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刑警精心谋划致使两兄弟一死一残
(博讯2005年1月28日)
2005年7月27日按:李戈被捕,罪名是诈骗。知情者透露,周东辉提供假材料,让李戈等帮助“伸冤”,引起此后果。

(博讯编者按:发稿缺少(2)(6)(10),请检查是否有缺少。谢谢)

2004年12月13日,李戈先生(华人国际报业集团常务委员、华人国际报业网总编辑、世界新闻聚焦杂志社总编辑、华人新闻通讯社副社长兼国内部主任)和戴显龙先生(华人国际报业集团常务委员、华人国际报业网副总编辑、世界新闻聚焦杂志社中国分社总编辑、中国报道杂志社记者)接到了中国福建省漳州市公民周东辉的微弱求救信号;对此,李戈先生和戴显龙先生就此进行了多方面的电话查证...

2004年12月26日,受华人国际报业集团指派;李戈先生和戴显龙先生踏上了风寒三尺的行程——中国福建省漳州市。 (博讯 boxun.com)

2004年12月27日,记者的到来,漳州的天气突然变得是那么的寒冷;虽然还没有到结冰的地步,但记者却是寸步难行。漳州之行天气为什么突然有那么大的变化呢?想必一定有着某种因素吧?总令记者们感觉到这次的采访任务是那么的艰巨和沉重。

回忆未受华人国际报业集团指派之前,曾经就有人在福建省福州市利用当地的中国移动电话(手机,因为当时接到的电话太多号码没有保留,但当时已经查证到该手机用户姓邹)拨打了华人国际报业集团常务委员、华人国际报业网总编辑、世界新闻聚焦杂志社总编辑、华人新闻通讯社副社长兼国内部主任李戈先生的随身移动电话(13553660008),电话对话如下:

?:“你是李戈吗?”

李戈:“对,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李戈:“你所指的是?”

?:“漳州的...”因为李戈在外采访,后言无法听清

李戈:“怎么了?”

?:“漳州乱,你要小心点!”

李戈:“这算是恐吓吗?”

?:“...”这是地方骂人的话,无法翻译

正因为接了这个电话,一直支持反腐败与走在反腐败第一线的李戈先生(国内贯称:“中国反腐铁人”,是李戈先生在前一段时间日日夜夜工作在第一线而日不眠也不休的意思)萌发了前往漳州一睹为快的念头...

邪不胜正,这是古话,也是社论导言;我们希望向腐败挑战并发起反腐战争,明天胜利的是正义者!

李羽 李敏 罗闻平 联合导论

直击论一

2004年12月27日至2005年1月2日,李戈先生和戴显龙先生先后走访了当地的群众和政府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

2004年12月29日上午,记者向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林丽玲出示了证件并表示了来意;林副检察长命举报中心负责人接待记者并传话说省里有领导下来开会让记者先等等;于30分钟后林副检察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其称对本案了解不多,周东辉有经常向她和举报中心提交材料,收到材料后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已经马上给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发了过去;最后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林丽玲对记者表示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既然已经下来调查,那么就由他们处理,不关我们漳州市人民检察院的事情...

2004年12月29日上午至下午,记者连续2次前往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科,寻找当时经办此案的陈伟;该科科长陈金水代接访并称经办此案的陈伟此时正在提审犯人,其可以全权代表陈伟;在记者与陈金水科长谈话过程中,其说不清为什么3年后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检察院才出示一张《不立案通知书》给控告者,当记者又问及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检察院3年后才出示《不立案通知书》给控告者是不是存在违纪行为时,他默默无语...而经办此案检察官陈伟却始终避而不见,连电话也不敢接和办公室也不敢回;事后有人告知记者陈伟那时候就在隔壁。

2004年12月30日上午,漳州市政法委政治处对记者表示省里有领导下来开会,此案政法委不是很了解。

2004年的12月31日,记者用电话采访了福建省检察院(到漳调查案件的一个姓李的负责人),是否收到漳州市检察院转发过去周东辉提供材料,他表示案件已经由高检介入,省院不能作出任何的答复。

2004年12月31日下午,电话采访了周东辉律师--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律师上官翰清,其称漳州市司法界存在腐败问题;周东辉的问题完全是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其称,漳州方面居然看到律师调查笔录却无动于衷...

