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博讯2005年4月14日)
     这是两个举报者之间的较量:原联通甘肃分公司员工龚瑞被举报的同时,两年来不间断地举报联通甘肃分公司总经理利用国有资产“私立门户”。

     一个是该公司属下员工,一个是公司总经理。在两年后,作为被举报者的总经理当选为甘肃省政协委员,而龚瑞却身陷囹圄。

     值得关注是:公安部将龚瑞一案列为 2004 年第五批督办案件,并派员前往兰州。 (博讯 boxun.com)

     2005 年 4 月 8 日下午 2 点 30 分,正是兰州市大沙坪劳改医院上班的时候。刘答琴老人把亲手做的饭菜递给了看守干警。“警察同志,麻烦你把这饭菜给我的女儿龚瑞,让她趁热吃了……”老人的喉咙哽咽了。

     龚瑞(女, 1975 年 8 月生),原联通甘肃分公司合同工,她因曾经向甘肃省纪委、省检察院举报联通甘肃前总经理刘寿国等人“私立门户”,而引起了中纪委、中国联通总公司的关注,现在却因“侵占甘肃联通资产 150 余万元”被联通甘肃分公司举报到兰州市公安局,身陷囹圄半年之久。

     联通甘肃分公司“私立门户”与龚瑞“职务侵占”又怎样千丝万屡的关系呢?记者试图从这场纷争中去探寻背后的真相……

     “物管承包”一波三折

     改变隶属关系、通知停租、卖楼清理出租户,甘肃联通三次与龚瑞起纷争

     “孩子大学毕业以后,一心想独立干一番事业,最后她选择了联通。”刘答琴对《法制早报》记者说。

     1999 年 5 月 22 日,龚瑞被联通甘肃分公司录用为合同工,成为一名普通业务员。

     2001 年 5 月,位于兰州市中林路 8 号的甘肃“联通大厦”落成。联通公司本身仅使用了大楼的 12 层,剩余 10 层闲置。为此,甘肃联通决定实施公开招标,由公司员工承包经营剩余 10 层的出租业务并承担整幢大楼物业管理,龚瑞参加了竞标并最终中标。

     2001 年 6 月 7 日,甘肃联通下达一份《关于成立物业管理中心的通知》,明确物业管理中心实行经济责任制承包、以“包死基数,包定职责,确保上缴,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为原则的管理模式。同一天,联通公司还下达了“聘龚瑞同志担任物业管理中心经理职务,其工资福利自 2001 年 7 月 1 日由物业管理中心支付”的任免通知。

     7 月 1 日,龚瑞与联通甘肃分公司签订了《物业管理承包合同》,《合同》约定,承包期限为 3 年(自 2001 年 7 月 1 日至 2004 年 6 月 30 日止)。其个人向甘肃联通缴纳了 10 万元人民币作为履约保证金。

     龚瑞的母亲刘答琴向记者介绍,承包经营初期,物业中心一切费用开支均由龚瑞向亲友借支垫付,几个月后物业中心打开了经营局面,各项工作井然有序,物业中心绩效显著,而此时甘肃联通多次违背合同约定,导致龚瑞承包的物业中心无法正常经营。

     龚瑞向兰州市人民检察院的书面陈述载明:“ 2002 年春节刚过,我接行政部通知参加刘总(即甘肃联通前总经理刘寿国)召开的一个小会,会议内容为要将物业中心划归甘肃新力源科贸有限公司(下称新力源),理由是《承包合同》第二条第一款应由甘肃联通办理注册的‘物业管理中心始终办不下来,而且新力源公司可以免税,对我(龚瑞本人)有好处,他们要我在承包合同后面续签一份《补充协议》”。

     在《补充协议》没有出台的情况下, 2002 年 3 月 7 日,甘肃联通强行改变了《承包合同》的乙方隶属关系,以联通甘人字 [2002]53 号文件将龚瑞承包的物业中心划归甘肃省新力源科贸有限公司。与此同时,甘肃联通行政部经理陈录魁通知物管中心停止对外出租,理由是国家审计署驻兰特派办有意承租联通大厦六层写字楼,要求龚瑞协助配合。

     这一停租就是 3 个多月。正当外界已经完全接受了“联通大厦不再对外出租”的商业信息时,甘肃联通行政部又于 2002 年 6 月通知龚瑞:联通与国家审计署驻兰特派办的租楼协议未谈成,要求物业中心继续出租闲置房屋。

