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博讯2005年1月15日)

政文专题:谈司法维权/反腐败/舆论监督——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之二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八)
    
    转:网上申诉
    


南京优秀高级教师费荣富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信访投诉时间记录(有跟踪报道)
    


1998.2.17(年三十)——2004.5.28.
    


时间名称 98-2.17 3.19 4.5 5.5 6.5 7.1 8.27 9.20 10.20 11.10 12.10 99-1.10 3.1 6.10 9.20 00-(5.28 ……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 √ √ √ √ √ √ √ √ √ √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 √ √ √ √ √ √ √ √ √ √ √ √ √ √ √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 √ √ √ √ √ √ √ √ √ √ √ √ √ √ √ √
    *江苏人大常务委员会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 √ √ √ √ √ √ √ √ √ √ √ √ √ √
    *中共白下区委员会 送到
    *中共南京市委员会 √ √ √ √ √ √ √ √ √ √ √
    *中共江苏省委员会 √ √ √ √ √ √ √ √ √ √ √
    *中共中央办公厅 √ √ √ √ √ √ √ √ √ √ √ √ √ √ √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 √ √ √ √ √ √ √ √ √ √ √ √ √ √ √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 √ √ √ √ √ √ √ √ √ √ √ √ √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 √ √ √ √ √ √ √ √ √ √ √ √ √ √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 √ √ √ √ √ √ √ √ √ √ √ √ √ √ √
    *江苏省人大内务司法委监督处 √ √ √ √ √ √ √ √
    *中国国家主席 江主席 √ √ √ √ √ √ √ √ √ √ √ √ √ √ √
    *“新华日报”社 √ √ √ √ √ √ √ √ √ √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 √ √ √ √ √ √ √ √ √
    *“人民日报”社 √ √ √ √ √ √ √ √
    *“民主与法制”杂志社 √ √ √ √ √ √ √ √
    *南京电视台 “大写真” √ √ √ √ √ √
    *南京广播电台 经济台 √ √ √ √ √ √
    *江苏电视台 “社会大广角” √ √ √ √ √ √
    

回 音 (跟踪报道)

    


* 1998年3月8日(第2次)
    
     [ ㈠ 去过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门口传达室不让进,说:“超过时效”;
     找到南京市中级法院告申庭说:你们到白下区法院。
     ㈡ 到白下区法院,法院说“要等到半年后再说”。
     ㈢ 3月19日向有关部门又发出第二封信:
     ① 3月20日(南京早已春暖花开)临晨突然天降南京历史从未有过的“雷暴大雪”,全城积雪大半尺深,汽车行人不好通行。雷声滚滚,惊天动地,震醒梦中人,吓哭上学的孩童;
     ② 下午接到南京市检察院电话通知要申诉材料。
     ㈣ 3月28日收到江苏省高级法院信函通知:“来信已转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告诉“直接与他们联系”。
    


* 1998年4月5日(第3次)
    
     [㈠ 4月7 日江苏省高级法院又来电话通知材料已转南京市中级法院要求直接与他们联系。
     ㈡ 4月29日去南京市中级法院, 法院说“内部在交接,半个月后再说”。]
    


* 1998年5月5日(第4次)
    
     [㈠ 5月25日白下区检察院来电话通知“南京市检察院已把申请申诉材料转交到白下区检察院”, 告诉随时可以与他们联系。
     ㈡ 南京市法院始终没有“回音”。]
    


* 1998年6月5日(第5次)
    
     [㈠ 6月11日去电话江苏省“人大”, 回答说按照规定每次来信全部转到南京市“人大”;
     去电话南京市“人大”,市“人大”对我们的处境非常惊讶,对检察院的做法他们较为满意,但未见“人大”具体说法。
     ㈡ 6月11日去电话南京市中级法院,法院要“判决书”等法律文书,次日上午送去 :
     ① 一、二审“判决书”;
     ② 并1994年4月22日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建房管理费”收据;
     ③ 1994年5月5日白下区大光路街道“建房押金”收据;
     ④ “国有土地使用证”;
     ⑤ 邻居马秀华证明关于签订过“建房协议”的诉状等复印件各一份。
     ㈢ 6月23日白下区检察院又来电话询问法院有无结果, 并说明是南京市检察院将我申诉材料转来“举报中心”,中心将材料转“民行处”,现在“民行处”正等待法院处理结果。]
    


* 1998年7月1日(第6次)
    
     [㈠ 7月3日去电话南京市中级法院“告申庭”询问情况,回答说已立案受理并且转到该法院“行政庭”要我们直接与他们联系。
     ㈡ 又去电话南京市中级法院“行政庭”回答说这个月不好答复,要等到下个月再说。]
    


* ?
    
