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0147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9月28日)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一封公开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
     山西省委书记张保顺
     山西省省长于幼军
     惊天大案、官商勾结、牟取暴利十亿元、国家损失近两亿多的腐败大案的举报和控告,我已没有退路了。
    
     我叫王建兵,男,38岁,家住山西省长治市新市东街27号。本人曾因揭发其内幕被非法逮捕九个月,现因房屋被非法拆迁三年多,仍未得到任何补偿或安置,并因拆迁问题上访和揭露腐败受到政府和黑社会的双重威胁,事到如今全家人都因此事受到连累,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障。在多次走过场的调查中,地方政府隐瞒事实、顛倒黑白、瞒上欺下、瞒天过海、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公益事业变成了私营公司,私营公司又变成了民营企业,并提出给我250万私了算了,警告我不要两败俱伤,我严辞拒绝,我认为我个人的利益事小,要以国家利益为重,严惩腐败,以上有录音和长治市城区人民法院帐户为证。三年来,我曾多次上访到省纪委、中央信访各部门,他们互相推诿、扯皮。而我因上网揭露其内幕,再次遭到地方政府与奸商的陷害,欲致我于死地。因此案涉及省市某些高官及地方主要部门领导,紧急求助互联网尽快将此事公布于众,并请大家帮忙将此信转给中央主要领导。现将长治市原市委书记吕日周(现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现任副市长马和平、原工商银行行长薛茂三人官商勾结、顶风作案、暗箱操作、私分国土、非法拆迁、违规建设、牟取暴利十亿元以上,国家损失土地出让金和国有、集体资产流失两亿元以上的腐败大案向社会披露,求助世界互联网以期引起共鸣,共同铲除腐败毒瘤,维护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和公民生存权利。
     吕日周主政长治期间,利用各级各类媒体大树特树自己清廉为民的形象,掀起了一股吕日周热,被称为吕日周现象,世人一时被这种假象蒙蔽,在为全市人民谋福祉的旗号下,大奸雄吕日周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借着市委市政府的公权力,开始了自己一小撮人谋划己久的非法侵吞国有土地和国有资产,严
    重侵犯被拆迁人合法利益,牟取天文暴利的犯罪活动,在他们的暗箱操作下,一桩惊天腐败大案,借着旧城改造的名义上演了。
     吕日周调任长治后,没有住进市委大院,而是住进了市工商银行原行长薛茂的私人住宅,两人的关系可见非同一般(现任长治市市长杜善学也住在这里,官商勾结,铁证如山)。刚到长治市,他就以青天为名,利用公权,由《长治日报》社牵头,联系全国各大媒体为其摇旗呐喊大树青天形象蒙蔽世人。在确立了自己在长治至高的地位后,以打造北方山水园林城市为名,吕日周在长治城区开始了大规模的拆迁改造?????。长治市英雄街是长治市最繁华的商业密集区,是唯一融中央商务、中央商业、金融机构、政府办公于一体的商业大道,毗邻的英雄台市场是全市最大的百货小食品批发市场,是全市的经贸中心,连接二者的新市东街,占地约20亩,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商店,寸土寸金,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长治首屈一指。按照长治市建设山水园林文化大型城市的总体规划,这里将建成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园绿地,长治市的《上党晚报》做了专题报道。市民曾对此欢欣鼓舞,以为市政府为市民做了一件好事。
     现将涉及的几个问题,具体反映如下:
     一、以公益占地为名违法拆迁,官商一体。
     2001年10月28日,在新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将于2001年11月1日生效前夕,长治市政府有关领导为规避新的拆迁条例、牟取私利,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仅根据长治市旧城改造建设指挥部第9次会议的精神就违反法定程序匆忙发布了《房屋拆迁公告》,对长治市新市东街实施拆迁改造。违法之处列举如下:(1)在拆迁公告中,以政府规划城市绿地为名实施拆迁,没有说明拆迁实施单位和拆迁改造项目;(2)发布拆迁公告之前拆迁单位没有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3)拆迁公告公布的拆迁时间为2001年10月28日至2001年12月30日,但直到2001年11月28日才以长治市旧城改造建设指挥部的名义出台了严重违反刚刚生效的拆迁管理条例规定的拆迁安置补偿方案;(4)2001年12月21日长治市国土资源局才公告收回拆迁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5)在拆迁期限内,拆迁单位没有和被拆迁人进行任何的协商并达成任何拆迁补偿协议。
     二、违规出让土地,国家近两亿元出让金流失;违规进行房地产开发,官商获利八亿元。
     在整个拆迁过程中,一直都是以长治市旧城改造指挥部名义实施拆迁行为,与被拆迁户进行交涉拆迁补偿事宜,被拆迁户也一直以为新市东街像和市委市政府说的一样,长治市的《上党晚报》作了专题报道和拆迁公告讲的那样被规划为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园绿地。然而,随着拆迁改造工作的进展,一家名为长治市金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开发商浮出水面。这家公司开始在新市东街北侧被拆迁的土地上开发建设占地约二十亩的英雄时代广场,后改为嘉汇购物广场,并开始对外销售。那么这家公司是怎样拿到这块土地使用权的呢?金丰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呢?
