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博讯2005年6月10日)

——致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等领导人的公开信

    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中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中央军委曹刚川副主席:/中央军委徐才厚副主席:

     你们好! (博讯 boxun.com)

     今天,我以一个转业军人的身份,向各位领导谈谈我的情况,看看一个曾为共和国服务几十年的老军人在自谋生路的艰辛历程中遭遇不幸变故后,又是如何受到西安官场地方黑恶势力的蔑视、欺骗、压制和勒索的。

    1985年我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二院转业到中国储运公司西安分公司,后来该分公司宣布破产,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也没有得到一分钱的退休金。为了谋生,从1994年起,我在西安东新街开始经营餐饮生意“常记广东打边炉”。由于精心敬业,我的企业成为西安地区,特别是夜市行业中有声誉、有规模的模范企业。在我正常营业的7年间,解决社会就业300人次以上,其中有复转军人及军人子弟上百人次,累计缴纳税金300多万元,连续多年获得献爱心先进个人、纳税先进个人等多方面的荣誉,在西安地区转业军人就业状况普遍不好的情况下,我个人的经验成为复转军人中成功转型的一个突出典型。

    2001年6月19日,我放在店面房保险柜里的191万现金被盗。报案后,我店所在辖区的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很快锁定我多年雇用的副经理张成东和张的朋友梅陆军有重大犯罪嫌疑。经过现场堪查、指纹鉴定、审讯等例行侦查,认定张、梅二人为犯罪嫌疑人。为慎重起见,公安局邀请了我国著名心理测试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对张、梅二人进行了测试,认定二人就是作案人,并排除了其他任何人作案的可能性。我国著名刑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研室主任洪道德教授对全案的发生过程和各种证据分析论证后也指出,此案应该告破,即应对张、梅二人实施逮捕,因为判定二人犯罪的证据也是成立的。主办此案的新城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当时也向我宣布案子已经告破。但奇怪的是,到了犯罪嫌疑人被刑拘后的第三天(2001年7月15日),新城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竟然建议我与犯罪嫌疑人形成借贷关系。此建议及犯罪嫌疑人亲属要求私了的建议被我拒绝后,特别是犯罪嫌疑人梅陆军的姐夫(此人当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2003年提升为陕西省高院副院长)强力介入后,情况急转直下。张成东迅即以“证据不足”为由于2001年9月14日被取保候审,不久被释放,梅陆军也享受了和张成东同样的“待遇”。我本人提供的许多有价值的线索,新城分局都不追索调查,甚至有办案人员还将我提供的情况告知犯罪嫌疑人。

    更为恶劣的是,在当时的办案过程中,我被要求提供监视居住费、心理测试费共计人民币达65000元。在我要求继续侦查、提请对犯罪嫌疑人实施逮捕毫无结果的情况下,我又被西安市莲湖分局一刑警借办案诈骗了人民币29.5万元。此人后来虽被法办,但判决返还的钱至今一分也没有兑现。为阻挡我继续催案,犯罪嫌疑人和部分办案人员曾到处给我造谣,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挫伤我的斗志。此案的基本过程以及专家的分析意见曾在中央台“法治在线”栏目(除陕西地区以外的全国各省电视台)播放(后附影视、文字资料,同时本人还保存有大量的录音资料)。

    此案被办成这个样子,本人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企业停止了经营,所有员工被迫失业。尽管受到西安官场黑恶势力的打击,但自从案子发生后,社会各界许多人不断给我慰问和支持,特别令我感动的是军人同志的支持和关心。甚至曾有30多位复转战友准备集体到中央军委请愿、反映情况,要求中央军委采取措施,积极保护复转军人的权益,要求中央军委责成地方解决好这个典型的涉及复转军人的案子。