记者在场听到周东辉和高检(到漳调查案件的一个姓喻的负责人)通话中得知,高检表示对周东辉的案件非常的重视,同时到地方调查的时候,也是由三级检察院(高院、省院、市院)共同调查研究的,当时我们与市政法委交换意见时,他们也表示自己会处理好此事的,周东辉又问:聘请律师进行调查取证,并将大量翔实的证据提供给了他们是否有收到,得到答复是:他们还在研究?这案件案发地在福建当事人提供新的证据,应该由当地检察院进行复查的。

漳州市公安局新闻部门表示不接受采访,称局里有命令本案要申请公安部个案采访批文记者才有权利采访,并且福建省人民政府新闻部门的批文也无效。

漳州市公安局芗城区分局接到漳州市公安局命令后也拒绝采访。

丰泽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黄晓峰表示,是他当时接诊周东辉的,当时周东辉伤得很重...

龙海市林下林场招待所服务员张玉英表示,当时3楼确实是关押了周东辉,并且在关押周东辉的前前后后也关押了很多人,3楼房间基本上都关押过这样戴上手铐和脚链的人,特别是晚上那些痛苦的叫声我们都不敢睡觉...

还有很多涉案的派出所、看守所以及相关人员...

福建省漳州市流氓黑帮首领竟然是漳州市公安局刑警队长?

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陈满载竟然是漳州市流氓黑帮的首领?

根据调查显示:从一九九九年以来,陈满载带领黑帮团伙公开向社会实施了打、砸、抢、抄、放高利贷、拦路暗杀、非法绑架等违法犯罪行为;陈满载以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的名义非法扣押、极刑逼供、草菅人命等违法乱纪行为导致漳州公民俩兄弟一死一残,把人民的生命视如草木;陈满载为纵容包庇黑帮团伙罪行,以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的名义抽逃案卷、毁证等种种违法犯罪行为对漳州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给国家财政收入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并且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影响极坏;激起了漳州人民的愤概,漳州人民呼吁应当将陈满载绳之以法!

陈满载具体违法乱纪和犯罪行为:

三、陈满载的违法乱纪和犯罪行为和时任芗城分局局长黄水城的渎职,又激起了群众的愤概。群众代表周东辉帮助李##找被砍的线索,同时也向各级有关单位检举揭发;陈满载获悉后,于2001年4月4日晚上9时左右,开着一辆无牌吉普车带领刑警,武警等十几人埋伏在周东辉到夜总会上班途中。当陈满载见到周东辉时即命令刑警和武警"行动";周东辉被几名刑警和武警强行绑架上车后先是一阵毒打,最后关进了陈满载的定点监狱如(长泰县古农农场派出所,长泰县看守所.龙海市林下农场招待所),一进就是非法拘禁十多天。 周东辉在被陈满载等人审讯十多天的日和夜,陈满载和几名刑警日夜轮换极刑(有相关的证人证词足以证明)进行逼供,强迫周东辉招认自己有否参与李##检举他和他指定的事件以及应允撤诉还勒索了20万元等等。周东辉被十多天的吊打、轮换式逼供,无吃无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即从三楼跳下以求一死了之,最后造成脊髓损伤、双下肢瘫痪!

六、陈满载为保存黑帮的实力和势力,在黑帮人员犯罪被捕后抽逃犯罪证据和有关卷宗;纵容包庇犯罪。事实有:漳州市公安局警察##透露,陈xx的开帮祖师李xx有吸毒、贩毒、四处滋事、故意伤害、炫耀淫威、操纵标会、聚众赌博、与陈满载一伙放高利贷、伤害公安干警多人、阻碍110民警执行公务等等无恶不作的行为,在打黑运动中被公安抓获,证据确凿已定5罪8案,陈满载主动把案夺到手后收缴赌博、放高利贷的赃款上千万资产不知去向;绑架、勒索赃款48万不追缴,还有枪支弹药等大量的物资被其返还等等(该证据已被知情人录入光盘,可到各级纪委、组织部、检察院举报中心、信访办、政法委、公安纪检等到处可查;从光盘中还可以看到陈满载抽逃案卷等证据)。

七、陈满载对各基础公安、派出所人员和社会散布周东辉、周东伟是黑社会人物,到处诬告陷害,指令各地有关公安部门不准受理周东辉和周东伟案件的控告。

八、周东辉为指控陈满载的罪恶,从1999年至今节节上告,由于陈满载一是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二是漳州地区的黑帮首领,三是陈满载打、砸、抢、抄、贪到的现金富可敌国,在整个漳州可呼风唤雨,更有陈满载的手段残暴和恶劣;周东辉、周东伟已一死一残,剩下周东辉一人为正义继续上访和上告,虽有志但心有余力而不足...