     通过我们掌握的材料可以看出,按照长治市建设山水园林文化大型城市的总体规划,新市东街将建成供市民休闲如乐的公园绿地,市建设委员会于2001年12月12日给长治市旧城改造指挥部下发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用地项目却被偷换为:商贸城。并于2002年2月15日长治市城区土地局,将明明是规划给旧城改造指挥部的同一块地,经暗箱操作、偷梁换柱、却给私营的长治市金丰房地产公司商业用地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国有土地资产管理的通知》(国发2001年15号)及《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规定》(国土资源部令第11号)的要求,当时,经营性土地必须通过拍卖、招标或者挂牌方式出让。金丰公司却在没有经过任何用地程序的情况下就以区区几十万元的价格取得了长治市新市东街北侧黄金地段20亩商业用地的土地使用权。如果公开招标,此地段的每亩地价至少在400万元左右(十年前,此地段的九龙商场占地1.3亩地价就已拍卖到280万元)。因此,仅土地出让金一项就使国家损失近两亿元。不难看出,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动下,某些政府官员和不法商人相互勾结,置国家利益、被拆迁户利益于不顾,打着美化长治,引进外资的幌子,大行牟取私利之实。
     金丰公司又是一家什么样的开发商呢?长治市金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5月29日,注册资本仅300万元。从成立后的经营范围只有房地产信息咨询服务一项内容,根本不具备房地产开发、经营的资质。直到2002年12月27日,该公司才取得了房地产开发经营的资质。长治市政府将这样一个项目开发急匆匆的交给一个根本不具备开发资质的公司,其动机和出发点到底是什么,值得引人深思。我们认为,这决不是出于正常工作的考虑。据知情人讲,金丰公司实际上完全是由省、市某些高官幕后操纵,其挂名董事长郭晋昆则属于因走私犯罪至今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对象并且在涉黑嫌疑(郭晋昆同案犯已被判刑,不知何原因郭晋昆仍然逍遥法外,现在竟然成了人大代表),董事长则是原工商银行行长薛茂。正是这样一个由政府高官、银行领导、黑社会势力三位一体的公司操纵了整个拆迁事件。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假借拆迁改造,为少数贪官、不法商人非法牟取暴利。
     金丰公司在2002年10月12日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后,在没有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就开始非法建设破土动工。并且在2002年12月27日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当天,就奇迹般的领取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而直到2003年7月13日,才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这样的违规施工、违规开发行为,不仅没有得到市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的查处,相反却得到了大力的支持。现在的嘉汇广场已经竣工,四层变七层,建筑面积三万多平方米。2003年8月1日,省、市高官及薛茂的金丰公司售楼价格表,初步测算每平方米的售价已达到2——4万元,扣除部分辅助面积,总售价约8亿多元。就这样官商勾结,通过拆迁牟取了非法暴利,而使国家受损,百姓受损。
     试问,这中间若没有官商勾结和幕后的权钱交易,市政府能冒着违法行政的风险,牺牲国家利益,置国家法度于不顾,为一个普通的没有资质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不惜动用武力拆迁,非法出让土地,进而允许非法建设开发吗?其中内幕不言自明。
     三、政府与开发商的关系。
     2005年嘉汇的老总又摇身变成了赵素娟,原长治市市委书记吕日周和赵素娟原来同在省体改办工作,是同事关系,(赵素娟的背景???)。赵素娟和挂名董事长郭晋昆是叔嫂关系,总经理郭晋珍是郭晋昆的妹妹,郭晋珍又是薛茂小舅子的媳妇。据我所知,薛茂与某些省政府高官又是亲属关系。可想而知,吕日周在未上任前,就与薛茂策划好了。
    长治市旧城改造指挥部总指挥马和平(副市长 );
    副总指挥王进军(原城区区长,现任区委书记);
    副总指挥李秀亭(建设局局长);
    副总指挥刘金祥(市公安分局局长);
    副总指挥张长兴(城区检察院检察长);
    副总指挥董树芳(房管局副局长);
    副总指挥杨文光(土地局局长)。
     自从吕日周上任以来,不到半年的时间,多次在《长治日报》、《上党晚报》上专题报道要将长治市新市东街建设成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园绿地……
    根据长治市市委市政府第10次会议决定,为改善长治投资环境和为外商在长治投资创造环境,而所谓吸引来的外资完全是一场骗局,金丰公司连启动资金都没有,是薛茂凭自己多年任工商银行行长的关系将《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抵押给长治市农业银行后贷出巨额资金,还注入了省里某高官的黑钱。
     四、国有资产流失。
     市粮食局局中心粮店占地约三亩,院内房产均为三层以上楼房,补偿400万被迫搬走;市公交公司占地约五亩,分文未给补偿;金龙商场为七层大楼占地约三亩补偿350万被迫搬走;市塑料公司占地约一亩……;长治市药材公司商店占地约一亩,补偿10万元被迫搬走;市太锯商店、东鑫商场、市锁厂家属院占地约三亩被迫搬走,造成众多国有资产流失。还有其他的一些私人商户及住户在市政府与黑社会的双重威胁下,被迫和长治市旧城改造指挥部总指挥(马和平)签订了协议,协议一式四份(其中两份空白),背后的肮脏可想而知。
     在得知了背后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后,我将揭露腐败内幕的条幅挂在门脸上以示抗议,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殴打。2002年6月19日上午,在既没有与住户达成协议,又未履行告知义务,更未经任何裁决程序,未提供任何周转用房的情况下,长治市旧城改造指挥部下文组织公安、城建监察、消防、法院、检察院、城管、新闻媒体等近千人的队伍实施了规模空前的强制拆迁,大部分居民迫于声威无奈搬出,面对凶凶而来的大檐帽,我个人微薄的力量无法抗拒,气愤之下,菜刀断掉一指,以示抗议,然而淋漓的鲜血仍没唤醒拆迁者的基本人性,拆迁人员开始对我用消防车的高压水枪开始喷射将我击昏,公安人员手持枪枝棍棒一拥而上,我被强行带走,房屋被推倒,财产被掩埋。母亲要进入房中拿走财产,被堂堂人民警察扭残,至今双手仍颤动不止,无人过问。
    
