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博讯2005年1月05日)
    


政文专题:谈司法维权——事实考验司法腐败“民告官”问题十分严重之一
     (博讯 boxun.com)

    南京市一优秀高级教师的“申 诉 状”
    从南京市一名优秀高级教师“民告官”的诉讼过程看:
    江苏省南京市的法官如何维护“法律”权威(三)
    

南京市优秀高级老教师费荣富告了七年民告官的《申诉报告书》/1997.3

    
    申 诉 报 告 书(行政)
    2004年1月15日
    
    我是南京市马府街小学教师,现年五十三岁,从事党和国家教育工作已三十四年(现在单位担负多职和要职,在校任实验室管理人员和网络计算机管理〈毕业〉并繁重的三个年级的教育教学工作,并在本单位又连续两年经民主测评考核为“优秀”),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工作了大半生。可是就在近几年来在国家受到了不公正和不平等的待遇,遭受到不白之冤而无可申诉,投诉无门,致使我全家老小(上有八十六岁的老母)含辛茹苦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近十年而不能够解决。
    
    这说明了我国政治民主和人民生活权利以及国家管理部门(特别是司法部门)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并且违背了中国共产党的“三个代表”,为了加快我国的政治改革和社会进步,推动民主化进程,从实际出发再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政协委员会和国家领导提出诉求解决我的问题,再也不能不尊重中国人民的人权和民主而不闻不问了。(下附申诉状一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全国政协委员会
    国家主席 胡锦涛 主席
    中央政法委 罗干 书记
    最高人民法院 萧扬 院长、
    最高人民检察院 贾春旺 检察长
    
    
    申诉人:费荣富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优秀高级教师
     2004年1月15日
    
    (政文,转:/04.6.6)
    

申 诉 状(行政)

    
    原案由: 补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原审理单位: 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
    申诉人姓名: 费荣富,性别.男,年龄.53岁,籍贯.江苏江都,民族.汉。
    工作单位与职务: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高级教师。
    家庭住址: 南京市尚书村1-1号 。
    被申诉人姓名: 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
    地址: 南京市太平巷20号。
    
    人证物证:
    ①1993年9月28日与东邻原房主方国金,北邻马秀华家户主戴德全签订的《建房协议报告》
    复印件(当时还有“白下区建筑工程公司”曾经盖章,以上所有当事人现均在可查实);
    
    ②1996年4月18日马秀华承认建房前签定过协议的在白下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诉状》付本复印件。
    ③见证人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干事孙金荣、科长严兵。
    


申诉的目的与要求:
    1. 请求再审改判或发回重审;
    2. 判令白下区建设局补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3. 白下区建设局承担隐瞒事实真相的法律责任。
    4.
    同时控告被申诉人以及本案有关司法人员等的罪名:“行政不作为”“行政人员渎职罪”、“诬陷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罪”,以及侵犯申诉人的人权(居住权、生存权、人身权和人格尊严名誉权)罪、财产权罪和妨害公民民主政治诉权罪。
    


申诉的理由与事实:
    
    1997年行政诉讼中因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行政复议决定书》关于申请人的所谓“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的认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后因被申诉人的代理人提供假证,白下区法院错误作出“(1997)白行初字第11号《行政判决书》”,因此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南京市和江苏省两级法院又官官相护,故意包庇,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侵犯了申诉人的多项合法权力并造成严重后果,致使申诉人精神和物质造成严重损失。
    请求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家主席 、中央政法委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对此案予以调查和改判并追究司法责任。
    


白下区法院原审《判决书》原文如下:
    “经审理查明:本市尚书村1-1号平房,建筑面积29.1平方米,原系费荣富私房。1993年10月19日费荣富填写民房修缮申请表,向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申请将平房翻建为二层楼房。原告按照被告要求,居民委员会、派出所在民房修缮申请表上签署了意见并盖了章,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只签署了意见未加盖公章,有东面邻居薛为信的协议,但无北面邻居马秀华的协议。1994年4月11日原告在未领到建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将平房翻建成二楼。6、7月份邻居薛为信、马秀华分别写信给被告,反映原告违法建筑影响其屋面渗水、采光,由此被告拒绝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1997年初,原告向白下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1997年3月13日白下区人民政府作出决定,申请人费荣富的复议请求不予支持。原告不服,于3月26日向本院起诉。
    本院认为:“被告依法定职权对原告的申请建房进行审核,原告建房无法达到间距要求,但应征得四邻同意,在原告只有邻居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根据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办法第十八条第三款及南京市规划局民房修建应遵守的事项之规定,判决如下:维持被告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对原告费荣富不予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
    