陈满载在当地的所作所为己达到骇人听闻的境地,在违法必究的国度里,还能让这样的警察戴上"光环"而逍遥法外!现在全国检察机关正在开展严处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的五类案件专项活动,他们呼吁上级有关部门为打击犯罪,为社会的秩序和安定依法派员查清事实,高举庄严的正义之剑,铲除这人间的邪恶势力,清理那混进公安队伍的败类,以维护社会主义国家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合法权益! 逮捕陈满载归案。

一、社会证人证言:

记者:“请问你知道你们漳州一个叫周东辉的被公安局拘留后跳楼这件事情吗?”

冯##:“知道啊!太冤枉了,连他的弟弟都自杀了!”

记者:“那,你又知道其中是为什么吗?”

冯##:“这个啊!全漳州都知道的,不就是为了人家(指周东辉和周东伟)告他们(指陈满载和黑帮)啊!所以搞得人家家破人亡的!”

二、武警官兵证言:

记者:“你当时是否有参与对周东辉进行刑讯逼供?”

武警:“没有,那时候是刑警和陈警官在打他们;我当时被他们叫到门外,但我有听到周东辉的痛苦叫声和从门外看见陈警官他们在打周东辉和他们在笑!”

记者:“你确定?”

武警:“确定!”

三、公安干警证言:

记者:“你认识陈满载吗?”

干警:“嘿嘿!在漳州不知道他简直就是找死!”

记者:“为什么?他?”

干警:“黑社会老大就是他了,再说他好歹也是我们漳州一个刑警队长啊!得罪他不得了!”

记者:“不违法还怕他吃了不成?”

干警:“你没事他会帮你找事的!公安系统所有的批文他都有,随便给你开!”

记者:“那不就是无法无天了?”

干警:“在漳州他就是皇帝,谁敢管啊?局长知道也不理的我们算个屁啊!”

记者:“你们一般关押犯人是在哪里?”

干警:“你问这个干嘛?”

记者:“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你们通常关押像周东辉这一类的会是在什么地方而已!”

干警:“我们一般都放拘留所,他(指陈满载)就不同了,经常往外跑的;反正人家(指陈满载的上级)也管不着他,他(指陈满载)喜欢也没有办法!”

在记者还没有接到前往漳州调查的指命之前,记者就接到了不明意图的电话;当记者意欲在漳州多停留几天作全面的调查时,有知情者告知记者:“你不利漳州,漳州不利你们!”我们唯有背起沉甸甸的采访材料和证据(包括书面、录音、录象)火速撤离这个不敢留恋的漳州,因为沉甸甸的采访材料和证据(包括书面、录音、录象)无论是对于记者又或者是正在继续控告的控告者来说比生命更可贵!...

为了正义继续控告的中国公民和代理律师共同呼吁:有正义感的媒体、律师、人民群众、以及国家机关一起站起来,发起漳州反腐战争,彻底解救这些冤屈者和惩治这些腐败者!还社会安定和国家稳定,营造华丽而繁荣和太平而文明的中国漳州!

