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谁侵吞了民工血汗钱
(博讯2005年5月18日)
     湖南潇湘水电站拖欠巨额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达1.88亿,长年拿不到工钱的农民工过着难民般的生活

    记者 王晓红 喻向阳

       2004年6月初,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接到报料称,湖南潇湘水利水电枢纽工程(简称潇湘水电站)自1993年开工以来,至今仍未完全竣工,1999年曾被国家审计署定性为“胡子工程”。后又因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今年2月18日遭到了国家水利部稽查组稽查。该工程还拖欠巨额的农民工工资。 (博讯 boxun.com)

      为了解事实真相,记者辗转永州、长沙等地,进行了3个多月的调查。

      追款官司遭遇行政干预

      1993年1月,香港集盛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盛公司)与冷水滩市(现永州市冷水滩区)宋家洲综合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方公司)签订了合约,双方合资经营湖南潇湘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营公司),共同建设潇湘水电站。

      1993年7月16日,合营公司将工程建设项目承包给永州市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开发公司)。

      2004年6月18日,建设开发公司董事长谢爱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合营公司资金严重不足,导致合同规定应在两年内付清的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至今还拖欠1.677亿元。为此,建设开发公司不得不于2004年4月8日将合营公司告上了法院。

      据记者了解,永州市水利水电建设公司于1999年5月份至2002年9月份承包了潇湘水电站扫尾施工任务,并发包给本公司潇湘工程项目部。

      2004年7月3日,潇湘工程项目部项目经理肖汉秋告诉记者,2001年10月,湖南省水利水电工程质量检测中心站对整个枢纽工程进行了一系列检测,结果表明工程质量良好。可是合营公司至今仍拖欠工程款2078万元。2003年,永州市水利水电建设公司也把合营公司告上了法庭。

      “法院本应在2003年7月17日开庭审理,但由于受到了干扰,7月30日被迫终止审理,后来确定在2004年4月28日恢复审理,但分管农业和水利的永州市副市长程xx却在合营公司的压力下,下达了勒令永州市水利水电建设公司撤诉的书面通知。”肖汉秋对记者说。

      民工成了“非洲难民”

      2004年7月9日,记者在肖汉秋的带领下来到了潇湘水电站附近的茅棚区,这里栖身着一直没有要到工钱的民工。

      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副触目惊心的景象:一长排用旧木板拼成的低矮的茅棚歪歪斜斜,茅棚上用破烂的石棉瓦和塑料布遮挡着,茅棚前是一排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小水沟,几个穿着很破烂的中年男子无望地坐在一大堆瓦砾上。整个景象就像电视新闻画面中的非洲难民营。

      62岁的民工肖克明告诉记者:“1993年,我从湖南涟源市组织了150人到潇湘水电站打工,一直到2003年12月份。现在潇湘水电站还欠我十多万元。现在我一家三代都生活在这里,我希望早一天能够拿到钱回涟源。”

      记者还了解到,湖南省宁远县一个名叫周江顺的青年民工在潇湘水电站水上作业时被淹死,但其亲属至今没有得到电站任何补偿,而且死者生前的3万多元工钱还被拖欠着。

      “周江顺被水冲走后,连潜水员打捞尸体费2000元还是我们家里自己掏的钱。”在宁远县周江顺破败的家里,死者的母亲一边拭泪一边说道。

      “钓鱼工程”变成“胡子工程”

      按照规划,潇湘水电站投资总概算在5亿元以上,而超过2亿元的水利水电工程必须报国家水利部批准。为了顺利引进外资和避开层层报批的关卡,原冷水滩市政府有意把投资总概算压在1.93亿元,避开了上报国家水利部,引诱外商“上钩”。

      负责潇湘水电站勘察设计的湖南省水利水电勘察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陈德宜熟知其中内幕,他告诉记者,当地政府和勘察设计院签订了合同,要求把投资总概算压在2亿元以内,到初步设计的时候再做调整。如果工程出现质量问题,勘察设计院概不负责。

      合营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中方公司法人代表、冷水滩市常务副市长胡会元对记者说:“一、二期工程集盛公司应缴纳注册资金1.176亿元,但实际只缴纳了2620.6986万元。截止到1995年10月,集盛公司仅投入建设资金1.299亿元。自从1995年以后,集盛公司就再没有投入资金。”

      1994年,中方公司万般无奈之下从冷水滩财政局紧急调拨1395.63万元城市开发资金投入到电站建设。从1995年开始,合营公司又向中国建设银行申请贷款3700万元。但过后不久,潇湘水电站建设又陷入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

      谁侵吞了农民工工资?

      胡会元对记者说,1995年11月13日,合营公司以潇湘水电站的所有权益做抵押,向金城银行香港分行贷款人民币1.859亿元。同年12月,集盛公司从中扣除了人民币2662万元。

      集盛公司解释说,1995年,永州市委邀请合营公司董事长、集盛公司董事局主席陈勋参加五套班子联席会议,希望港方增加投资信心。此后,陈勋先向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短期借款2000万港币,立即汇到合资公司账户,接着陈勋又将准备支付给香港信孚银行的利息款人民币593万元汇到了冷水滩,使得电站马上复工。同年年底,金城银行的贷款手续完成,根据原来的协议,陈勋原来借香港上市公司的短期借款、香港信孚银行的利息均由金城银行代付、代扣。因此,金城银行便在贷款中扣除了人民币2662万元。

      胡会元认为,集盛公司向香港这家上市公司的短期借款是集盛公司向潇湘水电站的投资。而陈勋根本就没有把香港信孚银行的利息款人民币593万元汇到冷水滩,陈勋向香港信孚银行的贷款与合营公司也毫无关系。

      1996年6月3日,陈勋又以“尽可能降低合营公司的利息负担”为由,要求合营公司为其提供为期两个月的融资,贷款2100万人民币。

      1996年9月初,合营公司多次书面催还,但陈勋只在12月份付了150万元利息。1997年12月27日,合营公司财务部发函给集盛公司和陈勋要求偿还剩余本息。“陈勋对此拒绝偿还。”胡会元说,“他还有背着中方公司抽逃发电设备1900多万元到韩国做钢材生意的嫌疑。”

      2003年3月,天职孜信(湖南)会计师事物所对合营公司的财务进行了审计。审计结果显示:截止到2002年10月31日,港方占用合营公司资金4613万元。

      “假如集盛公司能够如实缴纳注册资金,不侵吞合营公司的贷款,那些至今还住在毛棚里的农民工完全可以领到工资,潇湘水电站也会如期竣工。”胡会元对记者说。

      而永州市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责任也不全在集盛公司。当初冷水滩市政府招商的盲目性引来了集盛公司,而受害最深的就是那些农民工,当地政府也逃脱不了责任。

      2004年10月初,有高层领导对潇湘水电站的呈报材料作出批示,要求彻查此案。但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一些知情者抱怨说,其实,早些年湖南省就专门成立由公、检、法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但至今仍无结果。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