    随后,为防止我揭露事情真相,在手指伤口没有愈合、遍体鳞伤的情况下,吕日周以政治任务为名授意司法机关以妨害公务罪将我逮捕,同时长治的新闻媒体也被授意做出视其为钉子户 “漫天要价狮子大张口, 汽油浇身断指相胁迫, 违章建筑” 的不实报道,蒙蔽社会舆论,我被惨无人道地投入大牢。至今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手不能握,稍重的东西就不能提起。直到2003年3月26日,仍无法定罪,检察院被迫撤诉,我无辜被羁押9个月后,仍被取保候审一年,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反腐反进了监狱,九月沉冤未雪,我被释放后,流离失所,拆迁补偿分文未得,处处受到打压,对外说我是刁民,不配合协商,生活上受到市政府高官和黑恶势力的双重威胁,整日提心吊胆,说不定那一天就会不明不白地死去,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装进他们的腰包,我要拼死抗争,誓死将他们的腐败行径揭露出来,使腐败行为得到严惩,让这惊天大案大曝天下,我相信只要给国家挽回损失,我的家产和补偿就会顺理成章,在无可争辩的事实面前,一审二审省市两级法院都判处市政府拆迁行为违法,但省高院却不让我看庭审记录,判处结果狗屁不通,要以涉法为由阻止我揭发,而对腐败行为根本没有涉及,更没有任何查处措施。对外说我是刁民,诬陷我说要杀这个,告那个,长治市市政府与中级人民法院在2005年8月9日再次对我进行威胁,欺上瞒下,以我放弃上诉权利为由逃脱责任。(副市长马和平与薛茂)曾对我说,不要弄得两败俱伤,给你250万了事,不要再告了,以上有录音、长治市城区人民法院帐户证明。我逐级控告,最高到达了国家信访局、两办信访部门、中纪委、监察部信访部门、国土资源部信访部门、最高人民检察院信访办,甚至是人未到,腐败分子就早已等在了我前头,都简单地把我当作拆迁处理,对腐败只字不提,且态度蛮横,推来推去,互相扯皮,至今依然看到腐败分子道貌岸然地高坐讲台上。大讲为人民服务,建设和谐社会,真不知道,有他们挡道,国家和老百姓的财产都转入了他们口袋,贫富极端两极分化,不稳定因素增加,这和谐社会不知何时建设成。
    
     虽然我四处碰壁,生存受到威胁,腐败分子也劝我不要两败俱伤,要出钱了事,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公理和正义还在,我相信党和政府有能力严惩腐败,给社会一个公正、公平、公道的答复,个人的力量毕竟微小,如果我无法撼动腐败,也要以死明志,警醒更多的国人和腐败分子斗争下去,为子孙后代树立一个不屈的形象,以个人的性命来推动社会点点滴滴的进步。
     我爱我的祖国,我也希望我的祖国明天会更好,铲除腐败是我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现在掌握的证据足以将他们送上断头台。
    
     以下是政府文件、法院判决和陷害我的证据等原件附图……
    
     再次重申,如举报不实,本人愿负一切法律责任,还有部分证据不能公开提供。联系电话:0355-3508223或者0355-3557122。
    
     2005年9月21日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