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血命铁证38条: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译员关春荣被残酷迫害的悲惨遭遇
(博讯2005年8月13日)
    
    作者:关春荣
     (博讯 boxun.com)

    核心提示:从1980年到2005年,25年来,大连金州科研所反腐维权斗士关春荣被毒打致重残、又惨遭暗杀、追杀、残杀灭口、蒙冤25载!如今,被害人、被害家属、被害人关春荣泣血向全世界述说自己的悲惨遭遇······
    
    25年来,关春荣一家付出了4条人命,如今发出血命控告……!!!
    六大铁证、五大党报内参等认定,但是冤案就是不平反!
    38大血命铁证:凶犯贪官警匪联网勾结疯狂跟踪追杀被害人关春荣!
    神州王法、人权、青天何在?
    
    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翻译关春荣,因主持公道,于1980年被毒打重伤重残,颅内出血、大脑细胞坏死、脑瘫、肢瘫
    (肌力1º),失语、失思维、记忆、计算等大脑功能,“脑外伤多眠症”、似植物人昏迷昏睡十余载。市、县、中纪委信访室刘某等腐败贪官包庇凶犯,为掩盖罪责。
    
    中纪委信访室刘某故意签发震惊中外、灭绝人性、法西斯黑凶杀令91一135号函,公开号令、调动指挥、领导省、市、区四大权力机关故意包庇凶犯、故意制造冤假案,官凶、警匪勾结,25年来,报复残害、血腥镇压,多次绑架、抓押拘禁、跟踪追杀、暗杀、谋杀、毒刺、劈杀忠良正义、反腐英杰、精忠报国功臣、将军之家、反腐卫权维权护正义已被毒打重残、一息难存的重残重患,疯狂跟踪追杀到堂堂的大连市委、市政府、首都北京、中纪委、最高法院、新华通讯总社,光天化日下绑架、抓押、雇凶、雇警、暗杀、毒刺、劈杀被害人,刺穿透其左胸肺舌叶、胸膜、心隔、险刺破心脏身亡,杀人灭口。毒杀、害死其姐姐、两位兄长(详见“血命铁证”1—38,附件十、十六关春荣被追杀、毒剌杀的胸肺CT病历等)。
    “8.19”谋杀命案、“两会”至今更疯狂猖獗,顶风做案,又多次公开动用北京公安机关警车、警力,京A2558、1976号警车,24186、25034、041194、42187、52225、52222等警察充当帮凶、打手,雇凶、收买地痞流氓三、四十人,四处严密跟踪,围追、堵劫、追杀、毒打、绑架被害人,打断被害人关春荣左脑枕骨、砸伤左手、扭打伤左手腕、左胳膊,踢踹伤左膝、左腿侧副韧带,施放毒气,深夜堵死她煤炉烟筒,紧扼颈动脉、咽喉致昏迷。无数次盗开她的房门、毒害、盗毁她房间财物、证据、申控材料等。(详见附件、“血命铁证”14—38
    ,她被恶警雇凶打伤的病历、照片、CT、X光片等)。
    
    特大权力集团腐败、恐怖、权匪、权霸、权力黑恶势力报复、谋杀、凶杀集团、官凶警匪勾结行凶杀人灭口,特大连环血命凶杀案!!!
    
    4条人命案!!!25载血命冤惨案!!!真相告天下!!!
    
