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博讯2005年11月01日)
    作者:正义之师
    
     日前,红军后代,医学出身的川籍知名作家、资深“打工”记者,全国蓝盾文学等奖获得者鲜琦先生遇到了一件国内十分罕见的烦心事: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前事后均未告之本人的情况下,成都市新华职业中学(现成都职业技术学院)及批复行政机关---成都市教育局竟将其给予了除名,弄得他近年来根本无思创作、工作精力日益下降,几近精神失常。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呢?一切均得从头说起: (博讯 boxun.com)

    
    鲜琦1955年3月28日出生在重庆一个老红军家庭,其有5年半知青生活经历,于1978-1981在成都卫校读书(其间担任校学生会文体部长),并于1981年由国家分配至成都26中学(现成都职业技术学院)任医生。在以后的日子里,因其身患胆结石、慢性胃炎、腰椎骨质增生等疾病,并经成都市3医院等确诊治疗,病假休息达半年以上。1992年9月,经校长黄浩军书面同意,鲜琦被借调到厂长经理日报任记者(之后,他又先后在成都侨务杂志、开放日报、四川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等媒体任副总编辑、记者、编导、办事处主任等职)。当时,因国家对事业单位职工在借调、停薪留职等问题上,政策不明确,校方也未任何明确文字强调,所以他一直不能办理正式调动手续。无疑,这是历史遗留问题。相反,学校却长期违反国家有关政策、法规,扣发了他儿子的独生子女费,并以他的名义,冒领、侵占了原本属于他的工资、福利。
    
    据我们所知和从国内外诸多媒体、网络上看到,尽管出身于老红军家庭,但鲜琦从小至今却从未沾过父母的任何光,他今天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取决于他的勤奋努力。半路出家,误入文坛。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鲜琦工作之余、忙里偷闲地自学中医函大和电大中文,并始于医学科普创作,先后被四川暨成都省、市科普作协吸收为会员。此后,他又开始小说、报告纪实文学、杂文、随笔、散文等文学创作,并先后被四川暨成都省、市作协及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等吸收为会员。
    
    “激昂文字写进盛世危情,句里行间透出赤子之心”、“运筹帷幄展现智者风采,广交友人共促事业发展”、“铭记历史争创时代先锋,关注现实策划社会人生”,是鲜琦的创作之魂和历来追求。截止目前,他已分别在《人世间》、《现代作家》、《人间》、《青年作家》、《奇谈》、《处女地》、《人民日报·大地》、《人民日报·时代潮》、《传记文学》、《文学世界》、《电视·电影·文学》、《时代》、《时代文学》、《大时代文学》、《青春》、《记者文学》、《女子文学》、《五指山》、《垦春泥》、《百花》、《青年世界》、《青年与社会》、《青年一代》、《分忱》、《妇女生活》、《大众电视》、《喜剧世界》、《海内外文丛》、《各界》、《滇池》、《舞台与人生》、《知音》、《女友》、《文友》、《家庭》、《女子世界》、《时代姐妹》、《现代妇女》、《中国妇女》、《中国妇女报》、《百花》、《新闻界》、《影视》、《科学与生活》、《现代生活》、《科学世界》、《中国电视报》、《蓝盾》、《金盾》、《人民警察》、《法律与生活》、《法制世界》、《公安》、《当代警察》、《警察世界》、《警苑》、《法制日报》、《公安与法制》、《检察风云》、四川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等媒体上发表作品达300余万字,先后荣获全国蓝盾文学奖、全国百花文艺奖、“天涯杯”全国杂文大奖赛、全国良师益友征文大奖赛等十余次表彰奖励,出版了《人生与社会》、《都市世态百象》、《廉政风暴》、《中国球迷潮》、《中国毒流大手术》、《廉政中国》、《中国反腐》7本个人专集,并参与撰写《中国工会工作实用大全》、《中国人事工作实用大全》、《中国企业工作实用大全》等大型图书,另有《中国商潮》、《民营中国》、《教育中国》、《中国女殇》、《中国文殇》、《中国学生问题调查》、《中国法制问题调查》、《情怨》、《权殇》、《哭墙》、《哭球》、《血染茉莉花》、《蜀汉王朝》、《两蜀春秋芙蓉花蕊》等图书和影视剧待出版、拍摄。日前,鲜琦的长篇小说《情怨》正在新浪网读书频通上热播,其点击率以每天近十万的速度递增(自10月17日以来,已有140多万读者观看。此外,鲜琦的个人介绍,网上已达近两千条,百度搜索等均可见一斑。
    