南京市白下区法院原审《判决书》的认定与本案的实际情况是相悖的。
    
    一、南京市白下区法院的一审判决虽然在结论上维持了《白下区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但在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依据上却否定了该《行政复议决定书》中的“区建设局在申请人费荣富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的情况下拒绝发给建房许可证并无不当。”的这部分的重要论点和关键事实。
    
    由此可见:《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申请人的所谓“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
    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行政复议决定书》据此否定申诉人对改建房事实上的申请权,“拒绝发给建房许可证”,显然是适用法律不当。
    
    白下区法院本当依法应对《行政复议决定书》在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依据上做出裁判,以维护司法的公正和严谨,但它却完全没有这样作。
    
    本案的关键和争议焦点应是关于《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的依据是否合法的问题。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被告应当提供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在庭审中被告未能提供《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认定的申请人“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所证明的相关证据,故被告对原告讼争《建房许可证》的申请权事实的认定证据不足。此外,被告和白下区法院所适用的依据亦有瑕疵,《判决书》片面地偷换和擅改了《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认定的申请人所谓“改建房地界超出规划范围,特别是在邻居合山部位未能处理妥当”论点和事实论据,仅根据被告代理人个人口头模糊的而《行政复议决定书》完全没有认可的“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不切实际的观点为依据,显然是越俎代庖、官官相护。
    
     二、关于“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一说与事实不符,纯属子虚乌有。
    
    事实上按照地方政府有关民房修缮申请行政管理的规定,申诉人全都向有关管理部门办理了相关手续:早在1993年9月28日即与东邻原房主方国金、北邻马秀华家户主戴德全签订了《建房协议报告》书,(《建房协议报告》书上有北邻注明“同意檐高5.6m”。还有申诉人曾误将该“协议书”送到自己的父母单位“白下区建筑工程公司”当作主管部门签署意见并盖公章。)这份原件在申诉人领取《房屋修缮申请表》时已上交给被申诉人(可是在行政诉讼中被告代理人却矢口否认并隐瞒证据,抵赖不承认。现在证据已有:书证①
    ),而后才领取到政府部门颁发的《民房修缮申请表》。10月19日按程序填写《民房修缮申请表》。后白下区建设局规划科得到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关于申诉人的报告,有白下区原建设局规划科科长井建平本人等现场察勘,同时在申诉人提交的《民房修缮申请表》上记录了核实的申诉人原房屋的土地面积图形(这都是证据)。随后申诉人又将《民房修缮申请表》送交各部门审核签字盖章,后又因东邻房主变更,派出所要求东邻后房主薛为信的协议,东邻后房主薛没同意,申请报批手续因此暂搁。
    
    究竟有无北邻马秀华家的协议,只要一读马秀华1996年4月18日在一份《民事起诉状》便知,《民事起诉状》中也承认了这样的事实:“在征求四邻同意时……原告本着同情被告家困难,相信了被告的承诺,也就签了字。但是由于原告的文化水平不高,直到今天,也并不知道自己被要求签字协议的确切内容。”(书证:②。)
    
    此外,申诉人所在地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城建城管科经办人孙金荣等均知,皆认定申诉人“建房前和马秀华家是有协议,在薛为信协议前,不少一家协议。”这是人所共知的。(有人证:大光路街道城建城管科干事孙金荣等)。
    
    由此可见,白下区法院原审认定的“但无北面邻居马秀华的协议”、“在原告只有邻居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显然违背事实,没有事实依据,适用法律不当,纯属枉法裁判。
    
    三、关于“擅自将平房翻建成二楼”,也与事实不符。
    
    事实上因东邻房主变更,按照被申诉人要求建房还需和东邻薛为信签订协议,直至第二年1994年4月11日有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和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召集费、薛两家协调一致同意才又签订了“协议”,至此是“不少一家协议”(对于协议申诉人做到了认真和谨慎,这都是有目共睹的)。大光路街道办事处负责人根据当时客观情况——“险房”已倒塌,随即当众宣布“一边建房,一边办手续”。申诉人随即又按照地方政府管理规定:将《申请表》交到大光路派出所,4月20日派出所审批盖章。4月22日将《申请表》送交白下区房地产行政管理局土地行政管理科审核批准盖章,同时收取“建房管理费”。
    4月23日又将《申请表》报送到大光路街道办事处随即签字“同意”(没盖章),后至
    5月5日大光路街道办事处又通知申诉人去交纳“建房押金”500元(该现金至今已经10年多还押在大光路街道办事处,上述相关费用“收据”全有,皆可为证)。
    