备注:本专题所述(言论和评论)是根据材料和证据以及证人证词所组编,本专题所有工作人员不负任何责任!如有任何的疑问或建议以及批评,请及时与我们保持联络,我们必在三天内作出相应的处理。(Modified on 2005/1/28)

陈满载等人自以为利用手中的权利,进行刑讯逼供无人知晓。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时和他们一起看管的武警官兵, 林场职工, 医生等人都证实了陈满载的犯罪行为! 请看:

A、 武警的证言:

我不知道陈满载他们是否有提押手续。听他们(公安人员)说明天去补办。在周东辉被关押的三天中,有几次我在睡觉时被周东辉喊痛的叫声吵醒,看到周东辉双手被反剪,一只手从木条上穿下来,一只手从木上穿上去(双手被反剪吊在木条上),双脚尖点地,嘴里一边喊:“手快断了,难受!”这种行为是公安人员做的。

B、武警的证言:

在去看守所提人的时候,我们在门口等了很长时间,我听他们(公安人员)谈话的内容,是因为手续不完整。所以,先把人提出来后,又叫进去。后来公安人员打了一个电话,才把人在仓促的情况下提出来。 在看守周东辉过程中,陈满载对这个犯人的个人意见非常大,他对我们交待要整这个犯人。我看到他双手被反剪着吊在窗口,双脚尖离地,嘴里一直在喊好痛,样子十分可怜。晚上,公安人员审讯他的时候,这个犯人被反剪着吊起来,陈满载抓着他的头发往窗户上撞,我听到“咚”很响的声音,看样子

?????

3: 为了检举揭发,自己被迫害至残;更悲哀的是违法乱纪和犯罪分子--陈满载却继续逍遥法外,继续危害漳州人民的生命和继续抢劫人民的财产;事发后,陈满载怕周东辉之弟周东伟为哥哥上告申冤,不择手段地指使黑帮和芗城公安分局刑警林健为首几人先是把周东伟灌醉后,并用威逼的手段进行了录音、录像。(详情请见周东伟的2份遗书)。后陈满载叫付大队长黄生瑾带人将正在上班的周东伟抓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吊打了2昼夜后,逼签已炮制好的笔录,按他曾帮他哥哥在赌博时买过快餐为由,以赌博罪名刑事拘留一个月,报劳教被法制处驳回,他又改办取保候审一年的刑事强制措施。其间,周东伟被陈满载他们对付周东辉一样,手脚被手铐和脚链锁住并吊在半空,脚不能点地,又进行轮换式的拳打脚踢...,周东伟就这样被陈满载一伙在刑讯逼供和恐吓下,后含恨服毒自杀...

四、陈满载作为一个刑警大队长,借队长之权利公报私仇,对谁人有牵连到周东辉、周东伟告陈满载的人,有怀疑参与告陈满载的人都是陈满载的打击报复对象。如周东辉、周东伟的父亲周珍南与他人合伙开办的夜总会就被他于2001年12月13日,无故查封,抄去各种营业执照。直

(请使用博讯论坛社区的自由论坛,不需要注册,把全篇分次发表,这样可以马上检查发出的章节是否完整。我们知道您花很多时间,博讯编辑也花很多时间,还是分不出段落。谢谢)(Modified on 2005/1/31)
1: 2004年12月27日至2005年1月2日,记者李戈和戴显龙先后走访了当地的群众和政府相关部门以及相关人员:

2004年12月29日上午,记者向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林丽玲出示了证件并表示了来意;林副检察长命举报中心负责人接待记者并传话说省里有领导下来开会让记者先等等;30分钟后林副检察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其称对本案了解不多,周东辉有经常向她和举报中心提交材料,收到当事人提供材料后漳州市人民检察院已经马上给福建省人民检察院转发过去;最后林副检察长对记者表示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已经下来调查,那么就由他们处理,不关漳州市人民检察院的事情。

2004年12月29日上午至下午,记者连续2次前往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科,寻找当时经办此案的陈伟;该科科长陈金水代接访并称经办此案的陈伟此时正在提审犯人,其可以全权代表陈伟;记者与陈金水科长谈话过程中,其说不清为什么3年后该院才出示一张《不立案通知书》给控告者,当记者问及该院3年后才出示《不立案通知书》给控告者是不是存在违纪行为时,他默默无语;经办此案的检察官陈伟却始终避而不见,连电话也不敢接和办公室也不敢回;事后有人告知记者陈伟那时候就在隔壁。

2004年12月30日上午漳州市政法委政治处表示此案政法委不是很了解。

2004年12月31日上午,漳州市福建三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德明接访称此案查处实在太荒唐;从其踏进司法界以来最可笑的就是这个案件,一个警察竟然连人家控告他的《控告书》也作为犯罪证据,居然还敢"光明正大"地签发《扣押物品清单》,简直就是荒唐!