    鲜琦社会经验丰富,是当今中国诸多重大事件、重要人物的发起参与者、纪实见证人和历史记录者,十分可贵,人才难得!并非杜撰,不虚枉谈,鲜琦已创造了如下若干“中国第一”:是八十年代中国第一个全方位多角度采写毒品犯罪、贪污腐败、卖淫嫖娼、性病艾滋病、女性婚恋、学校教育、球迷现象、司法维权,关注弱势群体,倡导社会道德良心,探讨下海经商热潮、个体民营经济等社会、现实、法制问题的作家,并几经周折于九十年代出版了上述有关图书;是中国第一个因写问题报告纪实文学而被吸收为某文学院的专业创作员;是九十年代中国第一个策划、发起中华民族之花选美大赛、中国四川广告节、中国成都油画精品展、中国宋庆龄生平全国巡回展、中国栋梁工程(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中国公民遗体捐献等社会公益活动的“始作俑者”,并策划、创作“三国火锅宴”、“禹王府宴”、“蜀王食府”、“鲜味斋”、“鲜宅家宴”等餐饮文案,待开发、合作;是跨世纪中国第一个策划、发起吟诵、歌唱、书写美丽成都,为成都干过诸多具体有益实事,并率先创作《话说成都》、《穿在成都》、《成都商战》(报告文学)、《新桃花源记》(散文)、《成都赋·辉煌历史,弹指挥间》(赋文)、《锦绣成都》(歌词)、《为“锦绣成都”而歌》(创想谈)、《蜀汉王朝》、《两蜀春秋芙蓉花蕊》(均为电视剧本)的现代成都作家。
    为此,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川电视台、华西都市报、成都日报、成都商报、成都晚报、文汇报、文摘周报、南方日报、四川经济日报、读者报、市场与消费报、四川青年报、西藏青年报、晚霞报、体坛周报、粤港信息日报、劳动导报、先锋杂志、成都电视台、成都经济电视台、四川广播电台、四川经济广播电台、四川信息广播电台、四川新闻网、新浪等均采访、报导过他,“百度搜索”网等可看到其部分踪迹。
    
    然而,就这样一个在国内外“小有名气”、十分难得的创造性人才,鲜琦却在他正式办理了借调手续的学校和市教育局遭到了“滑铁炉”: 2002年5月,鲜琦到成都新华职中采访时,才得知、确认成都26中学已被其兼并。在该校,办公室主任(也是原26中学办公室主任)童德江口头告之鲜琦:你已被学校报经市教委批复,早于1998年5月就按自动离职给予了除名。对此,鲜琦听后感到十分惊异:你们事前事后怎么不告之和通知我?并即刻向其提出了异议。
    
     同月,鲜琦先后到市教育局、市总工会、市人事局、市劳动局、市社保局、市监察局、市委宣传部、市委组织部、市政府、省作家协会、省教育厅、省纪委等有关部门及学校前后两任校长伍俊、何哓婉反映情况。继而,在有关部门领导和法律顾问的建议、指导下,鲜琦向学校递交了要求友好和平、妥善解决当前遗留问题和后顾之忧的《人事争议调解申请书》。对此,学校也同意妥善和平解决此事。然而遗憾,截至目前,鲜琦已为此事前后花了三年多时间,虽与学校有关人员先后当面或电话进行了多次和多种方式的反映、勾通、交涉,甚至,市总工会、市监察局、市委宣传部、市委组织部、省作协、省教育厅等有关人员给学校、市教育局打去电话、发去传真邮件,省纪委特约纪监员、省教育厅行风监督小组组长张代良等亲自出马到学校督查此事,但均未得到合理解决。
    