    (一)关春荣被报复伤害、毒打重残的人证、物证,数十份医院病历、诊断、脑CT等累累血铸铁证,事实确凿如山,是任何权势强大的权匪、权霸否定不了、销毁不掉客观存在:
    血命铁证1:现尚残活、惨遭25载生死劫难,千百次死神、阎王口中放生。身负累累伤痕,致命胸肺毒刺伤,时时会断绝呼吸、生命一息难存的重伤、重残、重患,现仍惨遭这伙强大的极权、极野蛮凶残、报复谋杀、凶杀集团、杀人恶魔集团严密跟踪围杀、追杀、生命危在旦夕的被害人——关春荣是大连金州科研所英、俄双语翻译,因反对该所三级电工、造反头子、帮派所长程绍崇以权结党营私,强行把不具备党员条件、且被党员会议否决他的二个关系人强拉入党而遭其报复毒打她的右太阳穴、耳、眼、胸等致命处,当场将其毒打昏死,仰面毒打昏倒在地,不省人事……。她右眼、右太阳穴当场被打血肿,鼓起肿包(详情请见附件一、二、三、四,案发现场目击证人亲眼看到关春荣被毒打仰面朝天打昏死在地……;亲耳听到她被毒打的惨叫声及她右太阳穴当场被毒打血肿肿起20毫米大的肿包,右眼被毒打充血、青肿的证言证词‘见附件二’)。
    
    血命铁证2:关春荣被毒打伤残后求治的金州区医院、大连医学院、北京天坛医院、301医院、中医研究院等十余家各大医院的诊疗病历、诊断、脑CT等均确诊为:“右颞叶头部外伤脑软化”、“右颞叶1
    .5×l.
    2cm脑软化灶”,“外伤性失语症”、“不全运动失语”、“计算、命名性失语”、“脑外伤综合症”、“脑震荡”、“脑外伤多眠症”、“右耳耳聋”椎骨骶骨裂伤等造成`关春荣终身严重致重残的严重后果(见附件一)。尚残有49份病历
    
    血命铁证3:附件三、四;大连市监察局四位特邀监察员、四位教授,深入案发地历经二年调查、核实、取证所做凋查报告认定:“关春荣同志确确实实是被程绍崇毒打致残的。”
    血命铁证4:大连民革律师所一致认定:“关春荣被打致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法律上完全可以认定。程绍崇的行为已构成重伤害罪或致残罪,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请见附件四
     P3页)”
    
    血命铁证5:人民日报、新华社、法制日报、法律服务时报、辽宁日报、大连日报等六大党报,党内参呼吁:关春荣被迫害毒打致重残,事实证据清楚、确凿,为何党、政、法对此置之不理!!为何蒙冤数十载?
    
    血命、铁证6:中顾委、中纪委、老革命家宋黎、李老、方老、全国人大常委、科学院院士杨烈宇,省市领导曹书记、薄市长等多次呼吁、指示、批示、或亲笔上书给为维护党的利益被毒打致残,生活陷入绝境的关春荣伸张正义,“帮助解决好关春荣同志这一椿长期未决的冤案”,“关春荣被打是事实,我很同情她……,并及帮助解决生活、住房困难”(详情见附件三、四、七、八、十五)”。
    
    (二)市、县委、政府、纪委、检察院、中纪委的腐败官员用公权、极权、暴政、暴力、满口胡言假话,一纸官印销毁、否定关春荣被毒打重残的累累血证,铁证事实,故意包庇罪犯,为掩盖罪责长达25年之久不择任何灭绝人性的法西斯违宪违法犯罪手段,用强权、暴政、高压、恐怖、罢官免职,殴打水淹证人不准作证,要统一口径作假证、伪证,长达25年堵杀、惨害、惨杀、谋杀、毒杀、跟踪追杀被害人,杀人灭口毁证的主要事实如下——有38大血命铁证:
    
    血命铁证1:
    面对关春荣被毒打重残血证事实,程在市、县帮派网、权力网、狐朋死党网上下串通,市、县、委府、人大、纪委、检察院、中纪委信访员刘瑞芳等公开“以县纪委,中纪委”名义用强权、暴政、一纸官印否定关春荣被毒打重残的累累血铸铁证事实:“程绍崇打人致残主要事实失实”、“认定不了”、“不构成犯罪、不予立案”、“查无实据、情况不实,不能认定。”公开故意包庇罪犯,公开故意制造25载血命冤惨案。(详情见他们故意包庇罪犯的罪证——市、县、中纪委的“调查”报告)。
    
