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4月02日)
    (灵堂)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政文:拆迁/维权/舆论监督
    
    政文:专管天下不平事!
    

请关注 南京又发生多起野蛮强拆居民房屋并且逼死人命事件

    最近有许多南京居民告知:

(一)

    南京市下关区水上新村五巷43—2号马志军居民(其妻苏凤身患残疾)和下关区水上新村五巷44—1号张文来居民。住房于今年2005年3月11日,被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根据南京市人民政府第203号令《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 水上新村五巷43—2号马志军居民,他家的房屋面积在84.8平米,按照该《拆迁管理办法》,和政府评估机构的拆迁评估标准只能补偿人民币21万元,远远不够同类地区高层房价7200/平米×84.8平米折合人民币61. 056万元的标准。 水上新村五巷44—1号张文来居民,他家的房屋面积在64.7平米,按照该《拆迁管理办法》,和政府评估机构的拆迁评估标准只能补偿人民币17万元,远远不够同类地区高层房价7200/平米×64.7平米折合人民币46. 584万元的标准。他们都是在没有达成任何统一意见的协议情况下,被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粗暴野蛮强制拆除。
    
    2005年3月11日早晨 5点50分天刚亮,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组织了300多人,其中有政府行政执法人员150人,公安警察100多人,同时雇用了社会闲杂人员80多人(每人每天给200元作为酬劳),同时动用了卡车3辆,警车3辆,铲车2辆。在没有达成任何统一意见的协议情况下,对这两户人家实施了强制拆除。并且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将他们两户人家连人带物一起用卡车拖走,后也不知去向。三天后邻居们经过多方面打听得知这两户人家因为不满暴力拆迁,采取绝食抗争。被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送进南京市第二医院挂水。邻居得知消息后到了医院看望。同时了解到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采取野蛮态度,要这两户人家在协议书上签字。但是被被拆迁户拒绝,他们就不让这两户出来与外界接触,因此绝食抗争。又过了两天邻居们再到该医院看望已不知去向,至今这两户人家不知被南京市下关区人民政府开发商藏在何处?下落不明。
    

(二)

    (头发)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家住下关区南通路25号大院小区的谢桂华(其丈夫是某校教师)住户,也在本地区拆迁范围。因拆迁补偿达不成协议,他们到省、市政府部门上访无结果。2004年10月2号被南京市下关区房屋拆迁安置办公室人员知道后雇用了黑社会人员殴打致伤。被殴打的谢桂华的头部受到严重伤害,头发被揪去大把,伤者长期以来头痛头昏,躺在家里不能上班。又看不起病,医疗费无处报销。丈夫出来说理也被打得满脸浑身是血。他们自己说:我们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现在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走投无路,告状无门。
    (满脸)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血衣)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血溅)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三)


南京下关区宝善小区政府开发商拆迁逼死人命

    床上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家住在下关区南通路27号2栋4单元102室的居民张宝荣(女,68岁)一户也在该地区拆迁之内。
    今年春节前夕,2005年2月4日早晨8点左右,张宝荣老人被逼含冤离开人世。女儿王国红推开母亲的房门,发现母亲躺在血泊中,从脖子上流出的鲜血溅在了枕头和床上,旁边放着鲜血淋漓的菜刀,血淋淋的场面十分凄惨。当时她吓得摊倒在地上,悲痛欲绝,差点晕过去。罪恶的拆迁又夺去了一位善良无辜的生命,并且永远记在了中国拆迁灾难的历史之中。
    
    张宝荣老人的女儿王国红告诉记者说:2003年9月11日,下关区拆迁办发给了我母亲一封信,其信中提到“对达不成拆迁补偿协议的被拆居民向有关部门申报裁决,在裁决期限内未搬迁的,将依照法律规定执行”。其后,下关区拆迁办不断上门威逼,恐吓,辱骂,三番五次的打砸骚扰,扬言停水断电,强行带我母亲看房和逼其在协议书上按手印。致使张宝荣老人长期以来承受不了精神压力,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丢下子孙,含冤辞世,自尽身亡。
    
    女儿王国红边哭边向记者诉说了他们家在拆迁中的恐怖经历:
    母亲今年68岁身体一直很健康,她亲手带大了两个孙子。自从我们这儿发了拆迁通知后,下关区拆迁办的人总是在我们子女都不在家的时候,三番五次的来骚扰母亲,声色俱厉,见他们来时母亲心惊肉跳,他们走后,母亲又唉声叹气。下关区拆迁办人员威逼,协迫,恐吓,致使她老人家精神上实在承受不了压力,走投无路。她觉得自己已没有能力给我们后代带来以前的那种幸福生活了,才这样以死解脱!
    