     [㈠ 8月24日傍晚5:10时南京市白下区检察院又来电话询问法院处理情况,并告知南京市检察院又把我的材料转达给白下区检察院,白下区检察院仍然耐心地在等待法院处理结果.我表示:
     ① 非常理解?
     ② 感谢白下区和南京市检察院?
     ㈡ 直至发信之日法院还是没有回音.]
    


* 1998年8月1日(第7次,由于某些原因延迟到8月27日)
    
     [㈠9月7日上午去电话:
     ⑴ 江苏省“人大”非常诚恳耐心给予指点,并告知如果“省高院”判决不服找我们,我们可以帮你指出一二。
     ⑵ 南京市中级法院“告申庭”说你的案子已到“行政庭”不归我们管了。
     ⑶ 南京市中级法院“行政庭”说“你的案子要到年前处理”。
     ⑷ 南京市“人大”非常不满意说,如果市法院拖延你可以直接去找检察院,(我们提出检察院有难处),又说,你可以去找市中院院长,有“院长接待日”。
     ⑸ 南京市中级法院“办公室”说,“院长接待日”安排在每月最后一星期的星期一。
     ⑹ 中共南京市委“办公室”说,你可以告法院,你可以去市委“政法委”,请他们给予帮助。
     ⑺ 南京市委“政法委”说: ① 你的问题可以向市中级法院院长反映,提出你的要求,还可以找市法院“监察室”(并查找给了他们的电话号码); ② 你的案子我们已经找过法院同志做了了解,不应由“行政庭”处理,而应由“告申庭”复查; ③ 你找到“监察室”可以把这个情况向他们反映。
     ㈡ 9月8日去南京市中级法院,找到“监察室”,说: ① 你们不要去找“政法委”; ② 我可以替你们向“行政庭”催一催; ③ 对本案是否该由“行政庭”处理没有明确表示.]
    


*1998年9月20日(第8次)
    
     [㈠ 9月23日上午南京市白下区检察院来电话告知,南京市检察院又把我们申诉材料转来白下区检察院,并询问法院当前处理情况,最后认为,法院继续拖延也不是事,提出需要我们的所有法律文书,表示只为站在公正立场不偏袒任何一方。
     ㈡ 9月24日下午我们去白下区检察院送材料;
     ① 白下区、南京市两级法院“行政判决书”各一份;
     ② “国有土地使用证”;
     ③ 原“房屋所有权证”;
     ④ “民房修缮申请表”;
     ⑤ 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建房管理费”收据;
     ⑥ 大光路街道办事处“修建工程押金收据”;
     ⑦ 关于与东邻原房主建房时侵占申诉人房地产领空相邻权有关要求的“协议书”;
     ⑧ 关于申诉人建房时与东邻新房主产生矛盾时地方政府行政管理部门 (居委会,派出所)出面调解和东邻的房屋在申诉人没有建房时房屋就已漏水邻居方国金的见证书;
     ⑨ 关于东邻在申诉人建房上梁时无理取闹阻扰申诉人建房,申诉人被迫又与东邻签订补充协议亲友和邻居许玉兰与扬世英的见证书;
     ⑩ 关于申诉人建房前已经与北邻达成建房协议北邻马秀华本人承认其事实的自诉状等复印件。]
    


*1998年10月20日(第9次)
    
     [㈠ 10月27日傍晚接近 5时“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告申庭”来电话说: 你每次来信都已转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你可以直接找他们联系,以后不再回信。
     ㈡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旧置之不理按兵不动,保持沉默。
     ㈢ 11月2日收到“新华日报社”10月20日发出的来信:“已转请南京市中级法院处理。如需催询,请与他们直接联系。”
     ㈣ 去电话“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你的来信已转“告申庭”,我只管访不管信。
     ㈤ 去电话“南京市中级法院院长办公室”工作人员回答说 :
     ① “来信已转出,院长工作忙不可能看你来信,下面怎么处理,我们不管。”
     ② “报社来信我们不管,按照程序都转办。”
     ③ 对于“申诉案件由告申庭复查,不是行政庭处理”认为是对的。
     ④ 你可以找“监察室”。]
    