    血命铁证2 :
    为掩盖包庇罪犯罪责,他们一伙不择任何灭绝人性的违法犯罪手段,用强权、暴力销毁、隐匿、否定罪证;对证人采取强权、高压、恐怖、罢官、免职、殴打、水淹、围追、堵截、威胁、恐吓证人不准作证,要统一口径作假证、伪证。
    
    血命铁证3:
    无数次跟踪砸撬、盗开被害人的门、箱、柜锁,无数次搜抄洗劫、抢毁关春荣被打伤残、被暗杀的医院诊断、脑、胸、肺CT等病历,25年之久惨绝人性的残害、谋杀、跟踪追杀被害人杀人灭口毁证。
    
    血命铁证4: 25年公开违法办案。
    25年中他们一伙从1981年、1982年、1983年、1987年、1991……年以“市、县、纪委、信访办、检察院,中纪委等”所做历次“调查、核查”报告,都从未找被害人调查、了解案情、核实取证,相反还要对被害人严加封锁保密,绝密期限二年,公开故意与罪犯串通勾结,官凶警匪勾结团伙,集团包庇罪犯,集团违法犯罪。
    
    血命铁证5:
    长达25年之久剥夺被害人诉讼、民主、政治权利,封口灭口毁证;他们多次以“市、县委府、检察院、中纪委”的名义签发红头文件,甚至一份文件加盖六颗血红的官印,不准关春荣申诉控告他们一伙的罪恶。赤裸裸的公开威胁、警告关春荣:“必须马上停止上访、上告,再告毫无好的结果”。“只要你来告,我们就抓你,再来告还抓你……。”“程打关的所有证据、医院所有病历、诊断、脑CT片子我们完全可以给他否定,宣布他无效”。“就是99%的人证实程绍崇打了关春荣,我们也不认定……。”
    
    血命铁证6:
    1981年6月因关春荣在亲属扶持下赴京上诉到中纪委,中纪委信访员刘瑞芳贪赃枉法,受贿于程等一伙不作任何调查就故意包庇凶犯说:“程绍崇根本没打人……,”并指着关春荣的哥哥鼻叫骂:“我就是代表党中央纪委,我就说没打,你愿到哪告就到哪告,就是告到胡耀邦哪里也没用!若胡耀邦给你写了纸条,也跳不过我的手心还是由我来处理。并与县纪委于某等人串通违法作出:“程没打关的假调查报告”
    故意包庇凶犯。
    
    血命铁证7:1982年5月—9月27日,因关春荣在亲属扶持下又次上诉到中纪委揭露控告他们一伙县纪委、中纪委信访员刘瑞芳故意违法办案,故意包庇罪犯,制造假案的罪责,县纪委书记于临坤,赵英昌等公开与中纪委信访员刘瑞芳上下串通勾结,公开以“县纪委”、“中纪委”的名义签发红头文件,诬陷关春荣是“精神病”,“精神不正常”,剥夺关春荣诉讼权利、政治权利,封口,灭口毁证,为置关春荣于死地,刘瑞芳还凶残地、惨灭人性地带来二武警,将上告到中纪委,伤情危重,颅内出血,脑压极高,大口大口地呕吐,头疼痛昏晕,连说话行走都不能的重残、重瘫、重患下毒手,强行非法抓捕、拘禁她46天之久,关春荣险被害死,幸冤狱中多次遇好心人相救、相助逃脱虎口,才死里逃生。刘瑞芳一边带手持警具的二武警抓捕关春。荣,一边恶狠狠地尾追、叫骂“我再叫你到处告,我再叫你到处告、我就恨你……。”
    
    血命铁证8:
    他们—伙一面诬陷关春荣是“精神病”,一面又长达25年之久剥夺她一国家干部,一伤残重患维系生命的急诊救治,医疗治病治残权利、生命、健康、生存权力。
    