    印象最深的是,2004年12月28日的早晨,拆迁办来了5个女的(其中有个自称是陈部长)来敲门。母亲害怕不敢开门,我觉得没什么就把门打开。母亲哭着对他们说,“你们让不让我们活了?”这时候2岁不到的小侄子听到奶奶在哭也吓得哭了起来。这种情形对我们家来说已是常事了,母亲哭诉着向他们哀求,久久不能平静,他们还是不肯善罢甘休。
    
    2005年1月8日的晚上8点以后,听到一阵很急促的砸门声,母亲就知道是拆迁办的又来了,因为他们每次都是这样砸门的,于是她很害怕躲到我的房间来。接着就听到声音越来越响还伴随着用脚踹和用东西砸的声音,长达十几分钟之久。第二天母亲发现防盗门上有许多脚印。有邻居说,他们砸累了休息时就在外面大笑。他们累了歇了一会,又开始了第2轮的敲砸,前后大约半个多小时。夜晚,那砸门的声音在整个院子里回响,母亲当时都吓坏了,坐在沙发上发抖。我见他们来势汹汹,弟弟王国星也不在家,害怕出事,这次没敢开门。大院里之前已经发生过好多次拆迁办利用黑社会打伤居民的事了。
    
    第二天,1月9日是星期天, 十点钟左右拆迁办5个女的又来了(包括那个陈部长),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依法办事。我很气愤地告诉他们,“你们如果再有砸门我们就报110,母亲晚上一人在家害怕,如果她出什么事拆迁办要负责!”母亲吓得不让我们说话,怕拆迁办的人打击报复。
    
    1月17日的晚上,我们下班回来,母亲告诉我们拆迁办的人又来警告她说,“再不搬迁他们就要断水,断电,强拆了。”
    以后只要我们下班回来,看到母亲坐在那儿颤栗发抖的样子,就知道拆迁办的人又来过了。
    
    1月27日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拆迁办的人带着母亲去一个叫南湾营地方看房。回来后母亲心情很不好,觉得要大难临头了。母亲告诉我们:“他们在红本子上写了什么,不让她看,她一过去看就被他们推到旁边,还骂她。 他们在车上还逼她签字按手印。”后来邻居陈阿姨反映,“你母亲说,拆迁办的人胁迫她一定要去看房,如果不去,我们将受到仲裁!”此话吓得老人整天魂不附体,心不安宁。母亲平时安分守己,她所认为的仲裁就是:拆迁办的人要把我们全家抓起来。
    
    1月29日的晚上27号大院的门就被砸掉了,门卫的房子也被强拆了。母亲出去看到这情景,回来很恐惧,说下次就要拆我们的家了,他们乒乒乓乓的拆了一夜,母亲吓得一宿没睡!
    
    1月30日早上,嫂子看到母亲的现状很气愤,就冲到拆迁办找他们的负责人,当时那个陈部长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就带了一个人上门来安慰母亲。 我说,“再这样下去我妈会被你们逼疯的。”母亲看到他们很恐惧,用手阻止不让我们说话,怕他们事后会把我们抓起来。
    
    1月31日早上我们起床后,看到母亲的样子很憔悴。知道她老人家又是一夜未眠,当时我们的心都碎了,但又很无奈。
    
    2月1日晚上我们回来,母亲哭着告诉我们,“拆迁办的人又来过了,他们要我们在过年前必须搬走,我们家这个年是过不去了。”
    
    2月2日晚上,母亲房间台灯不亮了,就过来问我,是不是拆迁办的人把她房间的电给断了,我们赶紧看看是不是插座松了,直到灯亮了,她才安心的上床,坐在床上唉声叹气。
    
    2月3日晚上十一点半左右,我在外面还没回家。弟弟王国星打电话让我早点回家,说母亲一直坐在客厅,晚饭也没吃,不停地在问他,“你姐姐是不是被拆迁办的人抓起来了。”直到她看到我到家了,才回她的房间关上了门。
    
    2月4日上午早晨8点左右,发现母亲已经倒在血泊中,枕头上、床上全是鲜血,旁边放着鲜血淋漓的菜刀,血淋淋的场面令人毛骨悚然,全家沉浸哀痛之中。当母亲出事的消息传出来以后,下关区拆迁办的人赶到办公室烧了许多材料,当时围观的居民都在喊,“拆迁办的人烧东西啦,如果他们心理没鬼,怎么会那么急着毁灭证据。”(有摄像为证)
    
    母亲被逼身亡近一个月了,政府的领导至今无人过问,无意解决此事。派出所分局的人屡次上门催我们尽快火化,甚至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在一个月内把母亲火化掉。”这世上难道真的没有天理可言了吗?!
    