2004年12月31日下午,原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市局打黑办主任黄国华接访称,陈满载犯罪集团实在太黑了和隐藏太深了,黑得令人难以表达和令人难以置信。本人因查到陈满载夫妇伙同陈鹭荣、张进、张粤闽故意包庇吕其泰黑社会打砸抢犯罪的事实而被收缴证据13份(复印件为证),并且被调离岗位、扣发津贴、先行免职、双规折磨并被反诬为黑遭报复陷害直至今日。当时陈满载在漳州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对谁稍不满谁就立马被套上"黑社会"或"保护伞"的大罪挨整;陈满载随身携带《刑事拘留证》《搜查证》,假装打黑,胡乱抓人,刑讯逼供.被其悬空连吊5天以上者31人次192天,错拘错羁押者30人共6016 天(名单为证).不仅如此,陈满载通过假装打黑还救出了一批罪大恶极的黑帮要员,最终达到其自救目的并戴上了打黑英雄的桂冠。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地某些领导怕周东辉俩兄弟案件查下去能危及到自身的利益!甚至还帮助陈满载说情,极力掩盖事实真相。由于他们的纵容、庇护, 对如此严重的案件置之不理且相互推诿?

2004年12月31日下午,电话采访了周东辉律师--福建元一律师事务所律师上官翰清,其称漳州市司法界存在腐败问题;周东辉的问题完全是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

漳州市公安局新闻部门表示不接受采访,称本案要申请公安部个案采访批文记者才有权利采访,并且福建省人民政府新闻部门的批文也无效。

漳州市公安局芗城分局接到漳州市公安局命令后也拒绝采访。

2004年的12月31日,记者用电话采访了福建省检察院(到漳调查案件的一个姓李的负责人),是否收到漳州市检察院转发过去周东辉提供材料,他表示案件已经由高检介入,省院不能作出任何的答复.
>
> 记者在场听到周东辉和高检(到漳调查案件的一个姓喻的负责人)通话中得知,高检表示对周东辉的案件非常的重视,同时到地方调查的时候,也是由三级检察院(高院、省院、市院)共同调查研究的,当时我们与市政法委交换意见时,他们也表示自己会处理好此事的,周东辉又问:聘请律师进行调查取证,并将大量翔实的证据提供给了他们是否有收到,得到答复是:他们还在研究?这案件案发地在福建当事人提供新的证据,应该由当地检察院进行复查的.

泉州市丰泽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黄晓峰表示,是他当时接诊周东辉的,当时周东辉伤得很重.

龙海市林下林场招待所服务员张玉英表示,当时3楼确实是关押了周东辉,并且在关押周东辉的前前后后也关押了很多人,3楼基本上房间都关押过这样戴上手铐和脚链的人,特别是晚上那些痛苦的叫声我都不敢睡觉。

还有更多涉案的派出所、看守所以及相关人员...多么生动、形象的一幅刑讯逼供的画图啊!上述证据表明:陈满载等人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在进行刑讯逼供!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是无可抵赖的!

2:福建省漳州市流氓黑帮首领竟然是漳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

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陈满载竟然是漳州市流氓黑帮的首领?

根据调查显示:从一九九九年以来,陈满载带领黑帮团伙公开向社会实施了打、砸、抢、抄、放高利贷、拦路暗杀、非法绑架等违法犯罪行为;陈满载以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的名义非法扣押、极刑逼供、草菅人命等违法乱纪行为导致漳州公民俩兄弟一死一残,把人民的生命视如草木;陈满载为纵容包庇黑帮团伙罪行,以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的名义抽逃案卷、毁证等种种违法犯罪行为对漳州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给国家财政收入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并且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影响极坏;激起了漳州人民的愤概,漳州人民呼吁应当将陈满载绳之以法!