    血命铁证9:
    长达25年之久拒付她分文急诊抢救治疗费。1988年11月22日,关春荣又病重,她家自费住白云山医院救治,他们一伙也不准。1988年12月26日、,他们一伙市县纪委,信访的王××、孙××、徐××、石××等8、9人像土匪似地突闯进医院,拔掉昏迷不醒正在急诊抢救的关春荣的输液器,把她从医院病房4楼揪拖打到1楼,又从1楼揪拖打到4楼……,遭到全院医护人员、病员愤怒谴责逃离后,12月28日夜晚又趁天黑元旦放假,医院廖无几人时,又次闯进医院、楼上楼下逐病房的搜捕关春荣。医院医护人员怕关春荣再次受害.偷偷杷她护送到大连市委书记处避难。求救。他们一伙在医院没搜捕到关春荣,又分兵四、五路从医院、信访办、金州区、市委出动四五辆车一路跟踪追捕到大连市委书记办公处,共十多人,在堂堂市委书记办公处再下毒手,野蛮行凶,殴打关春荣,将她毒打的遍体鳞伤,并野蛮凶残地将连逃生、逃跑能力都没有的重残、重瘫、重患又下毒手抓捕、拘禁、暗害她。市政府的石慧元一边抓捕、毒打关春荣一边叫骂:“我再叫你满哪告……你喊破天也没有人来救你……(详见附件五、六,医院医护人员、病人的证言、证词。)
    
    血命铁证10:
    他们一伙还多次跟踪到关春荣住院的大连医院、北京邮电、广安医院,多次威胁、威逼医生,不准如实作关春荣是脑外伤的诊断。威胁、威逼大夫作关春荣是“精神病”的诊断。
    
    血命铁证11:
    他们一伙还多次威逼、威胁、诱迫关春荣,只要她不再上访、上告,就给她报销医药费,就给她钱,就让她治病;否则就不给她钱,就不让她治病……。
    
    血命铁证12:他们甚至多次把她的哥哥从外单位、外省市、部队调押回来,威逼他们签字,并多次伪造关春荣的签名,不准举报,不准再告他们一伙。他们还多次派人到她在外省市、部队工作的哥哥的单位,找部队领导诬告、施压……不准控告他们一伙。
    
    血命铁证13:
    为正义挺身而出的大连市监察局特邀四位监察员、四教授、科研所的科研人员举报程绍崇十二大罪状……也未能幸免,惨遭他们一伙的迫害,四教授被一直跟踪迫害到工作单位,到家庭住宅,到其单位找领导诬告、威胁、迫害不准他们支持正义,如科研所刘书记、徐科长都因此被免职,连证人王淑珍老人也被打致骨折、两年7次遭水淹等等迫害。凶手至今受当地公安保护。
    
    血命铁证14:
    1991年3月两会间,关春荣的申诉材料转呈到中央江主席办公室,他们一伙更气急败坏报复,为将关春荣彻底粉碎、击溃,他们一伙又以中央纪委的名义公开包庇罪犯。1991年6月14日—28日,他们一伙的武、张二人以代表“党中央、中纪委”的名义赴大连复查关春荣的申诉,可此二人却自始至终不同关春荣见面,不调查了解、核实案情.相反,却要对被害人绝对保密、绝密期限二年,公开违法办案、公开与罪犯串通勾结。公开故意包庇罪犯。
    
    血命铁证15:
    1989年5月30日,程绍崇在他们一伙包庇、纵容下,嚣张地在金州区政府的办公大楼里楼上楼下的尾追、堵截、威胁、辱骂关春荣,并一直嚣张地跟踪到区经委孙主任的办公室,并在孙主任面前再次动手行凶……。武、张二人却故意找不是当事人的经委刘主任,故意提取刘主任:“程从未在我面前打小关”的假证、伪证。
    
    血命铁证16:
    武、张二人明明查清关春荣被打伤的证据:“案发现场关春荣右眼角确有20毫米大的长包”,竟公开替罪犯销毁罪证;公开以“中纪委”名义作出:“查无实据,情况不实,不能认定”的假报告。公开以“中纪委”名义包庇犯罪。
    