     据资料显示,物业中心恢复出租还不到一个月, 2002 年 7 月 11 日,龚瑞再次接到行政部的书面通知,联通大厦 17 至 22 层已经售与国家审计署驻兰特派办,要求龚瑞协助工作,并负责将 17 楼至 22 楼的出租户清理出去。

     2002 年 7 月 12 日,龚瑞委托律师向甘肃联通发出《律师函》,声明由于甘肃联通的违约行为导致物业中心无法继续经营,要求解除《承包合同》,并由甘肃联通承担违约赔偿。

     联通甘肃分公司前任总经理刘寿国在 4 月 7 日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称,龚瑞是因为电费问题找借口不干了。记者在甘肃联通大厦看到,大厦 17 至 22 层确已挂上了国家审计署兰州特派办的招牌。

     21 次协商后的举报怪圈

     合同工举报打水漂,总经理举报“检察、公安”齐生效

     联通甘肃分公司接到龚瑞的律师函以后,要求协商解决承包纠纷。据一位当事人回忆说 , 从 2002 年 7 月 12 日至 2003 年 4 月 28 日,龚瑞和联通甘肃分公司共协商了 21 次没有结果,双方在财务清算方面产生了分歧:联通坚决要求龚瑞退回预收的 2002 年 7 月 12 日之后房屋租金,而龚瑞认为预收的房款已经预支出去,缴完承包款还欠了很多债,应该先讨论联通的违约赔偿问题。

     事隔一个星期以后, 2003 年 5 月 8 日,龚瑞接到了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调查通知。反贪局通知称,中国联通甘肃分公司举报龚瑞有贪污公款问题。

     龚瑞认为,自己在承包物业管理中心期间一直秉公守法,联通公司举报她“贪污”纯粹是恶人先告状,无非想逃脱违约责任。

     2003 年 8 月,龚瑞向甘肃省纪委、省检察院写了举报信,反映总经理刘寿国等人利用国有资产“私立门户”,开办新力源公司中饱私囊等行为。

     龚瑞对联通甘肃分公司“私立门户”的举报竟这样告终,而联通甘肃分公司对龚瑞“贪污”的举报却有了戏剧性的变化。

     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对“龚瑞贪污案”的问题立案调查 6 个多月以后,认为“龚瑞主体身份不属国家工作人员”而停止侦查。

     2003 年 10 月 29 日,龚瑞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联通甘肃分公司承担因违约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 220 余万元。 2003 年 11 月 7 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裁定,决定于 12 月 9 日上午在该院民一庭开庭审理龚瑞诉联通甘肃分公司违约一案。

     临近开庭前的第 6 天,即 2003 年 12 月 3 日,兰州市公安局突然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中止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贵院受理的龚瑞诉中国联通甘肃分公司违约纠纷一案,请暂中止审理”,龚瑞诉联通甘肃分公司违约的合同纠纷案由此中止。

     2004 年 4 月 6 日,兰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将正在重庆探亲的龚瑞强制带回兰州,审查 6 天以后,于 4 月 12 日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龚瑞进行刑事拘留,并羁押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

     “龚瑞主体身份不属国家工作人员,只是联通甘肃分公司的一个合同制工人。”为了确认这一点,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了 6 个多月时间。

     2005 年 4 月 7 日下午,记者来到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欲采访“龚瑞贪案”的承办检察官桂军峰。检察院门卫室一位自称姓崔的女士拦住记者说:“我就是反贪局的干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当记者问她涉及本案的一些情况时,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兰州市公安局的一份《取保候审决定书》载明,龚瑞在看守所羁押了 40 天以后,于 5 月 17 日取保候审(注:取保时,缴纳了 10 万元的保证金,至今未退)。

     公安部督办未果

     公安部经济侦查局曾多次督促兰州市公安局汇报案件侦查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明确侦查结果

     2004 年 9 月 1 日,经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兰州市公安局就龚瑞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下达了《逮捕通知书》。 10 月 27 日,龚瑞再次失去了自由。

     当龚瑞再次失去自由以后,她的母亲刘答琴通过信访程序将龚瑞一案反映到了国家公安部经济侦查局,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并将此案作为 2004 年公安部第五批督办案件之一。

