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博讯2005年1月12日)

政文专题:谈司法维权/反腐败/舆论监督——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七)

    


转:[网上申诉]
    


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1997年6月6日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原告希望在人民法院的正确审理之下,通过行政诉讼能够帮助当事人分清合法与非法的界限,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从而捍卫我国法律的尊严。现在我就本案的主要问题,向白下区人民法院提供以下意见和材料。
    
     一. 上次开庭审理过程中,被告否定自己是被告主体,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甚至用冠冕堂皇的语言所谓“不知道”掩盖其违法行政的错误行为。原告认为被告这一答辩不能成立,因为原告对其看法概括为两句话: ⑴ 被告要么确实不懂法; ⑵ 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地抗拒人民法院对他的审判。二者必居其一,被告在本案中到底有没有责任?原告认为以下两点可做充分证明:
    
    1. 也许正象被告想象得那样,这不是被告的事与被告无关,顺便强调一下,按规定被告对此负有举证责任,而不是原告。相反,原告已花了一天时间专门做了走访调查了解。“江苏省人大常委会‘3号’”,已作明确答复:“⑴谁不批执照你告谁; ⑵谁拆掉你的房子你告谁; ⑶街道签字如果是事实是有效力的,应当作数。”在此向“省人大”申明大义深表感谢。
    
    另外,《行政诉讼法》第25条也明确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具体行政行为的作出原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复议机关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由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该组织是被告。由行政机关委托组织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委托的行政机关是被告。”不知被告凭什么坚持反对意见?
    
    2. 被告在法庭上提到所谓“超过时效”。原告认为更是无稽之谈,那是没有根据的。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条件的意见》第29条明确规定“对原告起诉是否超过起诉期限有争议的由被告负举证责任”。被告没有举证,说明证据不足。事实上《行政诉讼法》第38、39条,都作出明确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复议机关应当在收到申请书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决定。申请人不服复议决定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复议机关逾期不作决定的,申请人可以在复议期满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不知被告又凭什么坚持反对意见?
    
    二. 下面,原告谨向法院提供“六个方面”材料,足以证明被告审批原告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其行政行为是违法的。并且被告认定事实依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不当,违反法定程序。
    
    1. 原告原先住房的自然历史状况和合法来源。
    
    原告房屋位于本市白下区尚书村1-1号,原房是一九七九年原告父母下放回宁建盖的非常简陋的平房。年久失修,早已成险房。原告房屋不影响城市总体规划、道路交通,对本市近期建设和远景发展都不影响在小街小巷住宅区范围,纯属是民房,“有《产权证》件,《户籍证》件,《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件”。这些都是客观真实地反应了事物的本来面目,也是原告具备审批条件的事实依据。
    
    2. 原告改建住房是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
    
    首先《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28条就明文规定:“在城市规划区,居民新建、扩建、改建、翻建私有住房,申请人应持房屋产权证件,土地使用权属证件,户籍证件,经城市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或镇人民政府签署意见后,向城市规划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其次《南京市城市规划条例》第42条规定:“区规划管理部门审批区辖范围内的个人建房及单位申请建设的建筑面积不超过二百平方米且符合下述各条件的房屋建筑: ⑴无需划拨用地; ⑵建设单位系区属以下单位; ⑶位于现有或规划干道〈跨幅30米以上〉两侧五十米地带以上,以及城墙、文物古迹、风景名胜区、园林绿地、河湖水面、高压供电走廊、公路、铁路、火车站、广场、码头、水源等指定的规划控制范围以外。个人建房如位于前起第三项所述规划控制范围内,区规划管理部门在审批前应报市规划管理部门核准”。这些统统都是原告符合审批条件的所有法律依据。
    
    3. 有大量证据可以充分证明原告是按照被告对原告申请改建住房的报批程序履行的。
    原告从1993年10月起至1994年4月23日前,⑴就已与四邻签订建房协议、⑵住所地居委会、大光路派出所、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等全都已审批签字同意、⑶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包括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和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已收取建房管理费和建房押金。
    
