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10月01日)
    韩东方/农村土地被开发商甚至政府非法侵占,农民到上级政府上访揭发,开发商甚至当地政府雇用黑社会暴力对付农民制造冲突,而上级政府却对此或无动于衷,或在事态恶化后派军警镇压。这种情景在当今中国农村无处不在。如果说,土地问题将成为中国社会和政治动荡的主要导火索,绝不是危言耸听。
    
     去年10月4日,河南省郑州市北郊柳林镇柳林村农民与地产开发商雇来的人发生冲突,过程中造成数名村民受伤。据知情者介绍,这家开发商在柳林村圈地50多亩搞房地产开发根本没得到合法的政府批文,更没给村民赔偿,村民们连续数月不间断联名向当地政府部门写信揭发这一非法占地行为,但对于农民的揭发,政府部门却没做任何回应,而开发商却雇了上百名黑社会打手,整天在村里转悠,威胁恐吓参与上访的村民。后来,由于迟迟不能开工,包工队工人曾准备暂时离开工地回家,结果,包工队负责人遭到开发商雇来的打手打致脾脏破裂。开发商老板对村民扬言:“公检法我都认识,今天就是把你们杀了,我也能摆平。” (博讯 boxun.com)

    
    也是在河南,宝丰县观音堂乡宋沟村地下有铝矿,知情者说,从 2000年至今,村中几名村霸在当地派出所和县政法委某些官员的保护下,置县土地资源部门禁止采矿的公告于不顾,私自制造炸药滥采铝矿,不但导致当地山林遭大面积毁坏,更动辄殴打举报揭发的群众。2003年省公安厅曾查处了两名非法采矿者,但省公安厅的人刚走,二名已经被宣布逮捕的非法采矿犯罪嫌疑人旋即获得取保候审。两人随即在村里放出话来说,谁再敢带头揭发就砸谁的房子,而对曾积极向上级政府举报揭发的村主任,他们则放话说,如果再敢继续举报,两天内便取其人头。自那儿以后村民们便人人自危,没人再敢举报了。知情者感叹道:百姓们怕了,因为他们对政府失望了!
    
    其实,毁田占地的除了村霸和非法开发商外还有各地政府,百姓对政府的失望,当然绝不只在河南。
    
    1995 年,四川省凉山州宁南县俱乐乡政府占了中心村1社13亩地扩建电站,没有给村民补偿。95年乡政府治安所的人带着手枪到现场强行占地,他们给几名敢于跟政府人员讲理的村民戴上手铐,并把他们打了一顿。当时,站出来替村民说话的民选社长,被在现场指挥的县委书记以破坏国家建设为名当场撤了职。过了几年之后村民得知,扩建电站时县乡政府官员们便计划好了将其变成由当地政府官员合资的电站。现在,每年上百万元的利润,除乡政府每年只能得到2000元外,其余的都落在了县乡两级政府官员股东们的口袋里,而失去土地的村民们则什么都没有。95年开始,村民们经过7年上访无效,于2002年12月提起集体诉讼。但是, 2003年4月二审期间,县委书记居然在县人大会议上对村民诉讼代表同时也是民选人大代表的罗元华说:“村民告官是造反,就是告到中央、国务院也休想拿到一分钱”。而就在当晚,县公安局便到罗元华家抓人,罗元华事先得到村民报信跑到了深山老林里才逃过一劫,从那以后罗元华不敢再回家乡,现在还跟妻子带着孩子在成都打工维生。
    
    在辽宁,今年7月21日,瓦房店市新城区张山嘴村宫屯61岁的村民周发治,因为政府强行征用土地建工业园,得不到合理赔偿又无处讲理,就在政府执法队前来强制执行的时候,周老汉在自己种葡萄苗的塑料大棚前引爆自制爆炸装置,当场被炸死。周老汉的三儿媳妇刘淑洁在电话里对我说,她家大棚里种的明明是4年以上的葡萄苗,应该每棵赔偿100元,但政府的人却硬是给定成2年苗,每棵只赔偿20元。而且,政府人员还故意少数了约 2000棵葡萄苗。老公公多次找政府讲理却换来了个强制执行。另外,宫屯村民还告诉我,当地政府官员经常雇用黑社会殴打到北京上访的村民。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