    南京市政府信访办连材料都不收,有一个接待员(21号)说新的信访条例5月1日才执行,现在不受理。江苏省政府信访办又把我们推回拆迁办。无奈,我们只能上报国家信访局,并且坚信中央一定有我们说理的地方。希望党中央能尽快落实调查此事,把逼死母亲的拆迁办人绳之以法,为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以慰祭她那尚未安息的冤屈亡灵!
    
    儿女们:王国庆 王国红 王国星
    2005/3/05
    
    
    政文:继南京翁彪自杀性焚火事件后 南京又发生多起野蛮无耻罪恶的强拆居民房屋并且逼死人命事件,同时还要决定以此“向全国推广”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扬子晚报)

请看:南京今后拆迁补偿加大以房换房比重

    摘抄: 2005-03-23 扬子晚报
    
    昨天,记者从国务院有关部委在上海举行的全国行业纠风工作会议上了解到,南京市目前正在实施的“平安拆迁、等价有偿”的拆迁新办法,在会上被充分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近年来,拆迁成为全国性难题,南京市的拆迁矛盾也一度呈上升趋势。去年2月1日南京市颁布实施新拆迁办法,实行“拆一还一、等价有偿”,构建了以货币补偿为主的统一的城市房屋拆迁补偿体系,此举在全国拆迁施政中一炮打响。今后南京将怎么“拆”?如何“补”?这些老百姓普遍关注的问题,南京市有关负责人也在会上首次透露。
    
    关于以后拆迁补偿问题,这位负责人说,继续实行货币补偿和实物补偿并举,同时加大产权调换比重。将结合拆迁时的房地产市场情况,适当提高产权调换房源在拆迁补偿总价款中的比例,并提供部分中低价商品房和经济适用房作为调换房源。
    


被强拆人要支付强拆成本
    
    据悉,当前不管是老项目还是新项目,都存在被拆迁人漫天要价、拆不下去的问题,这些人不接受调解,又拒不搬迁。那么,以后在拆迁过程中遇到个别“钉子户”将怎么对待?南京市这位负责人说,在加大裁决力度的同时,要求被强拆人适当支付强拆成本。今后将仿效韩国“法律裁决制度”中司法程序费用承担的方式,由败诉方即被强拆人承担相应费用,或双方按一定的比例分摊,这样就会减少强拆,避免矛盾。这位负责人表示,为了推进南京城市发展,他们将坚持以人为本,依法拆迁、阳光拆迁、平安拆迁,让被拆迁户能在拆迁中受益。
    
    有“南京市民”组成的南京维权俱乐部发表“社论”指出: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


    (开发商嘴脸)
    南京维权俱乐部“社论”:拆房大革命,南京——北京一条黑线
    
    为了名利,过去几年南京的老城“改造”表面上取得了一些成就,殊不知是用三十几万户、一百多万被拆迁人的利益——血汗甚至生命牺牲为代价换来的。
    
    2004年8月中共中央明确提出停止大拆大建。但是,南京等各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特别是环境整治的幌子下仍一意孤行。这几年南京老城大拆大建、毁坏了民间古建筑和古文化,尤其鼓楼、新街口、三山街、城南一带的古街巷,大部分都是明清时期的。随后又不惜老百姓的血汗建假(古董)古建筑、假文化。将要拟建的“江南织造府”(长江路上)就是铁证,欺骗世人、欺骗子孙后代。
    
    经调查研究发现,房屋拆迁,是从上到下贯穿着一条又粗又长的黑线。建设部黄卫副部长多次来南京别有用心地说:南京的城市建设,旧城改造“符合”科学发展观,他完全不顾事实。
    
    “现代快报”2004年5月3日报道的“聚焦南京名城会”上明确指出“拆光老建筑不等于现代化”,来自海内外专家学者世界文化名人们都对南京的老城改造提出了激烈鲜明尖锐的批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同济大学教授阮议三针对南京指出了把保护历史文化遗存变为“发展经济”。“拆掉真古董,又建假古董”,他将这些行为定性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反文化现象”。
    
