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昔日黄埔抗战勇士 老来拾荒艰难度日
(博讯2005年6月11日)
    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刘天(化名)喝下一缸子昨晚泡好的茶水,吃了一个冷饼,咳嗽着走下摇摇晃晃、中间断了几根档的木楼梯。这名年过8旬的老人不是去公园健身,也不是去菜市场采购,而是去翻捡街上的垃圾桶,中午买几根青菜的钱很可能就要靠夜行人丢弃饮料瓶子了。

    走在街上,他瘦得像截老树根,佝偻着腰,气喘吁吁,使人担心这名老者在下一个路口就会摔倒不起。没有人会把这样一个穷困潦倒的老人与黄埔军校的抗日勇士联系在一起。可事实上,刘天就是黄埔军校第16期的学员。那时,刘天还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浑身沸腾着保家卫国、抗击日寇的热血。刚入校,就遇上了南京保卫战,刘天所在的团战到只剩十几人才突围出城过江,刘天也在战争中被日军的炮弹炸伤,一块弹片划破肚皮,连肠子都露了半截出来。

     此后,刘天又征战多地,因杀敌有功升任至营长……对这些往事,老人不愿意多提。正是这个国民党营长之职给他在解放后带来灭顶之灾。在中共的肃反运动中,有人陷害刘天杀过共产党,于是,从血雨腥风的抗战炮火中走过来的刘天竟在“和平年代”差点被自己的同胞枪毙。由于找不到刘天的“罪证”,当局最后还是无罪释放了他,但那时,日历已经翻到了1984年。刘天在狱中被不明不白地关押了30年!出狱后的刘天没有一个亲人,他的父母早在1941年就被日军的飞机炸死,妻子和两个女儿在1962年大饥荒中饿死。 (博讯 boxun.com)

    刘天入狱前的祖房已经成为一家银行,当局拒绝归还这幢寓所,理由是刘天拿不出房契,但当局又安置他住进了郊区一所两层的小木楼。刘天曾经要求当局为30年的牢狱之灾进行国家赔偿,但没有一个部门承认这事是他们的责任,有的甚至要刘天去找当年抓他的人索赔。

    刘天四处碰壁、彻底绝望后只好接受了现实,他先是谋得一看公厕的工作,每月除了填饱肚子后剩不到几块钱,1997年,公厕实行免费,他就在好心人的帮忙下去给一家小工厂看门,每月收入200多块,生活总算好过一些,但到2000年,人家嫌他年纪太老了,就多发了一个月工资后劝退了他。由于刘天是属于“有历史问题的人”,他连每月200多元的低保都申请不到。刘天只有捡起了破烂。

    每天早上,刘天要走完十几条街才能捡到30多个饮料,大约能卖到3块钱,再加上好心人的接济,他每天基本上能吃个半饱,“反正是饿不死了”。刘天最怕的是生病,去年他感冒发烧,好心人把他背到医院,不料连大门都进不去,理由是他的衣服太破旧,肯定也付不出医药费。好心人表示由他付钱,并掏出了500块钱作押金才进了医院大门。

    在刘天所在的城市,大约还有10多名黄埔军人,这些早年为国抛洒过热血的英雄如今都进入老年,他们中的许多人由于和刘天一样的是因为“有历史问题”而没能参加工作,于是也就没有退休金、医保等待遇,晚年生活基本上靠子女养活,成了家庭的累赘负担,有的因为子女不愿照料就被送了养老院,在孤寂中郁郁死去。只有个别人在建国后加入了共产党,并在多次运动中善于“与党保持一致”才获得了工作,并享受退休金、医保等待遇。 _(博讯记者:子龙)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