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博讯2005年1月05日)
    政府以极低的“补偿金”征收农民的土地然后高价转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已经引起了当地农民的强烈不满。和平抗议、正当途径的申诉没人理睬,农民的选择就两条:要么接受“补偿金”,要么坚守自己的土地拒绝开发商进场毁田。我们知道的一些结果是:桂林市穿山乡和平村周家里的30多位农民被以“聚众闹事、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拘留。现在,桂林市穿山乡七星村阳家里的村民面临同样的两难境地。谁能帮助这些可怜的农民?
    
     其实,七星村阳家里的问题(实质就是土地的问题)在桂林市各个部门反映了好多次,就是没人受理没人解决。我们曾向诸多的媒体反映我们的诉求,但人人自危,唯恐避之不及。什么是黑?有人说,只要揭开“桂林市人民政府两江四湖工程指挥部”这个盖子就可以了。它是什么机构?为什么有人给它集资后可以每月固定领分红?它由什么部门、什么人组成的?它的招牌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房地产公司?它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力垄断桂林市的土地开发市场?搞清楚了,一切将水落石出! (博讯 boxun.com)

    
    我们希望一切有良知、正义、有勇气的人来揭开这个黑匣子!!
    
    广西是没人有这个勇气的了。
    
    我们敢于留下我们的真实地址和姓名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但我们不怕!
    
    作为肩负社会责任、进行舆论监督的你们呢?
    
    我们期待着!
    
    我们也希望看了下面这篇文章的人能转贴,以引起有关部门的人士的注意并解决问题。谢谢!
    

谁来维护我们失地农民的利益?

    
    共有农业人口800人左右的桂林市穿山乡七星村委会阳家里村是桂林市东郊的专业蔬菜村,用该村花甲老农黄某的话说:“我们村世代都是靠种菜为生的。”近年来随着当地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该村的土地不断被“蚕食”,而该村的位置也逐渐地成为桂林市的繁华区域。村民除了一部分从事其他职业外,多数还是利用该村的天时地利以种菜为生。
    
    2004年春节前,村民得到消息:该村的所有土地将被桂林市两江四湖工程指挥部征用。至于征地用途,村民不得而知。
    
    2004年6月底,阳家里村村民才得知村委会及其所谓的“村民代表”早已经与征地方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让村民摸不着头脑的是,征地方竟然出现了不同的名字:在《征地协议书》和《阳家里自然村地上附着物补偿协议书》上的甲方,是桂林市地产公司土地征用处,签字代表是易某和周某;在《七星阳家里村征地附加协议》上的甲方,是桂林市人民政府两江四湖工程指挥部,签字法人代表是陈某;在《征用集体土地安置补偿协议》上的甲方,是桂林市七星区穿山乡人民政府,签字代表是宋某。更为奇怪的是,征地方甲方桂林市人民政府两江四湖工程指挥部竟然给了另一甲方桂林市七星区穿山乡人民政府一份《承诺书》,承诺给村民回建地。是村民要回建地建房遮风挡雨,就应该对村民许诺,村民就没有资格接受这份承诺?在征地过程中,谁真正把村民放在了眼里?
    
    按照征地协议,征地方共征用该村291.823亩土地(其中被认定为菜地的面积是224.602亩,鱼塘25.423亩,宅基地41.798亩),征地补偿费共计是36761568.15元,平均每亩12.59万元; 这份协议书公开之后,遭到了大多数村民的反对。反对的村民认为,这份协议是村委会和所谓的“村民代表”私自与征地方签订的,不能代表广大村民的真实意愿,是无效的!
    
    要让农民完全放弃土地的承包经营权,起码要保证农民得到的经济补偿不低于耕种土地的收益,这里的收益不仅要包括土地自身的产出,还应包括土地为农民提供的就业、养老、失业保障、医疗保障的利益。
    
    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第2条的规定,“国家为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对集体所有的土地实行征用”。然而,征用阳家里村土地,真的是为了“公共利益”吗?不是!还是为了商业开发获取商业利润。既然这样,就不应该牺牲农民的利益,应该让农民享受到工业化、城镇化的成果。
    
    阳家里村的土地到底是怎样被征用的呢?
    