    血命铁证17:他们为置关春荣于死地,又以“中纪委”公开签发(91)135号函,公开号令、调动、组织、领导省、市、区四大权力机关,上下串通,统一号令惨压、惨害关春荣,并赤裸裸威胁、警告、通碟她:“必须马上停止上访、上告,再告毫无好的结果”。
    
    血命铁证18:
    因关春荣没有屈服、没有屈从他们一伙凶杀警告,25年从未停止强拖千百次死里逃生的废躯残体、用不屈的意志、灵魂、残弱生命与超越她亿万万倍强大的权力腐败集团,官凶、警匪、黑恶势力犯罪集团、报复谋杀、凶杀集团血命抗争、搏击,呼救、揭露、举报、控告,25年却没有人制裁罪恶,相反竟纵使他们动用国家机器、大连、北京公安机关对被害人实施人身伤害、毒打、绑架、抓押、拘禁、纵使他人毒杀、谋杀、追杀、毒、刺、劈杀杀人灭口毁证。
    
    血命铁证19:
    2001年7月27病重正在大连医学院急诊救治的关春荣被跟踪追杀,被迫从医院急诊室逃难、避险到大连市政府门前,在离市政府门口站岗的二位武警仅十米远的花坛上喘息,头痛昏晕昏睡中被跟踪的雇凶在堂堂的市政府门前疯狂行凶暗杀,毒刺杀刺穿、透她左胸、肺舌叶、胸膜、心隔,险刺破心脏身亡,(详请见附件十,关春荣左胸肺被刺穿的胸、肺CT、X光片,医院病历诊断等共8份。
    
    血命铁证20 :
    2001年11月1日关春荣被跟踪追杀,被迫强拖致命伤躯从大连逃难到首都北京,也未能逃脱他们一伙的毒手。尽管关春荣一再严加防范,还是在11月8
    日再次遭暗杀、毒杀,险丧生命,幸被服务员及时发现,报120急救才又次死里逃生,(详请见附件十六,北京医院的急诊抢救病历。)
    他们一伙长达25年之久,灭绝人性的残害、残杀、谋杀、屠杀,3个月内两次下毒手,毒、刺杀被害人关春荣,她数次从阎王口中逃生。
    
    血命铁证21 :
    2004年8月19日这伙灭绝人性的权力谋杀,凶杀集团,杀人恶魔又把罪恶魔爪伸向25年中用她自己全部的生命、心血无数次托起、换回关春荣危在旦夕、奄奄一息残弱生命的她唯一姐姐关春芳谋杀、毒杀致死。
    
    血命铁证22 :
    她的父亲早在抗日战争初期作地下党工作,解放战争艰苦年代将他两位十几岁的爱子、关春荣的两位哥哥亲送前线参军参战,参加三大战役,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全国英模,正军级职。可他们没有倒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却倒在窃取、篡得他们用生命、鲜血换来的红色政权的这伙官高权重、权势强大党内奸臣、腐败贪官没有硝烟的枪口下,在1992年、1998年被迫害致死。报国英雄满含悲愤、屈辱、不平、冤恨、国耻家仇、沉冤九泉、死不瞑目。
    
    血命铁证23 :
    这伙官高权重、权势强大党内奸腐败贪官连她96岁高龄的老母亲,军属老人,将军之母也不放过。2000年11月13日拔断她家所有暖气管道,冰冻三年拒不供暖(详见附件15。新闻媒体报道:《将军妹妹当秋菊,老母三年受冻苦!》)。
    
    血命铁证24 :
    2004年9月9日15时—17时,他们一伙市政府徐某、付某又把黑手伸向在关春荣危难之中25年如一日给她精神支持、物质帮助的大学同窗好友孟某以市政府的名义施压、围攻、威胁她两个小时之久,不准她帮助、援助关春荣上诉,并扬言要抓她进精神病院,给她做精神病检查,对极度悲愤中的关春荣再下毒手谋害……。
    
