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辽宁大连公民关春荣蒙冤25年、久拖不决的悲惨遭遇
(博讯2005年8月10日)
    关春荣

    原中顾委委员、大连市委书记宋黎等一批老干部、老教授和民主党派人士多次向各级政府、各新闻媒体呼吁:给蒙受25年冤屈,失去美好青春和工作能力,生活陷入悲惨境地的大连金州工业研究所任俄语翻译、女共产党员关春荣以公正待遇。

     关春荣今年54岁,1969年参加工作,1973年入党。1976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外语系,1978年分配到大连金州工业研究所任俄语翻译。 (博讯 boxun.com)

    1978年11月,在科研所召开的发展党员会议上,所长程绍崇(文革中造反派头头,现已退休)提出两名根本不具备党员条件的人入党。与会党员不同意,却又不敢随便说话,会议上出现了沉默。这时,单纯而又正义的关春荣为了维护当组织的利益和党组织的纯洁,首先提出不同意见,立刻得到与会大多数党员的赞同,最后形成决议,否决了程绍崇的提名。程绍崇对此恼羞成怒,在会上野蛮地打断关春荣的发言,并呵斥、辱骂关春荣。最后,程绍崇无视党组织的决议,私自将已被否决的两人选报上级党组织,欲强行发展入党。关春荣再次向程提出制止,并向党组织反映了程的所作所为。关春荣敢于坚持原则,维护党的利益的行为,使程怀恨在心,他多次在党内外会议上拍桌子,威胁关春荣:“不维护所领导的威望,全所共诛之!”

    关春荣看外语书时,程又攻击说是“走白专道路,想成名成家,有野心”,并肆意从关春荣手中夺下外语书摔在地上,挥拳打翻关春荣正在翻译的资料和字典,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一年多,使关春荣无法正常工作。

    1980年6月19日下午,关春荣找资料路过程绍崇办公桌的狭窄过道时,无意中碰了程绍崇办公桌上的小柜门,程趁机找茬,诬陷报复,关春荣据理反驳,程大打出手,揪住关春荣,向其太阳穴、头、耳、兄等部位猛击数拳,关春荣当场被打昏,倒在水泥地上不省人事。此后,关春荣头疼、昏晕、频频呕吐,语言、记忆、思维等大脑功能丧失,昼夜昏迷不醒。医院经CT等科学检查,确诊为“右颞叶头部外伤脑软化”、“外伤失语症、多眠症”、“计算、命名性失语”、“脑外伤综合症”、“脑震荡”、“右耳耳聋”、“左肢肌力Ⅱ偏瘫”,造成终生残疾。

    从此,关春荣拖着病体,开始了苦难而漫长的上访历程。从县、市到中央有关部门,可告来告去,程却未受到任何党纪国法制裁,关春荣反而不但落得残疾,丧失工作能力,甚至连被打的事实都得不到承认,有关部门声称,关春荣太阳穴上的包是气出的筋包,是关春荣自己碰的······

    程继续打击报复关春荣,不许大夫关春荣治病,常常还派人到关春荣病榻前威逼关春荣,说:“谁能证明所长打你了,没人证明,你就是诬告,上边来人查,我们就说程没打你,就是中央主席来了也没用,你是精神病!”他们还派人多次到病房折磨关春荣,说关春荣是精神病,要把关春荣送到精神病院,干扰阻止治疗,将关春荣从并床上拖起,从四楼拖到一楼,又从一楼拖到四楼,拖得关春荣浑身是伤。除此之外,所里还不给关春荣支付医疗费。25年来,关春荣东挪西背,手中有数万元医疗费无处报销,还欠医院数万元医疗费。为了治病,关春荣已将家里东西卖光,现在已是一贫如洗,债台高筑。

    由于生病,关春荣一直没有成家,现在和老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两人相依为命,母女两每月靠不足300元的劳保工资度日。寒冷的冬天,有关部门竟然丧尽天良,停止给关春荣母女供暖,把九十多岁的老人差点冻死。25年来,关春荣虽然身体有所好转,但仍然体弱多病,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关春荣悲惨地说:“为了维护党的利益,我付出了前途、青春、事业、身体、家庭,代价太沉重了!”

    大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曾多次出面为关春荣解决困难,在原市委书记曹伯纯和原市长薄熙来的亲自过问下,为关春荣解决了部分医药费。

    关春荣的冤情为什么不能得到根本是解决?据了解,1981年,大连市金县(现金州区)纪委曾对此案做出结论:打人失实。1984年再次做出结论:打人事实认定不了。1988年第三次做出结论:复查终结,程绍崇不构成犯罪,决定不予立案。对这些结论,关春荣不服,不断上访,直至告到北京中纪委。中纪委便和金县纪委联系,县纪委告知关春荣是精神病,于是,中纪委信访办便于1982年在北京把关春荣当作精神病人抓了起来,关了40多天,后关春荣自己逃走。她继续上访,终于,在1991年6月14日到28日,中纪委有关部门派两位同志来大连复查关春荣的申诉,可这两个人只听一面之词,既不找关春荣核实情况,也不找当时案发现场的见证人、目击者了解情况,更不将调查结果向申诉人征求意见,就作出结论:“查无实据,情况不实,不能认定。”致佡?关春荣的冤情成了死案!

    关春荣的情况最终引起了大连一些老干部和老知识分子的关注。大连市特邀监察员、市政协常委、大连理工大学孙焕纯等4位教授亲自进行调查,在调查中,群众反映说,这么点小事这么长时间解决不了,主要是官官相护。于是4教授两次上书中纪委,反映事实真相,但没有任何结果。

    曾多次过问和一直关注关春荣冤情的老干部宋黎说:“关春荣同志坚持党的原则,与党内不良现象做斗争,落得这样的下场是让人气愤的,我们党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为关春荣伸张正义。曾经作出结论没关系,错了就改是我党的一贯作风,党要保护敢于坚持真理的好同志。”

    孙焕纯、张晋经等老教授、民主党派人士多次向新闻界反映:“关春荣敢于维护党的利益,身蒙如此大的冤情,几次死里逃生,但一直坚持党的信念,是值得我们钦佩的。关春荣的冤情,事实已十分清楚,呼吁各级党组织能够主持正义,关春荣伸张正义,给一个工整的处理结果。”

    多次听取关春荣申诉并详细审阅其冤情的大连市民革律师事务所的刘玉堂律师等多位老法律工作者认为,关春荣的冤情从各种证实材料上看事实已经十分清楚,法律上完全可以认定,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处理此事。

    如今,关春荣仍然拖着多病的身体奔波在大连到北京的来回路上,她不知道自己的冤情何时得到解决!

    关春荣联系电话:132-4103-9102,135-0070-9546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