    以上全部符合《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28条和《南京市城市规划条例》的规定。以上这些被告都无法辩驳,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事实。我们对此可以充分摆事实讲道理,任何对政府行政工作有一点起码知识的人都会清楚地看出:凡是被告要求原告履行的,不论合理还是不合理的,原告都给予重视,并积极地进行了落实。
    
    由于被告不顾原告当时的实际困难,不恰当地提出原告的申请表要一个部门“同时5个人一起点头同意才能盖章”的要求。并在原告三番五次上门催促给予一拖再拖,致使原告蒙受了损失和耻辱。这不仅反映了被告不作为是事实,也反映被告的做法毫无道理。
    
    原告在自己的险房已经倒塌,对政府行政派出机关街道办事处签署“同意”意见,并宣布“一边建房一边办手续”的通知主要事实核实后,于1994年4月份进行动工准备,直至5月份被告收取了原告“建房押金”500元(由此形成法律关系)后,才正式动工。并及时积极向被告催办建房许可证进行努力。要知道当年4-6月我们南京正是雨季,客观上对原告改建房十分不利,给原告全家生活和安全造成威协,因为原告全家还住在露天,形势逼人,不可抗拒力迫使原告改建住房急于求成。个人建房本来不易,困难重重,加上被告故意刁难,就使原告雪上加霜难上难。
    
    必须指出,任何对办理行政事务的规律有一点起码知识的人都会清楚地看出,一个普通的公民为了改建自己的住房不但要向政府部门申请,并征得他们的同意,同时还必须以满足不同口味的邻居(包括间隔3.5米巷道的街坊)的要求为先决条件,根据反复变化的要求还要不断调整自己的改建房方案,然后政府行政部门派出机关签署意见后还要五个人一起点头(百般刁难)才能盖章,这在我国城市规划史上可能是史无前例的,这种做法何止是过分,是地地道道的无理要求。
    
    更令人感到过分和无理的还有,这还是用被告自己的话证实一下为好:“申请人(原告)与四邻协议不成,于九四年六月间擅自施工建设。”
    
    针对(《复议答辩书》)试问:从1994年4月23日街道办事处签署同意意见后至6月间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被告对审批原告建房置之不理,感情用事这种极为傲慢的态度难道不是失职行为吗?必须指出:如果被告实有诚意按行政法规,被告在当时进行行政管理时同意或者不同意应当发出书面《通知书》送达原告,可是被告对此均未履行。即使被告有千万条理由也不应该这样做。这难道不也是被告的失职行为吗?
    
    由此可见,凡是要求原告履行的原告全部都已认真照办。这些都充分证明原告已经竭尽全力履行了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这也说明后面没有原告的事了,这是责任的分界线。这就是本案的焦点之一,至于上次开庭中被告装着不知道为理由,硬说原告没有履行程序,这在行政法规上是站不住脚的,是没有根据的,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他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4.在行政复议中,被告一揽承担所有责任,但又掩盖其错误行为,歪曲事实硬说原告与四邻“没有达成协议”、“协议不成”。
    
    事实上,按照被告的要求,原告在1993年10月就与间隔3.5米巷道的北邻马秀华家达成协议,(街道办事处经办人、派出所、马秀华自诉状皆可为证),1994年4月11日由街道办事处和区城管监察大队主持协调与东邻薛为信达成协议,这全都是铁的事实。被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主观臆断官僚主义到了何等程度。但我们必须指出,按照地方政府管理规定,派出所审批个人建房必须持四邻协议,这一点被告不可能不知,证明被告认定事实不清,理由不能成立。
    
