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博讯2005年1月08日)
    政文专题:谈司法维权/反腐败/舆论监督——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之一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六)

     转:[网上申诉] (博讯 boxun.com)


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宁行监字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99.3.1.

    本案“复查”依旧滥用司法权力,违背事实,违背逻辑,弄虚作假,枉法裁判,漏洞百出,错处成堆:

     一.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书》认为:“1994年4月11日你在没有领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始动工(1997年6月6日庭审中费的陈述)。”

    该《通知书》违背事实,制造谎言。

    1997年6月6日我在白下区法院庭审中宣读了“原告诉被告白下区城建局违法行政诉讼词”(本文向该法院行政庭、院长,直至南京市王宏民市长、市委王武龙书记都送到,并且为此上面派人来调查)原文上面清清楚楚地这样写着:“…… 3、有大量的证据可以充分证明原告是按照被告对原告申请改建住房的报批程序履行的。原告从93年10月起至94年4月23日前。⑴与四邻签定建房协议、⑵住所地居委会、⑶大光路派出所、⑷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⑸大光路街道办事处都已审批同意,并签署意见、⑹政府有关部门也收取建房管理费和建房押金。以上全都符合江苏省实施‘第28条’的规定,这些被告都无法辩驳……任何对行政工作有一点起码知识的人都会清楚地看出,凡是要求原告履行的被告向原告提出的条件,不论合理不合理的,原告都给予重视,并积极地进行了落实。由于被告不顾原告当时的实际困难,不恰当地提出原告的建房申请表要一个部门同时5个人一起点头才能审批的要求。并在原告三番五次上门催促给予一拖再拖至使原告蒙受了损失和耻辱。这不仅反映了被告“行政不作为”是事实,也反映被告的做法毫无道理。原告在自己的险房已经倒塌,对政府行政派出机关街道办事处签署“同意”意见,并宣布“一边建房一边办手续”的通知主要事实核实后,于1994年4月份进行动工准备,直至5月份被告收取了原告“建房押金”500元(由此形成法律关系)后,才正式动工。”

    这还是用被告自己的话证实一下为好:“申请人与四邻协议不成,于九四年六月间擅自施工建设。”。(1997年1月15日白下区建设局行政《复议答辩书》)。显而易见《通知书》违背事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制造谎言,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二、该《通知书》明知故犯地认为:“1994年4月23日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签暑了意见未加盖公章,不能证明系法人行为。”

    关于这个问题,“江苏省人大‘3号’”已作过明确答复:“⒈ 谁不批执照你告谁,⒉谁拆掉你的房子你告谁,⒊ 街道签字如果是事实是有效力的,应当作数。”显然《通知书》的不作数是没有法律根据的,适用法律不当,显失公正。

    三、该《通知书》认为:“你称法院判决遗漏了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在申请表上也签署了意见并加盖了章,与事实不符。申请表上只有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土地行政管理科盖章签署的意见,而不是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盖章签署的意见。”

    大家都知道,按照组织关系法定职能,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土地行政管理科本身就是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中的科室,代表该管理局行使管理职能,土地行政管理科的行政权代表并受其委托。

    因此,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土地行政管理科的行政行为代表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的行政行为。就像区建设局规划科代表区建设局行使规划管理行政权,就像市法院行政庭代表市法院行使行政审判权……。

    这一点只要有小学语文和一般逻辑常识人是不难理解的。可见《通知书》违背事实和逻辑,是吹毛求疵硬要在鸡蛋里找骨头。

    四、该《通知书》企图官官相护,越俎代庖错误地认为:“根据有关规定:申请表应先经当地房管所、…… 提出审查意见。而你填写申请表上并没有当地房管所的审查意见。”

    事实上填写“申请表”按照本地区地方政府行政管理的“六栏”规定中填写申请表根本没有要求个人申请翻建改建私有房屋需要“房管所”提出什么审查意见,行使什么权力。不知《通知书》是真不懂,还是装胡涂,为我所用弄虚作假乱编造。如此这样无中生有的“根据有关规定”怎能叫人相信其真实,可靠?

    五、该《通知书》认为:“你称与北邻马秀华在动工前就有协议,原审法院在1997年6月6日庭审中提到此问题,要求你提供此证据,你却至今没有提供。”

    该《通知书》在此又犯了两个错误,1、《行政诉讼法》第32条规定:“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通知书》一直认为要我举证,这显然不符合行政诉讼法。2、关于这个问题早就提供,在我的《申诉状》中清清楚楚写着,是《通知书》不肯面对事实,反过来还怪别人。

    六、该《通知书》认为:“你称马秀华的诉状可以证实在动工前即与马签订了协议,根据你提供给二审法院的马秀华1996年4月18日民事起诉状中的内容‘大约在94年3、4月份…… 原告本着同情被告家困难,相信了被告的承诺,签了字。……’对此,本院二审时向马秀华调查,马称协议是在你动工以后才签订的。本院并在大光路派出所调取了你与马秀华签订的协议,系1994年5月4日所签。”

    该《通知书》在此为掩饰其错误不得不采取低劣的断章取意的手法,并且不择手段地弄虚做假,含糊其词,歪曲事实真相。

    事实上,马秀华在1996年4月18日民事起诉状该段原文如下:“大约在94年3、4月份,被告以住房拥挤为由,要求将尚书村1号—1原平房升建二楼。在征求四邻同意时,再三向原告允诺决不会侵犯原告利益,檐高不超过5米,不会影响原告房屋的通风与采光,并将原告说成是再生父母等等,原告本着同情被告家困难,相信了被告的承诺,也就签了字。但是由于原告的文化水平不高,直到今天,也并不知道自己被要求签字协议的确切内容。”

    由此可见,北邻马秀华的陈述有诸多疑点:①马秀华还记得协议是在我申请将原平房升建二楼征求四邻同意时签订的;②时间上记不清了,只能说“大约”;③说明还有一份“协议”,当时这份协议不是产生于马秀华家任何人之手,因为“直到今天,也并不知道自己被要求签字协议的确切内容。”

    显而易见“本院二审时向马秀华调查,马称协议是在你动工以后才签订的。”以及串通马秀华出之马秀华家人之手搞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什么“本院并在大光路派出所调取了你与马秀华签订的协议,系1994年5月4日所签。”纯属歪曲事实、弄虚做假、制造伪证,企图为自己开脱罪责。

    以上《通知书》违背事实,违背公正,情理不容。还请上级部门仔细调查,以正国法和廉明,还我公道和清白。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教师•费荣富 中国人民解放军•复员退伍军人 2001年5月10日

     (政文,转:/04.8.27)(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通告:该网站于2005年1月6日中午12:25起终于按捺不住将其〈34篇〉全部删除为“• 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谈人民法院改革六大问题 (0条) 2004年12月12日”;同时被删除的还有政文关于南京拆迁问题的大量〈36篇〉报道和评论)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