*1998年11月10日(第10次)
    
     [㈠ 11月30日上午去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告知“‘院长接待日’安排在下午两点以后”。下午三点左右来到市法院,传达室过来一位年龄较大的法警问过后,叫到对面“休息室”等着,并说“今天轮不上你”。来到“休息室”里面坐着连我二十六人,都是来找院长的。大家七嘴八舌,对法院议论纷纷。找了一下未见院长,等到三点半,打听里面其他人怎么不见院长。回答说:“院长在法院里面接待,来的人都有‘编号’,现在正接见‘3’号,‘4’号、‘5 ’号还在外面等着。”外面有一个上访人员正在闹情绪,被两名年青法警推进“休息室”,随后跟来一位“告申庭”女工作人员处理事情。我们相互认识,打过招呼后,按照目前进度我知道今天不可能得到院长接待,于是就把带来的信请她转交给院长,等到四点多钟我们离开了市法院。
     ㈡ 12月1 日上午去电话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查询办公室,回答说:“你的信可能应该交给院长,现在不会马上答复你,你再等一等。”
     ㈢ 12月8日下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来电话通知我去谈话。
     ㈣ 12月9日上午去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一男一女两位接见。向我询问意见不停打断,使得我无法说下去。他们说:
     ① “你说的建房前和马秀华的协议我们查看案卷中没有,我们只看见‘5月17日’的协议, 你说的‘马秀华本人承认其事实的自诉状’没有用,不能做为证据。”
     ② “你说的要到街道经办人处调查,我们不可能去,证据要你自己拿出来。”
     ③ “你说的协议问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的问题是你没有建房执照,法律没有规定行政部门审批建房执照有什么期限,就是你有建房执照邻居有意见,我们也认为你的建房执照是无效的。”
     ④ 当要我在笔录上签字我仔细查看并且提出修改意见时,行政庭人员说:“你快点,我们要走了。”匆匆忙忙,繁衍了事。
    


* 1998年12月10日(第11次)
    
     [㈠1999年1月8日终于接到“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做出的违背事实和法律原则、滥用司法权力、弄虚做假、欺下瞒上、徇私舞弊、损坏我国人民法院形象、侵害申诉人合法权利的人心不服的(98)宁行监字第 2号“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
     ㈡我们决定再向各级人民检察院、法院、人大、党组织领导和舆论监督等部门继续申诉,直至冤情水落石出。]
    


* 1999年1月10日(第12次)
    
     [无回音]
    
    * 1999年3月1日(第13次)
    
     ㈠ 1999年3月29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来电话要我们去谈话。
     ㈡ 3月31日按约来到省法院信访室,什么话没讲,叫丢下材料(两审判决书,市法院驳回通知书,我的申诉书以及有关材料)。
     ㈢ 4月1日(不到24小时!)就收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电话说要退回申诉材料。
     ㈣ 4月5日收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4月2日发出的材料并附菡“你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望你服判息诉,送来的材料一并退给你。”)
    
    * 1999年4月10日(第14次)*
    
     ( 1999年4月18日新华日报社来信“你的来信,已转请省高院处理。 如需催询,请与他们直接联系。(99字1092号)”)
    
    *1999年6月10日(第15次)
    
     (㈠ 1999年6月13日新华日报社来信“你的来信,已转请南京市信访局处理。 如需催询,请与他们直接联系。(99字1677号)”)
    
    *1999年9月19日(第16次)
    
    ……
    
    (第17次)
    
    ……
    
    (政文,转:/04.4.9)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通告:该网站于2005年1月6日中午12:25起终于按捺不住将其〈34篇〉全部删除为“• 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谈人民法院改革六大问题 (0条) 2004年12月12日”;同时被删除的还有政文关于南京拆迁问题的大量〈36篇〉报道和评论)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政文:从南京12.9事件 看司法的罪恶与腐败
  • 盛邦和:中华优秀传统与廉政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