    血命铁证25 :
    2004年11月11日,他们一伙又多次派人跟踪、潜入、收买于××等人进入关春荣在北京的住所,肆意盗毁她被打伤的病历诊断、照片、财物等。并再雇凶将关春荣头部打伤。
    
    血命铁证26 :
    2004年12月31日新年元旦夜,他们一伙又下黑手将关春荣的房门砸、撬破裂,多次向屋内释放生化毒素,毒害她头膨胀、疼痛、昏晕、眼球发板、发硬、转动困难、咽喉辣痛、发音嘶哑、困难……。
    
    血命铁证27 :
    2004年3月在大连被跟踪追杀、被迫强拖身负累累致命伤,弃家逃亡,避难到首都北京,在北京又被严密跟踪追杀、毒杀、暗杀数次险丧命,房门数次被盗开、数次被搜、抄、盗、毁关春荣被毒打、暗杀、刺杀的医院病历、诊断控告、举报材料、财物等。关春荣复印有多少份,他们一伙就搜盗光多少份,数十次、共盗毁上千套材料。
    
    关春荣走到哪里,申诉、控告、呼救、逃难、避险到哪里,他们一伙就严密跟踪追杀、封杀到哪里;谁主持正义、公道,谁帮助援助关春荣,他们一伙就收买、打击迫害谁……。关春荣秘密调换多少次住所、新换多少把锁头,都毫无作用(详见北京右安门派出所出具的关春荣房间被盗开,医院、病历诊断、控告材料、财物被搜、盗、毁证明材料“见附件21”)。
    
    血命铁证28 :
    附件30:严寒三九天,关春荣的房门被撬破,取暖、做饭用的电炉具被捣坏,共九个.插头、接线柱被捣坏三十余次,锁头十几把,他们一伙数次盗开、潜入关春荣的住所不知还实施何潜在。远程的犯罪手段……。
    
    血命铁证29 :
    附件22—23:2005年1月4日,关春荣被跟踪到最高法院,被雇凶法警李东砸伤左手,有医院诊断为证。
    
    血命铁证30:
    2005年2月16曰关春荣被跟踪追杀,被雇凶打断脑左枕骨,有北京天坛医院的脑CT、病历、诊断为证,幸被见义勇为的北京市民奋不顾身的夺下凶手劈杀关春荣的凶器,关春荣又次死里逃生。他们一伙又动用北京公安机关帮凶、凶杀犯罪。北京110来了011476等三警察到凶杀现场,却不制裁凶犯,公开包庇保护故意杀人凶犯,官匪、警凶勾结.残害凶杀被害人(见关春荣被打断脑左枕骨,脑CT、病历诊断附件24—27)。
    
    血命铁证31:
    附件31:2005年2月25日关春荣又次秘密调换在北京的藏身住所,2005年3月2日晚21时50分,关春荣新调住所的煤炉烟筒又被跟踪暗杀凶犯用黑帽子堵死,用煤气毒杀关春荣,幸被及时发现,关春荣又次死里逃生。
    
    血命铁证32 : 附件 :
    关春荣又转移、避难到他处,2005年3月3日0时,3月5日
    6:00时多,他们一伙两次出动公安机关,出动警力、人力20多人跟踪追杀包围到关春荣在北京的住所,破门像抓罪犯似的抓捕被害人关春荣。
    
    血命铁证33 :
    关春荣被迫又转移到别处,2005年3月12日晚21时30分,关春荣经伪装到她常去的打字复印社打印材料,他们一伙又早已跟踪、收买雇佣打字社老板,打字员等六、七人团伙作案,在复印社盗走她的证据、举报材料300余份,捣毁、破坏她储存材料的光盘、软盘,盗走她包里800多元,并暴力威胁看押,串通恶警抓捕关春荣。
    