陈满载具体违法乱纪和犯罪行为:

罪恶累累 依法不容

一、1999年夏,陈满载为个人发家致富野心,以警察(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的名义,以非法经营为由,扣押了全市20余家电讯器材店的手机及现金总值200多万元,并将这笔资金存入自己开设的银行户头, 事后陈满载即把200余万的巨额现金指使黑帮团伙以黄炳文(卓号"黑豆")、蔡子铭(陈满载表弟)为首到社会中发放高利贷;陈满载借职权之便伙同黑帮团伙抄、抢、勒索、利用脏款放高利贷,组织标会等数额巨大,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漳州人民有目共睹,严重扰乱社会金融秩序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

二、漳州公民李维明对陈满载无法无端的作为愤起检举,陈满载获悉后即又命令他亲戚黑帮首领林溪山,表弟蔡子铬等人多次埋伏砍杀李维明,致其两次受重伤。这一事实于2001年初被漳州市公安局芗城分局刑警大队反黑组查实(全局上下都知道此事).陈满载又带多人累次闯李维明住宅,一做息诉活动,二进行恐吓和威胁李维明。但群众最痛心的是陈满载在公安系统的关系网之多,纵容包庇犯罪的人也不少,被时任芗城公安分局局长黄水城下令放走了流氓黑帮主犯林蹊山、陈满载,只对次犯蔡子铭等几名打手逮捕归案。而主犯林溪山,陈满载却逍遥法外,并继续任福建省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职务。给漳州人民生命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和种下了巨大祸根,给漳州人民的财产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给国家财政收入造成了巨大损失。

三、陈满载的违法乱纪和犯罪行为和时任芗城分局局长黄水城的渎职,又激起了群众的愤概。群众代表周东辉帮助李维明找被砍的线索,同时也向各级有关单位检举揭发;陈满载获悉后,于2001年4月4日晚上9时左右,开着一辆无牌吉普车带领刑警,武警等十几人埋伏在周东辉到夜总会上班途中。当陈满载见到周东辉时即命令刑警和武警 "行动";周东辉被几名刑警和武警强行绑架上车后先是一阵毒打,最后关进了陈满载的定点监狱如(长泰县古农农场派出所,长泰县看守所.龙海市林下农场招待所),一进就是非法拘禁十多天。周东辉在被陈满载等人审讯十多天的日和夜,陈满载和几名刑警日夜轮换极刑(有相关的证人证词足以证明)进行逼供,强迫周东辉招认自己为黑社会份子和陈满载指定的事件以及应允撤诉还勒索20万元等等。周东辉被十多天的吊打、轮换式逼供,无吃无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即从三楼跳下以求一死了之,最后造成脊髓损伤、双下肢瘫痪!
为了正义检举揭发,自己被迫害至残;更悲哀的是违法乱纪和犯罪分子--陈满载却继续逍遥法外,继续危害漳州人民的生命和继续抢劫人民的财产;事发后,被陈满载精心炮制地戴上了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帽子以此掩盖事实真相。直至2002年经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只是一般刑事案件。99年犯有赌博和97年犯有伤害罪(轻伤)但早已经公安机关处结过,陈满载说以前处理太轻隐去其中内情又移交司法机关重新处理,陈满载怕周东辉之弟周东伟为哥哥上告申冤,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擅自闯入其家中,进行野蛮搜查,强行搜走周东辉的控告书(详见扣押控告书清单),唆使经办李维明被砍伤案件的芗城分局刑警三中队林健,带着刚被取保候审的黑帮首领林溪山等人到"百老汇"夜总会,将正在现场经营管理的周东伟灌醉后,并用威逼的手段进行了录音、录像(详情请见周东伟的2份遗书)。陈满载又叫付大队长黄生瑾带人将正在上班的周东伟抓去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吊打了2昼夜后,逼签已炮制好的笔录,按他曾帮他哥哥在赌博时买过快餐为由,以赌博罪名刑事拘留一个月,报劳教被法制处驳回,他又改办取保候审一年的刑事强制措施。其间,周东伟被陈满载他们对付周东辉一样,手脚被手铐和脚链锁住并吊在半空,脚不能点地,又进行轮换式的拳打脚踢...,周东伟就这样被陈满载一伙在刑讯逼供和恐吓下,后含恨服农药自杀...当日晚公安局接到报案后,就带人来到周东辉家中搜查,并将2份遗书强行扣押 (遗书原件被扣至今未还),把周东伟的尸体也强行拉走,还说怀疑周东辉要诬陷陈满载,以"报复陷害罪"立案侦查。对其家实行24小时监控,扣押邮件200 多封,时间长达2年.可恶的是:公安部长来漳州视察戒毒所时,他们父母去市公安局上访,却被黄水城指令警察关进传达室不让出来,时间长达一个下午。