    综上所述,申诉人已完全履行完毕地方政府规定的所有“民房修缮申请”报批手续和程序。此后,多次去过街道办事处催办手续,以后才知是白下区原建设局规划科科长井建平因某种原因背后故意刁难,致使申诉人明明符合规定而长期拖延故意扣发(按照现在的“行政许可法”被申诉人的行为纯属是违法的)。申诉人的改建房从5月份动工直至6、7月才逐步完工。6月28日东邻薛为信开始投诉有关部门,七、八月间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因东邻、北邻投诉现场协调,提出对双方有利的方案,东邻不满意,仗着他家法院有人起诉到白下区法院(现在有政府部门人员告知,他家跟白下区法院某院长有“关系”),白下区城管监察大队主张协调不赞成法院受理,但是白下区法院滥用职权还是因民事硬判拆除。
    关于“未领到建房许可证”,申诉人始终认为这是因被申诉人侵犯申诉人的权力“行政不作为”违法行政渎职行为造成,“审理”不能滥用司法权力硬把被申诉人的错误和责任强加在申诉人的身上,更何况还给申诉人定“擅自”的罪名(事实上,直至1995年8月28日房屋建成后一年多来南京市“第三届城市运动会”期间大光路街道办事处清理“违章建筑”时仍然承认申诉人的改建房是“有照违章”)。“审理”硬给申诉人定“擅自”的罪名,这是不能叫人心服的。
    
    由此可见,申诉人不存在“擅自将平房翻建成二楼”,这是片面的,是对申诉人的栽赃诬陷。
    
    从时间上来看,以前不算,单从当年4月23日大光路街道办事处签署“同意”后起,至6月28日东邻薛为信向有关部门投诉止整整是六十七天,已经是二个多月,被申诉人不给申诉人核发许可证无论如何都是没有正当理由和法律依据的。显而易见被申诉人故意刁难“行政不作为”违法行政,行政渎职是实,一审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也是显而易见的。
    
    四、白下区法院除了在关于《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依据上没有对它的重要论点和关键事实的合法性作明确裁定,同时还将《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的重要论点和关键事实进行偷换和擅改,偏听偏信,不顾原告提供的客观事实材料,片面地仅根据被告方不切实际的口头含糊其词,而《行政复议决定书》完全没有认可的,认定
    “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硬判定申诉人的建房“只有邻居薛为信的协议,而没有邻居马秀华的协议的情况下,不给原告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无不当”,企图蒙混过关。
    
    除此之外,南京市中级法院和江苏省高级法院更是无端地表现出官官相护,南京市中级法院荒唐地提出:“根据有关规定:申请表应先经当地房管所、……提出审查意见。而你填写申请表上并没有当地房管所的审查意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宁行监字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江苏省高级法院强词夺理地硬说申诉人“无事实证据证明你曾经向被申诉人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故被申诉人认为你从未送交过任何正规完备的申请材料的观点成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以上纯属无中生有、歪曲事实、混淆是非,违反了“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显然是滥用司法权力包庇一方欺压另一方,徇私舞弊、枉法裁判,侵犯了申诉人向司法诉求公正的合法权利。
    
    综上所诉,被申诉人依法应当作为而“行政不作为”违法行政,特别是作伪证诬陷申诉人,已构成“渎职犯罪”,侵害了申诉人的合法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㈡、㈢款、第五十四条第二款第1项和第三款以及第五十六条之规定,为维护申诉人的合法权利,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判令白下区建设局履行行政义务并负法律责任。根据第六十一条第三款和第六十三条之规定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改判或判重审。
    
    另外负责此案的司法人员和他们的机关部门更有责任,官官相护、徇私舞弊、枉法裁判,并给申诉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与此同时控告并追究本案有关司法人员的罪名:“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罪”
    以及侵犯申诉人的人权(居住权、生存权、人身权和人格尊严名誉权)罪、财产权罪和妨害公民民主政治诉权罪。五项。请求另立案审查。
    
     致呈:
    
    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国家主席 胡锦涛主席
    中央政法委 罗干 书记
    最高人民法院 萧扬 院长、
    最高人民检察院 贾春旺 检察长
    
    
    南京市马府街小学高级教师•费荣富
     中国人民解放军 复员退伍军人
    住址:南京市尚书村1-1号
     2004.2.10.(完)
    
    (政文,转:/04.6.6)
    (以上所有文章全部在南京市“依法治市网”热点评论中已多次发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