    血命铁证34 : 附件38—43:2005年4月5日中午1
    3时,关春荣到新华通讯总社呼救、申控、他们一伙又收买、雇用北京公安机关,又次出动警车京A2558号,两警匪24186号、25034号,在光天化日之下疯狂跟踪到中央机关——新华总社门前野蛮行凶,两警匪、凶犯一句话也没说就象恶狼似扑向连日遭跟踪追杀极度衰弱,受极大残害,正依坐在自行车停车处栏柱昏睡中的伤残重患,一把抢毁她的举证、控告材料,凶残地用两手猛力地扭打她的左腕、左臂,一直扭别到后背,把她拧、摔、打倒在地,两恶警故意两次凶残地,两次反复动手把她的左腕左臂猛烈扭别到后背,两次把她扭摔打倒在地,把她的左手腕都扭破出血,出血点数个,左胳膊整个软组织、肌肉都被扭伤,共5处30毫米乘30毫米的皮下瘀血,请见医院病历诊断、照片等。“左臂软组织损伤:‘左臂二股沟健炎等”,两警匪凶犯一边毒打关春荣一边叫嚣:“我们就是要整死你,有人出一千万元叫我们整死你……。”
    
    血命铁证35 :
    2005年4月27日他们一伙又跟踪追杀、收买关春荣的房东粱××,又次野蛮地砸开她的柜锁,搜盗她的申控材料、财物等。
    
    血命铁证36 :
    2005年5月11日20时30分,他们一伙又次雇用、收买北京公安机关又次出动警车1976号,恶警:041194、42187等跟踪追杀到北京南站幸福路去电话亭打电话回来的关春荣,又被他们一伙野蛮殴打、绑架、、抓押、拘禁在北京右安门派出所(详见医院病历和证人证词、附件
    48—49)。夜半三更,凌晨2点30分关还正在惊慌中,突然又来了两男两女凶猛地把关四肢抓起`硬往一辆面包车里塞后就向不明的方向开去,在一幢大楼前停了,又把关强行抓押进一间房里……。
    
    血命铁证37 :
    2005年6月9日关春荣又秘密调换住所藏身到北京南郊区,6月11日又遭雇凶跟踪追杀,被踹踢伤左膝,北京52222、52225两个警察不制裁凶犯,却拘禁、体罚关春荣一整夜7、8个小时之久(见附件52—53)。
    
    血命铁证38 :
    2005年7月7日关春荣到北京三里屯派出所办事,在归途中被跟踪雇用的恶警从背后突窜上来扼勒着她的咽喉部、颈动脉,当场被勒昏窒息,拖出6—7米远……(详情看医院病历诊断,附件55—59;喉部外伤、喉血管出血等。北京32496警察、高警长等在场)。
    
    这伙党内腐败势力、警匪、强盗、恶霸,报复谋杀、凶杀,极端疯狂猖蹶野蛮、凶残、穷凶极恶、残灭人性,罪恶累累,万诛不赦,党纪国法前、光天化日下,堂堂大连市委、人民政府前,国都北京皇城天子脚下、中央机关、新华社、最高人民法院、中纪委都成了他们一伙绑架、殴打、追杀、毒、剌杀被害人行凶犯罪凶杀现场!关春荣及其亲友人身、住、行、医疗、生命安全毫无保障.时时都在他们一伙虎视耽耽的围困、围杀、谋杀、追杀中,随时都会再遭不测、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再次紧急呼救!紧急举报!控告!紧急报呈:
    
    真正执政为民的党中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特急请中央立下追捕令,严惩这伙权力集团凶杀、谋杀犯罪、严惩杀人凶犯、主谋,凶杀犯罪团伙,偿还血命!立即严厉打击、制裁这伙中国报复、谋杀、凶杀集团,立即把他们从执政、执法、执权的中纪委、市、区委、府、纪委、公安机关等清查、清洗出去!立即免职!撤权!立即切断他们一伙利用手中执政的权力、利用国家机器继续凶杀、犯罪!保护证人!保护人权!!保护生命!!
    
    关春荣联系电话:13241039102,13500709546
    2005年8月6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大连公民关春荣蒙冤25年、久拖不决的悲惨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