四、陈满载作为一个刑警大队长,借队长之权利公报私仇,对谁人有牵连到周东辉、周东伟告陈满载的人,有怀疑参与告陈满载的人都是陈满载的打击报复对象。如周东辉、周东伟的父亲周珍南与黄锦泉合资开办的夜总会就被他于2001年12月13日,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只凭两张盖有市公安局公章的封条,就以涉黑"案件为由,将夜总会查封、扣押了各种营业证照及经营场所。直至2002年6月18日才指令由芗城分局作出了莫须有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原因"保安打人"一案发生于2000年7月份,早已经芗城分局调解结案,且保安人员都是由市公安局派驻的,日常管理工资发放权利都归市公安局保安公司.合法取得的特种行业许可证被无端吊销,这显然违反了法律规定公安办案的有关程序,是违法的!。在2002年10月10日起诉到法院后,才撤销该行为。陈满载无故查封和扣押各种营业执照的行为造成该夜总会经济损失额200余万元,造成财税损失几十万元。为了阻扰索赔:又借口"打黑"形势的需要,于2003年要法院不得受理、立案,中止审理至今(详见公安局要法院中止审理的文书\扣押清单\处罚决定书\不受理赔偿等相关证据).

五、陈满载的黑恶势力,陈满载的关系网,逼成漳州的公、检、法、司无人敢处理陈满载及其黑帮团伙人员。如:2004年3月16日,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检察院从接案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到漳州查办此案迟达3年发出了周东辉控告陈满载罪行一案《不予立案通知书》(此通知书签发日期为2003年11月23日〉。又如: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工作人员在漳州调查该案时,于2004年4月 11日晚上在周东辉住宅对周东辉说"陈满载的违法违纪行为确实存在,但犯罪证据,我无法为力"。还有地方的草草结案等等。但是,既然调查已经证明陈满载等人有违法、违纪的事实存在为什么对陈满载没有进行任何处理?违法有违法的处理方式,违纪有违纪的处理方式,不是吗?这是我们共产党的作风吗?

六、陈满载为保存黑帮的实力和势力,在黑帮人员犯罪被捕后抽逃犯罪证据和有关卷宗;纵容包庇犯罪。事实有:漳州市公安局警察##透露,陈xx的开帮祖师李 xx吸毒、贩毒、四处滋事、故意伤害、炫耀淫威、操纵标会、聚众赌博、与陈满载一伙放高利贷、伤害公安干警多人、阻碍110民警执行公务等等无恶不作的行为,在打黑运动中被公安抓获,证据确凿已定5罪8案,陈满载主动把案夺到手后收缴赌博、放高利贷的赃款几千万资产不知去向;绑架、勒索赃款48万不追缴,还有枪支弹药等大量的物资被返还等等(该证据已被知情人录入打黑光盘,漳州的"悲壮打黑"专网可到各级纪委、组织部、检察院举报中心、信访办、政法委、公安纪检等到处可查;从光盘中还可以看到陈满载抽逃案卷证据的事实)。
周东辉为指控陈满载的罪恶,从1999年至今节节上告,由于陈满载一是漳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二是漳州地区的黑帮首领,三是陈满载打、砸、抢、抄、贪到的现金富可敌国,在整个漳州可呼风唤雨,更有陈满载的手段残暴和恶劣;周东辉、周东伟已一死一残,剩下周东辉一人为正义继续上访和上告,虽有志但心有余力而不足...

陈满载在当地的所作所为己达到骇人听闻的境地,在违法必究的国度里,还能让这样的警察戴上"光环"而逍遥法外!现在全国检察机关正在开展严处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的五类案件专项活动,我们呼吁上级有关部门为打击犯罪,为社会的秩序和安定依法派员查清事实,高举庄严的正义之剑,铲除这人间的邪恶势力,清理那混进公安队伍的败类,以维护社会主义国家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合法权益! 逮捕陈满载归案。 (Modified on 2005/2/03) (Modified on 2005/7/27)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