    各位主席,通过这个案子,使我本人及西安地区许多军人切身地感受到转业后正直为人、本分做事的艰难和屈辱。几年来,除了得到复转同行的慰问支持外,我没有得到过自己曾经奋斗、为之骄傲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任何一级机关和组织的关心帮助,这是叫我感到寒心和悲伤的。作为一个老军人,遭此事变后,我感到,党不应该只领导军队,还应该爱护军人,保护军人,特别是保护那些已经转业或退伍的军人,不要让社会上的人嘲笑我们“当兵时是钢铁长城,转业退伍后成了人人可踩捏的软泥巴”。如果军人年老体衰无人管,受伤死亡无人问,遭遇陷害无法伸冤,想想看,除了那些入党为了升官、参军为了谋私之徒外,以后谁还愿意去当兵保卫祖国?又能有多少人到关键处还能靠得住呢?

    我从16岁起当兵,在部队干了20几年,一直被教育要热爱军队、维护军队荣誉。我热爱了几十年、维护了几十年的人民军队在我陷入地方官场黑恶势力的祸害后,却一直没有伸出温暖的手关怀和爱护我这个过去的军人,此情此景,怎不叫人寒心?如果再这样下去,军队还能剩多少荣誉值得军人们去维护呢?

    各位主席,遭此变故,感慨颇多!痛苦之情,难以尽言。我今天鼓起勇气,致信给各位领导,就是希望你们能在百忙中关心我的案子,更希望在你们的重视和干预下,我的案子能早日得到公正解决,让我以及许多同样陷入失落、无助和痛苦中的老战士们重新燃起对军队的荣誉感,重新树起对国家的希望!

    此致

    敬礼

    来自西安的解放军老战士: 田宝兰

    通信地址:西安市糖坊街第二人民医院万志一转 田宝兰/邮 编:710003/电 话:(029)87319286/手 机:13060419601/

    2005年 5月30日

    此信抄送以下领导:

    陕西省委各位领导/陕西省政府各位领导/西安市委各位领导/西安市政府各位领导/西安市新城区委、区政府各位领导


西安田宝兰被盗191万特大刑事案件案 情 介 绍

    一、引子

    2001年6月19日,西安“常记广东传统打边炉”个体老板田宝兰家中两保险柜巨额现金191.5万元被盗。田所聘经理张成东和其同伙梅陆军先后被警方确定为最大犯罪嫌疑人……梅陆军被刑拘惊动了其高官姐夫(陕西省高院某副院长),该人“执法不避亲”,直接插手干预警方的刑侦工作。不久警方以证据不足为由将这两名重大嫌疑人放归社会,至今不知所踪…… 田宝兰破案心切,遂被另一辖区公安干警乘虚而入,骗去现金26.5万元。不仅如此,负有破案之责的警方竟以各种名义敲剥受害人现金总计4万元……

    二、案发6.19

    2001年6月19日上午11时许,田宝兰自威海出差归来,打开东新街287号自己所开餐饮店二楼保险柜,不禁目惊口呆:赴威海前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巨额现金连同记帐用的硬纸板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些散票。随后她打开三楼保险柜,所放款项也被盗走。被盗款共计191.5万元。田宝兰随即向公安新城分局中山门派出所报案。新城警方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了解,认定该案系一桩内盗案,田聘请的经理张成东嫌疑最大。

    三、张成东其人

    张成东,汉族,山东淄博人,1965年9月20日出生,高中毕业后待业。自1985年7月20日起此人在中国储运公司西安分公司劳动服务公司工作,1992年前后接替其父张学文在中国储运公司西安分公司达兴公司上班。其父张学文与田宝兰曾是上下级关系。在达兴公司停薪留职后,张成东被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田宝兰聘为副经理。到了1994年11月,田宝兰个人出资成立“常记广东传统打边炉”,张成东受聘为打边炉的副经理,直至2001年6月19日案发,他一直任此职。