     为此,鲜琦不得不于2004年4月16日,向成都市教育局递交了《关于尽快恢复本人公职,办理退养手续的申请报告》,请求其责令学校严格遵守法律法规政策,尽快书面撤销所谓《除名决定》、恢复本人公职,并办理退养手续,以解养老后顾之忧。
    
     2004年7月28日,市教育局就鲜琦向其递交的《关于尽快恢复本人公职,办理退养手续的申请报告》寄发了一纸《信访回复》。但该《信访回复》却答非所问,只是偏听偏信学校那违背法律法规和客观事实的一面之词:“学校多次联系你回校办理有关手续,始终未联系到你。鉴于此情况,学校于1998年5月向市教育局原市教委提出除名的处理请示,市教委于1998年5月对学校作出批复,同意对其按自动离职予以除名。此后,学校仍多次想法将处理意见通知你,但无你的联系地址和联系电话,一直未能找到你。”
    
     事实上,学校既未口头,也未书面上将批复意见告知鲜琦(至今也未将所谓《除名决定》寄发给他签收),更未在公开报纸上广而告之。反到是,此间鲜琦还曾多次回校联系有关组织学生到社会上参加公关礼仪服务、合作办班建校等工作;学校及总务处、语文组、外语组、数学组的诸多同事、老师等,均知道他的住家地址和联系电话;是校方和原市教委有关人员失职渎职,才导致了今天的后果,校方及批复行政部门应承担对此而造成的责任,还其一个公道。
    
    接到市教育局答非所问的《信访回复》后,鲜琦分别自向学校和市教育局发去了申诉书之类的传真邮件,并于8月5日和10月26日再次同学校办公室主任童德江、市教育局人事处处长王志成进行了勾通,重申希望能和谐、友好地解决此事。
    
    此外,鲜琦作为老红军子女,其父辈冒着枪林弹雨、不惜流血牺牲、抗日解放所打下的共和国江山,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等下一代过上幸福生活。可如今,鲜琦遵纪守法、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几十年后,不仅未得到国家有关政策的照顾、关怀,反而就因学校暨主管教育行政部门——成都市教育局的一纸所谓《除名决定》,就被剥夺了《宪法》赋予他的人权保护和国家给予的生存权等种种社会福利,使其成为“黑户”或“三无人员”。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此等等侵犯老红军子女、共和国公民和作家最起码、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之事,如果经互联网站传播、扩散至海外,并由此而产生的不良影响和后果,假设上级政府及有关部门怪罪、追究下来,其善后工作势必也应由此事的始作俑者来承担。
    
    综上所述,根据国务院已经颁布的《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及省、市相继出台的相关政策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党和国家一再强调要“规范执法行为,维护社会公正”、“以人为本”、和谐社会的系列重要指示,我们认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学校及批复行政部门对鲜琦的所谓《除名决定》,没有法律依据,是非法、无效的,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希望成都职业技术学院暨主管教育行政部门——成都市教育局能够严格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真正贯彻落实“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参照教师申诉的规定,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依法进行处理,尽快给予撤销《除名决定》,并恢复其公职,为其办理退养手续,以和谐社会,解除其后顾之忧。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向人大代表、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同时,也向您等新闻媒体反映情况,望能依理据法、主持正义,严正监督、督促成都职业技术学院暨主管教育行政部门——成都市教育局,使其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合情合理合法地解决此事,以和谐社会,解除鲜琦的后顾之忧。
    
     (正义之师友情支特:北京市社科院研究员、著名作家金汕,中央电视台少儿、科教频道编导、记者陈鑫,司法部法律与生活杂志资深编辑、记者邱小兵,四川省纪委特约纪监员、省教育厅行风监督小组组长张代良,四川省政协委员、省教育厅行风监督小组副组长王键,四川省政协委员、四川师范大学现代艺术学院院长韩万斋,四川省政协委员、四川省工商联副会长谢光大,四川省人大代表、西南交大教授张世昌,全国人大代表、西南财大教授纪尽善,四川省文联副主席侯光,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傅恒,四川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尹世全,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长何开四,四川法学会原副会长、四川大学法学教授秦大雕,四川省文联原党组副书记黎本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