    5.上次开庭中,被告无中生有硬说原告“无视停建要求”。
    
    事实上被告至今三年多来根本就没有履行法定职责向原告送达停止施工《通知书》,更没有向三番五次地催促他们办理领取建设规划许可证的任何一位有关人员打招呼,这跟被告前面的不知道和无视停建要求互相矛盾。假设被告有停建要求,那么被告就不应该在5月5日继续向原告收取500元建房押金。如果被告没有停建要求,那么被告是不可能向原告发送停止施工《通知书》的。这是常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是《狼和小羊的故事》在我们面前重演,请人民法院明鉴。
    
    6.上次1995年8月28日南京市“第三届城市运动会”期间,拆除违章建筑,白下区街道办事处认定原告的房子是“有照违章”。
    
    被告却和《白下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不一致,白下区政府“行政复议”并没有认定被告的上述意见包括与四邻马秀华、薛为信没有协议等,唯一认为被告不发许可证的最主要的问题只有两个。保留被告两点意见:“区建设局在申请人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与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的情况下拒绝发给建设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针对被告上述的基本问题,原告谨向法院提供新材料足以推翻被告拒绝发给许可证的理由。
    
    关于“超出规划范围”原告持有不同意见:
    
     ⑴市规划部门认为:“超出规划范围在法规上没有这种说法”; ⑵市国家土地管理部门认为:《国家土地使用证》上的范围就是规划范围。 ⑶关于“相邻建房间距‘1:1’”的问题,市土地管理部门和市规划部门都认为:“‘1:1’是指多层建筑,对旧城区三层以下低层建筑不可以硬套,视实际情况而定。现实中南京市的民房不足‘1:1’的很多(有90%以上),不能说是违章建筑,暂且没有这个规定”。 ⑷上述部门还认为:“间隔一个巷道的住户不能称之为邻居,邻居是紧挨在一起的。”
    综上所述,被告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法规不当。
    
    三、基于原告起诉状列举的事实,被告的行政行为随心所欲,严重失职,显失公正。
    
    1.被告对原告完全符合法定条件的改建住房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百般刁难(当时流传三难:“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拒绝审批。行政法认为以公民身份对待行政职责是行政失职的违法行为。
    
    2.被告对原告的北邻马秀华(此人儿媳与白下区建设局规划科科长井建平的妻子在一个单位,关系十分密切。)扩建私有住房不符合法定条件(据查当时没有建设用地)。行政法认为以公务员身份从事个人行为是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
    
    3.被告在南京“第三届城市运动会”期间违反我国《城市规划法》第40条和第42条的规定拆除了原告的大门和院墙,同时自己带头在管辖区八宝街72号和御道街等地,在“一手抓市容、一手抓繁荣”的口号下跟老百姓争抢国家地盘,违法搭建了大批门面房,造成恶劣影响,引起社会各界强烈不满和谴责,最后是上级人民政府强令被告拆除。
    
    4.几年来还有在管辖区大阳沟等地区上百间出租给外地人居住和经营的,造成南京管理混乱的原因之一的违法搭建统统保留,至今一间不拆。
    
    象这类不正之风的违建房屋在被告管辖区比比皆是,如同雨后春笋、星罗旗布,造成被告管辖区行政管理一片混乱,这与被告审批原告改建住房的行为形成鲜明的对照。是被告造成社会不安定,使老百姓怨声载道。以上不知被告用的是哪家的法律,请问被告把我国的法律践踏到何等地步,这怎能叫人民心服?原告多次写信给省市直至中央首长反映意见对被告的错误提出了批评,这不仅有利于被告进行冷静反思,而且对纠正政府行政部门某些腐败现象、不正之风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相反得到的却是打击报复。
    
    基于大量事实,被告行政行为显失公正,管理不规范,不仅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而且违背党的领导,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严重损坏了党和人民政府的光辉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
    
    四、基于起诉状列举的事实,被告违法违纪违反公务员职业道德规范,并给原告和社会造成了严重损害,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
    
    1、被告挑动唆使原告的邻居制造矛盾,多次打砸抢原告家庭和集体企业“南京全通电子电器服务中心”财物,侵犯原告的人身权和财产权,使原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仅其中一次经济损失5.848万元(至今没有说法),并使社会造成不安定的因素,问题的性质是严重的。
    