    案发当天,张成东在东新街287号三楼上若无其事地看电视。面对情绪已然失控的田宝兰竟表现得相当的从容、镇定:“不要吓我,你有那么多钱吗?”他怎么假装不知呢?田宝兰基于对自己老上级的儿子的信任,几次将自己存款的秘密信息告知张成东,还曾想将女儿常红的终身托付于他,只是由于女儿已心有所属,才未能成就这一段姻缘。失窃的保险柜中有一个是1987年张成东陪田宝兰一起购买的。田1997年以后因为患有糖尿病、脑栓塞、高血压导致半身瘫痪,手脚麻木开不了保险柜,曾多次让张成东开过保险柜。另外房门钥匙和保险柜钥匙存放的隐蔽地点除了田宝兰就只有张成东知晓了。

    6月19日中午时分,田宝兰这边在向警方报案,那边张成东十万火急地给他大哥张成立打电话,让他通知梅陆军(有电话记录为证)。而梅陆军接报后疯也似地四处来找田宝兰。

    梅陆军,男,汉族,1965年生,河南洛阳人,系张成东小学同学,早先顶替其父在西安胡家庙一木材加工厂上班,后因吸毒、盗窃曾多次被劳教及判刑,被单位开除后回洛阳。2000年又来西安,经其时任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的姐夫T某的全力协助办起了一个燃油经销店。梅有事没事常和张成东在打边炉中吃喝聊天。

    田宝兰得知梅陆军四处找她,即给他打了个电话问有何事,梅陆军在电话里威胁田宝兰:“找你打你呢!你不要人家张成东,一脚把人家踢出去,还陷害人家偷你钱。”真是奇怪,梅陆军竟然这么快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件事。

    四、警方的应对表现

    鉴于张成东具有最大的犯罪嫌疑,6月19日当天,张成东即被留置。为了慎重起见,公安新城分局还专门从北京请来公安大学心理测试专家武伯欣教授给张成东做了心理测试。7月13日下午3时,给张成东做心理测试时,张成东晕了过去。武教授问看守,张成东吃过中午饭没有,看守说中午吃过。专家又让领出去吃了一次羊肉泡。第二次做心理测试确定张成东就是犯罪嫌疑人,并立即让人给他戴手铐。在场的人经请示新城分局主管刑侦的侯局长后才给张戴上手铐。

    在此之前,6月20日,张成东的姐夫陈大海——一位现役的公安干警专门在亚泰来快餐店约见田宝兰,企图说动田宝兰放张成东一马,陈大海说我最怕社会上的人纵容他做这件事(指盗窃),就是他的话,只有你能救他。即使到了法院也能撤诉(一个公诉案件受害人能撤诉吗?笑话!),并说:只有张成东自由了,才能把钱还给你!田宝兰将这次谈话内容及时向主管案件的干警汇报,可警方却从未询问过陈大海。陈利用自己的干警身份为张成东恢复自由四处奔走,不遗余力,此是后话。

    7月13日,给张成东做了心理测试戴上手铐后,到了晚上10点左右,梅陆军来找田宝兰,田正在休息,梅一直等到清晨4点多。后来田宝兰问他来干啥,梅陆军毫不隐讳地说:“专案组姓苗(即干警苗东)给我打电话说,张成东今天做心理测试做出来了,说让我找人救他。我买了烟、面包、矿泉水到分局刑警队见了张成东,张成东说让我找人救他,我就去找你了。”这段话有2003年8月28日录音为证。梅陆军频繁出没并未掩盖自己的作案行迹。7月14日新城公安局又给与张成东互相往来的梅陆军做了心理测试,结果表明梅陆军也有作案嫌疑,警方随即也对梅陆军采取了刑拘措施。

    五、“案子马上就破了”——邓军虎语录一

    7月13日晚7点多,主办案件的邓军虎打电话通知田宝兰到刑警队,在警员王斌的办公室,邓军虎说“案子马上就破了”。田宝兰闻说此言,咚的跪倒在地,激动得泣不成声。邓军虎和王斌见田宝兰不住的哭泣,什么话也不说,就让她回去了。然而事情却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微妙变化。

