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图)
(博讯2005年7月27日)


状告贪官省人大委员张义故意陷害致残,使我蒙冤七年以泪洗面
    作者:李桂荣
    
    举报人:李桂荣,女,现年48岁,汉族,原为吉林省辽源矿务局职工,现无业,并家破人残,乞讨度日,饱受恶魔摧残的我,眼含辛酸的泪水,冒死乞讨来京向您和中央首长们如实地举报吉林省人大委员,辽源矿务局局长张义等一伙,并与亲弟张杰(吉林省辽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滥用职权,坑国害民的违法违纪行。恳请您在繁忙的工作中审阅我的血泪控诉状,责令下属依法立案查办。严惩严魔,以平民冤!
    
    一,滥用职权贪巨款,费尽心机坑国家!
    
    其一,张义利用该局已报废过的下属企业太信煤矿名义,把只有2000多人的小井,拼计谎报为16000多人,骗取国家破产费2.6亿多元,且帐目混乱,部分资金去向不明…….。
    
    其二,矿务局所属企业年年谎报超产,年上交国家利润4000多万元,张义为中饱私囊,把全局职工工资不发,改为月月发奖金,张义年年从中多占15万多元。
    
    其三,矿务局下属企业一个水泥厂,帐面投资1.3亿元,三年中年年效益好,但张义故意拖债不还,造成法院对该厂依法评估拍卖为3800万元,差额近1亿元,且帐目混乱,资金去向不明……。
    
    其四,矿务局1998年公伤死亡17人,1999年公伤死亡15人,张义弄虚作假,二年仅报公伤死亡2人,以此骗取国家安全奖金100万元,张义个人侵占6万元。
    
    其五,2001年该局参加职工劳鉴2000多人,每名职工交费55元,收费不给收据,直接贪污125000元。
    
    其六,2002年春节国家下拨该局救济款60万元,而张义少发多报,从中贪污款额。经帐目公开对照,便可真像大白。
    
    二,历尽艰辛告贪官,饱受摧残寻“青天”!
    
    我7 年来为状告贪官,我逐级访告,并先后72次来京找中央首长们反映,白天我东奔西走找首长们反映情况,晚上去火车站或道路上捡破烂卖钱,后向首长发信件,7 年来,我先后以书面形式发信件2000多封,多次引起中央首长们重视,曾得到何勇,张宝明,杨伟民等首长们多次地批函督办,但因某些领导腐败,地方层层保护,不但没有结果,反而以此给我和全家带来灾难…….。
    
    几年来,我家被当地贪官长年监控不说,三年被政府关押,押送20多次,行政处罚劳动教养两次,期为两年零六个月,拘留2次,送精神病院2次。几年来,我乞讨受饿,受人追杀,家破人残,丈夫工残无人管,6岁可怜的小女儿被强抢送到福利院吓病无人怜,每天跟呆痴孩子在一起,门牙磕掉无人问,至今9岁不让上学,失去前程。更可怜我全家几年来未吃上一顿团圆饭,几年来过春节没吃上过一顿饺子。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
    吉林辽源访民李桂荣的小女儿被关在福利院,门牙磕掉无人问,至今9岁不让上学
    
    令我痛心难忘的是2001年12月29日,张义得知我由北京返回辽源,当即派人(不在编的警察)20多人,冲进火车站,首先抢跑我6岁的小女儿后,就对我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然后给背带手铐送进了张义之弟张杰管辖下的辽源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多次对我毒打,坐老虎凳,并抢走了我的全部上访证据材料,身份证等重要依据恢掉,折磨得我连续昏迷10多天之多。等我醒来,竟被关押在张义管辖下的医院,他们把我衣服全部脱光,一丝无挂,用六,七名不在编的男警务人员轮流看管,令我受尽了屈辱和折磨,18天我滴水未进,狠心的张义为致我死地,竟又准备派人再次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直到我奄奄一息。我大女儿才把我抢回家,借款给我抢救治疗。
    
    又一次更令我有生难忘的是2004年6月9号,当时我身背中央五位首长的督办信,准备返回辽源,在天安门前遇到张义指使其弟张杰,滥用职权派出追杀我的五名公安人员,查明我姓名身份后,不由分说,将我强行拉到天安门分局,就在天安门分局里对我拳打脚踢,手上背铐将我打昏在地后强行将我拾上警车,等11号我醒来时,已把我关押在吉林省劳教所,当时我已被打得全身伤残,不能行走,只能在地上爬行,见此情况他们得意地哈哈大笑,并对我无数次污言辱骂,对此,张义,张杰二人文进而串通,勾结劳教所恶徒,于15 号给我用酷刑把我抬上刑床(死人床)。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


    我被张义指使其弟张杰,滥用职权派出追杀我的五名公安人员打得全身伤残,不能行走。
    
    当时是李大队长带10多人强行把我按倒在用铁片编成的床上,然后用手铐把我两手吊锁在床上,再用皮带扣锁上我的双脚后,又用管子插入鼻孔直通到胃部,只要动一下,就会大口吐白沫和吐血,到最后吐的全是血,直到三天三夜后,见我昏死过去才把我放了下来。
    
    因我被折磨得不能行走,先后有一个多月时间,白天派三,四人从四楼拖拉到三楼,晚上再从三楼拖拉到四楼,此期间,我每天倒在水泥地上昏睡15个小时,为了解恨和杀人灭口,狠心的张义,张杰兄弟又串通劳教所,于7月11日又一次把抬上了“死人床”,并用通有大电流的电针扎我下腿1个多小时,害得我大汗淋漓,口吐白沫带血,恶徒们怕事情败露,从不让家人看视,我大女儿在大学考试期间去劳教所看望7次,后6次不让见,我大女儿都痛哭而返,大女儿时刻怕失去母亲,过多的压抑,现已作病,脑痉挛疼痛难忍,两眼流泪……。
    
    7月13日看我快被折磨死了才把我送进了劳改医院抢救,在劳改医院两次下病危通知后, 7月22日夜晚2点多钟我正在抢救,手脚都打静点。鼻子吸氧,身穿患者服,带着导尿管,劳教所逼我大女儿用医院的褥单把仅有一息的我抬出,来推拖他们的罪责,途中经多次抢救后,才把我接到了辽源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三天后,因家中无钱交治疗费,我女儿无奈,只好眼含热泪把我接回家中土法抢救治疗至今。
    
    我因告贪官,丈夫因公致残生活不能自理,未给任何工伤待遇,小女儿被抢送在福利院,她姐姐去看她,她问她姐姐,我妈多咱能打赢完官司,我再过一个年就四个年了……。
    
    至今3年多,9岁多不让上学,失去宪法赋予的权利及义务,哭了7天7夜没有人照管,我本人7年多没给发一分钱工资,进而又惨遭迫害和摧残,造成废人。连我捡破烂保命的权力也被恶徒剥夺!
    
    试问苍天:天理何在?国法何存?!我到底有何罪?!!我该如何去生存?!!!滴滴血,声声泪,我该向谁去诉说!!!
    
    (图片作者提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