漏税和反革命罪行,给判刑10年。当他还没有坐完这
    10年时,文化大革命来了。他的“反革命言论”被重新提起,又被加
    刑。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他才从监狱里面出来。其后,他来回奔忙
    于马尔康、阿坝州、成都、北京等地方,跑了快30年,也拿不回来那
    被中共掠夺了近半世纪的茶馆。但是,他先后有了马法复〔81〕字第
    1号刑事判决书和〔86〕马法复字第89号刑事判决书,把他的刑事罪
    名逐次取消。最后,法院宣告他无罪了。法院经过几年的几次审理,
    最后认定那个茶馆是他开的。但是,法院不判决政府退还给他,却叫
    他自己去找政府要。而政府却一直告诉他,那茶馆是法院收去的,叫
    李斌找法院去。他没有办法,只有要求法院判决政府退还他的财产。
    法院经过一、二审得出最终结论,认为他的问题属于政策范围,不再
    受理他的申诉。这是阿坝州中级法院法信函〔2005〕第58号在2005年
    7月29日给他的最终回答。这样,法院和政府互相推委,问题得不到
    处理,他又得继续去上访了。
    
    张德怀,1944年生,因为给刘少奇写过几封信,并且认识几位地主的
    儿子而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坐了30多年牢,直到2003年才从
    川中监狱里面出来。出来的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4次上访,要求平
    反,但是,没有什么结果。在2005年8月30日,他得到了自贡市中级
    法院的〔2005〕自刑监字第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维持原判。他对自
    贡市中级法院的结论自然不服,誓言将告到北京、乃至联合国去。他
    的上访路还漫长着呢?!
    
    当这两位75岁和61岁的老人坐在我的面前、与我畅谈如何继续上访讨
    公道时,我真的感到非常无奈,甚至有点沮丧。我也参加过若干次工
    人和市民的维权示威。只要一到现场,我心里总是豪情万丈、热血澎
    湃,而忘情地呐喊。但是,当我看到两位老人那苍老的皮肤、非常松
    弛的脸、满身的伤痕、弱不禁风的身体时,当我听到他们信誓旦旦地
    相约到北京上访一定要讨回公道时,我的心中没有为正义而奋斗的半
    点激情,只有无限的酸楚和痛苦。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当我们分
    别的时候,我忍不住对他们说:“算了,不要告了,这上访的钱或许
    够你们颐样天年的。”他们坚定的眼神让我的所谓好心没有一点用
    处。
    
    两位老人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精神,让我真的非常敬佩。他们身上若
    干处的伤痕真的还让我无比震惊,因为所有这些乃是他们在监狱中受
    到残酷的肉体折磨的证据,它体现着中共专制统治的血腥。而所有这
    些居然没有摧毁他们追求公正、讨回公道的勇气。每当我意志消沉的
    时候,我就会想起他们的勇气和执着。我的消极情绪就就会消失于无
    形,而奋勇再战的意志就会油然而生!
    
    2005.11.30 a 原载 <<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紧急关注:全国艾滋病会议前夕,输血感染者上访,警察开始清理郑州市
  • 四川安县造纸厂罢工,昨天遭到抓捕,今天100余人到成都上访
  • 江苏盐城癌症村百人死 领导称上访的人都是渣滓
  • 民怨沸腾北京城南上访村再度人满为患
  • 中石油辽河局实业集团公司职工企业职工数千人集体上访维权
  • 北京上千军人上访
  • 上访农民卖官,骗倒一群贪官(图)
  • 临沂村官强卖耕地,村民上访却遭暴打(图)
  • 中国上千名上访人联名上书胡锦涛
  • 上海警方被指大规模抓捕上访人员
  • 一群老工人的上访(湖北) 391名退休工人/刘飞跃
  • 海南:1000多群众排队上访 一天处理200宗
  • 亚洲华尔街日报:中国愤怒的上访者
  • 网民声援在京被捕的四平上访人,指点中国之未来
  • 中国官方将清拆北京上访村
  • 四名艾滋病感染者在京上访遭公安殴打
  • 吉林30名职工进京上访中纪委25名被拘留
  • 刊登上访警察控告高官维权网站《中国百姓追踪网》遭封杀
  • 中央军委:军人组织参与游行示威串联上访将严惩
  • “上访”改革三绝招/芝麻糊(图)
  • 上访之路——公正太遥远/姚笠
  • 赵达功:等到人们不上访了,革命就分娩了
  • VOA听众谈中国的上访问题
  • 马亚莲:对公然截殴上访人的质疑
  • 上访的三个怪圈的背后/陈林
  • 上访人被迫与狼共舞/万生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四川杨泽香计生致瘫 上访16年受尽迫害
  • 孙文广:从上访到请愿、示威
  • 告上访公民书/老上访:一丹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羽林翼:浅谈中共统治下的上访状况
  • 孙文广: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
  • 刘晓波: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 伊川:上访问题揭开的社会毒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