    “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听说有人要征用我们的土地,后来村委会通知村组长和村会计开会,再后来又指定了代表开会,”村民们说,村组长和“村民代表”在外面是开了很多次会,但都没传达开会精神,只看见有人安排他们钓鱼,也有人安排他们去海南旅游。真正在村里开会的就三次:第一次是摸底,村组长要求大家同意卖地和不同意卖地的分别签字表态。考虑到城镇发展的需要,卖地是必然的趋势,当时有不少人是签了字同意卖地的。“但我们没想到他们会把我们的金子当铜卖啊!一村民悲伤的说。第二次是讨论回建地的问题,没结果。第三次是村委会来人作卖地动员大会,有关村干部宣布了征地的有关事项,但是并没有经村民表决,更谈不上同意。这次大会因许多村民提出不同意见而不欢而散。
    
    “讲老实话,如果价钱合适,我们确实是同意土地被征用的,城市毕竟要发展的,”村民们说,“但我们不想卖得不明不白啊!”。
    
    对于自己的土地被廉价的征收,广大的村民很不满意,但还是通过了正当的途径反映给各级政府。2004年元月5日,村民们自发的搞了一个“民意调查表”让大家填写,并根据民意调查结果写了一份附有大多数村民签字按手印、反映大家意见的“意见书”。该“意见书”分别送到了七星村委会、桂林市穿山乡政府、桂林市七星区政府、桂林市政府。然而,让村民失望的是,上述部门的人都以各种理由敷衍过去,没人下到村里征求过村民的意见。
    
    就这样,虽然没有经过大多数村民的表决同意,但征地协议还是急急忙忙地出台了。
    
    村民们一谈起这份征地协议就愤愤不平。村委会的人和“村民代表”怎么会签这种协议呢?他们不傻啊!
    
    “我想知道的是,他们是2004年4月30日签的字,回到村里几个月不敢吭声。最后逼不得已在8月份才承认签了字。这是为什么?也知道亏心啊!”、“崽卖爷田不心疼,村委会和所谓的“村民代表”配合征地方把我们的承包地以“补偿金”的形式廉价“收购”,然后改变土地用途,转手以十数倍的价格批给房地产开发商建公寓、砌别墅。在其中,有什么名堂?”村民刘某反问道。
    
    “谁都知道我们村的土地如果按市场价卖出去,至少已经到了80万元左右一亩,如果建干路新大桥和建干路扩建通车,我们村的地皮甚至可涨至上百万一亩。可为什么到我们手里的钱却那么少?从改革开放二十几年,穿山乡政府、七星村委会建的所谓大大小小的乡办企业、村办企业,是建一个亏损一个、消亡一个。我们知道的结果是,一大批企业倒下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现在村委会还要截留我们村的15亩土地,截留一大笔我们的命根子钱(我们去查问数目,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无权知道)说什么还要搞村办企业求发展,我们不心寒?我们现在生活好好的,难道征地后我们就应该连现在的生活水平都不能保障?真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卖地回到解放前?”村民黄某感慨到。
    
    村民对这份协议的反对意见主要是:
    
    第一,补偿标准太低。
    
    按照征地方的计算,阳家里村的菜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是每亩6600元,土地补偿计算方法是:6600元×8倍×224.602亩=11858985.6。对于这6600元,村民们都觉得太荒唐。为什么呢?在阳家里村,平均每户农家承包的土地不到一亩,按最低每户人口四人计算,一年6600元养四口人平均每人每月生活费才137.5元,连桂林市最低生活保障线的每人260元都达不到。实际情况是,大多数村民就是靠每户不足一亩的土地养活了自己,还盖了楼房有了电视电话,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老农黄某说。
    
    按照协议补偿的金额计算下来,阳家里村的村民人均得到的补偿金额只有四万多元,这点钱根本无法解决村民将来生计问题。要知道,桂林市一个国家公务员的年收入在两万元左右,还可以享受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等待遇,一辈子衣食无忧。村民呢?得到这笔钱也只能暂时解决这几年的生活之忧。
    
    将来怎么办?一想到这里,村民们无不忧心忡忡。村民们说,征地结束后,他们将由农村人口转为城市居民户口,而他们的就业问题却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从失地的农民转变成了城市中没有失业保障的失业者,丧失了生活来源,这是村民们不愿接受的。到时候我们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谁来可怜我们?
    
    第二,村民对实际征用的土地面积也有争议。协议上是291.823亩,但请来丈量土地的土地局义工不小心说漏的“你们村300多亩―――”的一句话让村民对数据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有人私下打听来的数据是310多亩。到底是多少?看来得重新丈量!
    