     公安部经济侦查局曾多次督促兰州市公安局汇报案件侦查情况,一直没有得到明确侦查结果。 2005 年 1 月,公安部经济侦查局的两位工作人员亲赴兰州调查此案。

     兰州市公安局在公安部的工作人员到来之前,于 1 月 13 日即向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了《起诉意见书》。将案卷移交兰州市检察院公诉处,公安部督办也就此搁浅。

     2005 年 2 月 5 日,兰州市人民检察院以“不够起诉条件”为由,将龚瑞一案退回兰州市公安局补充侦查。

     针对此案,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王成军先生认为,既然龚瑞一案因合同纠纷而起,且已进入民事诉讼程序,那么就应该先解决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的违约责任,在民事审理过程中,如果发现经济犯罪,再来追究刑事责任未尝不可。

     “新力源”被举报

     联通老总办私企,联通“赞助”注册资金 85 万元

     龚瑞在被批捕之前,又继续将举报信寄到了中纪委和相关媒体。据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成立于 2001 年 8 月 31 日的新力源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 85 万元人民币,由三个自然人出资设立。其中,最大的股东刘寿国时任联通甘肃分公司总经理,出资金额 35 万元,持有约 41.18 %的股份;罗鹏、吕俊俐二人时任联通甘肃分公司副总,分别出资 25 万元,各持有约 29.41 %的股份。从工商登记显示:新力源与联通甘肃分公司没有任何资金、收益上的关联。

     刘寿国在接受《法制早报》记者采访时同样承认, 85 万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全部来自联通甘肃分公司账户,其他两位股东也均表示他们未曾出对新力源公司有过一分钱的投资。后经中国联通总公司查证,确实如此。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刘寿国很快就得知新力源被举报的消息, 2003 年 9 月,业务如日中天的新力源公司突然宣布注销,联通甘肃分公司以【 2003 】 284 号文件对新力源公司的职责进行调整:其一,全省劳务用工方面的管理工作划归省分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其二,全省有关 CDMA 终端的计划、采购、结算、售后维修等方面的管理工作,从 9 月 10 日起划归省分公司综合市场部负责; 9 月 10 日之前,有关终端的各项管理业务由新力源公司负责继续完成。

     法律面对“新力源”的尴尬

     同样是举报人,所举报的问题均是“职务侵占”。龚瑞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身陷囹圄,而联通甘肃分公司原总经理刘寿国的问题只是“违规行为”

     同样是举报人,所举报的问题均是“职务侵占”。龚瑞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身陷囹圄,而甘肃联通分公司原总经理刘寿国的问题只是“违规行为”,未受法律追究。甚至在“私立门户”事件被多家媒体曝光后,刘寿国还于 2005 年 1 月 7 日当选为省政协委员。

     在《新京报》和《财经》两家媒体披露“私立门户”事件后,中国联通总公司审计部组织了一个调查小组对“新力源”的问题进行了调查。通过中国联通的一份《签报》显示,调查组对刘寿国等三人用甘肃联通分公司的 85 万元,以私人名义注册新力源公司的事实予以认定。调查《签报》载明,新力源公司于“ 2003 年 12 月 25 日和 2004 年 1 月 5 日办理了国税、地税主要手续。但因超过年检时间,至今工商注销工作尚未办理。新力源公司注销后,甘肃分公司已于 2004 年 7 月 15 日将注册资金、累计盈利 113.0447 万元转入省分公司账户,其余账目及资产并入分公司。”

     根据中国联通总公司审计部的《签报》要说明的问题是,刘寿国等三人并没有在新力源公司捞到什么好处,国有资产也没有流失。因此,刘寿国等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2004 年 12 月 29 日,甘肃省反贪局的一份《通报》同样载明:“新力源公司是联通甘肃分公司的下属经营公司,不存在挪用公款为个人注册公司的问题。但以刘寿国、吕国俐、罗鹏个人名义注册成立新力源公司属于违规行为,应予纠正。”

     兰州市一位经济界人士认为,如果不是龚瑞及时举报新力源公司的问题,那么联通的国有资产还会继续流失。

     “如果完全抛开龚瑞和总经理之间举报是是非非来看,在这个意义上,龚瑞应该是中国联通的反腐功臣。”这位人士说。 _(博讯记者:泰山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