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博讯2005年1月06日)

政文专题:谈司法维权——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之一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四)

     转:[网上申诉] (博讯 boxun.com)


评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苏行监字第106号 “通知书” /2004.2.10.

    该案“复查”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宁行监字第2号 “驳回申诉通知书”如出一辙,依旧是站在不公正的立场,官官相护,歪曲事实,颠倒是非,严重侵害了申诉人的合法权利。

    一、江苏省高院《通知书》复查后开头第一条硬说:“你的《民房修缮申请表》中‘街道办事处’意见栏无街道办事处盖章,且你无事实证据证明你曾经向被申诉人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故被申诉人认为你从未送交过任何正规完备的申请材料的观点成立。在被申诉人没有收到你申请材料的情况下要求其给你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无法律依据。”

    由此可见,申诉人所进行的行政审批事项在江苏省高院《通知书》那儿成了空白,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也就是说申诉人连要求被申诉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事实依据也没有。

    江苏省高院《通知书》复查后的这一认定与本案的实际情况是相悖的。

    事实上申诉人从1993年10月19日就填写了被申诉人发给申诉人填写的“正规”《民房修缮申请表》,同时白下区原建设局规划科科长井建平会同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干事孙金荣到现场查勘,亲自测量并在《民房修缮申请表》背后描划出原建房屋面积图形标记并决定新建房占地的面积。因此,申诉人按照被申诉人的要求以及政府行政法律法规规定的程序,向所属管辖行政主管部门履行了行政报批事项。

    1993年10月19日报个人工作单位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审核签字盖章,1993年10月20日报申诉人居住地南京市白下区大光路街道尚书村居委会也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审核签字盖章,1994年4月11日南京市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和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出面多次协调解决建房发生的矛盾并与东邻薛为信签订建房协议书,1994年4月20日报南京市公安局白下区分局大光路派出所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审核签字盖章,1994年4月21日报南京市白下区房地产管理局土地行政管理科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审核签字盖章,同时收缴申诉人建房管理费(收据一份),1994年4月23日报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审核签字未盖章,1994年5月5日大光路街道办事处收缴申诉人建房押金500元(收据一份)。

    以上事实均有证据可查,被申诉人发给申诉人1993年10月19日所填写的“正规”《民房修缮申请表》等手续“完备的申请材料”包括建房押金500元至今还在被申诉人手里。以上行为是否形成法律关系,已向地方政府部门行政复议,一二审行政诉讼,南京市规划局、南京市国土局,江苏省人大常委会等部门为本案所做的司法解释,以及我们为此所付出的大量代价……他们都毫无异议。然而这一切却在江苏省高院《通知书》那里均不是事实,全被江苏省高院一笔勾销,统统无效,统统不作数。江苏省高院岂不是强词夺理,强盗的逻辑。

    下面我们看一看南京市白下区法院一审判决书怎么说的:“被告(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依法定职权对原告的申请建房进行审核,原告建房无法达到间距要求,但应征得四邻同意,在原告只有邻居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根据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十八条第三款及南京市规划局民房修建应遵守的事项之规定,判决如下:维持被告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对原告费荣富不予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见《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1997)白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书”》)。

    由此可见,南京市白下区法院一审和南京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书都认为 “被告依法定职权对原告的申请建房进行审核”“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行政行为是事实,然而江苏省高院《通知书》却无视一、二审法院已公认的关键事实,硬说申诉人“无事实证据证明你曾经向被申诉人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纯属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睁着眼睛说瞎话。它不仅与事实不符,而且也自相矛盾。违反“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法律原则,滥用司法权力,枉法裁判,以此为被申诉人和自己的错误开脱。

    由此可见,只要对行政管理工作有一点起码知识的人都知道“费荣富填写《民房修缮申请表》”在这儿的意义和作用是什么,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在行政法规定和规章方面除此之外还有其它什么不同的“正规完备的申请材料”,唯独堂堂的江苏省高级法院行政庭的法官与众不同,歪曲事实,编造出众人意想不到的谎言,烦请江苏省高院能为我们明示并举证。