    2、原告打击报复,违反我国《城市规划法》第40条和第42条的规定,强行拆除原告房屋大门和院墙,也没有告知原告两个权力(“复议权”和“起诉权”)并予剥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并从1995年8月28日起致使原告和集体企业经济连年亏损无法经营,频临倒闭的边缘。
    
    综上所述,大量的事实都可以证明被告的行政行为是违法的:
    
    1、被告违法行政客观上具有严重的随意性和主观性,违背行政法的基本要求。我们都知道,行政法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法行政的法律依据,也是行政法律关系的主体应当遵循的行为准则。行政法上的行政不是什么个人的行政,而是国家行政机关依法对国家和社会进行的管理活动,而不是象被告那样的混乱管理。
    
    2、行政法基本原则必须贯穿于行政法律关系的始终。
    
    这就要求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必须勤政廉政,一丝不苟严格执法。被告违法行政打个不好听的比方,如同七十年代我国农村行政干部行使“土皇帝”的土政策,这种行政行为违反实体法和程序法都构成对合法性原则的破坏。 ⑴任何行政权都必须基于法律的授予才能存在; ⑵任何行政权的委托和运用都必须依据法律,符合法律的精神; ⑶任何行政权的行使都必须依据法律,遵守法律; ⑷任何违法行政行为必须依法追究并承担法律后果。
    
    3、被告明知故犯,有意歪曲行政法律关系。
    
    被告实行行政管理的目的不正确,高高在上,以管理者自居,站在错误立场上,片面强调自己的权力,没有看到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根本目的的一致性,而是将管理与被管理对立起来,用“土政策”代替党和国家的政策,最终是违背党的领导,违背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与我国行政法背道而驰。
    
    总而言之,被告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律规定和法定程序,主观臆断,滥用职权,违法行政,拒绝履行职责,违背党的领导和宗旨,违反行政法的基本原则,推卸依法行政的责任和义务,并且把自己违法行政的错误强加于人,歪曲人民与政府的行政法律关系,无视法律的尊严,把党、国家和人民政府交给的光荣而严肃的工作视若儿戏,给原告并集体企业造成大量的无意义的法律负担和其他负担,而且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
    
    当然我们也确有不耐心不冷静之处。但我们必须指出,对这些不冷静、缺乏耐心的形式上的差异无论怎样纠缠不休,也抹煞不了被告起先违法行政的错误行为,也绝不可能使原告升格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的性质。作为实际生活应尽可能规范统一,但如果要求人们生活事事处处千篇一律,这在任何一个国家一个地区都无法做到,即便是电影电视经过严格的程序试排,有时也难免出现形式上的差错。因此如果对普通老百姓提出过分的要求,那是不现实的,不合理的,是不利于加强人民自我管理,自我完善,实现社会监督职能的。
    
    1、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二款第一、二、三、五项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撤消被告的行政决定,责令被告限期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2、根据《行政诉讼法》第67、68条规定,请求人民法院责令被告改正错误并依法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3、请求人民法院责令被告履行法定职责和义务,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补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4、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6条规定,请求人民法院责令被告对违法行政和违反政纪的人员予以严处,绳之以法,并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建议。
    
    最后原告郑重表明,本案原告不论收到什么样的打击报复,也绝不会在真理与法律面前屈服于任何压力,原告坚信有共产党的思想政治领导,坚信: “一时之胜负在力,千古之胜负在理”的真理。
    
    谢谢!
    
     原告:费荣富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教师
     一九九七年六月六日(完)
    
    (政文,转:/04.8.13)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通告:该网站于2005年1月6日中午12:25起终于按捺不住将其〈34篇〉全部删除为“• 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谈人民法院改革六大问题 (0条) 2004年12月12日”;同时被删除的还有政文关于南京拆迁问题的大量〈36篇〉报道和评论)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