    六、“你能不能跟张成东形成借贷关系?”——邓军虎语录二

    2001年7月15日,张成东被刑拘的第三天,这天早晨8点,田宝兰到新城分局去催案,刚走到户籍室门前,刑警队副队长邓军虎迎面过来截住田宝兰,压低了声音对她说:“田宝兰你能不能跟张成东形成借贷关系?”田问:“什么借贷关系?”邓说:“你写一个东西说同意借给张成东,然后让张成东给你打一个借条。”田快言快语:“我就没有同意借给他,给他写什么?”邓见田宝兰不接受示意,即转身悻悻地走了。过了两天,田宝兰经过苦思冥想,终于猜透邓的话意,再去找邓军虎时,邓说算了,这案子已交给王斌跟展队长了。又过了一天,到第三天早上,田宝兰将邓的这番话反映给中山门派出所所长王燕良,王说:“你再去找邓军虎,就说同意这样办。”然而田后来为此多次找邓军虎,邓竟否认说过这句话。

    七、遭遇梅陆军姐夫T某

    梅陆军被刑拘震惊了其姐梅某,梅某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她试图将其弟保释出来,结果无功而返。看来只有以权力制约权力,以更大的权力威慑较小的权力了!

    2001年8月23日,星期四上午九时许,田宝兰推开新城分局主管刑侦副局长侯大巨办公室的门,看见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侯局长的对面大发雷霆:“就凭心理测试关人呢?”侯说:“案子正在审查过程中,要放人,我做不了主。”田宝兰当即退到门外,不一会儿,那人出来了,她再次推门进去。从侯局长的

    口里田宝兰得知那人正是梅陆军的姐夫T某,此人时任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现为陕西省高院副院长。过去田宝兰多次听到梅陆军在她的餐馆中对人吹嘘他姐夫田平利某爬得多么快,但始终未曾谋面。田宝兰问侯局长:“他来干啥?”侯答:“叫放人呢!”田宝兰又问:“这事到底咋办?”侯局长推诿地说:“魏局长回来了,你去找魏局长,人家是一把手,我是副职。”可是田宝兰多次去找魏局长,魏从来就没有接待过她,魏局长的部下如刑警大队大队长刘西平等人对田宝兰不仅敷衍塞责,有时甚至当众辱骂田宝兰是神经病,说她诬告张成东。有一次田宝兰去催案,看到魏局长的门上被人贴着“大贪官滚蛋”的大字。没过多久,魏局长就退休了。

    2001年9月14日,犯罪嫌疑人张成东、梅陆军双双被宣布取保候审。田宝兰当天在干警王斌的房中哭着不走,王斌说:“你给我说顶啥!啥情况你都看见了,去公安部告去!要不是田平利,我们早就把这两货(指张成东、梅陆军)给收拾了!”

    八、公安骗子编织案中案

    新城公安分局在6.19案的处理上慑于权贵淫威,畏首畏尾,继而出尔反尔,其所言所行已然丧失了司法机关最应当珍视的公信力。在这种情况下,破案心切的田宝兰经人介绍认识了柏玉善。柏玉善是西安莲湖公安分局的刑警,据称善破疑案、大案。田宝兰走投无路之际轻信柏玉善作为她的私人侦探也许能够使得6.19特大保险柜盗窃案水落石出。结果柏玉善以破案为名诈骗了她现金29.5万元。2003年未央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柏玉善有期徒刑10年。但是时至今日,被柏玉善这个公安骗子骗去的29.5万元至今一分也未追回。

    相比较柏玉善个人的诈骗犯罪行为,公安新城分局以单位的名义向受害人大肆勒索,对受害人田宝兰的伤害更为惨重。他们前后索取心理测试费人民币一万元,监视居住费人民币两万五千余元,办案费人民币三万元,总计人民币六万五千元,竟然连一个白条都不打。至此,田宝兰先后被盗、被骗、被勒索现金总计人民币225万多元。

    四年多来,田宝兰以伤痕累累之身心,拖着疲惫的双腿无数次上北京讨要说法,拷问中国法律的公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转业军人用“邮件炸弹”报复党委书记被判死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