    南京有许多六朝的建筑,有明清的遗存,也是民国建筑最多的城市,而这些建筑许多是名师大作。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把它拆除,盖起摩天大楼,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这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子孙后代的犯罪。
    
    然而一贯和中央对着干,我行我素的南京市委书记罗志军在2004年4月宣武区调研时,反反复复提出拆迁“要加大力度”,决不能迁就少数被拆迁户。江苏省建设厅周游厅长近日在建设系统党风廉政大会上说,要在全省推广执行与国家宪法和中央三令五申要求相违背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即 【发布文号】南京市政府令第227号。
    
    新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新宪法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于2004年3月生效。
    
    南京市政府抢在新宪法出台前制定与宪法相违背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生效日期】2004-02-01,自2004年2月1日起施行。它为什么抢在宪法之前生效?可见其用心是多么险恶,并早有预谋。
    
    与国家宪法和中央要求相违背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即 【发布文号】南京市政府第227号。
    第五条 南京市房产管理局是本市城市房屋拆迁行政主管部门(以下简称“市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对本市的城市房屋拆迁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其所属的房屋拆迁管理机构负责城市房屋拆迁管理的日常工作。
    第五十四条 当事人经两次书面通知仍不参加裁决审理的,裁决机关可以缺席裁决。
    第五十五条 当事人对裁决不服的,可以自裁决书送达之日起的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起诉。拆迁人依照本办法的规定已对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给予货币补偿或者提供产权调换房屋、周转用房的,诉讼期间不停止拆迁的执行。
    拆迁人提供周转用房的,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应当自获得货币补偿金额或者产权调换房屋之日起的3个月内,腾退周转用房。
    第五十六条 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在裁决规定的搬迁期限内未搬迁的,由被拆迁房屋所在地的区人民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拆迁,或者由裁决机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拆迁。实施强制拆迁前,拆迁人应当就被拆迁房屋的有关事项,向公证机关办理证据保全。
    第六十八条 本办法自2004年2月1日起施行。南京市人民政府2001年12月30日发布的《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同时废止。
    
    本办法施行前领取房屋拆迁许可证并已实施拆迁的,仍按照原拆迁办法执行。
    (作者:由此推论,南京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在前,国家宪法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对南京市政府侵犯和危害人民群众利益的强盗行为也不起约束作用!)
    
    南京市政府的“评估管理规定”中第一、二、三、四、五条,是严重无视人权和生存权的产物,是不得人心的,该条例与宪法相违背的。
    
    为了加强社会民主法制,让民众实行自我管理推进社会自我完善,在拆迁过程中,必须公平、公正地对待被拆迁人。因此必须有三人以上民主推选产生的被拆迁户代表组成房屋拆迁管理委员会参与房屋拆迁评估和裁决并拥有评估和裁决权。
    
    当今搞开发,政府参与征地拆迁,无视被拆迁户的合法权益,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并且单方面进行“评估”和“裁决”,把“裁决”作为压迫被拆迁户实行强买强卖为自己谋取名利的手段,对被拆迁户来说是极不公平,也是非法的。
    
    公正才能安定,公平才能和谐。
    
    南京维权俱乐部
    2005年3月31日

中央关于拆迁问题有关意见

    2004年2月14日新华社电:“有的地方政府部门以保证建设项目的顺利为由,强行介入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活动,越俎代庖,成为直接的拆迁人;还有的地方开放商甚至动用黑社会势力,在拆迁公司没有与居民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其房屋。
    
    “本应以实现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为目的城市拆迁,在有些地方却走向人民利益的对立面,造成对社会法制观念的破坏,对被拆迁人的利益造成极大的损害。”
    
    保护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要严格区分商业开发和为社会公共利益而进行的开发,防止有人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损害群众利益。”
    
    “对使用暴力造成居民人身和财产损失的拆迁行为,应当坚决依法严惩。”
    
    新华社2004年12月17日电:最高法院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强调,各级人民法院要依法制止征用土地中侵害居民利益的违法行为,法院不得以任何借口参与拆迁,原则上不先予执行。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政文:中国反腐思路发生新变化 力纠不正之风注重为民
  • 政文:从南京12.9事件 看司法的罪恶与腐败
  • 盛邦和:中华优秀传统与廉政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