    第三,征地过程搞暗箱操作,不公开,不透明。
    
    因为征地是牵涉到每家每户的大事,作为被征地方,自然而然的想知道整个征地的过程,也应该有代表维护自己的利益。然而,村民这一美好愿望却落空了。“到现在为止,上面通知我去领钱,我还不知道我承包的土地是卖给了谁,我的养老金谁帮我交!”,“让我气愤的是,没人和我谈我的房屋拆迁补偿的事,怎么就把我祖祖辈辈居住的宅基地给卖了呢?我住什么地方?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村民龙某如是说,
    
    第四,征地程序不合法
    
    当村民们知道自己的土地被廉价征收后,曾几次到村委会和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并依法要求举行听证,但没人理睬,各级政府工作人员的态度,让村民们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依法执政、执政为民”!
    
    代表村民的利益和喉舌的村民代表到底是怎样产生的呢?“是被村委会指派的!如果被指派的代表发表不同意见则马上被撤换。第七组的曾xx就是这样被换下”的,村民李某说,“所以,为了维护我们村民的合法权益,应该召开村民大会选举我们的代表参与征地谈判,或者,每户一个代表,集体谈判,少数服从多数。”
    
    据统计,还有相当的一部分村民拒绝领取土地征用补偿金。补偿金存折还保存在七星村村委会。“我是村里第八组的村民,我们组大多数的人都没人去领钱,虽然那些“村代表”不断地在我身边催我去领钱,但在上述问题没解决前,我是不会领钱,也不会交出我的承包地的”村民王某说。
    
    然而,事情并不如村民们想像的那样简单。为了使更多的村民到村委会去领钱,造成“你签字领了钱就是承认按这个价卖地”“领钱的是大多数”的事实,穿山乡政府和村委会动员各种力量想尽各种办法使村民就范。例如:村组长、“村民代表”们的一家一户,被人为的分为几家几户去签字领钱,相反的,所谓的钉子户被几户合为一户;凡是党团员、入党积极分子都要签字领钱并动员亲属签字,否则考虑自己的政治前途,等等,不一而足。
    
    如果真的是为我们办好事,值得这样做吗?我会和钱过不去?村民黄某愤然道。
    
    “现在新的《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已经出台,补偿标准也大幅度提高,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实事求是,真正地按照这个意见,确确实实为我们农民着想,为我们这些即将失去土地的农民做点实事,否则,我们将一直反映到中央去,偌大的中国,总有说理的地方吧?”村民文某说。
    
    其实也不用多费笔墨,由于侵占我们农民利益的事情不断的在发生,才导致中央在今年11月份发表了《关于完善征地补偿安置制度的指导意见》。我们不希望我们的政府真的象七星村委会的主要负责人说的那样,“你们可以去告啊,反正是天高皇帝远,没人管你们的!”。果真如此吗?
    
    我们失地农民的希望在哪里?谁来维护我们失地农民的利益?。
    
    如果公理还在,我们希望有人能关注我们这些失地的农民,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一条生路,我们将没齿难忘!
    
    我们的地址:广西桂林市穿山乡七星村委会阳家里村(桂林工学院对面)
    
    我们的联系人(略去)
     及阳家里村广大村民
     2004年12月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蒋介石家乡爆圈地丑闻(图)
  • 地方政府编制超常发展规划掀起新一轮圈地热潮
  • 长实和黄地产内地800亿直掀内地圈地风暴
  • 李肇星亲侄仗势圈地 七旬老夫妇血溅果树园(图)
  • 李肇星亲侄李宗荣仗势圈地 暴虐至极
  • 江苏海安县李堡镇政府无法无天的「圈地运动」
  • 浙江温州双桥村圈地调查:内外勾结侵吞集体财产
  • 太岁头上动土 广州圈地圈到霍英东宗祠
  • 重庆奉节圈地乱局:移民无处住 统建房空置 (图)
  • 陕西扶风县违规圈地上千亩 耗资2亿建“空城”
  • 四川自贡征地事件调查:“新圈地运动” 后遗症
  • 江苏村镇县干部违法圈地 贪污挪用征地款 触目惊心(图)
  • 大学城变成圈地缺口 陈至立被指始作俑者
  • 杭州圈地黑洞
  • 中央督察组揭中国圈地惊天黑幕
  • 高尔夫球场: 圈地狂潮的“绿色鸦片”
  • 浙江义乌为填补巨大用地缺口 掀起圈地狂潮(图)
  • 中国查处十六万八千件违法圈地案件
  • 大陆再掀圈地风潮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城市“圈地运动”危机重重 - 淼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