    事实上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小学生入学前只要他符合条件,向学校登记并交纳相关入学费用,我们就表示他有要求在某小学入学,就得给他进行学籍注册,就有事实证明双方因此形成教育法律责任关系。

    商业活动也是如此,只要客户向符合法定条件的供应商交纳一定的费用,也就有事实证明他们双方形成买卖法律责任关系。

    司法也是如此,江苏省高级法院行政庭的法官们不会不知道,对于各类案件,行为人只要他符合条件,无论他是口头或是书面的要求,你都必须尊重并受理给予答复和处理,你不可以种种理由拒之,不承认他和你的法律责任关系。

    综上所述,江苏省高院无视民权,玩弄权术,把法律视若儿戏,蒙骗中国公民并把他们当作三岁孩童耍了。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此地无银三百两!

    江苏省高院《通知书》也有它虚弱的一面,它闭口不谈甚至一字不提申诉人有没有“北面邻居马秀华的协议书”这一关键重要的问题,说明它也知道白下区建设局该不该给申诉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这一重要的事实证据存在无法否认,况且这个事实能否公正地对待申诉人并维护其合法权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江苏省高院《通知书》却把它给抹煞,证明它心里确实有鬼,而后连事实也不顾,就采取比前两级法院还要卑鄙拙劣移花接木自相矛盾的手法混水摸鱼,达到不可告人的企图,这怎能叫人相信江苏省高院还有什么公正?

    至于其他“2.~ 4.”更是站不住脚,那些故弄玄虚,冠冕堂皇,咬文嚼字,也没有什么值得赞扬称颂和大惊小怪的了。什么“你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动工翻建房屋违反了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你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翻建房屋的过程中,东邻和西邻均举报你建房影响其采光、排水等相邻关系,故你所称的‘边建房边办手续’亦不可能。”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1996年7月1日作出(1996)宁民终字第364号民事判决……。”

    关于以上老生常谈的调子,申诉人的代理人“南京市法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早在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的《代理词》据理已给予反驳:

    “原审判决的这一认定与本案的实际情况是相悖的。

    在时间上,被上诉人拒绝给上诉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在上诉人所谓擅自建成二楼以前。不是原审判决认为的6、7月份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分别写信给被告以后。

    在事实上被上诉人拒绝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其理由并非由于上诉人的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向被上诉人写了反映所致。而是当时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建房申请表审批的最后一关,大光路街道仅有批示的意见,没有加盖公章,没有效力。

    因此,不予核发建房许可证。这个情况一直相持到上诉人起诉到法院。在一审诉讼中,就大光路街道未加盖公章一事,上诉人几经周折,最后到‘江苏省人大常委会’认为,‘街道签字如果是事实是有效的,应当作数’。换句话说,批示属实,不盖公章也有效。据此,申请表上的这一关应该说通过。

    按照申请程序,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的手续已经完备。被上诉人应当准予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了。”

    现在,所有的一切应当是很清楚的了,江苏省高院《通知书》虽然表面也承认:“改建房屋的,应持有房屋产权证、土地使用权属证件、户籍证件,经城市居民委员、街道办事处签署意见后,向城市规划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办理规划许可证。”然而它却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和公正原则,枉法裁判。在这个问题上它已经理屈词穷,并且自相矛盾,自己就故意制造出迷途,带领人们走迷宫走向行不通的绝路,他必将遭到人民的唾弃,并且为自己的错误决定承担责任与后果。

    综上所诉,被申诉人白下区建设局故意隐瞒事实真相阴谋陷害申诉人,“行政不作为”违法行政已构成事实,侵犯了申诉人的合法权利是有责任的。但是负责此案的司法人员和他们的机关部门更有责任,官官相护、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侵害了申诉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㈡、㈢款、第五十四条第二款第1项和第三款以及第五十六条之规定,为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利,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判令白下区建设局履行行政义务并负法律责任。根据第六十一条第三款和第六十三条之规定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改判。

    与此同时控告并追究本案有关司法人员的罪名: “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罪”二项。请求立案审查。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高级教师•费荣富 中国人民解放军 复员退伍军人 住址:南京市尚书村1-1号 2004.2.10.(完)

    (政文,转/04.8.30)


附:南京市法德律师事务所 张焕标 律师 “ 代 理 词 ”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审判长,审判员:

    南京市法德律师事务所接收上诉人费荣富的委托,指派我担任他的二审诉讼代理人,上诉人也表示同意。

    现在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有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提出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考虑: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首先,原审判决认为,“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一日原告在未领到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将平房翻建成二楼。六、七月份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分别写信给被告,反映原告违法建筑影响其屋面渗水、采光,因此被告拒绝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代理人认为:原审判决的这一认定与本案的实际情况是相悖的。

    在时间上,被上诉人拒绝给上诉人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在上诉人所谓擅自建成二楼以前。不是原审判决认为的6、7月份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分别写信给被告以后。

    在事实上被上诉人拒绝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其理由并非由于上诉人的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向被上诉人写了反映所致。而是当时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建房申请表审批的最后一关,大光路街道仅有批示的意见,没有加盖公章,没有效力。

    因此,不予核发建房许可证。这个情况一直相持到上诉人起诉到法院。在一审诉讼中,就大光路街道未加盖公章一事,上诉人几经周折,最后到“江苏省人大常委会”认为,“街道签字如果是事实是有效的,应当作数”。换句话说,批示属实,不盖公章也有效。据此,申请表上的这一关应该说通过。

    按照申请程序,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的手续已经完备。被上诉人应当准予给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了。

    可是,在一审诉讼中被上诉人没有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竞节外生枝,提出上诉人与北面邻居没有协议,建房许可证仍不能发。然而,原审法院在被上诉人未能充分举证的情况下,偏信被上诉人的一面之词,亦作出维持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不予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显然是欠妥的。

    其次,原审判决认为,“在原告只有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这一认定很明显,原审法院也认为,上诉人与邻居马秀华没有协议。

    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不是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而是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有如下事实为证,马秀华一九九六年四月十八日,起诉上诉人排除防碍的诉状中(见卷内附件),清楚地确认与上诉人签署了协议。具体表述:“大约在94年 3、4月份,被告以住房拥挤为由,要求将尚书村 1号-1 原平房升建二楼。在征求四邻同意时,再三向原告承诺不侵犯原告的利益……原告本着同情被告家困难,相信了被告的承诺,也就签了字。但是由于原告的文化水平不高,直到今天也并不知道自己被要求签字协议的确切内容。不久,被告开始升建二楼,……。”马秀华本人以上的表述足以证实、上诉人在建房前就与邻居马秀华签订了协议。这一不可否认的事实,也是上诉人在原审法院审理中一直坚持的主张。

    有无邻居马秀华的协议,是被上诉人准与不准对上诉人核发建房许可证的关键事实,也是原审法院如何判决本案的依据。然而就这一关键的事实,代理人认为,被上诉人未能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上诉人在申请建房前,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而原审法院对本案这一关键的事实,在没有确实的证据情况下,偏信被上诉人一面的而且是不确凿之词,从而主观地判决维持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不予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显然是欠妥的。

    审判长、审判员:

    本代理人,请合议庭能够考虑上诉代理意见,并根据《行政诉讼法》第61条第(三)项之规定,请二审法院:

    一、依法撤销原审判决。

    二、改判撤销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不予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

    

     诉讼代理人:南京法德律师事务所 (原南京市第一律师事务所) 律师: 张焕标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政文,转:/04.8.29)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政文:从南京12.9事件 看司法的罪恶与腐败
  • 盛邦和:中华优秀传统与廉政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